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131040
生活

成年人不知道为什么哭

作者:
2019-07-13 22:47
浏览次数:51485
我家到现在还有一个樟木做的大箱子。
图案有喜鹊花篮等等,红色的漆,
看着都陈旧、笨重了些,
也和家里的装潢格格不入。
如果我们家不要了,
它大概就会被放到路边了。

只是我妈说,
那樟木的大箱子是外婆给她装嫁妆的,
该是有五十年了,
扔了太可惜了。

我妈妈那一辈大概也是最后一代用樟木箱子装嫁妆的女人了。

据我外婆说在古时江南大户人家,
若生女婴,
便在家中庭院栽香樟树一棵,
女儿到待嫁年龄时,
香樟树也长成。

媒婆在院外只要看到此树,
便知该家有待嫁姑娘,
即可来提亲。

女儿出嫁时,
家人要将树砍掉,
做成两个大箱子,
并放入丝绸,
作为嫁妆,
“两厢厮守(两箱丝绸)”之意。

小时候听到这个解释只觉得美好,
现在回家在杂物间看到那个樟木大箱子,
就不觉泪湿满襟。


就觉得小时候的哭和笑都是简单且理直气壮的。
开心就笑的傻兮兮的,
不开心就趴在床上哇哇大哭。

但不知道为什么,
长大后就会有很多奇怪的哭点,
好像也没有什么明确的不开心的理由,
明明应该很开心才对。

这么说吧,看个《厉害了我的国》,
一般人应该是激情澎湃的吧,
我直接哭成了泪人.....
朋友在边上憋着笑给我递纸巾,也是无奈。
可我心里就是觉得中国人很不容易啊!

小时候只有看会哭的电影,电视剧,
剧情坏人特别坏的时候会敲床,气的蹦起来,
主人公被欺负哭了会跟着狂哭... ...

但现在看到过于完美的剧情或者大结局也会哭!
甚至不管看哪种类型的电影电视动漫、哪怕是综艺,
都会被一些奇奇怪怪的点触发泪点... ...



记得看完《流浪地球》的那天晚上。
我做梦梦到有一天地球流浪到冥王星轨道,
再外面就要穿过柯伊伯带小行星带,
直至奥尔特星云航出太阳系,
在寒冷广漠的外太空继续着它孤独的航程。
整个过程需要2000多年

没有酒精和助眠药物的夜晚被无限延长,
我躺在床上看到冥王星上心型的平原和开始变成雪花的那圈蓝色的大气层。

我始终猜不出这其中的隐秘,
郁郁醒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我记得这么清楚,
也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会哭。


这感觉像极了
很早一次我去水族馆看水母,
它们漂浮在寂静的海水中,
像是夜空里的星辉。
我看了很久,然后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因为我想起有人跟说过
水母是没有心脏的,
每天在海里漂游发呆,
死后会变成水,
不留痕迹,
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宇宙太大了,也有很多的浪漫。
但我现在意识到自己终究会失去这一切。
因为我们也像深海里的水母一样,
会死在这样温柔又广阔无垠的宇宙的某个角落里,
我们会腐朽,会变成其他的形态,直到无形无踪... ...



小时候我爷爷去世的时候,
我没什么感觉。

出殡那天,
我看了爷爷最后一眼,
只觉得他就像睡着了一样。

直到一个多月后,
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阿姨挑着担子在卖莲蓬。
小的时候爷爷常常给我摘这个吃,
爷爷去世的早后来我就不太吃得到了,
就忍不住买了一个,
味道跟儿时相差无几,
只是好像少了当年从爷爷手里拿到的那份欣喜了。

我忽然才发现到,
我已经永远见不到爷爷了。
顿时不能自已,
坐在老家的田野旁 ,
潸然泪下,失声痛哭。

闻着泥土和油菜花的芳香 ,
我又意识到我的童年再也找不回了。
望着久违的满天星空,
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庆幸,
还是唏嘘... ...



或许正是这种怕失去,
却又清楚明白自己已经失去或终将失去的感觉。
让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变得像《京华烟云》里的姚木兰一样,
但凡看到想到美好的事物就会哭... ...

二十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大海,
在那座小岛第一次认认真真看有云的日出日落,
就被震撼到突然就哭了,太美了!
真是活生生被美哭了。

后来不管看到雪山,古建筑,
还是湛蓝的高原湖泊,或者荒芜的草原,
也会激动到想哭,还想脱光衣服裸奔... ...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春夏那句话,
她说,我不喜欢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可是总有小部分能留住我。

可我看了那么多美好的事物,
还是没能找到能留住我的那小部分。

因为我始终觉得,
很多事物我永远不会真正拥有,
很多事物得到了也会永远失去... ...

但有一次坐公交车靠窗听歌。
我突然看到一束阳光照在马路牙子缝隙里的一株新芽上,就哭了。

想到阳光如此宽厚公正,
对待万物毫无差别,
想到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的存在
并不是为了成为我的一部分,
于是又为自己的自私与狭隘掉眼泪。

可能这就是春夏说的另一句话:万物都爱我,也都恨我不争气。


成年人为什么会哭?

因为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放弃了不争气的我了,
但我又不甘心放弃这个世界。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