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船上的颠莺倒凤

【星辰是个颜狗,对男朋友的唯一要求是看脸就能达到人生巅峰。】

枪声在耳边响起时,星辰正在前往卢克索的游船甲板上,握着单反拍摄尼罗河两岸的旖旎风光。

 

十六岁生日,舅舅送给她的礼物是埃及全程之旅,附带两个保镖兼导游,从金字塔到拉美西斯二世神庙,再回阿旺斯北上卢克索。

 

尼罗河之行才至一半,意外就发生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后的保镖本能地将她扑倒在地,用身体将她护住。

 

一时间,甲板上枪声此起彼伏……

 

一片混乱之中,她是怎么被人捂着嘴巴推拉着从甲板上回到舱房走廊的,她完全没有印象。

 

一直到耳边传来陌生的男声用英文命令式的问她房号时,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身后的人不是她的保镖。

 

她被人挟持了。

 

就治安而言,在中东来说埃及还算是安全的国家,但是恐怖组织无处不在,暴乱事件的发生不可能百分百预防。

 

她努力地维持着最后的理智,想要挣扎或开口,但是完全没有用,捂住她口鼻的大掌根本不让她有开口喊救命的机会。

 

她能深切地感觉到身后挟持她的男人身材高大,浑身上下充满强悍力量,他一手捂住她口鼻,一手环着她纤巧瘦弱的肩膀,像夹着只小鸡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走过,让她点头或摇头确认。

 

“房卡……”

 

她在点头确认某间舱房时,男人低低的声音清晰入耳。

 

女孩被他夹得发疼的双手缓缓地动了动,男人随着她的动作,原本环在她肩膀上的手下移,一根手指毫不费力地从她的长裙口袋里拿出房卡,刷开推着她进门。

 

脚后跟用力地踢上门的同时,他用不知从哪里来拿出来的绷带绑住了她的嘴及双手,然后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往床上扔。

 

星辰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半个身子横出床沿,差点又掉落在地上。

 

她动了动身子往床头靠。

 

无法开口,无法动手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瞪大眼,看着身材高大的男人双手拉住上衣的下摆往头顶掀,上衣随着他的动作从头部抽出来,露出男人精壮结实的上半身。

 

肩膀宽阔,胸肌贲张,腹肌及手臂肌肉结实,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无声地展示着属于雄性的强劲力量。

 

这种力量,不是单单靠在健身房能锻炼出来的。

 

上衣从男人手上轻松地甩到地上,随即男人修长的大手当着她的面,“吧嗒”一声,熟练地解开皮带,抽出……

 

她惊恐不已地挪动身躯想要远离危险,男人朝她俯了过来,伸手握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拉,女孩娇小的身躯被他扯了过去。

 

不要……

 

她的声音被堵在喉间发不出来,只能猛地摇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睁得大大的,瞪着近在咫尺的陌生面孔……

 

陌生男子有一头黑发,墨绿色眼珠,眉骨深邃,鼻梁高挺,脸型像是上帝亲手雕刻而出一般英俊与精致。

 

此时此刻,这个英俊得如神衹般的男子夹带着陌生而生猛的雄性气息压在她身上。

 

她眼中尽是恐惧,眼泪泫然欲滴,小小的身子颤巍巍地发抖。

 

舱房外面,一阵仓促的脚步声紧紧地往她房间而来,随即响起了敲门声。

 

“警察,请开门。”

 

半生不熟的英文模模糊糊传入耳中。

 

是警察……

 

她想喊救命,但是喊不出来。

 

男人俯脸下来,贴到她耳边,用纯熟的英文低声道:“我可以松开你的手还有嘴,但是你不许出声,OK?”

 

男人低沉的声音夹着某种微妙的性感,可惜她早就被惊惧侵占,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

 

不容她思考与拒绝,男人扯开她手上的绑带,握住她纤弱得似乎一折就断的双腕扣在头顶,令她无法动弹半分。

 

下一秒,她的唇被堵住了。

 

陌生的味道从两人纠缠的舌尖传到大脑,脑海里一片空白之际,舱房门好像被外界撬开……

 

不知涌进了多少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男人翻身过来之前,扯过床单盖到吓晕过去的女孩。

 

“没想到阿斯旺的警官们有参观游客私生活的癖好,不过,你们吓到我的小妻子了。”

 

男人冷呵一声,望向床上昏睡的女孩,伸手抚了抚她年轻,精致又满是水痕的漂亮脸蛋。

 

“刚才甲板上发生暴乱,监控看到有暴乱份子进了船舱。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大约187CM左右,灰色夹克牛仔裤的金发男子?”

 

一名身材中等,微胖,看起来像是领队的黑人警官开口问道。

 

男人慵懒地勾起唇:“我跟我的妻子一直呆在船舱里面,什么也没看到。”

 

几名警察又望了一眼凌乱的大床。

 

“请配合检查,把你的护照拿出来。”

 

“警官,要检查护照没问题,但是麻烦你们背过去,我没有当众遛鸟的爱好。”

 

“不行。”其中一名看起来较为年轻的警员态度坚决:“我们必须保证排查万无一失。”

 

“我是怕你们会自卑。”男人不以为意,当着众人的面从床上起来。

 

果然,会令人自卑的。

 

正常男人都没兴趣盯着另一个男人的裸体看,几名警察在他下床后已经背过眼,除了那名较为年轻的,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男人也不在意,弯身从一堆凌乱的衣物中拎起自己的长裤,抽出一本护照递给他。

 

他接过来时提醒了句:“请你穿上衣物。”

 

男人锐利的眸子眯了眯,痞气十足道:“警官,我跟我妻子新婚燕尔,本来正在行欢愉之事却被你们打断,等会还要继续的,何必多此一举?”

 

“给我。”

 

微胖的黑人警官伸手将护照拿了过去,一边看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身上无半件遮档物却依然掩不住一身冷傲气度的男子,男子丝毫不畏惧地回视着他。

 

“应该不是他。我们可能找错方向了。”

 

事不宜迟,几个人相互确认眼神后迅速离开。

 

“碰”一声,是舱房门关上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她还未醒来。

 

忽然,通讯器微弱的声音从床底下传了出来。

 

他趴在地上,将刚才扔进床底的如同半个指甲大小的东西找了出来,塞进耳朵里。

 

“chris,你那边怎么样?”

 

“死不了。”

 

“我看你是颠莺倒凤,乐在其中。那我先撤了。”

尼罗河两岸码头,游船在经历了暴乱事件后,在官方的协助下,组织船上的游客下船,搭乘别的船继续北上或返回阿斯旺。

 

涌动的人潮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抱着名一身穆斯林装扮的女子下船,紧接着又随着人潮上了另一艘船。

舱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个理着寸头,身材与同他不相上下却一脸斯文样的东亚男子。

 

他惊讶不已地望着男人怀中抱着的只有一双紧闭的眼露在空气中的女孩……

 

“关门。”男人语气冷淡地吩咐,然后抱着怀中的人朝中间那张大床而去。

 

“她的保镖呢?”

 

“被我干掉了。”

 

“她怎么了?”

 

“晕了。”

 

“怎么晕的。”

 

怎么晕的?

 

被那假戏真做,活色生香的场面给吓晕的,在他给她穿上衣物快要醒时,又被他打晕过去。

 

但是没必要跟他解释。

 

他将她放到床上,面纱被取了下来。

 

女孩有一张俏生生的东方面孔,青涩中还带着抹婴儿圆,看起来又多了几分稚嫩。

 

“chris,你有恋童癖。”

 

斯文男子看清床上女孩的脸时,低笑出声。

 

叫chris的男子瞥了他一眼,不出声,拿起置于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

 

“你打算怎么处理她?”斯文男子又问。

 

“先回到开罗再说。”chris吐出烟圈:“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追杀你的人不唯一锁定是激进派的人,也有可能是Darcy,,甚至可能是Darcy联合激进派的人干掉你。”

 

他们此次来埃及,是上头的任务,让他单独与激进派头目谈判,但中间环节出了差错,激进派的人反悔想要干掉他们。

 

Darcy则是组织里的另一组领队,与chris不合许久了,一直想要干掉他合并两个组的人员。

 

“去。”Chris厚薄适中的唇吐出烟圈时轻嗤一声。

 

这时,床上的人低低地哼了声。

 

她好像要醒了。

……

 

《他的眼里有星辰》,这是一个披着冒险,奇幻外衣的言情甜宠文,未完待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故事短篇故事

成为vvvip会员,就可以看到摄像头拍摄下的……

2022-7-30 8:29:14

故事短篇故事

抑郁症儿媳讲诉:我瞒着婆婆偷吃了换胎药

2022-7-30 8:29: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