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后,我成了都市欲望女孩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我能隐隐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是香奈儿的海蓝。我对这个味道有点着迷。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废话。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是我经历过的时间最长的面试,对面的人滔滔不绝地向我推销着他们的公司。

1


兵荒马乱已经成为毕业季的一种常态,焦虑似乎是刻在每个毕业生的脸上,如皱纹一般持久。

我带着一种孤勇得如同要去赴死的悲怆感,连日奔波在各个公司,坐在面目模糊、表情僵硬的HR面前说着一些自己都不信的鬼话。

找工作比登天还难,我在心里想。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我能隐隐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是香奈儿的海蓝。我对这个味道有点着迷。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废话。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是我经历过的时间最长的面试,对面的人滔滔不绝地向我推销着他们的公司。

我配合着他聊天的节奏,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我的赞叹和惊讶,但和刚坐在这个办公室时不同,现在的我每一个细胞都是松弛的。

我的大脑还在回想昨天接到的通知——所有毕业生必须在3天内搬出宿舍。我没有钱租房,我迫切需要知道哦一份工作,而现在我觉得我已经胜券在握。

面试结束的时候他问我:“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能帮我找个房子吗?”我大着胆子说。

他笑了。

 

2


我非常喜欢搬进的这个公寓,是一个现代化设施齐全的小区,周边是繁华的商业街。这间公寓距离我上班的公司步行只需要19分钟,租金已经交了一年。

我搬进去的第一晚睡得格外踏实,也许我现在没钱,但起码在这一年里我不会颠沛流离。

我看着天花板上暖色的灯光,用被子蒙上头,幸福地叹口气。

简川有时候会过来,他是我所在公司的老板,也是那天面试我的人。

他从背后拥抱我的时候,我深深嗅着他身上的香水味。

有时候忍不住,我会问他:“你喜欢我什么?”

他说:“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你,喜欢你纯白的气息、干净的眼神,你让我觉得美好而快乐。”

也许是因为贫穷,我会更贪婪,我不仅仅想要面包,更想要爱情。目前的境遇给了我一种美好的错觉,简川能给我想要的一切。

白天的时候我们几乎碰不到面,我兢兢业业地拿着一份微薄的薪水,冷眼看着办公室里各部门和人与人之间的倾轧,每天疲惫又痛苦。他是公司的老板,偶尔我们在公司里擦肩而过也是以完全陌生的姿态。

每天晚上我都会待在家里等他,听到门铃响的那一刻我是快乐的,我们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是满足的。在这个城市,他是唯一我熟悉的人,也是唯一有能力且愿意帮我的人,我需要他。

 

3


我用毛毯裹住身体,独自坐在沙发上,活跃在几个社交软件之间,和不同年龄段的异性聊天。他们空虚和寂寞,这一点上我们是相通的,故此我可以和他们长久地说下去。

对面的网友喋喋不休地跟我抱怨他的妻子性格强势、家庭关系是如何糟糕又恶劣。我一边快速地敲击键盘回他的微信,一边忍不住冷笑——生活如此不易,人人都在煎熬。

上一次简川离开的时候我们不欢而散,他指责我没有一开始时候的温柔、听话,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取悦于他。

他只要愿意花钱,的确不缺愿意取悦他的对象,但于我的个性而言,不可能磨去棱角去做一个人忠实合格的玩具。我冷笑着让他滚,后来他就真的很少来了。

也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审视我们的关系,他每次来除了简单粗暴直接地索取肉体的欢愉,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和内容。他有无数个女朋友,他和很多略有资本的男性一样,天然地想要占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原来我所谓的爱情,而他只不过是在游戏。

漫漫长夜,我学会了在没有他的夜晚自娱自乐,虚拟的网络可以提供给我更刺激的快感。

我辞去了工作,切断了和简川的一切联系,过着昼夜颠倒、浑浑噩噩、将自己封闭在公寓里、每天靠外卖度日的生活。在网上,我和各种人嬉笑怒骂,烦躁到极点的时候就找一部电影看到天亮。

渐渐地,我似乎也不再想起简川,忘掉他亲吻我的姿态,忘记他曾经跟我说的那些绵绵的情话。

我的爱情破产了,但是生活依然要继续,张爱玲说“忘记一个人只有两种武器,要么是时间,要么是新欢”,我选择后者,重新开始。

 

4


在一个天气不错的黄昏,我决定出门。我百无聊赖地坐在KFC里,店里面人声嘈杂,调皮的孩子跑来跑去。我轻轻用手指敲击着桌面,久已不出门的我有些轻微地不适。

一个年轻的男孩站在我面前,用略带迟疑的目光和语气问我:“你是乔伊?”

我快速地审视着他,然后拿出机械化的笑。他是那个我在社交网站聊了半个月的网友,简单说就是《欲望都市》里的一对无聊透顶的饮食男女(网友)奔现,第一眼看过去我就知道他不是我想要的——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亦没有什么情趣。

如果说简川给人的感觉是危险的,那么这个男孩就是太平庸和安全了,我甚至可以一眼看到他一辈子的生活格调。

走出KFC的时候,他替我推着门,过马路时很有技巧性地护着我,让人感觉到他的细心和温暖属性。

我和卓杨一起去江边散步。冬天,江边夜晚基本是没有人的,我们聊一些有的没的的话题。往回走的路上,卓杨再三问我需要吃点东西吗。我不饿,即便是饿了我也不会说,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孩,我对他没有一分钱兴趣。

卓杨送我到小区门口,临别时他跟我“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敷衍地答应,然后快速地刷卡进门。

卓杨有着年轻男孩子特有的天真,他竭尽全力地去讨好喜欢的女孩,却会有一种用力过猛的感觉。他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青涩并且生疏的。

我们去江边散步,江风鼓起我的衣服,却抹不去我心上那一层浓重的阴影,张爱玲并没有骗我,我还是会在偶尔的时候想念简川,想起他身上的香水味道。如果我再找一个男朋友,是不是就会彻底忘记他?

我接过卓杨给我买的奶茶,微微侧头对着他笑,看着他一瞬间的呆滞的样子,心底有某种苍凉的满足感,也许我还是能抓住一些东西的。

 

5


就是在那一刻,我决定我要和卓杨在一起。

“卓杨,你喜欢我是吗?我们在一起吧。”我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

卓杨微微错愕的短暂表情过后是一阵狂喜,他用力握着我的手,兴奋得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确认关系后,每天早上卓杨会来给我送早饭。即便他住在城市的另外一边,他也依然帮我买我最喜欢的那家店的包子。上班的时候他会抽空给我发微信,琐碎地跟我倾诉他身边的人和事。晚上,我们两个人一同去江边散步,看着江岸的另一面的灯火,感受着风从面上拂过。

我们偶尔也会去他的公寓做饭吃。我站在厨房里,看着他切菜,刀工娴熟。

他似不经意地说;“以后我想天天给你做饭吃,你实在是太瘦了。“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融化,也许和卓杨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也不错,我在心里想。

我从小公寓搬到卓杨的家里,白天他上班,我待在家里看书、睡觉、发呆,偶尔也会自己鼓捣着做饭吃,顺便等他下班。

每天晚上,我会将自己蜷缩成婴儿在母体子宫内的样子,而卓杨会将我的身体一点点掰直,他会一直抱着我,直到我睡着。

我们像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在那段时间里,我也愿意为他做饭收拾房间,在每一个傍晚等待他归家。

 

6


在那个夏季,卓杨带我回家见他的父母。我僵直着身体坐在餐桌旁,这是一个很平凡朴素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内向寡言的人,唯有不停地帮我夹菜并告诉我多吃来表达他们的热情和喜悦。

卓母也在避过人的时候悄声问我,准备何时结婚生子,我一概避而不答。这个家庭的氛围让我窒息,有一个瞬间我想要放弃。

我看着卓杨傻气地埋头吃饭,以及他和他的父母无比和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我觉得我和这个环境格格不入。我又一次想到简川身上的香水味,想到他考究的衣着。突然间,我对满桌子的菜失去胃口,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卓父卓母是再普通不过的夫妻,卓母负责操持一切家务。我看着她因多年操劳而粗糙过分、骨节宽大的手,默默注视着她一个人心甘情愿地围着厨房客厅忙碌,她的丈夫却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那一瞬间我不禁在心里想20年后我会成为第二个卓母吗?一个木讷、寡言的家庭主妇?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寒而栗。

“你有想过,未来我们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我似不经意地提起这个话题。

卓杨抬头看我,表情有些茫然:“未来的生活,不就是和现在差不多吗?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我了然的笑笑,不再言语。在那一刻我突然下定了决心。

 

7


医院里的灯光雪白地刺眼,医生的白大褂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呆滞地盯着手里的那张报告单,一个人坐了不知道有多久。

我走出医院的大门打车,冬天已经过去,暖洋洋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我却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刺骨的含义。

拨通卓杨的电话,他在开会,匆匆说了两句话之后挂断,而那句“我怀孕了”却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口。

冰冷的手术台上,我感受着一团模糊的血肉从自己体内被分割出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地难受。

从医院的大门里走出去,我开始剧烈地呕吐。而这一切,卓杨都并不知道。

我搬出了卓杨的公寓,自己在外面重新找了房子,依然是简单的两室一厅。

我的生活开始进入正轨,我找到了一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自己给自己买昂贵的护肤品和香水、口红,买高级又有质感的衣服,像所有的白领一样每天穿梭于写字楼。

再见简川,他身边已经有了新的女伴。在商场的专柜,他陪她挑口红,我独自走出旋转门……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小说

自愿殉葬的宫女,却在皇陵中醒来

2022-8-2 20:00:33

生活故事

不知不觉间,我变得和母亲一模一样了

2022-8-4 23:43: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