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男人出轨前后的画风

如果不是孕检时检测出“梅毒阳性”,我永远不会知道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魔鬼。

 

我叫秦月月,今年三十六岁,和张涛是已经结婚五年的老夫老妻。

 

我们俩认识以前张涛就已经在一家有名的旅行社做中层管理,月薪六位数,丰厚的收入支撑着他有全款的公寓,喜欢的越野车,更有热爱的户外探险生活。

 

我们就是在一次户外活动中认识的。

 

那是一个年轻人居多的户外游群体,每个月初大家在群里商量去哪爬山,定什么时间,该准备的东西,其中最活跃的就是张涛。

 

他是主要负责人,和另一个队友负责照管大家的衣食住行。

 

我是偶然进了这个集体,平时工作忙,有时间在山里钻一钻,让精神放松下。

 

那次活动是在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无名山。山整体不高,却胜在绝对原始,整面山上都是那种从山体自己钻出,叫不上名字的小树。

 

尽管风景好,空气也好,可路却真实的不好走,一路都是小的像葡萄似的那种碎石子,稍不注意就是脚下一滑,打个趔趄。

 

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出现意外的。

 

走一段下山路时,因为忙着拿手机拍照注意脚下,直接就被碎石子滑的脚一软瘫坐在山路上,等扶着旁边的小树想站起来时才发现脚扭了,稍微一动疼得我额头都冒汗。

 

朋友急了,赶紧呼叫了前边带队的张涛。

 

那是我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接触。

 

张涛很温柔,不管是说话还是动作。

 

他看了我的扭伤后,直接就抓着身边的树半蹲着,让我爬上去。

 

“你的脚不能再动了,我背你下去。”

 

那一刻我愣住了,行吗他?

 

上山容易下山难,更别说再背个人了。

 

再说这旁边可都是百米悬崖,稍微不注意真掉下去,逢年过节想让亲人送点纸钱都没门路。

 

张涛看出我的犹豫,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本。

 

“这是专门的救援培训证书,我可是专门去学过的。再说就我这一米八的个背着你这不到一米六的女孩子,还不是跟二师兄挑担子 –玩一样。”

 

我噗嗤笑了,没看出来这男人还挺幽默。

 

旁边等候的队友也在一边劝说,赶紧让队长背着走,他可是整个团队的体力担当,说能背着你下山,那就一定可以下山。

 

到了别人地盘,心里再不松弛也得忍着,再说按着现在的情况看,也只有让他背着下山了。

 

我不好意思的爬上张涛背,本来还觉得挺别扭,没想到他倒挺放松,一边稳当的背着我下山,一边还嘴不停歇的给我介绍着沿路的风景。

 

就这样,我们算是正式认识了,从那以后只要是他组织的户外游活动,我不仅是积极的参加,甚至还为他拉来一笔赞助,乐得张涛直夸我是个小福星。

 

半年的亲密相处后,我们相爱了。

张涛父母是一家高校老师,特别有涵养,不管什么时候说话都是客客气气,当然他们对我也很好,从不掺和我们的事情,这样的婚姻如果不是因为怀孕这件事还真是挺舒心的。

 

我体寒,这是从小的毛病。

 

记得上学那会,别的女同学都是十三四就来例假,我是眼巴巴等到十八岁才来,而且每次一来还要死要活的疼,爸妈带我看了中医,又去吃西药,甚至还听别人介绍说什么全身理疗,可惜都没有什么大的效果。

 

后来我放弃了,反正每月也就那几天不舒服,可没想到就是这种大意让我的婚姻生活出现残缺。

 

婚前体检医生知道了我身体情况,嘱咐要好好治疗,说这样会影响受孕,可当时的我们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哪里听的进去?

 

直到发现当初跟自己一起走进婚姻殿堂的朋友,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的肚子却仍然是平平坦坦没有一点变化,家人们着急了。

 

张涛特别喜欢孩子,他爸妈也一样,出去玩遇上别人家小孩子,那眼睛发亮的刺眼。他爸妈尽管从不在我面前说孩子的话题,可看着他们跟相熟朋友的孩子逗乐时,亲热呵护的宠溺样子,却一次次刺痛我的心。

 

为了张涛,也为了自己,我走上了漫漫的求子路。

 

体寒的女人想生孩子太难了!

 

先是饮食上。

 

再不能吃我最喜欢的冰激凌了,要知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它了,总觉得那甜甜的味道一入口,立马就可以让我忘掉工作上的所有不快乐,可是为了孩子只能戒掉了。

 

还有睡眠习惯。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是十二点前睡觉的?哪一个不是朋友圈打卡说晚安,回过头还精神奕奕的刷手机,我也一样。

 

设计院工作一天,下班回到家,难得的舒服清闲,吃过晚饭肯定是得放松一阵的,可为了尽快调理好身体,我只能十点前就扔开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用强大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睡觉。

 

听着客厅张涛和爸妈的说话声,还有电视的声音,那可是真是一种煎熬。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要吃各种汤汤水水的中药。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每天早中晚三次黑乎乎看不清楚是什么的中药汁,喝的我胃都麻木的没了感觉,真不想喝了!可一想到是因为自己身体原因才导致的这些麻烦又无可奈何,谁让我不争气呢!

 

再说人家做公婆的都没嫌弃我生不了,积极的帮忙调理,我这做儿媳妇的要是还不知足,真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在这种总觉得生不了孩子就对不起张涛家人发思想作祟下,我强忍着无奈和恶心,一次又一次咽下那些浓浓的药汁。

 

为了能尽快怀孕,认了!

 

但是在最后一件事上,却让我是无法淡定了。

医生说运动可以但是必须有选择性,像一些带有危险性的尽量避免。

 

就因为这句医嘱,张涛坚决不准我再跟着他去户外游了,甚至为了陪我还一度卸任了负责人的身份,甚至连晚上的夜生活都取消了。

 

可是明眼人也看的出,张涛情绪很低落,坚持多年的生活轨迹全部打乱,每天按时上下班,晚上也不出去,到了周末休息也不跟队友们联系外出,虽然那样让我看着安心,可当看到他朋友圈一次又一次的转发其他人户外游的旅行合影时,我知道张涛的不去是强硬割下心头爱的无奈。

 

说到底,这个男人宁愿放下自己最爱的事情,陪着我一起,还不是因为爱?为了表示他爱我,重视我,他才极力克制爱好,做出百般忍让。

 

我不想让自己爱的男人一天天活在痛苦中,所以在张涛又一个假期时,我偷偷把娘家妈从老家喊来了。

 

有妈妈陪伴,张涛和伙伴们出去玩的时候就可以放心了。

 

说实话,那天他的表现让我特别满足。

 

当听说是我特地把丈母娘喊来替换时,那么大个人了竟然突然就抱住我抽泣不止,说谢谢我的体贴和理解,他去户外游不光是纯粹的玩,那也是一种解压方式,工作压力太大,他就是想在休息时,适当放松。

 

 

看看,这傻男人。

 

爱不就是互相付出,互相理解吗?

 

他能为了我舍弃爱好,我怎么就不能为他也做出点让步呢?

 

再说,好的心情更能创造出好的效益,等着将来有了孩子,各种花费开销多了,还不是要他这做爸爸的多出力气吗?

 

我开玩笑的话让张涛破涕为笑,他也不顾长辈在场,抱着我深情一吻。

 

 

说到底还是我高估了自己和张涛的感情。

 

忘了那句至理忠告:男人,永远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感性生物。

受了大半年罪后,我梦寐以求做妈妈的幸运,终于守到了。

 

那天一大早因为例假推迟五天,我下意识的就拿着验孕棒进了卫生间。

 

一分钟后,惊喜从天而降,看着验孕棒上鲜红的两条杠,我激动的嚎啕大哭,客厅看电视的张涛被哭声吓得惊慌失措的跑进卫生间。

 

“怎么了,怎么了老婆?”

 

我举着验孕棒的手微微颤抖,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老公,你要做爸爸了!”

 

张涛先是惊讶,再是惊喜,然后就是疯了一般拿起手机在家族群里宣布了这个好消息,瞬间群里红包一片。

 

看着眼前这个激动的狂发红包庆祝的男人,我的眼泪擦也擦不完。

 

真是太不容易了,大半年的时间啊,我天天都在喝中药,打针中度过,那些浓稠的药汁让我说话都有了药味,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怎么能不激动幸福?

 

怀孕的我一下子成了家里的大熊猫,大功臣,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吃的用的喝的,真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了。

 

张涛更是积极的的不得了。

 

下班一回家就趴在我旁边,对着肚子里那颗还是根小豆芽的宝宝殷勤示好,不是自言自语的说,谁是爸爸谁是妈妈,就是拿着一本新华字典认认真真的给宝宝找名名,看着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张涛,我真是想笑,这男人将来绝对是个孩子奴。

 

事情的意外发生在我孕检时。

 

第一次孕检是在医院做的,已经确定是怀孕,不过因为月份太小,暂时还不能照四维彩超,所以我回家安安心心费等待着和宝宝第一次相见时间的到来。

 

三个月后,我和张涛还有公婆,一起去了医院,本来还激动的想通过B超可以看到宝宝的样貌,却万万没想到,血液检测结果报告出来后把我吓呆了。

 

TPPA试验阳性。

 

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叹口气,“梅毒螺旋体颗粒凝集试验的英文字母缩写,就是检测特异性梅毒螺旋体抗体的实验。”

 

张涛爸妈脸色变了,他们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说话声音都结巴了。

 

“秦月月,你怎么会得那种脏病!”

 

我傻了,看着他们,紧张的直摇头,我什么都没做过啊,怎么会得这种病?

 

可看着他们质疑的眼神,我还是心里胆怯了,赶忙拉过身旁一直不吭声的张涛,让他帮我做证。

 

可张涛却傻了似的,一动不动。

 

“老公,你怎么了?”

 

他扭过头盯着我,脸色慌张,嘴巴嗫喏着含糊不清,“老婆,不是…我不是…”

 

张涛紧张的样子让我一下子警惕起来,什么你不是,你想说什么?

 

负责我孕检的女医生看了张涛一眼说了句很坚决的话,“梅毒是有传染性的,作为夫妻双方,不管是谁都必须配合。”

 

一听这话,张涛再也忍不住了,扑通跪倒在地,“老婆我错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得了那种病!”

 

那天,我从这个竟然敢在婚姻外,偷食找刺激的男人嘴里,第一次听说了户外游里竟然还有男女混帐的“野游”活动,而我能得上梅毒也是拜他所赐。

张涛在我辛苦调理身体备孕时,就已经做出了背叛婚姻的勾当。

原来在张涛不参加驴友活动的时间里,一种悄然兴起的群游活动在圈里悄悄流行了。

 

“男女混帐野游”!

 

张涛说他当时愣了,男女混帐他听说过,就是有时候在外面遇上帐篷不够用,或者是女队友胆小,男女驴友共住一个帐篷!

 

不过那是光明正大的混账,大家平时都一个群体行动,熟悉的跟自家亲人一样,真在一个帐篷将就下,也说的过去,再说这情况就是出来十回也不一定能碰上一次的。

 

因为队员少,各项支出都不划算,就在张涛准备解散团队的时候,团队里的菲菲用男女混帐野游的楦头一下子吸引来十多个新队员。

 

这个举动一下子让张涛对她另眼相看了。

 

菲菲很乖巧,安静沉稳。不像别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她最爱做的就是休息时摸出一本书静静的看,那副从不被外人打扰的淡然让看到的男人移不开目光。

 

这里面也包括张涛,不过张涛觉得他的注意不同于其他男人,他是纯粹对世上美好事物的欣赏。

 

“这个解释挺高尚的是吧?”

 

我冷笑着问,“所以你和美好的菲菲看对眼了!”

 

张涛表情尴尬的点点头。

 

后面的事情也自然而然了,一对年龄相差十多岁的男女越来越熟悉,尤其是菲菲知道张涛是那家有名气的旅游公司领导后,大眼睛更是眨的炯炯有神。

 

张涛说他就是在那种眼神中彻底沦陷了。

 

虽然人回了家躺在我身边,可他的心里却一直有菲菲的笑,菲菲的眼神,菲菲的一切。

 

他说自己是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一想到每次和我过夫妻生活,都是因为孩子,他立马身体就会有厌恶的反应,只是他可怜我急于做妈妈,不忍心把那种话说出口,所以只能一直忍着。

 

听着张涛的讲述,我的心越来越冷。

 

“后来呢?”

 

张涛咽了口唾沫,看了我一眼。

 

“后来就是在你又一次允许我出去活动时,菲菲说她害怕不敢一个人睡,就钻进了我的帐篷,她说其他人也是男女搭配的。高山流水,星空点点,再加上旁边帐篷里传来的那种声音,我没控制住自己……”

 

听完这些我已经站不稳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婆在家受罪要孩子,他却爱慕年轻,图自己一时快乐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混蛋!

 

我再没能忍住冲动,一个耳光抽到了张涛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惊的旁边他爸妈都叫起来。

 

“你疯了!我儿子在外面有女人是错了,可你呢就一点错误没有?作为女人连孩子都生不了,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还得上那脏病!离婚,你跟我儿子马上离婚。我们家书香门第丢不起那人!”

 

好一个书香门第!

 

看来,表面书香,背后男盗女娼才是一向慈眉善目的公婆,真实的面目。

 

只是可惜,他们的儿子太不争气了!

面对自己爸妈的怒骂,张涛脸都没处搁了。

 

“爸妈,月月得病这事跟我有关系,都是我的错!”

 

张涛说在他和菲菲野游苟且之后没几天,他就感觉到了下身的异样,瘙痒,红肿,甚至小便疼的刺挠感也有了,他刚开始以为是身体劳累过度,就没太在意,只是找了小诊所拿了消炎药。

 

可两三天后情况越来越不好,张涛急了,赶紧打电话联系菲菲,本来以为她可能也是受害者,没想到菲菲的回答让张涛即羞愧又后悔不已。

 

菲菲说她是因为听了朋友忽悠,参加户外混帐野游求刺激才得上的那病的,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梅毒中期了,可惜的是那个害她得病的男人却再也没在菲菲面前出现过。

 

她为了报复男人,才会一次又一次参加户外混帐野游。

 

张涛的话让我听的咬牙切齿,这女人也太傻了,她为了一个渣男竟然把自己的人生也毁了,太不值得了。

 

“你都知道自己被人传染了梅毒,为什么还跟我有那回事?”

 

张涛急了,“你还记得前一段我说自己胃疼,拿回来一大堆医生给开的药吗?”

 

听他这么一说,前面还真有过这回事。

 

那一段他下班回来总显得很疲惫,人也是特别没精神,我问他,就回答是胃不舒服,还说已经去看过医生了,拿了药吃几天就没事了,原来那会他就已经中弹了。

 

而我被感染梅毒,也就是那几天,因为刚好是排卵期,我们有过几次夫妻生活。

 

我都要气疯了,你明知道自己已经得病了,竟然还不吭声的跟我有夫妻间的事,心里难道不会自责吗?

 

张涛赶紧解释。

 

“老婆,我和她真的只有那一次。而且当时已经咨询过医生,人家说我这个是轻症,吃点药就没事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看着眼前这个做错事还不觉得的男人,还会有原谅一说吗?

 

“你自己作死,为什么要拉上别人?”

 

我一把抓住张涛的衣领,声嘶力竭的质问他,眼前突然乌黑一片。

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我是孕妇,和宝宝是合为一体的,梅毒可以通过胎盘传染给宝宝,让宝宝宫内感染,可怜的宝宝就会流产,早产,甚至会成为死胎。

 

 

这些后果太可怕了!

躺在病床上,抚摸着就要永远离去的宝宝,我不由得攥紧手心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张涛付出代价!

我向张涛提出了离婚!

 

“我要你财产的四分之三,还有当初买给宝宝的那套房子,我也要带走。”

 

本来还一脸关心的张涛听到这些条件,脸色刹那变得冷冽。

 

 

好,真是好,听着张涛这一番“慷慨激昂”,我都忍不住要拍手叫好了,他终于把真心话说出来了,还每个男人没点龌龊事?我呸!不要脸。

 

如果每个男人都像他说的这样,那人跟畜牲还有什么区别?

 

既然已经撕开脸皮,那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在医院休息两天后,我打起精神全力应对离婚之事。

张涛和他爸妈也已经达成一致,同意离婚,只是他的答复简直是痴人说梦。

 

 

 

男人绝情起来,女人在婚姻中除了伤心,还得破财。

 

张涛很满意自己的算法,他收起了以前的温柔,冷笑着说,“如果你不满意,可以去法院告我,反正所有开销我都有记录。”

 

法院?你不配,对付你这种笑面虎不值得用高级玩法。

 

那几天,我通过一家私人侦探社,花大价钱给张涛准备了一分惊喜。

 

当我带着照片,还有几张写着张涛名字的梅毒检测结果,和那个叫菲菲的女孩亲自录制的一段视频出现在张涛面前时,他惊恐的神态看的我心里一阵舒畅。

 

 

你说,同事,同学,亲戚朋友,还有上面的老板,要是知道平时道貌岸然的张涛,背地里却男盗女娼龌龊不堪,不知道会不会扔臭鸡蛋砸!”

 

张涛蹭的站起来,恶狠狠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杀了我。可惜,外面那一帮子同事八卦的眼睛,让他跟本不敢有任何的越举行为。

 

要想保住打拼奋斗十多年,好不容易获得的地位,这个男人终归是要夹起尾巴做人的。。

 

看着那张离婚协议书上张涛几乎要戳破纸的签名,我心里终于安宁了。

 

宝宝,妈妈给你报仇了!

 

后面的日子妈妈要重新扬帆起航了,好好进修自己在设计院的工作,等到一切都刚刚好的时候,咱们再接着续上这世,未尽的母子情!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故事

情感故事:我在进产房前,给老公留下了遗言

2022-7-29 22:35:25

情感故事故事

情感故事:月兔

2022-7-29 22:35: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