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134301
生活

备忘录里的7件小事。

作者:
2019-07-16 23:04
浏览次数:4161
一阵风吹进来,窗外还是浓的化不开的暗夜。

餐桌上仍然摆着玉米、豌豆、胡萝卜丁、鸡胸肉和牛油果的残渣,盘子里还落下几颗圆润饱满的蓝莓和圣女果。

我打翻了一杯莫吉托,看着碳酸气泡和果汁顺着桌子流下去,匆忙拿开手机,却不小心划开了备忘录,发现了里面记录的几件小事。



若是在一个地方呆了很久,真的要离开那,哪怕只是坐个长途大巴,去几百几十公里的地方,什么都不用干,也不要想。

就只是看着窗外,看车行道看白色黄色的漆线,看松林看行道树,看被密密麻麻的胶线缠绕的电线杆,看路边的果园子,看下过雨的玻璃,看过往来回穿梭的车辆。

你向前走,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后退,于是会有反思。

反思男朋友女朋友,反思爸妈,反思自己,反思所有。

那种释放,像丢了一只囤满垃圾的袋子,紧接着垃圾也消散了。

即使你没有任何的烦恼,也会骤然变得晴朗,像落在一滩湖水,果冻一般的软,就这样轻轻拍着,永远不想停下来。



我喜欢趴在窗口,望着窗外,吹着风。

我喜欢车开在南方水乡,窗外是一层层递进的梯田和油菜花,闪过去的还有白墙灰瓦手绘壁画。

再往南,也喜欢环岛海南的时候,窗外是白色的细沙滩和清澈的蓝海,高耸的椰子树迎面扑来,吹乱了额头的刘海儿。

我仍记得通往漠河的那辆绿皮小火车,人很多,声音嘈杂,所有的泡面味、辣椒味、香水味、黄瓜味、汗臭味等交织在一起,令人作呕。

我从最上面那张小床上爬下来走下去,趴在窗户边儿,开始看景。

笔直密集的小雪松,翠绿的青山连绵,远处还有橘红色的夕阳,一片连着一片,夹杂着湛蓝色的光,一层层铺开来,像是要为这个夜晚披上轻装。

越往北开,天越蓝越深越空,云朵越低越满越团,像是要马上掉下来,而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抓到包里了。

也还记得吉普车环游洱海的时候,抬头全是拥簇在一起的大云,太阳光从云间漏下来,掉到平静的水面上,我才直到什么叫真正的波光粼粼,突然有只海鸥啄下来,一层层涟漪漂了过去。

我还是那个动作,趴在窗户上,瞪着眼睛,看着一片片山和树不断地向后隐去。



我喜欢游乐场,对那些高空刺激项目既害怕又喜欢。

对那些"失重感",小的时候会扯着嗓子大喊、发泄、释放,以试图克服恐惧,恨不能把心脏也喊出去。

再长大些,就不太愿意大声叫唤了,会选择闭上嘴巴、闭上眼睛,让心脏在正常和失重之间来回变换,让胃液翻来涌去变成干恶。

眼睛是不想去睁开的,害怕看见自己从低到高再从高空落下,就把一切都交给心脏,让心跳去心跳,让失重去失重。



喜欢亲近自然。

把土揉在手里,依偎在一棵老树下面。

后面是咕咕叫的母鸡和鸭子,前面蹲着慵懒的小狗,右边儿是几亩方正的菜池子,左边是坑坑又洼洼、参参又差差的窄窄石子路。

当然也可以找辆自行车,骑到更深的农田里,在高高矮矮、茁壮或枯萎的绿植之间走走停停。

也会有烦人的妇女、猥琐的老头和不懂事的小毛孩,但这才是人间,才是百味。

你不能让生活毫无杂尘,也不能忽视那些垃圾。
越是逃离越是刻意,就越是孤独。

一种连细菌都挤不进来的日子,还企盼它有什么起伏转折呢?

天天磨咖啡切牛排吃法餐享受优雅,是会腻的,总得用喝扎啤撸串子再来碗凌晨的野馄饨来补充一下放荡不羁自由至上的维他命啊。

强势惯了总会累的,那就软下来、弱一点,你不必每一天每一秒都绷着神经当大人,冰叔不是说吗,到死之前,我们都是需要长大的孩子。


要么小心翼翼的活着,要么神经大条的活着,总之都是活着。

每次遇到隧道或者开车到桥下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突然塌下去或者断了怎么办。

就像小时候在教室上课,看着头顶旋转的吊扇总会担心它突然掉下来形成怎样的血腥场面一样。

我们所过的每一天,其实都是生命中最年轻的一天,但从睁眼开始,身边都埋了很多看不见的危险,生命美好且短暂,为何不好好珍惜呢。


经过漆黑的隧道时,脑海里总会想起《摆渡人》书里的故事,第一部我是在高中读的,结尾不是很和谐,一直是我心里的坎儿,自己给它脑补了一个喜欢的结尾。

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出了第二部,二话不说预售期就下单了。

我曾经给三个朋友亲口讲述过这本书的故事,也给几个朋友推荐过这本书,但她们都跟我说书的前半部分读不懂,但只要读下去了,真的会上瘾的。

我最近又在重新读了。



每当雨后,特别特别喜欢开车在老家的湿马路上,油门踩的不高也不低,凉息息的风吹进车窗落在了我的头发上。

青草的香味儿、混杂着雨味的泥土,都冲了进来,树叶上残存的雨滴也会掉下来弹在我的脸上,湿漉漉的一滴又一滴。

那股清气儿,像客厅里刚冲好的一壶绿茶,轻轻浅浅的,一个劲儿的往你鼻尖儿上飘。

雨声滴滴又哒哒,跳进深深浅浅的水坑里,唤醒了满池的青蛙。





那天晚上,我跟爸妈一起去做足疗按摩,小灰(a cute dog)也跟着。

下车后爸爸先进去了,紧接着一位服务员在楼梯口弯腰等我上楼。

我一回头,妈妈跟小灰还没进来,我实在过意不去让人家也跟着等这么久。

就气汹汹的返回到门口,不耐烦的跟妈妈说:“快进来啊,人家都等着呢!”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为何要为了一个不熟的外人朝妈妈大声说话呢?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伤害一个最亲近的人。
而往往能被我们伤害的,不都是离自己最近的人吗。

我意识到自己的错之后,赶紧走出门去把她们小心的带了进来。

因为,我们的脾气,是不能发给最爱的人的。



一株鲜花,插在玻璃瓶里,摆在桌子上。

旁边有本自己喜欢的书,一曲音乐,一盘杂七杂八的水果。

一部电影,一杯橙汁,一桶冰淇淋。

一台空调,一阵雨。

一个我和你。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