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我睡了闺蜜的奶狗弟弟……

救命,我床上竟然躺着一个陌生男人。

清晨醒来,我看着眼前这个清秀且陌生的脸,一声尖叫:

“你tm谁啊!”

随着我裹起被子,男子赤裸的身体瞬间暴露出来。

……

还挺有本钱。

至于我的衣服,看都不用看,我习惯裸睡。

“姐姐,叫了一夜,还不够啊?”

叫了一夜……昨晚不是做梦吗?

想起昨晚的梦境,我的胸口一阵起伏,眼睛瞬间红了。

然而,我的沉默却似乎让他误会了什么。

“怕了你了,最后一次哦,姐姐。”

说着,眼前这人阖着眼,朝着我张开双臂,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我……”

刚开口,门外便忽然响起闺蜜青青的声音。

“菲菲,你回来了?”

我连忙应声,生怕青青直接开门进来。

床上的男生似是困到了极致,发出轻微的鼾声。

门外,青青叫魂一般,房门砸的砰砰响——

“菲菲,你快出来,我有事找你。”

暂时顾不得身旁这个陌生人,我连忙在狼藉的屋里找衣服穿。

可这么紧急的时候,我内裤不见了!

强忍着怒意,我摇醒躺在床上的男生,压低声音问他:“我内裤呢?”

他竟随意摆摆手:“在我口袋里,你昨晚说送我了。”

“……”

整理完衣物,我连忙开门出去。

“怎么了?”

凭着我小时候偷吃练就的演技,愣是没让青青察觉到一丝异样。

“我表弟昨天接你,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看见他了吗?”

“接我?我哪认识什么表……”

“表弟?!”

青青挑眉,揶揄道:“怎么这么大反应,不会让你藏床上了吧?”

说着,青青还想开门进去。

我连忙挡在门前,讪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就你弟那小屁孩,我可看不上。”

破防了,破大防了。

屋里那男的竟然是青青表弟!

我和青青闺蜜多年,今年又共同租了市中心一间两室的房子,成了室友,这丫头爱看鬼片,总喜欢跑我床上抱着我睡。

昨晚喝大了,我迷迷糊糊上床的时候,似乎是摸到旁边有个人,我还以为是青青……

这要是个陌生人倒也罢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可这特么是闺蜜表弟。

是那个小时候留着鼻涕跟在我后面要糖吃的小崽子!

“你们俩真没碰到?

“没有,绝对没有,他说不定出去上网了,对,上网去了。”

 

三下五除二应付完青青,我连忙闪身回到房间。

床上,表弟依旧沉睡着,谁能想到,当年的鼻涕虫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哪哪都长大了。

不过……这家伙还真能折腾,一想起昨晚似梦非梦的场景,我就一阵腿软。

“小崽子,快起来。”

我红着脸,伸手在他露在被外的手臂上推搡着。

然而……

不等我打完,他就幽幽转醒,“姐姐,你上来自己动吧,我太累了。”

“动个屁,快穿衣服。”

我一脚将他从床上踹下来,看着他仓皇失措的样子有些好笑。

这明明还是那个鼻涕虫嘛。

不过,现在这个鼻涕虫是光着的。

沉吟半晌,我故作沉稳地开了口:

“顾白,昨晚的事你懂得……”

深吸一口气,我慢吞吞地说道:“它只是个意外。”

这句话音落下,小表弟顾白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旋即醒来。

顾白仰起脸来,轻笑一声,“姐姐,你想白嫖?”

白嫖?

这话说的好像我占多少便宜似的。

这句话瞬间激起我为数不多的胜负心,我伸手戳着他胸口,却惊讶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有一点胸肌。

啧。

手感还不错。

“追姐姐的人,从这里排到小区口,要说白嫖,那也是你占了便宜。?”

“再说,姐姐不喜欢小的。”

“小的?”

这人呵笑一声,漫不经心地扯开被子坐起身来,我粉红色的被子刚巧搭到他小腹上方。

这人看着我笑笑,“姐姐昨晚可还嫌疼的。”

嫌疼?

我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老脸一红。

这家伙……

我在给他说年龄,他在说什么??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center
center

一醉定情(全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连载

女装大佬不好撩(全集)

2022-8-2 14:49:32

连载

一醉定情(全集)

2022-8-4 22:29: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