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让她当寡妇

村委会办公室,正在投票,今年有两个低保户名额。
在拟提名单中,有本村病重患者李山、残疾人张五和寡妇丽水,在三个人中决定淘汰一个,剩余的两人定为低保户。
计票结果令村委会主任再次大吃一惊,在30张选票中,三个人各得十票,这已经是第三次势均力敌了,村委会主任正准备宣布明天继续重新投票,坐在后排的丽水突然站起来说:“我退出。”
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了她。
丽水是本村人,勤快,善良,是村里的长辈们看着长大的好孩子,十几年前和村里的王武结婚,两人珠联璧合,夫唱妇随,不怕苦,不怕累,硬是把一个家徒四壁的穷家庭过得有声有色。丽水为人正直,乐于助人,谁家有困难,只要她有能力,决不袖手旁观。
老天好像就跟好人过不去。前几年,丈夫王武突然感到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竟是不治之症,接下来住院治疗,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东挪西借,债台高筑。王武去世后,丽水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用本就瘦弱的身体撑着这个家。公婆看病要花钱,孩子上学要花钱,家里柴米油盐、灯火煤炭要花钱,丽水早出晚归,不分严寒酷暑出去打工,但还是入不敷出,有时候无奈的丽水一哭就是一夜。
村里知道丽水的困难,就给她申请了低保。
“不行,这个低保必须给丽水,我退出,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容易”,双腿残疾的张五说。
“张五,我再是个女人,也是个健康人,再难也能出去打工挣钱,而你不能干活,还得养家糊口呢。”丽水说。
“反正这个低保我不要了”,张五嘟囔着,“谁忍心看着丽水受苦呢,她一个妇道人家,风里来,雨里去的。”
坐在一旁的李山也忍不住了,“我退出,今年低保给他们两个。张王残疾,丽水又是个女人,我还能过得去”。
“李大哥,你看病得要好多钱,钱是硬货,缺一分也没人卖给你药啊。”丽水说。
“借吗,病好了还”,李山说。
“说的好听,跟谁借呀,多一分钱,治病就多一份希望,所以,这个低保必须给你”,丽水说。
“大不了我不治了”,李山说。
“什么,你想让嫂子和我一样成寡妇吗?我不想让她也当寡妇”丽水满眼噙泪,“你认为寡妇好当吗?”
众人一时无语。
丽水擦擦泪,对村委会主任说:“主任,就这样定了,今年的低保我退出。”说完,就朝办公室门外走去。
还没出门,身后就响起了一阵掌声。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故事短篇小说

来自一千五百年前的亡灵诅咒

2022-8-2 6:43:18

短篇故事

在梦中,我被女鬼杀死了七次,再有两次就得玩完!必须反击!

2022-8-2 18:30: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