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故事>霸占丈母娘的房子,我妈打了个胜仗!

霸占丈母娘的房子,我妈打了个胜仗!

01

罗宣下班回来,陪着万媛一起去买菜。

“你今天给永堂打电话没有?”

“没打,让他自己缓缓吧。”

万媛点头,“永堂这孩子实在是命苦。”

“雪梅更命苦。”

早年丧夫,大半辈子过得混混沌沌的,还没等到儿子结婚人就没了,半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

走了几步路,远远的看到了一个人过来,看清对方的时候两夫妻相视一望,拧了拧眉。

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将玉,金将玉抱着孩子,一脸着急的样子,看到万媛和罗宣加快了脚步。

“亲家公,亲家母。”

“谁是你亲家母,走开。”

万媛白了她一眼,金将玉不走,“亲家公,亲家母,小芳在你们这里吧?啊?”

“你在说什么?”

“肯定在你们这里,是不是在楼上?”

金将玉说着便抬头看他们身后的一栋楼,万媛拉了她一把,“你干什么,离我们远点。”

“那我怎么能离你们远点呢,平儿没妈一直哭,哭个不停,你们听听嗓子都哑了。”

金将玉确信罗小芳回了娘家,昨晚陶安贵陪着公司的领导去会所玩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罗小芳就跟他吵架,说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陶安贵喝多了酒,无意中推了她一把,罗小芳气得直接就跑了。

等了一上午没等到人回来,金将玉无奈,只好给陶安贵打电话问怎么办,陶安贵也怕罗小芳跑了,便给金将玉出主意,让她到罗家来找。

 

02

万媛和罗宣莫名其妙,拦着金将玉不让她上楼,金将玉急眼了,“亲家公,亲家母,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们怎么这么固执啊?”

“孩子要娘,你们这样有什么意思?!”

金将玉不悦,趁着万媛正在发呆的功夫,抱着孩子就往楼上跑。

万媛和罗宣快被她气死了,一气之下万媛将门打开,“去看,你进去看,看看有没有人,没有人立刻抱着孩子给我滚!”

如此阵势,把金将玉吓坏了,她真的就抱着孩子进去走了一圈,鞋子都没换,干净的地板上全是她的脚印。

罗小芳虽然跟两个老的断绝了关系,但两个老的过得依旧挺滋润的,大房子,室内干干净净,几乎一尘不染。

客厅里还摆放着一个按摩椅,可见多会享受。

金将玉也想买个这么高档的按摩椅,只是可惜儿媳妇不会来事,没给她送。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罗小芳,万媛罗宣也不拦着她,让她找,金将玉不甘心,眼瞅着不对劲,转头又进了房间,将几个房间的衣柜也都找了一遍。

万媛站在房门口,板着一张脸,“你找到人了没有?”

自然是没找到,但金将玉不信罗小芳没有过来找两人,“你们说实话吧,你们把小芳藏到哪里去了?”

“她跟我们已经断绝了关系。”

“不用瞒我了,血脉亲戚怎么可能说断就断,我看小芳现在这么不讲道理,也跟你们平时过于惯着她有关,要不是太娇惯,她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03

万媛拧眉,罗宣面色也很难看,“她的事你去找她,不用来这里打扰我们的生活,你知道的,我动了心脏病手术,你气我我容易犯病。”

“你别想吓我,我今天要是见不到小芳,我不会走的。”

金将玉对这两人怨气很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跟她里应外合的,故意不想让她被我找到是吧?我反正就在这里,一天不见到小芳我就一天不走。”

“你走不走,不走我报警了。”

“那你们报警啊,就告诉警察你们教出来一个不负责任的女儿,说走就走把孩子扔给我,你让警察看你们的笑话,看他们笑我还是笑你们。”

金将玉死猪不怕开水烫,白了她一眼。

“你……”

万媛不知道罗小芳又跟金将玉发生了什么,但金将玉的态度实在是气人。

“你喜欢呆着你就呆吧,丢了东西我找你。”

万媛也不怕她,直接将门一关,和罗宣一起离开了。

两人心里都有些难受,既担心罗小芳,又为罗小芳与他们断绝关系而寒心,就为了这种家庭,连自己父母都不认了。

“你说小芳究竟出了什么事?”

罗宣微微弯腰,“别问,不要去想,她有她的选择,她要是知错自然会回来。”

“她是不是跟陶家闹了,不好意思回来跟我们认错?”

“那是她的事,别对她心软。”

 

04

孩子可以轻易跟父母翻脸,但父母却往往狠不下心完全不管孩子。

两人走后,金将玉在罗家到处看,看到按摩椅想搬走,看到泡脚的桶也想拿回去,看到什么就想要什么。

还去翻看了万媛平时穿的衣服,比她穿的衣服漂亮多了。

但她一个人在这,也没什么意思。

“安贵……”

“妈。”

“我现在赖在小芳娘家了,你下班了也赶紧过来,今天我们哪里都不去,小芳要是不来我们就在这不走了。”

“那,那平儿的病怎么办?”

“没事,最近没怎么咳了,今天不做雾化也是可以的。”

戴着帽子,陶平脑袋上那根针根本看不出来,这根针在他脑袋上挂了一周了,一直没有取下来。

陶安贵叹了一口气,心里忐忑不安。

昨晚其实却是没发生什么,但他的女领导喜欢他是真的,女领导比他大二十来岁,是个中年女人,两个儿子都在国外,丈夫前些年出车祸成了植物人。

她对他一见钟情,想和他开始一段感情。

之前和罗小芳感情好,陶安贵没同意,但是自打罗小芳不上班在家带孩子了,性格就一天不如一天。

和家里断绝关系后,以为她能够认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在他面前稍微收着点,但她脾气上来了依旧不管不顾,还是跟以前一样蛮横,强势,不顾及金将玉的感受就算了,有时候连她的感受都不顾。

之所以能忍到现在,也是因为怕离开了罗小芳找不到更好的,现在孩子也有了,能过还是要凑合着过。

 

05

金将玉没听到他说话,重复道,“安贵,听到了没有,下班后立刻就过来,就在这住,小芳不过来我就不信了。”

“这不好吧,万一……”

“怕什么,反正迟早都是小芳的,她父母再糊涂也没有那么糊涂,这房子肯定是留给小芳的,这也就是她家,她家不就是我们家?”

罗小芳根本没有回去找父母,她是成年人,也是要脸的,之前为了陶安贵宁愿和父母断绝关系,纵使后来觉得后悔了,自己愚蠢至极,也不想去跟任何人低头,怕父母会因此瞧不上她。

罗永堂还没下班,王苗苗陪着罗小芳坐了很久,一直看着她哭。

“小芳,喝点水吧。”

“不用麻烦了,我不喝。”

罗小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表哥什么时候下班?”

她以前习惯性有事找罗永堂帮忙解决,现在也是一样的,想跟他吐槽几句。

王苗苗看了一眼时间,“他这几天下班很晚。”

“他最近有没有去医院看姑姑?”

王苗苗愣了一下,对上她的眼神,确认罗小芳确实不知道,“阿姨前几天出了点事,去世了。”

罗小芳眼泪还挂在脸上,呆呆的看着她,“不可能。”

“我不会骗你。”

王苗苗现在也算是罗永堂未婚妻了,有什么理由对她撒这种谎。

罗小芳几乎咚的一下站了起来,“可我爸妈……”

 

06

她欲言又止,罗宣和万媛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她顿时觉得头重脚轻,“为什么会这样?”

“确实也很突然,本来永堂都跟我说了,打算转去首都那边的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都联系好了人,那天早上突然就出了情况。”

岁数大了,人说没就没,罗小芳不由得想到父母的身体。

万媛身体还不错,没什么大病,但经常会有一些小病,到了换季就感冒发烧。

罗宣呢,平时还好,就是心脏上一直有毛病,自打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后,时常心窝子痛。

王苗苗见她沉默了,叹了一口气,“小芳,你为了陶安贵和叔叔阿姨断绝关系的事,做得确实不对,他们不值得你为了他们那样。”

罗小芳当时没想那么多,陶安贵愿意为了她捅自己一刀,她觉得陶安贵很爱他,但昨晚看到陶安贵扶着老女人的模样,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她很恶心。

要是她没有及时出现,恐怕两人就要亲到一起去了,那女人的年龄估计跟她妈一样大。

“苗苗,你不用劝我。”

“我没有劝你,只是这段时间我看叔叔阿姨都很憔悴。”

罗小芳低着头,王苗苗问她,“你想跟陶安贵离婚吗?”

她愣了一下,“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既然不离婚,闹这么一出又是何必?”

罗小芳还没想好怎么回答,王苗苗手机响了,“喂……”

敲门声也传来了,王苗苗连忙去开门,来的人正是罗宣和万媛。

罗小芳下意识的就要躲,却没来得及。

两个老人看着她,面无表情。

“爸妈……”

“我跟你爸没地方去了。”

罗小芳不明所以,万媛拧眉,“你婆婆跑到我们家把房子占了,说找不到你就不走了。”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实录:一个原配对出轨男人最狠的报复

2023-1-19 23:27:48

情感故事

一个老男人的婚外情。

2023-1-21 23:22: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