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峭春风吹酒醒

春风拂槛,露华欲滴……

“这洛阳城的花啊,还是一如既往的醉人。”钟岁安正倚在桃下凉亭观书品酒,忽而一个清朗的声音清晰的撞入耳窍。

抬眸间,只见来者一袭云缎锦衣,眉目含笑,五官俊逸。折扇摆动间,难掩肆意昂扬。

“晏清兄今日怎有雅兴来此闲荒之地?”

“你这嘴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来人却是丝毫不在意他的调侃,看了看地上倒落的酒坛,眼中笑意更甚,“岁安近日功课如何?莫不是趁我不在,把念书的心思都花在偷我桃花酿上了吧。看来下次我可得埋深点。”

“左右也不过在这棵树下,埋再深也无妨”,钟岁安一拢青衫温润如水,玄纹云袖下掩着半卷古籍。端的是一副温良才子的模样,出口却是与挚友耍赖的蛮词。

看着来人,坐中男子放下手中书卷,星眸含笑微转几圈,最终缓缓停留在来者腰间佩剑上,墨眉微挑道:“赏花还带着你的佩剑,怎么不从你屋里拉几车宝贝兵书跟着?”

晏清也不与他这幅德行计较,只是嘴角微扬,在对桌落了座。

清风托扶着娇嫩落花,在空中飞舞缠绵,片刻后又归于沉寂。座上你叹一章诗词如醇酒,我慨一句战场堆白骨,推杯交盏间,半晌已过,两人皆呈微醺之意。

“晏清……晏清……,海晏河清……为吾此名,终生不得脱于戎马矣。虽千万人,吾往矣……岁安,我此次是来告别的……”

倏然间,悠悠煦风乍寒,且风声愈来喧嚣,愈来鼎沸,整片桃林恍若一场从天际排山倒海而来的惊涛。落花翻飞,故人的身影也如花影一般慢慢斑驳消散。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夫子——夫子——”

“夫子怎么一到春天就爱喝酒,醉醺醺的……”

“哈哈哈,夫子是老酒鬼——”

“夫子不是说料峭春风吹酒醒么,他怎么还不醒——”

“……”

叽叽喳喳声不断,吵得他头痛欲裂,慢慢从昏沉中脱离出来。映入眼帘的一群黑压压的脑袋是书院里这两年新收的孩童,闹腾得很。

“……今日许你们早假,归家去吧!”,伏在案上的苍颜老人叹了口气后缓缓起身,背朝孩子们挥了挥衣袖,飘飘然走入书院外那片千里桃林,只留下孩子们雀跃的欢呼在原地回荡……

“白云苍狗,恍然间,今年已是第四十一个年头了。”

“给你带了点酒来,省着点喝……”

“下次托梦记得换个场景,让我梦点好的……”

“走了,明年再来……”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杂感

此生不惜,何言来世

2022-7-29 22:44:55

杂感生活

我也不知道,会怎样过完这一生

2022-8-16 20:15: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