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8章:有钱生父为了我抛妻弃子,连累我成了发妻的眼中刺

第38章:有钱生父为了我抛妻弃子,连累我成了发妻的眼中刺

前情回顾:

老陈这个时候出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如果他想在这个时候认陈小茼,就不得不考虑老陈的病情,一旦老陈受到刺激,病情复发抢救不回来,这会让他和陈小茼的关系直接崩掉。

他现在不能冒这个风险,唯有想办法先把老陈的病情稳住。

1
陈小茼带外公去的是急诊,外公原来患有严重的心衰,所以医生做了检查,给老陈挂了一瓶点滴,说要等打完点滴,观察他的病情后再做决定。
如果打了点滴能舒服一些,那就先回家休息,次日再去心血管专业的科室做检查看看。
陈小茼犹不放心,趁外公在观察室打点滴时,她悄悄去找刚才为外公检查的医生。
见医生在写工作日志,她敲门进去,急切又略带惬意:“医生,打扰您了,我想问一下,我外公的病要紧吗,因为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忽然喘得很厉害,我很担心他。”
“他心衰的问题其实一直都有,这几年更严重了。是不是要做什么手术?”
她对心衰也有一些浅显的了解,听说心脏衰竭得厉害的人需要外科手术介入,也就是通俗说的换心脏。
医生中断了正在写的日记,抬头看了看陈小茼,很诚恳地提了一些建议:“您外公的情况算是比较严重,但是否要做手术,我们还需要观察几天。我的建议是先做药物治疗,药物治疗的效果不明显,我们也可以做器械手术,譬如支架植入,起搏器植入,这些器械手术是防止心脏猝死的。”
“如果药物和器械的治疗效果都不好,那么就需要考虑外科手术。但他年纪比较大,外科手术的风险很大。”
“这只是一般的治疗手段,您外公的情况如何,我建议您明天带他去心血管科室做个全面检查,医生会评估他的情况,看看他是要做器械植入还是其他。”
“您明天先去心血管科室挂号做了检查,然后再做决定吧。”
医生说完这些,外边又有人进来,说是有个孩子受伤了,让他过去看看。
2
陈小茼从急诊医生办公室出来,心里又懊悔又难过。
她很小的时候,外公就患有心脏衰竭的毛病,当时可能要供她读书,外公外婆一直省吃俭用,没舍得花钱去看病。而她毕业的头两年,想的竟然不是带外公去看病,而是先买房。
她见过外公夜里醒来急喘的样子,脸色紫涨,像是被人掐着脖子无法呼吸似的。虽然外公挺过来了,但过去的那些年,外公的日子就像是踩在刀尖上一般,那种危险可想而知。
从办公室到休息室的几步距离,陈小茼瞬间想通了,她已经很努力在工作了,接下来她要好好生活,多抽些时间陪陪家人。
她要把外公治病的事放在第一位,如此,才不辜负外公外婆对她的栽培。
陈小茼深呼一口气,释放掉心里的焦灼和紧张,进了休息室立刻面带温和的笑意。
“外公,你觉得怎么样,打完这瓶药水,感觉好点没有?”
陈小茼听着外公沉重的喘气,心里很是担忧。
外公却还是安慰她:“我没事,从前也这样,我吃点药就好了。”
话虽如此,可坐在旁边的外婆却一直握着外公的手,眼看着他暗紫色的唇慢慢有了血色,这才稍稍放了心。
外婆看着陈小茼,说:“小茼,你和婷婷回去睡觉,你们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在这陪着你外公就行。等打完这瓶点滴了,我们自己回家。”
陈小茼摇头:“我留下来,外婆,我请假了,明天不上班。婷婷你先回去,别耽误你明天上班。”
几个人商量后决定,让苏婷送外婆回家,然后她打车回去。
陈小茼留下来照看外公。
3
这一夜,雨声淅沥。
陈小茼陪着外公在医院,听了一夜的雨,一点睡意也无。
跟她一样毫无睡意的还有陆芬和安琪。安琪自从那日跟陆芬聊过之后,觉得自己不像是安荣喜的女儿,心里总是惶惶,虽不愿走到鱼死网破那一步,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将来,她还是做了两手准备,把一些自己能掌控的项目悄悄地转移到自己手里。
陆芬这边,自从她知道安荣喜一直在寻找陈楠生的那个小野种,心里很是恼怒,一边派人跟踪安荣喜一边怂恿安琪赶紧把公司的财产转移出去。
安荣喜不常去公司,但公司重要岗位上的员工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当年他和这帮人一起打拼,把父亲留下的小公司慢慢做大,才有了今天的安氏。
这份“袍泽”之情,远远胜过陆芬在公司对他们的刻意拉拢。
这几日,陆芬借故开除了财务的负责人,她想把自己的人塞进财务,好让财务配合她做财产转移。
她这边动作刚刚开始,安荣喜这边已经得到消息,说陆芬和安琪想要转移公司财产。
接下来,陆芬和安琪又鸡蛋里挑石头地找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悄悄地换掉一些原本合作的供应商和合作的企业。
这些举动没有经过董事会的商讨,陆芬直接拿了主意,引得公司的股东十分不满。
几个股东被陆芬最近的这些举措闹得很是迷惑,纷纷要求安荣喜出面解释,否则股东将要撤资出去。
4
这些股东威胁要撤资的讯息也传到了安琪和陆芬的耳朵里。
安琪毕竟年轻,乍听这些言论自己立刻慌了,她日日都回家跟陆芬反馈公司里重要的动态。
“妈,要不然咱们收手吧,这么做对公司一点好处都没有,股东撤资,公司的股价必然下跌,外边再传出什么对公司不利的消息,安氏肯定就毁了。我不想安氏毁在我的手里。”
安琪知道她妈妈在做什么,这样做,岂不等于自寻死路?
虽然她们把一些资产转出去了,但相比现在的安氏,以及将来的有可能发展起来的安氏,眼前的这些简直就是蝇头小利。
陆芬对女儿的宅厚仁心都有些生气了:“你可怜他?可他可怜过你没有?一旦他认回那个小野种,我和你在他的眼里就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你懂么?”
陆芬太清楚那种被人忽视的感觉了,就算你人在他的眼前,他依旧把你当做空气。
她是陆家唯一的女儿,从小被捧着长大,从来都只有她忽视别人的份,没有别人忽视她的道理。
安荣喜对她的忽视,那种被当成空气的感觉,简直不能容忍。
安琪似乎从陆芬的话里听出了什么不对劲,她呢喃着问陆芬:“小野种?难道我爸爸还有别的孩子?”
她想起那份亲子鉴定,又听周娟说安荣喜对合作方陈小茼另眼相看,难道那份亲子鉴定就是父亲和陈小茼的?
她这些天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世,难道她的怀疑方向都错了?
安琪恍惚想通了什么,抬眼看着她满目闪烁着仇恨光芒的妈妈,颤声问道:“妈,您说的那个小野种,是不是陈小茼?”
5
高耸的楼宇,落日余晖没有任何遮挡,一览无遗。
落地窗的纱帘被外边的夏风吹拂,噗噗地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陆芬的目光从那些霞光中转过头来,她看着女儿,不知是晚霞的映衬,还是自己看错了,安琪只觉得母亲在转头的瞬间,眼里闪烁出一种血红的光。
“安琪,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你不去争,不去抢,最后‘死’的只能是你。”
“告诉你也无妨,你父亲他从来就不爱你,他恨你,要不你出生,他早就从安家脱离出去了,他早就和当年那个J人远走高飞了。因为有了你,他才有了责任,留在了家里。
“你才一岁时,他和那个贱人死灰复燃,非逼要和我离婚。”
“要不是当年你爷爷奶奶有求于我们陆家,需要我们陆家做助力,逼着你父亲留下来,他早就抛妻弃子跟那个J人走了。”
陆芬回忆起当年的事,心头仍盘旋着挥之不去的痛楚。
既然安荣喜不爱她们娘俩了,那么她也不必心慈手软,她也不必跟他讲什么夫妻之情,父女之情,她要把当年的真相告诉安琪,要让安琪恨他的父亲。
她和安琪都是被抛弃的人,被抛弃的人,就应该这样相互扶持,相互疗伤。
6
陆芬想到这里,呵呵地冷笑出声:“你以为她只有你一个女儿?你以为他爱你?”
“我告诉你,他只爱他自己,如果说他真的还对什么人有真心,那都是给了外边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了。”
“当然,还有他们生的那个小野种。”陆芬说到“小野种”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睛瞪得极大,目眦欲裂,似乎眼神能杀人一般。
安琪被母亲这个样子吓到了,她想,父亲果然是没良心的,她和母亲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得不到他的一丝丝怜悯和疼惜。
她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好,但从前她觉得那是母亲太过暴戾,动不动就发脾气的缘故,今天听了母亲的讲述,她刷新了自己对父亲的认知,她觉得,能把母亲逼成这样的父亲,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此时此刻,她对母亲的痛苦感同身受,她觉得,她应该为母亲做点什么。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7章:外公夜里突然急病,有钱生父怕被连累躲起来,我崩溃了

2023-1-17 21:32:21

彩礼

第39章:生父要为我离婚又争家产,我喜极而泣

2023-1-19 23:31: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