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113452
生活

“可能认识的人" 都是不可能添加为好友的人

作者:
2019-07-15 22:56
浏览次数:15903
年轻的时候喜欢用QQ,大学之后习惯微信。

然后今天点开了很久没有用的QQ,突然冒出来一个可能认识的人加我,备注:许泽。

我和他有22位共同好友。

原来那些和我拥有几十个共同好友,却不在我的好友名单里的熟悉名字。

大数据把他们划分为:可能认识的人。

但是我们都有那么多共同好友为什么不是好友,这些自以为是的APP心里没点数吗?

"可能认识的人" 大部分都是不可能添加为好友的人。


认识许泽,是在高二那年。

文理分科考试之后,大家陆陆续续从原来的班级换到新班。

那天下午,我带着自己的书包和一大摞书“搬家”,走到新班教室门口,正好和从里面往外跑的男生撞了个满怀,手里的书撒落一地。

他连忙道歉,弯下腰帮我捡拾书本,出于歉疚,帮我把书一起送到了座位上。

后来我知道他叫许泽,新班座位按分科考试成绩排名,许泽坐在我前面一排。

因为那一撞,我注意到了这个看上去很阳光又有点好看的男生。

许泽不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帅的男孩子,但是却很干净的样子,右边嘴角旁有一个浅浅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格外明显。

周三下午的自习课,他喜欢趴在课桌上睡觉,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眉眼的轮廓。

年少的喜欢总是不需要太多来由,我做着卷子,总是时不时偷偷抬起头悄悄看一会儿他。

午后的风吹过,吹起许泽前额的碎发,我的心也跟着在动。

然而那时的我,是个胆小的书呆子,心里没有早恋的念头,也没有勇气。

这样朦胧的好感,也只是悄悄留在了心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但我和许泽似乎并没有太多交集。



直到那一次回家路上的意外相遇,我才知道原来许泽和我家住在一个方向。

高中时,我家在江北,学校在江南,中间隔着一条长江,每次回家,都要穿过长长的跨江大桥。

有一次周五放学后,回家途中突然下起雨。

下车之后,因为雨太大,我只好匆忙躲进公交站旁边的电话亭里面避雨。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的征兆。

在我一筹莫展准备冒雨冲向前面的站台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带伞吗?一起走吧。

是许泽,他撑着伞站在我面前。

于是我们打着一把伞,一起往站台那边走去。

那是我第一次和许泽距离那么近,他的伞是透明的,上面印着一只只小小的蓝鲸。

我抬起头看到被雨水打湿的它们,心里也欢快地像一只在喜欢的海域里嬉戏的小鲸鱼。



知道许泽和我顺路之后,我们之间比往常熟了很多,也经常在周五下午一起坐车回家。

许泽数学很好,因为座位距离近,每次我遇到问题不会,就会喊他回头。

一开始讲题的时候,他总是三下五除二就把公式定理啥的迅速在纸上写下来,然后划出最后的答案。

但他的步骤并不完全详细,导致我经常需要打断他,自己思考一会儿才能继续。

后来许泽渐渐了解我的节奏,讲题速度放慢了不少。

很长一段时间里,许泽都充当我的“数学辅导老师”这个角色。他很耐心,每次讲完题目,都会看着我的眼睛我问有没有听懂?

和他对视的时候,我脑袋里就会忍不住想起一些老套的话,比如我好喜欢你啊这样的。

俗气到不行,但心里却像只蝴蝶似的摇摇晃晃起来。



高三那年,时间过得很快。

月考、期中考、模拟考....一场接着一场。

为了能多一些时间复习备考,大家都开始长期住校,一个月回家一次。

自那以后,我便很少再和许泽一起回家。

高考前夕,全体高三同学在学术报告厅开完最后一次考前誓师大会。

大会结束后,家近的同学都收拾东西回家了,而部分离家远的就直接留校备考。

学校里面开始布置考场,教室全部都搬空了,比平时安静了许多。

我和往常一样,在食堂吃过晚饭后走到操场。

想起过两天就要高考了,心里突然觉得很紧张,想了很多有的没的,一边想象着考完最后一天走出考场的轻松,一边又暗暗担心最薄弱的数学。

我戴着耳机坐在旧篮球场边上出神,许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

注意到他时,他已经在我旁边坐了下来。“要听歌吗?我把耳机分给他一只。

黄昏的球场上,我们就那么挨着坐了很久。

后来什么时候起身回去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那个晚上,耳机里面的歌被循环播放了好几遍。



离校的那天我再一次见到许泽。

回家的路上,我因为高考数学发挥的不好,整个人闷闷不乐。

许泽看出我的沮丧,眼睛一亮说:暑假出去玩吗,听说海底世界今年有海獭,要不要去看看。

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表情,他继续说:

跟你说哦,海獭睡觉时会捏着水草,如果没有水草,它们就手牵手,一排海獭手牵着手浮在水面上睡觉,特别可爱的。

果然听到这个对我来说很新奇的小科普之后,我忽然一扫阴霾,开始有点期待。

然而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比想象中短暂很多。

大家忙着对答案查分数填志愿和毕业旅行,中间许泽的妈妈生病住了一次院,康复时已临近大学入学时间。

于是看海獭的计划就这么搁置,我们谁都没有再提。

后来分开的日子比相聚长久,那个小小的约定,就像高考之后的复习资料和试卷,一起被锁进柜子,最终遗忘在时光里。



9月开学季,许泽去了南方一所科技大学,我则留在了南京。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比想象中要脆弱得多。

有时候光是距离这一个因素,就足够让一段本就不算亲密的关系走向疏远。

大学期间,我和许泽的联系变得很少。

偶尔在qq上聊天,几句寒暄之后就会陷入没有太多共同话题的尴尬。

于是我们默契地找到结束对话的理由,然后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

大四结束后的一年里,我一边忙着毕业设计,一边实习、入职、离职......

生活忙碌而充实,却没有太多波澜。

大概是因为生活轨道没有什么交叉,我已经不常会想起许泽了。

三月一天,朋友约我一起去南理工看二月兰。临行前一天晚上,朋友家里临时出事,于是南理工之行变成我一个人的独行。

那年二月兰开得很好,我在水杉林拍下一张照片,发了一条qq空间的状态。

不一会儿,消息栏显示有3条未读。打开对话框,是许泽发来的消息。

原来许泽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南理工读研,那天周末,他正在实验室做实验,看到我的动态知道我到了他的学校。

多年未见,许泽变化很大,也成熟了很多,早已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青涩少年。

他带着我逛了一圈校园,临走时送我去地铁站。

和许泽一起走在学校南门外的孝陵卫街,春天的阳光照的人有点恍惚。

“其实我高中时候喜欢过你。”我脑海里忽然冒出这句话。

但是许泽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实验室的师兄好像找他说着什么事。

我的思绪瞬间被拉回来,只是一瞬间,我改变了主意,觉得那句迟到了很多年的话,或许已经不必说了。

和许泽道别后,我坐上二号线地铁回家。

那天下午地铁上没什么人,空荡的车厢摇摇晃晃,站名提示灯闪烁着红色的光点。

我抬起头,注意到刚刚过去的那一站,正好是海底世界所在的苜蓿园。

窗外是漆漆的轨道,地铁飞驰而过,一阵风起又消散,像流逝的时间,一去不返。



此后好几年,微信取代了qq。

只有qq好友的我和许泽像失散了一样,很少再看见彼此的生活。

今天如果不是QQ的“可能认识的人”这种提示功能的出现,或许我还不知道他早就把我删了。

知道后,我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只是想知道他删我的原因,但过了很久,他也只是搪塞。

所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直到现在,他也没有说删我QQ的原因,只推辞说以后解释。

还重要吗?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可能再添加他为好友。

因为我现在觉得有些缘分就是这样的,不一定非要强求一个结果。

躺在“可能认识的人”列表里,总比死在你的“黑名单”里带来的回忆美好。


有时候
我昨天遇见一个人
感觉他非常有意思
印象深刻
但是后来就再也遇不见了
这就是人生
——王家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