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房子居然是个凶宅

方杰身体不好,从小就体弱多病,父母带他看过很多医生,甚至带他去山里看一个很有名的土医。

看病只是土医的一个小业务,他的主业是看风水和驱鬼。仔细端详了一番方杰后,土医说道,小孩出生在凶宅里,出生时又是三更,被鬼吓着了,日夜啼哭,身体虚弱……

父母面面相觑。二人都是知识分子,根本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土医的成功案例又多得让乡民们奉若神灵,爱子心切的他们不得不尝试。他们认真地想,孩子出生时他们还没去县城,在一个乡下中学里。

乡里卫生院条件简陋,爸爸本来打算将妻子送到县医院,没想到孩子提前降生,当时是周末,乡中里已经没有人了,他手忙脚乱,六神无主……这时,隔壁宿舍的一个老师的妈妈出主意说,她认识一个接生婆,手艺高超,接生了很多小孩,不妨找她去试一下……

土医一听,说:“接生婆可以到你们住的教师宿舍啊。教师宿舍怎么可能是凶宅?”

乡中的前身是一座寺庙,寺庙里常做些超度亡魂的事情,所以当地人对那里是蛮怕的。解放后,那里又成为一群土匪、特务、闲散人员等组成的反革命队伍据点,被清剿时死了很多人,活着的十几个人后来又重审,手上有反革命罪案的又成批地枪毙,地点又是这里。

所以,不少人认为,这里有很多厉鬼,几十年来常有学生撞见鬼的传闻……

但土医却对此嗤之以鼻。他不认为乡中是什么凶宅,相反,那里是一个非常旺的地方。

“为啥?那里都是年轻人,精气旺。而且年轻人一茬茬地换,个个血气方刚,不管啥鬼都被这冲天的阳气镇压到十八层地狱,别说兴风作浪,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土医解释完,盯着他们说,孩子肯定不是出生在学校!

爸妈点头承认。孩子也不会出生在接生婆家,因为在当地女人生孩子是件挺犯忌讳的事儿,即便是接生婆,他们家人也不愿意陌生人将孩子生在自己家里。

方杰爸爸自然知道这个规矩。若是平时,他们甚至根本不同意找接生婆接生,但此时此刻,临产的妈妈疼得撕心裂肺,乡卫生院又刚刚发生过一起医疗丑闻,爸爸不太放心那里,何况,接生婆家离这里很近……

反复思量后,爸爸决定,请接生婆来!邻居阿姨非常热心,带他一起去找接生婆。但没想到,去了才知道,接生婆上山打柴时折了腿,根本动不了。

爸爸苦苦哀求,接生婆说:“这样吧,东头有一个空屋,把产妇接来,我过去,这样我们都不用走太远……”

这个折衷的办法迅速执行了。那个空屋并不荒凉,里面还挺干净的,家具也都能用。接生婆到底是经验丰富,在她的指导下,妈妈情绪稳定下来,经过长时间的努力,终于孩子平安降生了。

后来,爸爸买了很多礼物去探望接生婆,接生婆推辞说,这礼物太重了。爸爸说,不是全给你的,这一部分拜托你送给那户人家,我对这里人不熟……

接生婆犹豫了一下,说:“嗯,那家没人了——以前住着一个五保户,刚去世没多久……”

当时,爸爸心里虽然“咯噔“了一下,但也没多想,毕竟孩子平安降生就是万幸了。

土医听了,说道:“没多久是多久?我看啊,估计还没过‘五七’!幸好不是什么厉鬼,只是回门来看看,结果孩子受到惊吓了。”

他云山雾罩地说了一通,弄得爸爸妈妈似信非信又心惊肉跳。土医的孙子在县城读高中,方杰爸妈虽然没有教他,但毕竟也是一中的老师,土医就很是热心,表示说要使出浑身本身,驱掉凶宅带给孩子的阴影和伤害。

翻山越岭,他们来到方杰出生的那个地方。几年过去,当初那个还可以的房子如今已破败不堪。

推开房门,蛇鼠乱窜,墙上挂着一个老婆婆的黑白照片,眼神冷冷的,大白天里都让人浑身发凉。房子前面是条路,土医指着行人说:“瞧见没,不管是来的还是去的,都靠那边,这边根本没人走!走过了这个房子,他们才恢复方向。”

爸爸妈妈细看,还真是。叫住个小孩子,小孩子在对面叫道:“这房子闹鬼,爹娘不准我靠近——听大人说三奶奶是喝药死的,埋她时屋里好大的农药味……”

爸爸妈妈脸色煞白。

土医去找了几个本地人问,回来后叹气说,这个大姐也是个可怜人。有丈夫有儿子,六十年代修水库他们也出了劳力,七五年水库崩塌,水一下子冲泻下来,丈夫儿子在大水中都死了。

大姐成了五保户,去世那年过八月十五,家人团聚,她就一个人,想不开就……

那,那怎么办?爸爸妈妈着急地问,她可能回家看看,结果发现陌生人在她家生孩子,那能不生气吗?

土医说,我跟她解释一下原因,让她以后不要在梦里吓孩子了……

这,怎么解释?

土医开始施法术!

法坛、摇铃、咒符、蜡烛、糯米、神香……这些东西摆上,桃木剑挥起,迅速吸引了很多乡民。

小小的方杰坐在蜡烛围成的圈里哇哇大哭,当着他的面土医宰杀了一只毛色油亮冠红色艳的大公鸡,土医蘸着鸡血抹在了方杰脸上,脸上顿时出现一个咒符。又是一阵念念有词,土医进入了神神叨叨的状态……

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法才做完了,土医汗如雨下,像从水里刚出来一般。但他很高兴,说:“我就知道,大姐不是那种胡搅蛮缠讲不清道理的人。我跟她说了你们那天的特殊情况,她答应了,说以后不惊扰孩子了。”

爸爸妈妈顿时一脸的喜悦。“不过……”土医又说,“孩子已经被邪祟入侵过,等于一个房子再打地基的时候来了场地震,房子修修补补凑合着能用,但以后地震再来了房子就经受不住。”

爸爸妈妈明白了土医的意思。孩子以后不能再遇着邪祟了,否则非常危险。

土医的嫡传弟子大同被请来了。在路上他听了方杰的情况,然后先去了方杰以前住的大宅里。到那里一看,不禁赞叹:“好房子,好风水。香港风水大师的水平不是盖的,确实有水平。”

风水这么好的房子能是凶宅?不可能。但方杰确实在这里遇到重量级邪祟了。

大同认为,房子风水很好,但是太大了,方杰一人住这么大的房子,阳气发散得太厉害,然后才被邪祟趁机而入。

可方杰住狭窄的学校宿舍,也同样犯病啊?

大同又查看了学校宿舍,来来往往的朝气蓬勃的男女学生,学校阳气旺得冲天。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是凶宅!

大同苦苦思索着,他找不出原因。这时,一个美艳的女孩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忽然一拍脑袋:“哎呀,流动的凶宅!”

方市长夫妻俩愣了。宅,即不动产。凶宅还能来回移动?这宅子岂不是跟人一样?

大同解释说,方叔,婶子,这个凶宅,就是人啊!

方杰的美艳女友,就是一个凶得不能再凶的“流动凶宅”!

这……太扯了吧。夫妻俩尽管不喜欢这个女孩,但大同把她说得跟妖魔鬼怪似的,明显是胡扯。

大同问:“叔,婶,什么叫‘凶宅’?”

方市长想了想说:“死过人的宅子,不对,是非正常死亡的人所住过的地方,也不对,准确地说,是非正常死亡的人的死亡之地。”

大同点头说:“对。三奶奶一个人就能让那个老屋成为凶宅,如果那个屋死过很多横死之人呢……”

那确实是很凶很凶的宅子,连铜珠都镇压不住的超级凶宅。

但,这跟眼前的大活人有什么关系?

如果大同说方杰的美艳女友实际上是鬼,那么方市长夫妻俩无论怎么笃信土医也会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大同摇头说,她是人,不是鬼。但她却是不折不扣的“凶宅”,因为,至少有三个人死在她身上。

方市长拍拍脑袋,说道,我懂了,她太漂亮,男人一见她就把持不住,因为纵欲过度而死,跟西门庆的死法一样,是不是?只不过,现在这种死法的人不多吧,成批地死在她身上,太巧合了吧。

我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她太妖,不是过日子的人。方杰妈妈嘟囔说。

大同摇头,他不是说的这个意思。即便如方市长所说,三个男人因她而死,那也构不成“凶”,因为那种死法怎么着也是“幸福的死法”,跟横死没什么关系。

“那你说的意思是?”夫妻俩共同问。

大同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喃喃自语:“这些年轻人,精力旺盛,他们一旦横死,怨气往往更深。人的一生中,阳气最旺的时候,是婴儿时期,更准确地说,是在母亲肚子的时候……”

夫妻俩一下子懂了。

方杰醒后,他们将大同的话说给方杰听。方杰听后,久久没有说话。最终,他出钱请了一个侦探。几天后,侦探就给了他答案:资料显示,她曾堕胎四次。

四个孩子,死在了她的肚子里。她的肚子,成了“超级凶宅”。

这说法简直恶臭!难道女人就没有堕胎的权利么?又不是旧社会!现在是新时代!!!!

不是的,凡事都有“度”!一次两次是年少无知,四次堕胎,那是伤筋动骨啊!现在她已经无法怀孕了,要知道,当冷冰冰的针伸进子宫,已经成型的婴儿是极力地躲避啊,堕胎是另一种杀生啊!

而且,方杰抛弃了初恋女友章晓,跟美艳的她在一起,实际上已经动摇了“阳气”,阳气的另一种说法,也可以说是“正气”。

他做地产商这几年,美酒,美女,权钱交易,拆迁黑幕……他都干过,辛苦积攒的阳气已经消失殆尽,然后,他又有了“超级凶宅”女友,邪祟一下子上身……

方杰毅然决然地跟美艳女友分手。经过努力,他跟章晓重新在一起了。章晓这几年一直在山区支教,他跟她一起去帮助留守儿童,很开心很快乐,脸上的红润逐渐回来了。

两人结婚了,婚礼非常简朴,地点就在支教的学校,亲友们非常诧异,怎么说也是大款的婚礼,大款的爸妈又是高干,但方市长夫妻俩却笑哈哈地说,学校好啊,学校人气旺,我们俩以前就是老师嘛,方杰从小就在学校长大,正宗的学校子弟。

更令人诧异的是,在交换戒指环节,方杰郑重地戴到妻子手上的,是一颗很小很小的铜珠……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故事短篇故事

故事:大彻大悟

2022-7-30 8:18:24

故事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初露锋芒

2022-7-30 8:27: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