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连载>彩礼>第39章:生父要为我离婚又争家产,我喜极而泣

第39章:生父要为我离婚又争家产,我喜极而泣

前情回顾:
安琪被母亲这个样子吓到了,她想,父亲果然是没良心的,她和母亲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得不到他的一丝丝怜悯和疼惜。
她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好,但从前她觉得那是母亲太过暴戾,动不动就发脾气的缘故,今天听了母亲的讲述,她刷新了自己对父亲的认知,她觉得,能把母亲逼成这样的父亲,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此时此刻,她对母亲的痛苦感同身受,她觉得,她应该为母亲做点什么。
1
这几日,陈小茼为了给外公找心血管的专科医院到处奔忙。
虽然老陈的心脏算不上特别罕见的病,但对小茼来说,这次的手术对她来说很关键。
外公的年纪大了,禁不住折腾,一旦开始做手术,她希望手术能百分百成功。
这几日,陈小茼到处找熟人挂号,只想去北京最好的心血管医院。
老陈见她这样这几日忙得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他有些于心不忍,劝小茼说:“北京的医疗条件好,只要是个心血管专业医生都能治我这病。咱们实在不用往排名第一的医院去,不仅人多,而且你也挂不上号呀。”
陈小茼虽然知道外公说的是事实,可是她总想再试试,总想再碰碰运气,万一能挂上号呢。
网上的名额没有了,她就半夜起床,直接打车去现场等。
她不怕辛苦,只怕有些事情想要辛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世界上最深沉的痛。
她要尽全力,不给自己留遗憾。
次日,陈小茼又去了最权威的那家医院。
她以为凌晨四点算到得早了,没想到刚下车,医院那边已经排满了人。
排队挂号的人在晨雾中瑟缩着,长长的队伍蜿蜒在城市未明的晨色中,像一条盘踞在黑夜中的巨龙。
陈小茼心里正感慨,这么多人,排到自己的话不知还有没有号了。
2
她刚踏上医院楼前的台阶,还没进入正门,听到一个戴着渔夫帽的男人低垂着头,压着声音朝她小声道:“各科室放号了,有需要的可以找我。内科,外科,耳鼻喉都有,号源不多,先到先得。”
陈小茼知道这是卖号的黄牛,她的脚步顿时停下,问:“有心血管的号源吗?”
“有。300。”
那“黄牛”压着声音,一张脸被晦暗不明的晨色笼罩着,看不清他的面目。
陈小茼转过身看着他:“我怎么知道你这号是不是真的,万一我给了钱却看不上,那我这钱不是白给了吗?”
“这位女士,您要有这方面的担心,您可以先看病,后给钱。等您看上病了,再给我付款也行。”
那人说完这句,又朝路过的人喊了声:“各科室号源,内科外科心血管都有,先看病后给钱……”
同样的一句话反复说了几次。
陈小茼看旁边有人朝他们这里走来,她心想,不如先买一个号,能看上最好,要是看不上,就当是自己倒霉被人骗了吧。
他从那人手里买了一个当天的号源,没想到那号源竟然是真的。
她去医院先扫了排队的码,确认他们真的能排上队,才回家接外公过来。
3
陆芬最近也常觉得胸口闷疼。
她这是老毛病了,只要一生气,这闷滞的感觉就更加厉害。
这几天她和安琪忙着从公司里“抽血”,日夜奔忙地折腾几天,她慢慢地有些招架不住了。每每到了夜里,就觉得十分疲乏,昏昏沉沉的总想睡觉。
安琪起初不以为然,只觉得妈妈是累着了,也没放在心上。
可这天,她加班后半夜才回来,翌日起床,不见母亲在楼下吃早餐,她心里纳闷,以前陆芬总比她起得早的。
陆芬可能是气血不足,整个人异常烦躁,一到夜里就躁动不安,睡不安稳。这些年,她被失眠症折磨,每天四五点就要起床了。
今儿她竟然没起床,到底是怎么了?
安琪有些担心,问了保姆,但保姆说她晨起时没看到陆芬,在她卧室门外叫了几声没听到她答应,也没多想。
此刻听安琪这样说,两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预感。
安琪放下匆匆喝了两口的粥,慌忙地奔上楼去敲门,连敲了那么多声,没听到有人开门。
她急了,让保姆阿姨找到卧室的钥匙强行开门进去。等她们找到钥匙开门进去时,看到卧室的床上,陆芬仰躺在那呼吸羸弱。
安琪哽咽着连叫了几声妈,没看到母亲睁开眼,她又摇晃两下陆芬的肩膀,伸手去探陆芬的鼻息,还好,人没死。
“阿姨,你快上来看看我妈,我妈昏过去了……”
安琪站在楼上朝客厅喊,保姆听到呼叫匆忙上楼,她慌慌张张的伸手去摸了摸陆芬的颈脖,还好,脖子是热的,人没死。
“安琪,你赶紧叫车,快点,咱们得把人送去医院去。”
保姆活到这个年纪,经历的事比安琪多,所以在处理这种紧急事件上,显得比安琪更为持重些。
4
救护车把人拉到医院,进了急诊室。
由于在车上时已经做了系列检查,到门诊时,直接做了颅内CT,果然发现陆芬的头颅里有严重的淤血。
医生把情况告诉家属后,让她赶紧签手术知情书,好让院方立刻开始做手术。
“医生,像我妈这种情况,是不是做了手术把淤血清理掉就好了……”
安琪从早上看到陆芬的昏迷后,就一直处在那种智商离线的状态,加上慌乱,此刻的她已经急得语无伦次。
医生已穿上防菌服,戴上手术手套,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他瞥了安琪一眼,劝她冷静:“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我们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我们会尽力的。”
“至于她后期的恢复如何,这需要根据她自身的情况再做观察。”
眼看着其他的助理医生都进手术室了,主治医师的不敢耽误,跟安琪打了招呼,立刻进了手术室了。
安琪呆呆地看着医生陆续进了手术室,她忽然有一种家中的顶梁柱要塌下来的感觉。
她很害怕,心想要不要给爸爸打个电话。
可是这些天,她和妈妈计划着往外转移资产,已经决定跟安荣喜走到割裂的那一步了,现在给他打电话,他会接吗?
安琪慌乱中泪眼模糊,不想那么多了,赶紧给爸爸打个电话,至于他来不来,那是爸爸自己的事。
电话很快就通了,可是响了几次,没有人接。
完了完了,爸爸果真是不想搭理她们了。
安琪心里涌上一股绝望,无奈地挂了电话。
5
其实安荣喜不是没接电话,他是没听到电话响。
这几天,他出面安抚了安氏的几个股东,又准备找个时间,回家跟陆芬详谈一次。
他打算跟陆芬离婚,不为别的,两人早已貌合神离,为了安琪,他才坚持了这些年,偶尔回家一次,也是为了安琪。
现在她们母女瞒着自己偷偷转移家产,他觉得心凉。
离婚后,他绝不会在家产方面亏待陆芬和安琪。他愿意给陆芬和安琪多一些,以作补偿。只是他不能净身出户,他要争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如果他一个人,只要有钱能活下去就行,家产多少无所谓。但他现在有了陈小茼,他亏欠那个孩子的,他想补偿她。
他派人以黄牛的名义,把好不容易弄到一个心血管专科的看诊名额,偷偷地给了陈小茼,所以今天,是陈小茼带老陈来做手术的日子,他处理完公司的事情,也想到医院看看。
进了医院,他先把手机调成静音,以免一会去病房时手机铃声响起,被老陈和小茼发现。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或许只想离小茼近一点,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小茼。
安荣喜在病房转悠了一圈,眼看着陈小茼出去给外婆买吃的,他也打算折返回家。
回家,跟陆芬和安琪好好谈一谈。
6
只是不巧,他刚从心血管住院大楼下去,却碰上了安琪。
准确来说,是安琪看到了他,而他没看到安琪。
陆芬的手术刚做好,医生正把移动病床推到住院大楼这边。
刚从电梯出来,进了走廊,安琪就看到安荣喜拄着拐杖要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阿姨,我爸是来看我妈的吗?他怎么没等我们就走了?”安琪望着安荣喜的身影,心里正纳闷。
她爸爸怎么知道妈妈住院的?爸爸应该还关心着这个家的吧,否则他就不会到医院里来了。
她想到这里,心里有了一丝欣慰。
可思绪刚到这里,耳边,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
那人专心地打着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到安琪和陆芬也在这家医院。
他很认真地说道:“安总,我刚才问了医生,医生说老陈的手术很成功,我已经交代邹主任照顾小茼他们了……”
安琪循声去找那人,一看,他竟是安荣喜身边的助理周康。那周康肯定是在给父亲汇报的了。
他们刚才说交代邹主任照顾的人是谁?陈小茼?
父亲的那个小野种?
!!!
安琪有一种被雷劈中的感觉,一时发蒙了。
这几天她找人去打听过陈小茼,知道她现在远大工作,她从小跟外公外婆生活,这次回北京,她是要专程带外公来北京治病的。
那么,周康刚才说的“老陈”就是陈小茼的外公了。
他竟也在这家医院住院?
父亲来医院,只为了看她?竟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
安琪满心的失望,她努力地闭目才把眼眸中升腾起来的怒气压了下去。
母亲说得对,只要有那个小野种在,无论她和妈妈做什么,父亲都不会在乎的。
安琪心里这般想着,咬紧牙关,连自己攥成拳头的手指甲嵌入肉里她也不觉得疼了。
阅读全集点这里
20221212150139852
20221212150139852

彩礼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彩礼

第38章:有钱生父为了我抛妻弃子,连累我成了发妻的眼中刺

2023-1-17 21:33:10

夺嫡

第131章:叶娇的背叛者

2023-1-16 21:05: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