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短篇小说>念君安

念君安

公孙泺是潜朝送来的和亲公主,生的绝色倾城,但端的确是薄命美人相,满朝十几位公主,却偏偏选了她来,可不就是薄命?
顾铎是公孙泺的未婚夫,婚期,就在三日后。
大婚那一日,顾铎迷蒙着眼掀开公孙泺的盖头,温热的呼吸喷涂在公孙泺的耳边,“我知你嫁过来并非本意,我会好好对你的。”
红罗帐散了下来,喜烛燃到了夜半。公孙泺看着旁边熟睡的男人,她第一次觉得,身子是暖的。
他只有公孙泺这一个夫人,从前也未曾往府邸带过什么人。
平时下了朝,不忙时,也教公孙泺描丹青,二人一个舞剑一个抚琴,满府的人,都夸是一对神仙眷侣。
公孙泺不爱说话,顾铎唤她也只是轻轻点点头,他只当是潜朝的姑娘矜持,倒也不在意。只公孙泺眸子里的寡淡渐渐晕开,直到消失不见。
日子里淡淡的一抹欢喜,让她安稳了自己的岁月。
顾铎手握兵权,深受新帝猜忌。不过是先帝生前有立顾铎为太子之意。
新帝想要拔出顾铎这根钉子,便以边关有误为由,将顾铎遣去了边关。临行前,顾铎握着公孙泺的手说道:“次次我去凶险万分,若我有了什么意外,你要提前给自己留后路。”
公孙泺不说话,只将他腰间的平安福紧了又紧。
顾铎走了后,她的婢女看着满眼祈祷的公孙泺,嘲讽一笑:“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回来?”
公孙泺手里的扇子轰然掉下,抬头看着阿绿,满眼的不可置信。
“潜帝跟他们的帝王,都视顾铎为肉中刺,此次借着兵乱的由头,就是合两国之力,去灭一个将军。
公孙公主,此次嫁过来,要做什么,阿绿觉得,你怕是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
“我……没忘。”公孙泺喉头沙哑,只觉得心里犹如洪水滔天,寸草不生。
潜帝将公孙泺送来,不过是为了有机会对顾铎下手,顾铎用兵如神,早已成了心腹大患。
“阿绿,递帖子,我要进宫。”公孙泺闭了闭眼,看着阿绿道。
“你要做什么?”
“庆国国主如果驾崩,顾铎可以活,我也不必背叛潜帝。”
 
公孙泺梳洗打扮,抹了胭脂,穿着大红诰命服,跪在殿外。
“你说什么?”庆帝看着公孙泺,暴怒的砸了茶盏。
“此次埋伏顾铎,乃是潜帝的阴谋,顾铎一死,他便要开始吞并成苏十三州。还请陛下三思!”公孙泺跪在殿下,一字一句清晰有力。
“来人,派兵去支援顾铎,务必保住顾铎。”庆帝下旨,殿前的人疾奔出去,只怕误了事。
“可你,不是潜国的公主?”庆帝有些狐疑的看着殿下的公孙泺。
公孙泺看着领命的人出了殿后,突然笑出声来,极浅的笑,却似乎用了全力。
一道暗刃顺着公孙泺的袖口飞出,庆帝应声倒地,额头一个大红色的血洞,已然没了气息。
“保护陛下!诛杀刺客!”
御林军围了大殿,看着没了气息的国主,每个人都满眼敌意的看着公孙泺。
公孙泺看着满殿的人,勾唇一笑。
少时被潜帝带入宫里,被训练成杀人不眨眼的暗卫,半生都不知道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是什么滋味,还好还好,遇见了他。
她不叫公孙泺,她叫安小欢。公孙泺这名字太重,她背起来,喘不过气。
杀了庆帝,对得起潜帝。
救了顾铎,对得起自己。
她想抱抱顾铎,告诉他她欢喜他,告诉他,她想跟他过一辈子。
那夜龙凤喜烛燃了一夜,她也看了一夜。只求跟民间传说一样,龙凤喜烛一夜不熄,新人便可以相携到老。
想说的话太多了,恍惚间,她看到了满山遍野的花,她跟他的郎君,在一起,琴瑟和鸣。
那天的雨很大,仿佛落尽了一生的泪。
御林军的羽箭穿透了公孙泺的脊背,她含着笑,红色的衣裙宛若一只飞蛾扑火的蝶。
花落了。
 
春去秋来,皇宫后的花园里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迷了眼。
中间一座墓碑上刻了几个字:慈欢皇后之墓。
听宫里的人说,这是皇后安小欢的墓,可安小欢是谁,没人见过也没人知道。
许多年前,有人在长安的街头见过一个孩子,拿了一个馒头问道:“你跟我走,我让你吃饱。好不好?”
“好。”
“你叫什么名字?”
“安小欢。欢喜一生的欢。”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小说

偷时间的人

2023-1-4 22:23:01

短篇小说

诛越

2023-1-21 23:47: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