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只因妻子一个噩梦,却毁掉我们的婚姻

安真又一次从梦魇中惊醒。

她连续半个月梦到同一个女人,梦中的女人细眉圆脸,模样俏丽,原本启唇微笑,可转眼间面容惨白,脸上渗出尸斑,布满血污的嘴巴骤然裂开,声音凄厉,令人毛骨悚然。

安真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睡衣被冷汗浸湿,双手仍在控制不住地发颤。在她惊醒的瞬间,丈夫虞一白紧接也醒了,啪地一声开灯,屋里亮起暖融的灯光。

有了光亮便好多了,安真深吸一口气,可依旧惊魂未定,虞一白替她小心拭去额头的汗珠,将她紧紧抱在怀中,轻声安慰:“真真,只是一个梦,没事的,一切会过去的。”

温柔平和的嗓音像是具有某种魔力,安真再次闭上眼睛,躺在虞一白的怀中渐渐睡去。

虞一白看着怀中的爱人,翘挺的鼻梁,秀丽的嘴巴,粉色的面容带着倔强的娇憨,一如初次见面的怦然心动。他微微勾起唇角,可转瞬间,便神情微变,转头盯着黑沉沉的天花板,一直睁眼到天亮。

安真因为总是失眠惊醒,在网上挂了号,今天正是看诊的日子。

虞一白的项目正处在关键阶段,没有时间陪她,只开车将她送到了医院门口。下车时他嘱咐安真带好钱包钥匙,并且反复确认口袋中的家庭住址和紧急联系人,安真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自己的确记性不好,可不至于连家都不认得。虞一白轻刮她的鼻尖,让她好好看病,不要到处乱逛,记得早点回家。

正值工作日,大厅里坐着五六位等待的病患,导医台的大屏幕滚动播放着就诊情况,安真拿着号码坐在沙发上,等待的空档不断有小护士跑来跑去,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秦医生的手镯找不到了,科室上下忙成一团。正说着,一位圆脸小护士举着一个金闪闪的东西跑过来,“找到了,找到了。”

众人忙问,“哪里找到的?”

圆脸小护士说,“更衣橱找到的,可能脱衣服的时候藏在袖子里了,好在虚惊一场。”

众人催促,“赶紧给秦医生送去,她一上午心神不定,都快急死了。”

圆脸小护士点点头,走到秦医生的诊室前,敲门进去。

就诊前的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二十分钟后,安真终于见到了秦医生。

秦医生大约二十五六岁,瓜子脸,双眉修长,眼睛黑亮,一头乌黑短发清爽又朝气,举手投足一股雷厉风行的干练。

秦医生悉心询问了安真的病情,推断她是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精神紧张,没什么大事,开点安神助眠的药物就可以。

两个人正聊着,忽然安真的手机响了,虞一白的帅气面容跳动在手机屏幕上。

安真接起电话,虞一白轻柔的嗓音透过话筒传过来,他问安真几点可以结束,他随时开车去接她。

安真知道虞一白时间紧张,本想婉拒,可最终还是拗不过,跟他敲定了时间。

安真眼含笑意挂着电话,却发现秦医生正面容惊惧盯着她的手机屏幕。安真的手机屏幕是她跟虞一白的合照,两个人的脑袋亲昵靠在一起,温馨又甜蜜。

秦医生瞳孔骤缩,嗓音略微有些颤抖,“他……是你老公?”

“是啊。”安真用指尖轻轻抚摸照片,低头浅笑,整个人像被泡在甜甜的蜜酒里。

秦医生神情复杂,再一次将漆黑的眸子投向照片上的两个人,正当安真开始纳闷的时候,秦医生这才好似回过神来,轻咳一声,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你老公很帅。”

对于虞一白出众的外表,安真当然比谁都清楚,两个人从高一就开始早恋,她亲眼目睹有多少女生给他写过情书送过巧克力,工作之后,他身边的狂蜂浪蝶更是只多不少。好在虞一白感情专一,两个人互敬互爱,婚后感情非但没有被消磨,反而愈加幸福甜蜜。

安真眉眼弯弯,“谢谢,我们恋爱七年,一毕业就结婚,如今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已经十年了……”秦医生喃喃自语,然后低声说,“你老公真好,这么忙还来接你。”

安真微微叹气,“我大脑曾经受过伤,记性比较差,但他确实有些小题大做,记性再差,也不至于回不了家。”

秦医生忙问是怎么回事,安真就说了自己曾经车祸的事情。

一年前,安真因为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也算老天保佑,命是保住了,可是大脑却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她丢失了部分记忆,记性也变得非常差,经常丢三落四,有时候做过的事也会不记得,最近还得了失眠的毛病,总是噩梦连连。

秦医生思量片刻说,“记忆的缺失有很多原因,除了物理损伤外,也可能有情绪和心理的因素。记忆储存在大脑中,就像被锁在一个盒子里,你现在好比丢失了钥匙,其实我们现在有一种电击疗法,可以刺激大脑的神经元,找到丢失的记忆。”

“那真是太好了!”安真一听能恢复记忆,高兴得不得了,再三向秦医生道谢,立马就要敲定治疗的时间。

秦医生目光躲闪,“这个……先不急,我……先给你开药。”

她一双手在键盘上飞舞,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斜洒进来,手腕上的金手镯闪闪亮亮,晃得人眼睛厉害。

安真细细打量着镯子上的兰花,雕刻精致,纹路细腻,兰叶舒展细长,犹如仙女的飘带。她由衷赞叹说,“你镯子真好看。”

秦医生敲击键盘的手腕一顿,“是吗?谢谢。”沉默片刻又补充一句,“本来有两只的。”

安真问,“那另一只呢?”

秦医生看看镯子,垂下眼睫,“不小心弄丢了。”

安真又看了一眼镯子,惋惜道,“那太可惜了。”

药方很快开好,秦医生递给她就诊卡,“拿这个去药房取药,一日两次,一次3-4片,如果睡眠还是不好,可以加到6片,但切记不能超过这个数量,药房在B区楼梯拐角处,门口左转上二楼……”

秦医生语速飞快,安真看着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大脑一片空白,脑门的汗都下来了。

秦医生观察入微,稍稍停顿,叹气说,“算了,我正好到点下班,要去药方一趟,药我给你取,你在这儿稍坐一会儿。”说完便蹭地起身,大步流星开门出去。

安真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秦医生的诊室整洁明亮,阳光充足,雪白的墙壁挂满红彤彤的锦旗,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了文件夹,电脑旁还摆着一个木制相框,因为距离稍远,安真没看清照片上是谁。

十几分钟后,门再次被推开,秦医生抱着几盒药走进来,她举起其中一盒说,“这是你的,具体服用方法已经给你写在瓶子上了,记得一个月后来复诊,如果吃药时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记得给我打电话。”

秦医生把药和一张名片递给安真,安真双手接过,细细打量名片上的字体。

神经科医师——秦娜。

安真把名片和药瓶小心放进包里,然后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行电击疗法呢?”

秦娜想了想说,“这个需要安排时间,等准备好之后,我再电话通知你。”

安真点点头,再三道谢开门离去。

门关上的一瞬间,秦娜腿脚发软,重重瘫倒在沙发上,她拿起桌子上的相框,用颤抖的手指细细描摹照片之人。往事一幕幕浮现,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清明的眼神中有了明显的坚定之色。

秦娜起身踱步到窗前,冷眼俯瞰下面的情景。

医院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安真几步跳下台阶后,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奔跑向车子。吉普车前站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男人的样貌,但那男人身材高挑,风姿卓越,与周围人群形成了鲜明的鹤立鸡群之感。

两个人开心的在车前拥抱,男人非常绅士地给安真拉开副驾驶的门,然后自己几步绕到驾驶室,跳上车子,整个过程帅气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沓迟缓。吉普车发动起来,很快消失在茫茫车流中。

秦娜目送吉普车远去,低头抚摸手腕上的镯子,神情落寞而哀伤。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惊悚故事故事

惊悚故事:春禾第一上台,却是给冤魂唱戏

2022-7-29 22:11:58

故事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黑暗的角落“暖男老公找小姐、赏主播,当着女儿杀老婆”

2022-7-29 22:13: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