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说我我八字极阴,不能行人事,只能做鬼职

我叫陆真,从小在道观长大。十八岁那年正赶上庙里拆迁,师父给了一笔钱,让我去镇上盘家店。

按他老人家的说法,我八字极阴,不能行人事,只能做鬼职。再加上我五感敏锐,心思缜密,所以就有了这家探案所。

本人探案,专断诡案,不求盈利,只度苍生。

“老大,邻镇王村有个女人变狐狸了。”

程瑶风风火火跑进门,拿起桌上的半杯水就灌了一口。

“狐狸精,又是跟踪小三儿的活?老大,咱说好哈,这没劲的事我可不干!”

程虎斜靠在墙上,痞里痞气的耸着肩。

“去,别贫,瑶儿你继续说。”

“老大,哥,王村真有个女人变狐狸了,她爸就在门口呢。”

程瑶抹抹嘴,又指了下门口。

这兄妹俩是我的朋友兼员工,哥哥程虎是散打王,省级冠军。妹妹程瑶是医学硕士,胆大心细。

“让他进来坐,顺便问一下。”

我坐直了身体。

女人变成狐狸,这种事还真是头回听说。

进来的是个五十多岁中年人,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庄户汉子。

“就是你女儿变成了狐狸?”

程虎心直口快的问道。

“没……”

庄户汉子气息一滞,脸涨成了猪肝色。

“虎子,后面去!”

我瞪了他一眼。

“别别别,老大,我不说话了。”

程虎嬉皮笑脸的捂住嘴。

“大叔,你闺女是得病了吗?”

“唉!大师,是这么回事…”

汉子深深叹了口气。

他叫王大山,女儿叫王春阳,二十六七的年纪,之前一直在市里工作,隔的不远。

可就在三天前的晚上,不对,应该说是半夜。王大山老伴儿被屋外活物怪叫搞的心慌,两人一合计就打手电出去看。

刚出去就看有个人蹲在门口,还跟自己女儿穿的是同款衣服。王大山老伴儿拿手电一照,却看见那人是个狐狸脸。

这里我和王大山反复确认过,不是像,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三角狐狸脸。

那狐狸女人推开王大山冲进院子里,躲到他女儿的房间。后来老两口托人去调查,基本确定那狐狸女人就是自己女儿。

王大山老伴儿受了刺激一病不起,他实在没法子,就听人介绍求到了我这儿。

听到这里,我毫无头绪,程虎也收起了不正经。

“大叔,你带我们到家里去看一下。”

我轻轻叩了叩桌子。

“可是…”

王大山嘴唇哆嗦两下,搓了搓手。

“伯伯,没事儿,我们这里收费很低的,实在不行,免费也是可以的,你放心啦。”

程瑶笑着说道。

“哎!”

王大山这才重重点头。

王村是贫困村,十里八乡都清楚。

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我们到达王大山家。他家不大,两间瓦房。

“好臭啊。”

刚进院子,程虎就皱了皱鼻子。

“我女儿疯了,没人敢动,吃喝拉撒都在屋里。”

王大山摇了摇头。

程瑶从药箱里拿出几个口罩。

程虎连戴三个还嫌少,而我则是拒绝了。

我的五感异于常人,尤其是嗅觉。一进院子我就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并不只有排泄物的味道。

“那就是我闺女的屋,不过她是疯的,要不我去村里喊几个后生?”

王大山眼神有些闪躲,显然心有余悸。

“不用。”

程虎舔舔嘴唇,前进半步,将我护在身后。

“虎子。”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站到我右手边。

程虎性子太急,容易坏事。

我缓缓打开瓦房的木门。

恶臭热浪扑面而来,屋里一片狼藉。地上充满各种东西的碎片,白色花瓶,红色杯子。床上角落处似乎蜷缩着一个人。

“吱嘎。”

门轴突然发出刺耳响声。

“嗷呜!”

床上蜷缩的身影嚎叫一声,转身飞奔朝我而来。

那速度不像是人所拥有,眨眼间便冲到门口,张嘴就咬。

“卧槽!”

我心里一惊,抬起左手格挡,正好让她咬到牛皮护腕的位置。

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王大山没有说谎,这女人真的顶着个狐狸脑袋。

“滚!”

程虎虽然心惊,但不慌乱,抬脚一个正蹬将女人踹飞。

“嗷!”

女人撞到床上,再次飞奔过来。

程虎踏进房间,开始与女人周旋。他抓住机会前进转身,一个手刀劈中女人后脑的迷走神经,这才让她软塌塌瘫到地上。

“这女人的症状似乎是狂犬病…而且精神方面也很不稳定。”

程瑶脸上有些发白。

“但狂犬病和精神病是不会让人变成狐狸的吧?”

我看着左手护腕上女人残留的两颗牙齿,微微皱眉,这牙齿不像人,反而如同野兽一般尖利。

程瑶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的走进房间。

“把你闺女拉出去,我们要开始调查了。”

程虎忍着恶心看了王大山一眼。

刚刚他的正蹬只用了三分力,这女人应该没有大碍。

“味道不对!”

我吸了吸鼻子,有股怪味不断从床头大衣柜里传出来。

“瑶儿,手套。”

戴好特制手套,我缓缓拉着大衣柜的门。

程虎身体前倾,肌肉微绷。

衣柜门完全打开的瞬间。

“啪!”

一具轻微腐烂的尸体摔到地上,把我们吓了一跳,黑血混着肉蛆溅向四面八方。

“这是扒了皮的狗尸吗?!”

程虎有些后怕的擦了擦运动鞋,又看着地上那具恶心的尸体。

“不。”

我揉了揉鼻子。

“这是被扒皮的狐狸。”

……

气氛安静了半晌。

“难道真是狐仙上身?!”

“这倒不会,那只是民间传说。”

我蹲下,开始观察那具狐尸,狐尸旁边还有一个破损的红色杯子,这杯子看起来倒是格外精致。

“老大,哥,你们看这个!”

程瑶在床上似乎有了新发现,她手里提着半张传单。传单被尿液浸湿,发出阵阵骚味。

“整……低,圣……圣世年华,3栋1406。”

传单太脏,只能解读出有限的信息。

我们三人对屋子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但除了那半张传单以及墙上大明星梦萍的海报外,没找到任何其他完整的东西。

“你女儿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我看向王大山,为了控制,他已经把自己闺女绑在了板凳上。

“异常?没……没啥异常,就是工作忙,很久没回家了,以前我闺女都是一周一回的,现在这都快仨月了,还有就是我闺女处对象了,好像是个富二代。”

王大山掰着手指头,憋了半天只想出两件事。

我点头,又问王大山几个问题。可他对女儿的了解太少,吭哧一顿也没说出什么有用信息。

我只能要了几张王春阳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孩很漂亮,根本无法让人把她和那个顶着狐狸头的女人联想到一起。

“好,去圣世年华。”

万事俱备之后,我们驱车赶往市里。

盛世年华是市里一家低档公寓。我们在1406门口敲了半天门,里面却没有任何人应答。

“他奶奶的!”

眼看这条线索要断掉,程虎来了脾气,抬脚就要踹。

“啪嗒。”

对面的住户却打开了门。

“别敲了,1406前天就搬走了。”

一个瘦高的男子推了推眼镜,他脸上是不健康的苍白色。

“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放心,有报酬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

“嗨,钱倒不用,我知道的也不多,想了解就进来吧。”

男子后退半步,让开门口的位置。

“说吧,什么事。”

摆好茶盘之后,男子坐回沙发上,他叫祁连城,上班族。

这公寓虽然小,却收拾的很有个性,墙上悬挂的鹿头雕像颇有几分北欧风格。

闲聊一顿之后,我开始找机会切入话题。

“你有了解过1406是做什么的吗?”

“好像是个工作室,其实我也刚搬来,不太清楚。”

“那你知道他们搬到哪儿了吗?”

“可能是外省吧,之前我跟一个员工聊过,这家伙似乎在外省接了个大活。”

祁连城拿起手边精致的红色茶杯喝了一口。

“我看你这房间装饰风格不错啊。”

程虎对墙上的仿真鹿头格外感兴趣。

“呵呵,因为我大学读的是生物专业,比较喜欢这些有美感的动物。”

祁连城表面不动声色,眼底却闪过一丝不悦。

“你认识这个女孩吗?”

我拿出王春阳的照片。

“不认识。”

祁连城又拿起茶杯。

“好吧,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懂解剖学吗?”

我紧紧盯着他的双眼。

“完全不懂。”

“好,感谢你的配合。”

“不过,有件事,挺邪门儿的,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祁连城突然叫住我们。

“什么事?”

“我总能在半夜,听到对面工作室有怪叫,那种声音很难形容,就像鬼魂一样。”

“他们的说法是晚上有人看恐怖电影,不过我感觉那声音不像电影,这事儿邪乎,小心沾染了晦气。”

“老大,我们下个地方去哪?”

从公寓出来,程虎扭头看了我一眼。

“去江山盛京的售楼处。”

那是王春阳工作的地方,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几位是想看一下普通户型还是别墅呀?”

刚进售楼处,就有个打扮漂亮的销售笑着走过来。

“我们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抱歉,这里不陪闲聊的。”

销售听清楚我们的来意,热情明显垮掉一大半。

“如果是关于王春阳的事情呢?”

销售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

“哎,你们也知道王春阳?听说她变成狐狸了,真的假的?!”

销售眼睛一亮,我成功勾起了她的八卦欲。

“那当然是真的,我跟你讲,她现在身体是人,脑袋…”

程虎刚想继续说下去,却被我暗示停下。

“继续说啊,脑袋怎么了?”

销售满眼好奇。

“我是王春阳案件的调查者,不过万事讲究礼尚往来。这样,你也该告诉我一些关于王春阳的事情作为交换。”

我淡淡的说道。

“嗨,我跟春阳是大学同学……”销售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住了。

原来王春阳大学时期有个男朋友,两人谈了四年。可是却在一年前准备结婚的时候分了手,据说是因为男方摆不起两千一桌的酒席。

分手后王春阳就一直单身,直到最近才认识了一个来买别墅的富二代。按照销售的说法,那个富二代其实就是个痞子,但王春阳还对他爱的死去活来。

“他大学男朋友叫什么?那个富二代又叫什么?你有他们联系方式吗?”

这来之不易的线索让我有些激动,现在这种情况,每个人都可能是破局的关键。

“他大学男朋友叫孙伟,医学院的,那个富二代我不了解,就之前来过一次售楼处,姓王,不过似乎在旁边的一家ktv能找到他,我记得春阳说过。”

销售极力思考着。

“孙伟的照片方便给我看一下吗?”

“呐。”

销售拿出手机,上面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

“难道不是他?”

我捏了捏下巴,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祁连城。可是两人长得完全不一样。

“对了,王春阳很喜欢梦萍吗?”

程瑶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梦萍?那个做作女人?春阳最讨厌的就是她了。”

销售撇着嘴翻了个白眼。

“讨厌?”

程虎和程瑶交换一下眼神。

“好的,基本情况已经了解了。”

我轻轻点头。

“该你们了,春阳脑袋怎么了?”

销售表情迫不及待,连眼睛都开始冒出精光。

“她身体是人,脑袋也是人,没事别八卦,好好卖你的房子。”

程虎做了个鬼脸,大声笑道。

随后,我们在销售的大声怒骂中逃了出去。

那个姓王的富二代很好找。在见到他的时候,那家伙正搂着两个ktv公主坐在沙发上,敞着怀,没半分正经人的样子。

“王春阳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开门见山。

“哎呀,王少,你都有女朋友了?!”

“就是,有女朋友还来找我们姐妹俩!”

两个公主嗲嗲的撒着娇。

“恶心。”

程瑶暗骂一句。

“女朋友?我想你错了,她只是我的追求者……之一。”

王少得意洋洋的笑道。

“还有。”

他推开两个发春的女孩,缓缓站起身来。

“你丫谁啊?!是谁特么让你这么跟爷说话的?!”

他拍拍手,似乎在等待什么。

“你是在找这俩货吗?”

程虎嘿嘿笑着,把两个黑衣壮汉丢到王少的面前。

这保镖虽然有点身手,但比起程虎还是完全不够看。

“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装逼,你们问什么,我都配合你们。”

王少立刻举起双手,老老实实的坐回沙发。这大丈夫能屈能伸,属实震惊到了我们。

“王春阳跟你到底怎么回事?!”

“她真不是我女朋友,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丫就一只想变凤凰的野鸡罢了,前几天她跟我表白,被我拒绝了。”

王少小心翼翼的说着。

“你很喜欢梦萍啊。”

我看着ktv桌上放着的那本半开杂志。

梦萍穿着暴露衣服,摆着夸张姿势,风情万种的盯着镜头。

“爱好..爱好,嘿嘿。唉,要是她们都变成梦萍就好了。”

王少表情讨好的陪着笑,又瞥了一眼沙发上那两个女孩。

“这句话你对王春阳说过没有?!”

我心中一动,这句话似乎没那么简单。

王少被我突然加重的语气吓了一跳,他挠了挠头。“好..好像说过,我拒绝她的时候跟她开玩笑,说如果她变成梦萍我就同意。”

“人渣!这根本就不是玩笑!”

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这个可能在我脑中生根,发芽,生长,蔓延。

“虎子,我们去圣世年华,破1406的门!”

“好嘞老大,就等你这句话了!”

程虎兴奋的摩拳擦掌。

“老大,为什么要破1406的门啊?你发现了什么?”

程瑶还有点犯迷糊。

正常,只有想象力极其丰富的人才能察觉到这种可能性。

“瑶儿,你说一个人怎样才能变成另一个人?”

在车上,我看了程瑶一眼。

“变成?人和人长得都不一样,怎么变呀…”

程瑶揉着头发,脸上写满疑惑。

“嘿,那人和狐狸还更不一样呢,王春阳怎么就能变成狐狸?”

程虎扭头插话。

“对!”

我手臂上的汗毛瞬间竖起,虽然心中早已确定,但是让我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从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整容!”

“低价整容,1406,圣世年华。”

“那按照祁连城说的,凶手岂不是已经跑到外省了?!”

程瑶急促的坐直了身体。

“不,我觉得不一定,因为我还发现了另一个细节。”

转眼间到达圣世年华,程虎一脚踹向1406,散打冠军的一个正蹬力道逼近千斤,质量一般的防盗门瞬间便被破开。

想象之中的尸山血海并没有出现,反而这屋子干净的出奇,还有一股浓郁的薄荷香气。

“查错了?”

程虎摸了摸后脑勺。

“跟你们说了,1406已经搬走了。”

祁连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他端着一杯水,半靠在墙上。

我想从空气中嗅出蛛丝马迹,但是满屋的薄荷味实在太冲。

“虎子,开窗通风!”

我边说着,打开了其中一扇窗。

半小时之后,屋内薄荷味道散尽,突然,一股不一样的味道传了出来。

除了味道,还有不正常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公寓内的一个房间,房间门上挂着一把金色小锁。

“老大,小心!”

就在这时,程虎突然一把将我推开,用自己后背承受住祁连城的一棍。

那一下瞄准的是我的后脑勺,如果不是程虎,我必死无疑,

“虎子,拿下他,他不叫祁连城,他应该叫孙伟!我说的没错吧?孙医生?!”

看着孙伟逐渐涨红的脸,我知道自己赌对了。

“好小子,敢偷袭!”

程虎捏紧拳头扑向孙伟,而我则是砸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有一条密道,似乎通往1407,我和程瑶两个人小心的穿过去。

即使我有心理准备,可在看到1407的瞬间,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房间中心有一个手术台,手术台上是还未清理的血迹,甚至地上还有一堆夹杂着血肉的骨头。

我无法分辨这些骨头是动物,还是…

在房间周围角落是一只只被解剖的动物,只能依稀分辨出种类,猫,狗,狐狸,兔子…

程瑶一个没忍住,扭头就把中午吃的饭吐了出来。

“这家伙果然懂解剖。”

我压住心中的惊讶,开始探索起这个房间。

比起手术台,这里更像个屠宰场。在一个半开的盒子里,我找到了一些照片,照片上居然是孙伟做手术的过程。

他用相机记录下了自己是怎么把一个女孩从人变成狐狸的。

综合之前得到的信息,我基本推断出了作案过程。

在外面,程虎已经把孙伟捆在椅子上。

“我说,你听。”

我轻轻按住孙伟的肩膀。

讲述作案过程可以有力击碎作案者的心理防线。

“你叫孙伟,是王春阳的前男友,大学专业医学,精通解剖学。你曾经整过一次容,后来就专门学习了整容技术。”

我看着孙伟逐渐咧开的嘴角,心中却感觉不寒而栗。

“对,也不对,有一件事情你说错了,我并不是嫉妒,我是为了,救她!”

“我对她无微不至照顾四年,四年啊!她居然因为那家伙的一句话就去整容,她要变成另一个人,变成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我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我要救她,我不能让春阳消失!狐狸是我最喜欢的一种生物,我喜欢它,仅次于春阳,所以……”

这项计划,孙伟策划了整整三天,他和王春阳情侣四年,熟知对方的缺点。

几天前。

“开业大酬宾啦,姑娘,了解一下?”

孙伟在江山盛京周围拦住刚下班的王春阳。

“不…诶,给我看看!”原本想要拒绝的王春阳突然看到“整容”两个字,她激动的一把抢过传单。

“如果,我是说如果,把我整成梦萍,大概是什么价位?”仔细看了好一阵,王春阳才神秘兮兮的问道。

“您这个需求价格不低,在外面是要几十万的,但我们这里开业酬宾,只需要五万。”

孙伟听到“梦萍”两个字,原本和善的目光瞬间便憎恶起来。但王春阳只顾低头看传单,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再看看,再看看。”王春阳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她只是收起传单,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孙伟看着王春阳离开的背影,缓缓咧开嘴角。他笑的很怪异,嘴唇就像是无力的木偶,被肌肉松松垮垮的吊着。

王春阳躺在出租屋的大床上,这天晚上她失眠了。五万,是她这几年所有的存款。但是王少说过,只要自己变成梦萍,那不管怎样都可以。一旦嫁给王少,五万那还能叫钱吗?!

第二天,王春阳请了半天病假。她按照传单上的地址找到了孙伟的工作室,圣世年华的1406号房间。

王春阳对这个房间第一印象不错,因为这里看起来非常整洁,甚至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薄荷香气。

“你来了?”孙伟微笑着上前迎接。

“我想先了解一下。”王春阳点着头走进房间。

“这里可以看之前的案例。”

孙伟拿过自己的平板电脑,从相册里打开几个视频。

看着视频里女孩通过整容而变得美若天仙,王春阳感觉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了。

“放心,我们这里都是美国的最新设备,五到七天拆线,三个月之内就可以恢复。”

孙伟笑眯眯的说着,他藏在背后的右手,捏着一块浸满乙醚的毛巾。

“我整!”王春阳坚定的看着孙伟。

事情这么顺利反而让孙伟有些手足无措。他将王春阳骗上手术台,一针大剂量麻药之后,事情向着不可逆转的方向进发。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看着手术台上熟睡的女孩,孙伟诡异的笑了,他将王春阳推进1407,打开墙壁上的摄影机,又拿起手术刀,缓缓切开王春阳的脸颊。

孙伟又拿出砂轮,把王春阳牙齿磨成如同狐狸一般的尖牙,最后,他甚至还在她脸上缝了半张狐狸皮,那是由他亲手扒下的狐皮。

随着麻药效果逐渐消散,王春阳被脸上的剧痛惊醒。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像以前一样光滑,似乎还有些毛绒绒的。

“你醒啦?看来手术很成功啊。”孙伟笑眯眯走到王春阳身边,他手里还拿着一面镜子。

“我……”王春阳想要说些什么,却猛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你来看看效果怎么样。”

孙伟把镜子对准王春阳的脸。

“啊!!!”在看到镜子的那一刻,王春阳猛然瞪大了双眼。她看着眼前那张狐狸脸,疯狂的尖叫着。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也只能从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

孙伟将镜子摔得粉碎,他凑近王春阳的耳朵缓缓说道。“春阳,恭喜你变成一只狐狸。”

“啊!”王春阳受的刺激太大,精神崩溃,瞬间晕了过去。

孙伟冷笑两声,将那只被剥皮狐尸塞到王春阳怀里,连夜开车将她送到了王村。

“卧槽!人渣!你不仅逼疯了她,还在缝狐狸皮的时候让她感染了狂犬病!狂犬病致死率百分之百,你TM知道吗?!”

程虎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奋起一拳打在孙伟的脸颊上。

“呸!那只是伟大杰作不可避免的一点点小瑕疵而已,哈哈哈哈哈。”

孙伟吐出一口血痰,依旧在笑。笑了很久之后,突然,他把目光放到我的身上。

“但是我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是孙伟的!这件事连她都没有察觉!”

“很简单,红色杯子。”

说起这个,我不得不赞叹世界中充满着离奇的巧合。

王春阳的房间很乱,而且全都是碎片,所以我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破损的红色杯子。只是那具狐尸恰巧摔在杯子旁边,这才让我多看了两眼。

在第一次看到祁连城的时候,他手里也端着一个红色的杯子。我近距离观察过,这两个杯子是可以拼接的情侣款。

而且这款杯子非常小众,似乎是私窑定做,至少在官方平台上根本没有。

我拿过旁边的红色杯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而且无论如何,破1406的门一定可以让我们得到有用的信息。还有,我在和你交谈的时候,也根据微表情判断出了你在说谎。”

“你赢了,你赢了。”

孙伟疯狂的点着头。

我靠近孙伟,仔细盯着他的脸。可令我意外的是,在撕破祁连城外皮以后,孙伟脸上居然看不到一点人类该有微表情。

“不过我也有个疑问,这段时间你是完全有机会逃走的,为什么要一直留在这里呢?”

我闭上眼睛,轻轻揉着太阳穴。

“逃?我怎么会舍得逃走?每晚,每天晚上!我都会独自躲进手术室,欣赏着那晚留下的作品,美,实在太美了!”

孙伟满脸的享受,甚至连眼神都变得迷离起来。

“虎子,视频拍好了吗?”

我看着不断操作摄像机的程虎,这视频可以作为孙伟的认罪证据。

“老大,视频是好了,但我现在还被他气的喘不动气。”

程虎愤怒的指着孙伟。

“你这个败类,医术不是这么用的!”

程瑶叉着腰怒骂道,医学在她心里一直有着极其神圣的地位,她见不得有人用医术来做坏事。

“谁能给医术的用途下定义?!一万人心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谁也不比谁高贵。你怎么就能保证你的用途是正确的?!”

孙伟摇头晃脑的说着,仿佛很满意程瑶的表现。

“你!”

程瑶刚要说话。

“妹子,你歇着,我帮你出气!”

程虎撸起袖子上去就干,几招王八拳把孙伟锤的一顿干呕,再也笑不出来。

“随你怎么说,但等待你的,将会是法律的制裁。”

我拍了拍孙伟的肩膀。

让人变成动物的,是内心压抑不住的欲望。

“老大,整容手术真是可怕,连人都能给整成动物嘿。”

回去的路上,程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

我停下脚步,转身最后看了一眼公寓。

“可怕的永远都不会是手术,而是操纵手术的……动物!”

祁伟的位置以及犯罪证据发给警局。镇上领导亲自发起捐款,集资为王春阳做了整容手术,又请了感染科医生,可惜的是狂犬病极难治愈,所以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这个案件告一段落,当然,这早已不是我和警局的第一次合作。

在之前我就已经协助警方侦破了十余件奇案,甚至有一些案件真正透着灵异的味道,现在想起,还有些不寒而栗。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惊悚故事

“这种人,真下头。”

2022-7-29 18:59:04

惊悚故事

惊悚故事:贡品

2022-7-29 19:03: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