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丈母娘管我的房事,我和老婆反目!

丈母娘管我的房事,我和老婆反目!

01

想到苏锦绣的事,王子阳一夜没有睡好。

江洁也不舒服了一晚上,他顺便照顾江洁的身体情况。

江洁吐得脱水了,半夜了渴醒了,起身要去倒水,王子阳扶着她,“你别去,我来就好,等会儿你妈看见了又得说我了。”

他端水回来,江洁接了过来,两只眼睛盯着他看。

大半夜的,这眼神怪渗人的,“怎么了小妖精?盯着老公看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子阳,我妈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王子阳愣了一下,笑了,“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感觉你不高兴。”

现在住在一起看上去跟之前一样,但实际上是跟之前不一样的。

之前江爱国是他阿姨,不会管那么多,有时候于珍香说他说得太厉害了,她还会帮着打圆场。

平时大家各不相干,江爱国照顾江洁还来不及,哪里有闲心去管王子阳的闲事。

现在在家,除了于珍香管他,还多了个江爱国管他,不让他打游戏,抽烟也得盯着。

江洁习惯了被江爱国惯着,但她怕王子阳觉得难受,怕他抑郁,也怕影响家庭和睦。

王子阳确实有时候烦江爱国,但看看江洁怀孕受了这么多苦,感觉自己还能忍一忍,江爱国说他,管他,他也不会少块肉。

“没有,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妈要是让你不高兴了你跟我说,我……”

“没有,你千万不能找你妈乱说,知不知道?”

江洁点头,眼中还有几分疲惫之色。

 

02

他也就今天没睡过,平时一觉到大天亮,而江洁这段时间都是什么时候睡的,什么时候又起的,他完全不清醒。

这女人岁数小,懂事得过分,就算是自己坐着无聊,不开灯,望着黑夜发呆,也绝对不会吵醒他睡觉。

她体贴他工作辛苦,王子阳想到这都觉得有点心疼。

江洁喝完了水,拍拍身边的位置,“子阳,那你快些上来睡吧。”

“嗯。”

王子阳给她擦了擦嘴巴,上床盖好被子,夫妻俩相视一望。

“江洁,我跟你说个事。”

“嗯。”

“锦绣姐要离婚了。”

江洁看着他笑了笑,王子阳其实跟她说过了,但他似乎是忘了,打算又说一遍,“为什么?”

“我姐没跟我细说,但我猜肯定是因为她那个老公的问题,锦绣姐性格也不错,不会去主动挑事,肯定是那男的对不起她。”

“我也这么想。”

“我想帮帮她,但我不知道怎么帮。”

“你想怎么帮都可以。”

“你同意?”

“子阳,我支持你,你说锦绣姐以前照顾你,就像你的亲姐姐一样,那她也是我的亲姐姐。”

王子阳抱着江洁亲了一口,摸摸她的小脑袋,“我的江洁,你怎么这么好。”

“因为你也很好呀。”

两夫妻抱在一起睡,王子阳隔一会儿便亲亲她,江洁笑着将他推开,“好了,好痒。”

 

03

王苗苗睡在罗永堂的肩头,大清早的听到了男人接电话的声音。

“喂。”

“真的?”

“谢谢,什么时候可以?”

“好,好,谢了。”

王苗苗看到男人硬朗的侧脸,戳了戳他的下颌,罗永堂挂了电话,“我让朋友帮忙将我妈转到首都那边的医院,那边条件会好一点。”

“这个病有机会治好吗?”

“不清楚,我总得试试。”

罗雪梅这次的自杀将人吓得半死,他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罗宣和万媛大清早的也过来了,刚到还没跟罗永堂说上几句,里头罗雪梅就出事了。

好几人医生连忙进去,将罗雪梅从icu推到抢救室。

又是一番抢救,所有的心都悬了起来,罗宣和万媛安慰罗永堂,王苗苗一言不发。

半小时过去,急救室的门依然没有打开,罗永堂忽然站了起来,去了洗手间。

他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若有所思。

罗寅刚死的时候罗雪梅还没有疯,只是情绪格外低沉。

那会儿他承诺过她,以后长大了一定还将那些凶手揪出来,得到应有的惩罚,完成罗寅一直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

后来他长大了,从事这个职业多年,他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却依旧只能抓到一些帮忙跑腿的小混混。

真正的凶手早就靠着黑色产业富得流油,销声匿迹,他熬夜加班,跟他们斗智斗勇,他在明,敌在暗。

 

04

罗永堂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王苗苗站在那等他,两人看着对方沉默无言,王苗苗也没想要跟他说点什么。

安慰的话罗宣和万媛都说腻了,她没有必要重复,更何况罗永堂这样的人,用不着她亲自去教他怎么做。

两人并排着往急救室门口去,门突然开了,远远的看见两个医生在摇头。

罗宣和万媛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了罗永堂。

王苗苗拉着他的手,“罗永堂。”

他没有任何情绪,安静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

“罗永堂。”

“医生,能不能想想办法,我妹妹她……她太苦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现在可以进去见死者最后一面。”

“节哀。”

地方腾出来,万媛和罗宣都看着罗永堂,他好一会儿才起身往里面去,王苗苗也想跟着去,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将门关上了,“你在外面。”

罗永堂一个人进去了,在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

万媛跟王苗苗说了一会儿话,“让永堂跟她妈妈单独待会儿,母子俩很长时间没单独呆过了。”

王苗苗点头,隔着一道门想象他可能在里头库,忽然间也有些想哭了,“叔叔……”

“嗯。”

罗雪梅去世,罗宣显得最为平静。

“永堂他会不会……”会不会情绪低落很长时间。

“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用不着任何人提醒,苗苗你放心,他是个男人。”

罗雪梅去得很突然,葬礼结束也没有几个人来。

罗寅当年死得太惨,个个都怕惹祸上身,亲戚除了罗宣以外,其他的几乎没有来往,敢来的都是一些罗寅以前的老同事,不过人走茶凉,加在一起也没几个。

 

05

一场葬礼没让王苗苗看到什么人情冷暖,倒让她感受到了眼前的男人以及死去的罗雪梅这些年来的孤独。

可能对于罗雪梅来说,现实不是现实,梦不是梦,她不确定自己每天经历的事是不是真的,但无论是她所谓的梦还是现实,罗寅都应离她而去了,她早就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留念。

死才是她的解脱。

葬礼结束罗永堂回家就睡了,王苗苗在他边上陪着他。

她看了一眼手机,苏锦绣给她发了信息,约她一起出门。

王苗苗关上了房间的门,给她回了个电话过去,“锦绣……”

“现在有时间出来吗?陪我办事。”

“我现在可能出不来。”

“葬礼不是结束了吗?”

“是结束了,但是,我有点担心他。”

“一个男人,你让他自己消化情绪好了,我现在的事很要紧。”

王苗苗将门打开了一条缝,男人睡得很沉,动都没有动一下,她深吸了一口气,“你要办什么事这么着急?”

“找黄小明离婚啊,我给他的时间已经过了,他以为我不敢闹,那我今天就闹给他看。”

“怎么闹?”

“在他医院闹,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赶紧的,在他下班前我就得开始。”

“你还没开始?”

“我紧张。”

所以叫她过去,是加油打气的……

王苗苗笑了一声,“你真是我的好姐妹啊,没有我在你连办事都没心情。”

“快点,我的幸福就看你了。”

 

06

现在苏锦绣认为,立刻跟黄小明把婚离了就是她的幸福了。

王苗苗开着罗永堂的车前往三医院,才没多久在这将罗雪梅送走,又来到这个地方,一天没来就好像过去了十年二十年似的。

她将车门关上,苏锦绣从远处跑来,她是打扮了一番的,看起来比平时靓丽一些。

“黄小明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没反应就代表不同意,他想跟我僵着,他也觉得我不敢闹。”

“嗯,那他失算了。”

“确实失算了,我今天就得让他看看,得罪我的下场究竟有多惨。”

王苗苗陪着苏锦绣去医院,但第一时间并没有闹,她可不想让自己和苏锦绣看起来像个笑话。

苏锦绣现在属于当局者迷,没有理智的,她就是她的理智。

这会儿诊室正好没有人,苏锦绣大大方方的走进去,黄小明一看到她就头痛,“锦绣,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

“离不离?”

黄小明沉默,就在这时,王苗苗手里拿了个小蜜蜂进来了,没有开音,但威胁的意味十足,她缓缓道,“黄小明,你可能是个好医生,也非常的热爱你的职业,我不想把你逼得太狠了,但如果你实在要拖着锦绣,那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客气,是你绝情在先。”

黄小明看到苏锦绣的时候倒没什么反应,一看到王苗苗立刻就炸了,“王苗苗,怎么哪儿都有你?我跟锦绣的感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自己婚姻不幸福嫉妒我们过得好?”

“离不离?不离我就按开关了,将这张纸上的内容完完整整念出来,念给你们医院所有人听,让他们知道你黄小明是个多自私自利的小人。”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为了和老公离婚,我被逼上绝路!

2023-1-14 19:36:08

情感故事

摆脱凤凰男成功离婚,我被骂成狗!

2023-1-17 22:02: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