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7章:外公夜里突然急病,有钱生父怕被连累躲起来,我崩溃了

第37章:外公夜里突然急病,有钱生父怕被连累躲起来,我崩溃了

前情回顾:
陈小茼焦急万分,七八点本就不好打车,加上今天下雨,要拦一辆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
她正焦灼不安时,倏然看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大奔朝她们开了过来,车子缓缓,直接停在了她们的面前。
陈小茼看了看车牌,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就扶着外公上了那辆大奔。

1

雨不小,雨刷器忙过不停。

陈小茼把雨伞收好,扶着外公坐进后座,外婆也跟着在另一侧坐进后座。

后面没有位置了,苏婷很识趣地走到副驾驶,上了车。

她没见过周康,所以没认出他来。

幸好是夜晚,车里的光线不好,加上周康一直垂着头,刻意避开陈小茼的目光。

陈小茼她们做好后,她慢慢地启动车子,临走前往小区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路边的底商,安荣喜正站在廊下看着她们。

他刚才怕遇上老陈,趁陈小茼他们还没上车时,他赶紧从另一侧的车门下了车,避免尴尬的碰面。

看着周康开车驶入茫茫的雨帘中,安荣喜心里一阵莫名地难受,他原本应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陈小茼身边的,应该理直气壮地告诉陈小茼,自己就是她的父亲。

可年前他在颍州和老陈起了那么大的冲突,此刻他是真的没脸见到老陈。

他当时也是鬼迷心窍了,似乎神思不受自己控制一般,非逼着老陈下跪,导致闹了那么尴尬的事。

如果陈小茼知道自己就是她的父亲,她会怎么办?她还能认自己吗?

那可是他和陈楠唯一的女儿呀,他实在不想孩子把他当做路人。

他当时是实在太想陈楠了,想去颍州陈楠生活的地方看看。

偶遇了老陈后,他一直开着车跟随老陈的三轮车,直到老陈不小心蹭了他的车。

这些年,他心里总有一股怨气发泄不出,老陈蹭了他的车,他立刻借题发挥,逼着老陈下跪。

安荣喜实在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他那事办得真特么不是人。

 

2

当年他和陈楠两情相悦,偏遇上安家生意不济,安荣喜的父母为了保住他们辛苦创立的公司,逼安荣喜娶了陆家的独生女陆芬。

陆芬那时对安荣喜过分迷恋。

虽然知道安荣喜已经有了女朋友,但她还是让父亲跟安家那边说,只要安家处理得干净,她可以既往不咎。

对他已有女朋友的事比较看得开,他觉得男人婚前有一两个红粉知己不算什么,只要他婚后能回归家庭就好。谁还没点过去呢?聪明的女人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就是这么被自己炖的毒鸡汤给害惨的,结婚后,她很快就发现安荣喜并不爱自己,细查下去,知道安荣喜的心里还惦记着他的初恋陈楠。

才结婚就遭到了冷落,陆芬很不甘心。

她时不时回婆家哭诉,说安荣喜对她不好,心思不在家庭上。

当时正是的安家风雨飘摇的时候,他们需要陆家出钱助安氏渡过难关。所以陆芬的婆婆事事顺着陆芬,她甚至还哄着陆芬,让她先办法先怀上孩子。

婆婆说,男人年轻时候爱玩是正常的,但只要有了孩子,男人才会有责任感,担子搁在他们肩上,他自然会被迫长大,自然就会把心思放在家庭上。

这话,正中陆芬的下怀,她立刻行动,灌醉了安荣喜,用了一点手段,这才有了安琪。

怀了孩子之后,安荣喜果然对她比从前关心了,这份关心一直持续到孩子出生,孩子满月,孩子一周岁……

陆芬很欣慰自己先迈出了一步,她对建立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总是充满了热情,她想着,只要她愿意付出,总还是会等到安荣喜回心转意的。

 

3

可是,陆芬一腔热情地往上扑,等来的不是安荣喜的回心转意,而是他提出的离婚。

安琪满了周岁后,安荣喜有一天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径直跟陆芬提出要离婚,他说他想要娶的是别人,不是陆芬。

陆芬满心的热情被人浇了冷水,她哪里甘心?她派人去打听,说是陈楠回北京了,安荣喜找了她,打算跟她结婚。

这事,在安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陆家找上门,要安家给他们一个说法。

恼怒之下,安荣喜的父亲抽起旁边的凳子一下扫断了安荣喜的腿,并且把他关在了地下室。

这一关就是一年多,可他再出来时,陈楠已经没了踪影。

他去颍州找过陈楠,知道老陈报过警,但不知是小地方的警力不足还是别的原因,几年过去,陈楠依旧杳无音讯。

那时候的老陈已经知道陈楠可能凶多吉少,但他就是不信他的孩子会无缘无故失踪,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每次陈小茼问起妈妈的时候,老陈总会编一个谎言说妈妈去北京了。

陈小茼那时候还小,不知北京在哪里,可从她知道妈妈在北京那时起,她生活里的唯一目标,就是去北京。

 

4

周康把车开到医院,只能假装是出租车司机收了陈小茼五十块钱。

目送他们进了急诊,周康很快就折返回去接安荣喜。

“他怎么了?生什么病?”安荣喜被雨浇得像只落汤鸡。

周康开车走后,好面子的他愣是没进别人的店铺,而是站在屋檐下等周康开车回来接他。

周康把从便利店买来的毛巾递给安荣喜,又递给他刚买的热姜汤,回答说:“是老陈。心脏的问题,我看孩子很担心他,估计不是小毛病。”

“听她们说话,我估计老人犯是心脏衰竭,不能大喘气。这毛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慢慢地就呼吸不上来,有可能就……小茼执意要把老人接来,估计是希望能在北京治好这病。”

周康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外边的雨滴啪啪地拍着窗户,在寂静的车里听得异常的清晰。

安荣喜的呼吸亦有些沉重,估计是在想什么复杂的事,过了一会,他吩咐周康说:“你关照一下,如果咱们能出手的话就尽快出手帮帮她,别让孩子太难过了。”

老陈这个时候出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如果他想在这个时候认陈小茼,就不得不考虑老陈的病情,一旦老陈受到刺激,病情复发抢救不回来,这会让他和陈小茼的关系直接崩掉。

他现在不能冒这个风险,唯有想办法先把老陈的病情稳住。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6章:我过生日,生父送我价格100万的奢侈品,我太汗颜了

2023-1-13 21:25:00

彩礼

第38章:有钱生父为了我抛妻弃子,连累我成了发妻的眼中刺

2023-1-17 21:33: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