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生活故事>我爸70岁住养老院3个月,把30万存款留给45岁的女护工:“想做后妈想疯了!

我爸70岁住养老院3个月,把30万存款留给45岁的女护工:“想做后妈想疯了!

1

老于头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又来养老院闹了,原因还是因为那30万。

养老院院长一直在帮秀芳说话:“钱是你爸爸自愿赠与的,我们有视频、有遗嘱、还有派出所的张警官作证,都说了很多回了,你们这么闹不会改变什么的。”

“我管它什么视频遗嘱,哪有老子不把钱留给自己的儿子,却要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护工,我看,就是你们的护工在看护期间勾引我爸。”

说话的是老于头的小儿子,做生意失败,欠了贷款公司50万,这笔钱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救命的钱。

“对,没错,你们养老院用人不慎,居然纵容这样的女人在这工作。”老于头的小女儿是个不好惹的人,老公是搞证券的,这段日子两口子打算把女儿送出国,但一直发愁学费凑不齐。

“听说他老公很早之前就跟她离婚了,她长那么好看为什么来养老院,还不是为了找快要死的、有钱的老头给自己寻下家。”

“我都快60的人了,她想给我当后妈,你问问她,我叫她一声妈,她敢应不?”

大女儿的丈夫因病去世刚满一年,小孙子也才两岁,处处要花钱,儿子天天缠着她要支援,不然那她的小孙子就要输在起跑线了。

老于头生病以后,三个子女就卖掉了他的房子,除去治病的钱以外,所剩无几,留在每个人手里的也没有多少。

原本姐弟几个想着老父亲也就一处房产了,处理完他的后事几家人也就不会有什么交集。

结果他们听说,老于头还有一笔30万的存款,在临死前居然留给了养老院里一个叫秀芳的女护工。

这件事情反倒成了将他们拧成一股绳的由头,将姐弟三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天天来养老院闹,势必要要回来那30万。

老于头的子女们话越说越难听,旁人都听不下去了,更别提当事人秀芳了。

她人就在养老院,正在特护房里给一个全身瘫痪的老人擦洗身子。

一边擦一边流泪。

老人虽然动弹不得,但是看着秀芳眼中满是疼惜。

秀芳又卷了卷袖管,冲着老人摇头一笑:“阿姨,我不累。”

2

事情要从半年前说起。

独居在家的老于头,因为偷偷喝酒,醉倒在路边,脑袋里摔出了血块,动了脑部手术。

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是老于头身子却成了半瘫。

除了能扶着站立之外,其余基本动弹不得。

谁来照料老于头就成了问题,照他这个样子,铁定是离不开人了。

老于头自从老伴走后,一直窝在他的那套老房子里。

几个孩子有提出让老于头跟着他们住,但是老于头舍不得老房子,里面都是他们一家人的回忆。

房子虽小,但是三个孩子是从这里长大的。

两个女儿也都是从这里出嫁的。

还有老伴的身影,每一个角落,都是他们一家人的回忆。

小儿子做生意失败,借了贷款公司50万,好几次来找老于头希望能把房子抵押出去,帮他一把。

老于头脾气很臭,直接拿着扫帚把小儿子赶了出去:“做人不能忘本,老房子说什么都不能卖。”

这下可好,老于头摔成了半瘫,手术费又要一大笔,三个儿女实在没办法,就把老房子给卖了。

付完老于头的手术费,所剩无几。

三个月后,等老于头可以出院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老于头接下来的日子必须得有人贴身照料。

再说难听点,端屎端尿,喂水喂饭。

小儿子被债主搞得分身乏术,哪有精力照顾这样一个病人。

两个女儿呢,一个要帮儿子看孙子,一个要给女儿跑留学的事,也都没有时间照看老于头。

最后三人通过商量决定,将老于头送去养老院,所用的费用除去老于头的退休金,然后三人平摊。

3

养老院里,各种各样的老人齐聚一堂。

好一点的,身体健康,不需要人伺候,自己还能按时按点的去食堂吃饭。

差一点的,就需要护工照料,吃喝拉撒,都离不开人。

还有像老于头这样的,只能躺在床上,以及得老年痴呆的,这些个老人,都只能像照顾小孩一样,被人悉心照料。

而且相应的费用也高。

这让三个子女身上的负担又多了些许。

尤其是小儿子,饭都吃不起了,哪还有钱供老于头住养老院,就这头几个月的,都是找朋友借的。

小儿子和姐夫用担架把老于头放在了床上,小儿子没好气的看着四周:“你倒好了,还有人伺候,就是这钱,真TM的贵。”

老于头知道是自己喝酒摔的跤,怨不得别人。

但是向来倔脾气的他,第一次低下了头,在小儿子走的时候紧紧地拉住了他的手。

小女儿看见了,过来抱怨道:“你能怪谁,谁让你不听话,喝酒摔跤,能活着就不错了,看看这环境,可别说我们不孝顺。”

说罢,几个孩子头也不回的就去缴费了,给院长交代了几句,也就各自忙碌去了。

像遇见老于头这样的老头,护工们都避之不及,那可是直接要端屎端尿的。

遇见脾气大的,还能给你各种找茬,每天都得受气。

要知道这些个老人,把对儿女们的怨气全都撒在了护工们的身上。

就好像是护工们把他们丢在了这个地方集体等死。

这时老于头在房间里按响了看护铃,谁都不愿意去。

最后是秀芳去了,问老于头需要什么。

“我要尿尿。”

“那我给你把尿盆拿来。”

“我要男的,你一个女的在这害不害臊。”

秀芳拿来了尿壶直接递给老于头:“您就别嫌弃了,都到这里了,就好好的养病吧!”

4

老于头刚来的那几天,可真的是折腾死人了。

他根本就不想待在养老院里,天天喊人给他的儿女们打电话。

可是儿女那边的回应却是:“就和小孩送幼儿园一样,你多晾他几天就好了。”

老于头见打电话没有效果,就开始折腾,天天故意尿在床上,时时的得给他换裤子。

这样的老人养老院里见多了,就是故意作妖,刷存在感。

既然秀芳接手了,老于头就由她全权负责。

只要老于头尿了,就得立马给他换裤子、换床单。

那几日秀芳的手都因为一直沾水被泡的发白,可是老于头还是在作。

最后他直接拉在了床上,整个屋子臭气熏天。

秀芳虽是一脸不愿,但还是很细心的给老于头重新换裤子。

老于头心里过意不去,问她:“你不嫌弃吗?”

“嫌弃怎么办,挣得就是这份钱。”

“那你送我回家,就不用伺候我了。”

“我说了不算,是你的子女把你送过来的。”

老于头暗暗地低下了头,秀芳没有说错,是他的子女们不要他了。

5

慢慢的,老于头也适应了养老院的生活,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回去了。

那几个子女若是有心,就会经常来看他。

自从他来到这里,也就只有几通电话,草草几句,没有多话。

老于头就开始和秀芳聊起天来,看她眉清目秀的,不应该做这种工作的人。

秀芳正给老于头修剪脚指甲,然后笑笑:“我是从南方过来的,当时不听父母的话,远嫁来这的。”

“那你男人呢?”

“见生的孩子有病,就跑了,娘家也没脸回了,我就跟儿子留在了这。”

“你儿子得的什么病啊?”

“成骨不全症。”秀芳用手背揉了揉鼻子,忍住了泪水,然后看向老于头微微一笑:“就是瓷娃娃,动不动就骨折的那种病。”

老于头听完后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一想到之前那么折腾秀芳,哪像是一个长辈该做出来的事情。

自此之后,老于头对秀芳都是客客气气的。

但是秀芳却是一如既往的对老于头好。

为他擦洗身子,洗脸洗脚,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这位老人。

老于头问她为什么做这么累的工作。

秀芳说:“想给自己的孩子积点福德,同时也当是给我爹妈尽尽孝了。”

6

秀芳是养老院里口碑最好的一个护工,从来不抱怨,对每一位老人都客客气气的。

老于头清楚,她是真的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父母了。

老于头经常失眠,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只要秀芳值班,都会过来和老于头聊天。

聊老于头的子女,聊秀芳的儿子。

“我儿子上学的时候可聪明了,就是个人精,老师们都说他是成大事的主。”

“我儿子也厉害,每天都在床上画画,他画的画还得过全市的奖呢。”

“我还有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嫁的好,就是老大命苦,大女婿得病走的比我都早,好在儿子儿媳孝顺,整日都有事做。”

“我也喜欢女儿,但是这辈子,就好好的把我儿子拉扯大。”

就这样,他们经常聊天。

有了秀芳的陪伴,老于头的日子不算难捱。

秀芳只要有时间,就会推着老于头去院子里晒太阳。

老于头脾气是真的倔,别的老头和老太太想要跟他一起聊天,但是老于头总是不搭理。

后来秀芳发现,因为老人们坐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子女,比比谁家的孩子来看望自己的次数多。

可是老于头的呢,三个子女一次都没来过,只有简短的电话。

7

养老院正好是张警官管辖的范围,张警官闲来无事的时候也总是来养老院看望老人们,陪他们聊天说话。

在养老院里,张警官就跟他们的儿子一样亲切。

那日老于头悄悄将张警官叫到身边,咨询了一下儿子欠钱的事情。

张警官帮他分析了一下,只要按时还款,年轻人嘛,总会站起来的。

老于头也相信自己的儿子,有做老板的本事,就有还钱的能力。

跟张警官聊过之后,他的心里也就有谱了。

秀芳知道老于头的子女们不来看他,老人的心里有落差。

每次上班的时候都去市里的一家糕饼店给老于头排队买镜糕,然后偷偷塞给老于头:“悄悄吃哦,多了我也买不起。”

老于头就好这口,他和秀芳聊天的时候说的,秀芳也就记在了心里。

秀芳还说她的家乡每年过年都会做比镜糕好好吃的米糕,等过年了就做给老于头吃。

怎么说,因为秀芳的存在,让老于头剩下的日子并不孤单。

反而感受到了他最向往的,也最期望的儿女之乐。

就在老于头去世的前一周,他悄悄地叫来了张警官,希望他能做个证人。

他想把自己攒下来的30万留给秀芳,给她的儿子治病。

张警官也知道秀芳的难处,更加清楚秀芳的为人。

这笔钱,算是老于头感谢秀芳这几个月来贴心的照顾。

老于头也只在养老院里住了三个月,毕竟是脑袋动了手术,再加上年纪也大了,终是没有熬到过年,吃上秀芳做的米糕。

8

老于头的三个子女天天来养老院闹,话也越说越难听,就是要把那30万给要回了。

张警官因为出差,在老于头出殡的第十天才匆匆赶回。

他知道老于头子女们来要钱的事情,回来后刚把行李放下就赶了回来。

张警官看着毫不客气的他们摇了摇头:“原来你们就是于叔叔的子女,于叔叔活着的时候没机会见,反倒是于叔叔不在了,你们来了。”

三个子女面面相觑,小儿子也顾不上什么了,冲出来说:“你是人民警察,就得为人民办事,是那个女的勾引我爸,骗了我爸的钱,我要去告她!”

张警官早就想到了这些,然后让院长在医院的大电视里播放了老于头生前录制的视频。

一看见自己的父亲活着的样子,三个子女瞬间泪目。

屏幕中的老于头已经有些憔悴,他笑着看向屏幕,道: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怪我把钱留给了旁人,尤其是军儿,会问我儿子欠钱你不帮,还要做善事给别钱,为什么?

那我想问问你们,什么是“养儿防老”,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喝醉吗,因为我孤独啊,我想你们的妈妈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没人陪我说话,没人和我吃饭。

做一次饭,我得照两顿吃,冷菜冷饭的日子,我过了几年你们还记得吗?

秀芳是个好姑娘,就是命苦,这几个月人家伺候在我窗前端屎端尿,我就想问问同样是女儿的你们,有给你爸我洗过几次尿裤?

这30万是我攒的养老钱,本生就是要给自己花的,但没花出去。

秀芳你也别有负担,这钱是我感念你,让我在活着的时候,体会了一下被儿女孝顺的感觉。

真的谢谢你,拿着这钱要么去给儿子治病,要么重新找个好人家,你的路还很长,可别像我这样,老了老了,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

视频放完之后,张警官问了三人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你们的父亲最爱吃的是什么?”

三人顿时无语,羞愧难耐。

这是一个奶奶开口说话了:“镜糕,我看到秀芳老给他偷偷的买,其实我也爱吃。”

在特护病房里的秀芳瞬间绷不住了,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张警官拍了拍老于头儿子的肩膀:“想打官司你就去打,但你要想好,你们只说父亲把钱给了别人,那你们这些做子女的,有把他当做是父亲一样孝顺吗?”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肚子没有动静冲撞公婆,我被扫地出门!

2023-1-19 23:38:05

生活故事

阿婆

2023-1-21 23:34: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