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真实故事>开封未成年被害大案

开封未成年被害大案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河南的案子,这个案子是有关未成年的,不是未成年犯罪,而是未成年受害,还不是一位、两位,而是多位未成年女孩被害,人心都是肉长的,特别是把黑手伸向未成年的这种犯罪,那真是人神共愤,如果你了解了他们的作案手法和作案经过的话,我估计,是个正常人都会暴跳如雷。

这个案子发生在河南省的开封市,网上资料非常有限,我只能尽量多给大家讲清楚,两名罪犯分别是李松和徐元庆,这个李松是当年34岁,他就是开封市本地人,另外一位徐元庆则是李松的战友,说起战友,我觉得当过兵的人对这种“战友情”格外重视,放在战争年代那可就是生死兄弟。

不过这个徐庆元和李松的家庭背景可就差太多了,李松的父母不是无名之辈,是当地政府的,具体职位不清楚,凭借自己的力量把儿子李松分配到开封市某区土地局监察大队工作,那就足以说明李松的父母有一定的能力,李松家还不止有一套房子,其中有两处房产分别在开封市禹王台区南郊乡机场东路的政府家属楼和南郊乡芦花岗村。

徐庆元当年25岁,家是南郊乡魁庄的,从政府家属楼到南郊乡魁庄村很近,徐庆元在魁庄的房子是三间平房,这两个地方间隔距离1.1公里,步行只需要15分钟,如果是开车,仅仅需要4分钟的时间,还有就是南郊乡芦花岗村,这个地方距离魁庄有点远,开车需要10分钟,关键是这三处房产还都是空房,平时是没人住的,也就是说还有别的房产,为什么我要把这几个地方说的这么清楚,因为这几个地方就是人间地狱。

正是有这么好的家庭环境,李松从小就是在蜜糖罐长大的,父母对李松的管教方式就是任其放纵,从李松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所有李松就养成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习惯,长大后就开始排斥父母的管教,父母说什么李松都听不进去。

相反徐元庆则不能 ,徐元庆的家庭是魁庄的,还是贫困户,父母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任何的背景和关系,徐元庆在退伍后就直接返乡务农了,徐元庆这个人在村民的眼里就是一个本分的小伙,见人三分笑,非常地有礼貌,而且很客气,话还不多。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准确的讲应该是城市郊区,也就是城中村),可是出身不同啊,走的路也不一样,但是作为战友,两人是经常在一起玩,徐元庆总是给战友李松抱怨,抱怨自己的难处,抱怨自己的不易,于是作为战友的李松盛情邀请徐元庆和自己一起干,徐元庆自然不会拒绝,也不可能拒绝,于是二人又走到了一起,在南柴屯村开了一个水泥销售点。

当徐元庆来到李松这边后,就是卖盖房用的水泥,可是兄弟来了,先嗨皮几天,这几天就是吃吃喝喝,每天除了在水泥店干活,时间一长两个大男人就觉得无聊了,时不时地看一些成人节目,他们开始想女人了,于是你一句,我一句都,也是话赶话,一个不服一个。

李松:这附近中学可不是,你敢吗?

徐元庆:怎么不敢,你敢我就敢。

李松:别吹牛。

徐元庆:那有什么吹牛的,你敢我就敢。

李松:那现在就走?

徐元庆:走就走。

结果这俩家好打算搞劫持,目标放在了中学生身上,为什么找中学生,原因大家都懂,1999年5月13日这天,李松和徐元庆两个人在南郊乡前河村,他们经过踩点,他们把独自放学回家的学生小杨给劫持了,他们把小杨运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开始轮奸,发泄完兽欲后又担心小杨报案,于是用手掐死了小杨,然后把小杨的尸体运到南郊乡魁庄村徐元庆的家里。

 做完这个案子后,两个人都吓得要死,第一次作案就是轮奸杀人案,能不怕吗?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两个人决定不干了。

期间他们又喜欢上了网络,特别是李松这家伙,非常喜欢上网,他就把自己上网的一些难忘事情告诉了徐元庆,比如说聊天,打游戏、看电影之类的,徐元庆听得是如痴如醉,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带兄弟去网吧潇洒。

李松的QQ网名叫“孟夏”,这个“孟夏”,一般指的是夏季第一个月,也就是阴历四月,在网吧李松教会了徐元庆上网,第一件事就是QQ聊天,我想很多人对于上网的启蒙都是通过QQ吧,李松教他怎么加好友,怎么打字,怎么聊天,没多久徐庆元就喜欢上了QQ聊天,而且是入迷的那种,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和对方聊天,对方根本不知道你是男生女生,更不会知道你多大了,完全是虚拟的网络世界,这两个家伙就开始疯狂地加女孩的QQ;

在后来的日子里,两人经常聊在上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又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情况,越说越起劲,最后心有灵犀的把话题转向了女人, 然后就是对女人的向往,他们自己也寻思,距离作案已经过去一年了,也没什么变化,自己也好好的,警察也没有上门,他们就觉得这个案子做的天衣无缝,于是邪恶的念头又有了,2000年8月29日,徐庆元和李松又按耐不住寂寞了,两个人通过上网聊天的方式把小张骗到了南郊乡政府家属院,这里是李松的空房,到了这里后两个人对小张实施了轮奸,然后再用手掐死,一切都结束后两个人把小张的尸体转移到了南郊乡芦花岗村李松家另外一个家,这里是一个大院子,院子是土地,于是他们就开始挖坑,把小张的尸体埋在了这里。

做完两案子后,他们无法停手了,因为第一起是紧张,第二起已经不是那么害怕了,反而在作案手法上熟练了,2001年1月23日,李松和徐元庆又把一名姓邓的学生给劫持了,他们把受害人劫持到了孟坟村,在这里把小邓给轮奸了,然后以李松捂嘴,徐元庆掐脖子的方式弄死了小邓,然后又把尸体埋在了魁庄徐元庆家的南院,这个院子里面有一棵无花果树,尸体就埋在了旁边。

紧接着3月份,李松和徐元庆在孟坟村又劫持了中学生小郭,还是一样,先轮奸再掐死,尸体运到了魁庄徐元庆家里,直接埋在了床下。

李松和徐元庆也知道,他们这属于连续作案,一旦被抓住肯定是死刑,可问题就是已经开始杀人了,而且不是一个,这就无法收拾,他们之间也不敢闹什么矛盾,也无心经营水泥店了,店里的生意也不行了,他们也没有心思经营门店,过一天算一天。

2002年2月5日这一天,李松没事就来网吧上网了,这个网吧叫“小虫网吧”,在聊天的过程中,他就加上了一个QQ,网名叫“梦雪”,这名字一看就是女性,李松就和这个“梦雪”聊起了QQ,两个人越聊越起劲,李松从“梦雪”聊天的内容就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可以约出来,于是李松以请她上网的名义让她来小虫网吧。

 “梦雪”一听请上网,她就心动了,她没有多想,网吧里面那么多人,怕什么,可是李松有自己的计划。

“梦雪”到了这里后,李松就说了,我在这个网吧是会员,还有好几张储值会员卡,每一张里面都有好几百的余额,可是卡在家里,你跟我去拿,顺便这张卡送你,你随便来上网,“梦雪”一听要送给自己一张储值会员卡,那可谓是心花怒放,那就赶紧去拿吧,还等什么啊?

就这样李松把“梦雪”骗到了魁庄徐元庆的家里,这一天徐元庆在店里,李松一个人强奸了“梦雪”,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掐死了“梦雪”,尸体还是埋在徐元庆家南院的无花果树旁边。

2002年3月4日,李松和徐元庆来到了西柳林村,这次他们劫持了一名身份不详的成年女性,他们把受害人胁迫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开始轮奸,然后再掐死对方,尸体这次不一样,他们直接把尸体运到了自己的水泥店,他们在水泥店里面的地上挖了一个大坑,把该女性的尸体丢进去后,在进行水泥浇灌,然后再用把地面修复平整,多狠啊。

李松自己都没有想到,真的可以用网络聊天骗到女孩,他越想越兴奋,之后就天天泡在网吧里面,游戏也不玩了,专门用QQ把妹,就看是哪个贪婪的女性上钩,2002年5月14日这天,李松一如既往地来到小虫网吧,第二天5月15日,这一天他终于又和一个网名叫“俏宝贝”的聊得火热,然后又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以请吃汉堡和请客上网,并且送储值会员卡的名义把“俏宝贝”骗到了小虫网吧,可是这个“俏宝贝”年纪很小,她不敢大晚上见网友,所以定的是15日中午时间,当李松看到“俏宝贝”后,有点迟钝,这是一个小姑娘啊,没错,当年她只有13岁,是一名初一的学生。

李松欣喜若狂啊,年纪这么小,一定没有经历过,然后借口说卡在家里没有拿,你陪我一起去拿,于是“俏宝贝”和李松来到了魁庄徐元庆的家里,一进卧室就被李松从背后控制住,在李松的威胁下“俏宝贝”不管是力气还是身体,肯定不是李松的对手,毕竟李松已经34岁了, “俏宝贝”当年才13岁,就这样“俏宝贝”被李松强奸了,完事后又掐死了“俏宝贝”,尸体还是埋在徐元庆家院子,无花果树旁边。

13岁的“俏宝贝”死了,可是他的家人报案了,让李松和徐元庆没想到的是,也正是“俏宝贝”家人的报警,才铲除了这两只蛀虫。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02年5月16日这天,“俏宝贝”的家人就向警方报案,说自己的女儿在5月15日中午出门后再也没有回来,然后就失踪了。

警方问:你家孩子临走的时候有没有说去哪里?

“俏宝贝”家人说:她平时有上网的习惯,应该是去上网了。

警方接着问:她一般上午都干什么?

“俏宝贝”家人说:就是聊天。

警方继续问:孩子网名叫什么?

“俏宝贝”家人说:叫“俏宝贝”。

于是警方立马对学校周围的网吧进行摸排,终于在小虫网吧发现了“俏宝贝”的上网资料,从QQ资料来看,15日这天下午1点,“俏宝贝”和一位叫“孟夏”的网友在聊天,并且约定一起去吃汉堡,说明这个“孟夏”受害人离开家后第一位接触的人,于是警方开始对这个“孟夏”进行调查,并且知道了“孟夏”的QQ号码,经过网吧老板的询问,这个“孟夏”经常来上网,于是警方在小虫网吧进行蹲守,加了“孟夏”的QQ号,一边装未成年女性上网聊天,一方面伺机进行抓捕。

2002年5月17日这天,李松再次来到小虫网吧,他打开电脑,登陆上了QQ,突然发现有人加他的QQ,一看资料应该是一名未成年女学生,李松果断通过好友验证,然后就是聊天,警方顺着李松的话题进行了配合,最后确定了李松的具体位置。

警方:你在哪里上网啊,我去找你。

李松:我就在学校旁边的小虫网吧。

警方:是吗?我也在。

李松:那太好了,我请你吃饭。

警方:你在哪,你站起来,挥挥手,我看看位置。

李松:我站起来了,我在挥手。

警方直接上去,把李松给拿下了。

尽快突审,可是李松什么都不说,嘴巴很硬的,什么也不知道,也听不懂警察在说什么,我反正什么也没干,良民一个,可是到了5月20日这天,李松在警方的“教育”下,实在是扛不住了,李松说:我说,我全说。

警方立马提审: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网名叫“俏宝贝”的女孩你藏哪了?

李松说:我叫李松,今年34岁,就是开封南郊乡人,网名叫“俏宝贝”女孩就埋在魁庄,一处闲置的民房院子。

就在5月20日当天下午3点,警方赶到了魁庄,这天还下着大雨,警方找到了李松说的民房,是三间平房,院子里有一棵无花果树,其他什么都没有。

警方进入了卧室,发现东屋有一张床非常显眼,挪开床后发现地面很不正常,因为铺地面的砖有几块是明显翻动过的,于是下令开挖,警方找来铁锨开始挖,一下挖了足足半个小时,终于发现了一具完整的女性尸体。

这可以说李松的案子实锤了,警方继续加大审讯力度,扛不住的李松供出了徐元庆,可是徐元庆已经跑了,他已经跑到了山东,山东省聊城市的莘县。

李松说了,徐元庆不到现场,我什么都不说,警方一看还挺硬,只能继续“教育”了,在警方两个小时的“关怀”下,李松彻底交代了,在院子的无花果树周围还有四具尸体,周围围满了当地群众。

 此刻雨一直在下,警方不得不搭起棚子,问题是一下雨就特别不好挖,只能一群人轮流挖,在这个不到40平的院子,挖出来了四具尸体。

警方挖出的尸体,各不相同,有的已经成为了白骨,有的还穿着完整的衣服,有点穿短袖,有的是棉衣,有一具尸体手腕上的电子表还在走,这么多尸体,从年龄来看也就是12岁到20岁之间。

然后警方又赶去了4公里外的南柴屯村,这里是他们经营的水泥门店,开始挖地,最终挖出来一大块水泥疙瘩,浑身全是水泥,根本看不到人的模样,成了一块水泥疙瘩,还特别硬,最后警方一点一点的砸,砸开后里面果然包着一具女性尸体,这个水泥店,已经改成了一个电焊修理部。

剩下的就是抓徐元庆了,5月21日,聊城市莘县公安局就接到了河南警方的协查通报,内容就是:河南开封特大系列强奸、轮奸、杀人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徐元庆(男,25岁,河南省开封市南郊乡人)可能逃往聊城莘县。

接到任务后,莘县警方就开始组织警力进行大范围清查,并且把徐元庆的照片进行地毯式发放,特别是网吧。

很快就有了成效,5月22日下午3点10分,警方就接到了群众举报,有一个很像杀人犯徐元庆的人,现在在镇上的常庄村一饭店内吃饭,警方立刻组织警力进行包围,下午4点,六名警察直接冲进饭店,活捉徐元庆。

2002年10 月17 日,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一起特大强奸、故意杀人案,利用“网 上交友”等手段劫持、诱骗7 名女青年,其中五人是学生,年纪最小的只有13岁,对受害人实施强奸、轮奸并杀人灭迹,被告人徐元庆、李松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真实故事

妻子出轨酿大案

2023-1-14 19:33:06

悬疑故事

他只是无意间偷看了一眼妹子洗澡,就被判处终身监禁

2022-8-19 21:50: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