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124631
旅行

鼓浪屿分手魔咒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9-07-12 22:42
在鼓浪屿的日子总是潮湿的。

玻璃窗上挂着灿烂的雨点。挂着雨点的玻璃窗外,有“鼓浪屿”牌香烟广告的霓虹灯亮起。

天色漆黑,霓虹灯的光照射在晶莹的雨点上,遂成了斑驳的红色。

我醒了,头很痛。口里很苦,渴的很。望望桌面上的酒瓶,酒已空。

翻个身,脸颊感到一阵冷涔,原来我已经流过眼泪了。

我的泪水也应该含有四十二度的酒精。

宿醉后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般第一个问题总是:我在哪?

哦,我在鼓浪屿。
我来鼓浪屿做什么?
哦,我来撬锁的。

凶手和恋人都喜欢事后重返案发现场,毁尸灭迹。


鼓浪屿有一个魔咒,一起去过的情侣会分手。
说是在鼓浪屿旅游特别容易体现情侣间性格的差异。

男生脚力好很容易一个人闷头走不顾及女生;
女生爱逛店很可能不考虑男生已经等得很无聊了;
另外岛上岔路很多很容易迷路如果带错路的话很可能埋怨对方... ...

总之跟另一半在这样的地方旅游很容易激化原有的矛盾以及生发出新的问题。

但当时的我完全不在乎,三年前我拉着当时候的男朋友去了。嘴上说着不在乎的同时,我们在环岛的铁链上留下了一把锁,想着我们把我们的感情锁死。

没想到魔咒如此厉害,如今被分手,失恋,走不出来,接踵而至。

所以三年后,我又来了,一边有点想向这个魔咒臣服,另一边,更想的事情就是把那把倒霉的锁给撬了,赶紧的。


我很想回忆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饥饿的感觉太强烈让人没法思考。于是我翻了个身,下床,出门吃点东西。

穿鞋的时候,鞋面泥泞不堪。天呐,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手指甲也断了个彻底,我有种预感,撬锁这件事可能回忆不起来更好。

街边的炉灶上煮着红彤彤的肉酱和海鲜秋葵汤,咕嘟咕嘟冒着泡。我的桌上摆着一大盆的生菜莎拉,一碗圣女果,和一碟切片黄瓜。

我边吃碗里的炒粉,看着沙滩的另一边,年轻人聚集在海边,三五人沙滩排球,热了就跳进海里游泳,抓水母送给小孩埋在沙堆里,游累了就回帐篷里坐着和长辈喝啤酒聊天,聊烦了就去踢球。

这样的场景,惬意的不像话,但是我就像被远远隔离在外一样。

特别是在,吃了东西后,昨晚的一切慢慢回忆起来开始。


我在周末飞去厦门,机场门口的椰子树都熟悉的可怕。我不敢多看,直接坐了轮渡去岛上。好像必须行色匆匆,才能不去想上次来的情景。

但是去岛上的轮渡上,我只能坐着,回忆止不住的翻涌起来。
上次来的时候,我和他手好像都没松开过,在暑假和喜欢的人去鼓浪屿玩,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棒吗?
我还记得,我们在船上用同一个耳机听着歌,阳光很强,把眼睛照的很晕,眼前的一切都不太真实的带着重影。
但是这一次到了渡口,我站在大批游客中间,情侣,亲子,独行的好像只有我。

可能在他们看起来,我是住在这里回来探亲的人,所以才对周围漠不关心的样子,还健步如飞,穿过层层的人群,头都不抬的。


我没敢住之前住过的酒店,但是带着赌气的心态,我一个人选了更高价格的一间。在小岛深处,闹中取静,名字叫做黑檀酒店。

它没有大门,只有一个很高的铁门,要打电话喊里面的人来接你,非常私密。甚至连无暇关心周围环境的我,都注意到了这里环境极美,院子里种满了粉紫色的蔷薇。

放下东西已经是黄昏。我拉开我的包,带上之前准备好的工具,一个老虎钳,准备直接去做正事:找到锁,撬了锁,然后回来休息。

结果,计划还没开始就被打乱了,在封闭的房间里,我止不住的抽泣起来。我的勇气好像在出门前用尽了,实在讨厌自己走不出来的窝囊样子。

于是,我跪在地上找出包里准备好的占边酒,喝了一大口。

很苦很呛,好像一瞬间侵蚀了我的软弱,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站起来拿起桌上的老虎钳就走出了房门。


三年过去,鼓浪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很多路我甚至依然记得。也路过了曾经进过的店,店门口他给我拍的照片还能在朋友圈里找到。

我又喝了一口,而且很快就咽了下去。天渐渐黑了,我要抓紧时间在太阳完全落山前找到锁,不然就要抹黑找锁,那样好像会显得我太落寞。

走着走着,到了环岛的沿海路了,铁链上的锁渐渐多了起来。身边还有不少情侣正在挂锁,还拍照纪念这一刻的。

我带着很复杂的神情看着他们,他们也带着同样的情绪看着我,这个一把一把锁看名字的奇怪女子。

可能是酒劲上来了,我对此全然不顾, 还靠着栏杆更近,盯着找。

可是锁好多啊,茫茫中,我怎么也找不到写着我名字那把。我努力回忆当时锁上的场景,但是那个画面模糊无比。


天色暗了下来,岛屿的晚风也吹了起来。但是浪漫是别人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又喝了好几口占边,不肯放弃。

那个和我挂锁的人走了,所以这把锁也消失了吗?那我还剩下什么呢?连最后撬锁的机会,和这段关系说再见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这一串问题冲上脑海后,眼泪又来了。我用手背擦,怎么也擦不完。视线是看不清了,我只好坐在沿海的路边,想着不如哭一场,把眼泪流光再找吧。

没想到,我坐着哭。旁边的情侣以为我想不开,想自尽。叫来了岛上的安全人员。

我正哭着,忽然有两人架起我两个手臂把我拉了起来。我起身那刻,老虎钳“咚”的一声掉进了海里。

“姑娘,别想不开啊。”拉我的人上来先说了这句很经典的话。

“没有,我不想自杀,我来撬锁的。”我努力想回答的冷静一点,证明我并没有想不开。

“什么时候挂的啊?”

“16年7月份,就在这里。”

“16年啊,那别找了吧,去年挂满了又遇上台风,铁链都断了,现在都换新的了。”

原来锁真的没了,不用我撬,自己就断了。



后来,我好像酒劲上头了,也好像是知道不用找锁了,绷紧的心弦松了。总之意识开始模糊,被他们送了回酒店。

我吃完了那碟切片黄瓜的最后一片,昨晚的事也回忆完了。

真的有锁吗,应该只是回忆里的锁吧。

不肯撬锁的人,是我。

特地跑来撬锁的人,居然也是我。

我笑了,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可爱,跟一个已经不存在东西较劲。


我不确定自己回忆里的锁是什么时候就已经撬开了。

那过往的碎片记忆,我现在只记得那晚,我们在鼓浪屿吵架,我坐在海边的栏杆上,死死抱着不肯下来。

海浪一直在拍打岸边,海风一直在吹,远处是郑成功的巨大雕像,被灯光照射着。

我说我回去一定要跟他分手,他也说一定。

后来,也许我们忘了,但是鼓浪屿一直记着,它的魔咒帮我们实现了彼此的誓言。

而且我一直觉得这个咒语是无解的。


周杰伦开了一家店在鼓浪屿,所以鼓浪屿整个小岛上基本上都放周杰伦的歌,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周杰伦的歌就是鼓浪屿的魔咒本体。

但今天在鼓浪屿街头听到一句“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

我想起《神雕侠侣》中情花毒的解药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断肠草,我忽然意识到周杰伦的歌或许其实是鼓浪屿魔咒的解咒。


记得看《不能说的秘密》。

一个下雨天,叶湘伦对路小雨说我顺路送你回去,小雨问他,你怎么就知道顺路哦?

然后晴依也问过叶湘伦可不可以送她回家,他茫然到不知道说什么,转身就带路小雨去约会了。

可是路小雨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隔着不同步的时光。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鼓浪屿分手魔咒,时光也不能穿越,很多事一早就注定好了的,人与人之间能走到最后的,其实一开始就是同路人。

上了岸就不要在想海里的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