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2e8c55144811afd4a381c988818ba2.png
故事 生活

组诗 | 关于母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8-03-12 21:04
一场春雨来际,心靡荆棘丛生,染湿了一地的尘埃。杂草复苏,湿凉充满了每处空隙。半盏琉璃花萼,凌乱了多少叹息与无奈。雷州府的春天并未燥热,只是万千风景换了人家,物是人非。“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最近沉浸在逝母的痛苦中,这一切都显得很没落。

在你无声的日子里,学会了心修悲欢,我想去寻找你的痕迹,也就寥寥数张。

今晚夜梵连线,跳跃于瓦砾之上,穿行于墙垣之间,把一个无形无味的生命表演的淋漓尽致。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喜欢在深夜凝望夜空,静静一个人,落座在春里。或许,只有夜空的深邃和浩瀚,才能让自己静心,才能聆听到自己心跳。

稍侧挨靠蜃墙,帘户微开。淑节的夜风不时吹进房间,荡起窗帘边角,折折作响,显得有几分无名的安抚曲。

纪念未完,挂念又涌。

看看时间,快11点了,我却没有任何睡意,或许,今天又要失眠了。

夜半,又想母亲了,写首纪念,安放离殇的吾身。


夜凉如水,夜深如墨, 
几分寂寥,几分寒意。 
心似寂寥,可有挂念? 
心生寒意,可有纪念?
 细思量,唯有忆, 
不思量,怎能忘? 
黯然销魂思母中, 悲不自胜。 
人已老, 梦已散, 
却, 不见来路, 
也, 不知归途。



那一朵云彩,   可,还是那个时候的那朵吗? 它漂浮在湛蓝的天际, 牢牢的牵住了我的目光。 它缓缓的流动, 牵动我心中悠长的回忆。 那年, 少年离开家乡的时候, 有一朵云一直默默的尾随。 它和母亲依依不舍的目光融合, 融合成温暖的丝线牵绊着我。 而今, 我以为, 那朵云早已随母亲的离世, 变幻成纷纷泪雨。 却, 原来它只是变了个模样, 它依然在远方凝望着我, 牵挂着我。


从前, 我总是紧跟在她身后, 唯恐丢了。 后来, 自以为翅膀硬了, 总是嫌她唠叨, 不再与她亲近。 有一天, 她真的把我丢了, 任我哭的撕心裂肺, 她都不会再答应了。 此刻, 好想再听她唠叨一回。


难得, 一个人静静。 关了电脑,放下手机。

聆听一曲there is no night。 上帝一定吻过此琴笙, 那么婉转,那么优美心盈。

一洗凡尘,耳怡目净。 远方,使人寄托深沉的山盟。

思念,使人涌出万般的柔情。 一个音符, 叩开了心底虚掩的心扉, 仿佛流淌出心底的共鸣, 轻轻地触及忧伤的心灵。

上帝一定吻过此琴筝, 那么悠扬,那么缠绵相倾。
瞬间弥漫,魂牵梦萦。
琴声,让人沉醉内心的温馨。 风笛,让人想起故乡的宁静。
一段旋律, 撕碎了心底静谧的孤零,
仿佛传递着柔柔的温情, 慢慢地回到梦境去聆听。

天籁之音萦绕着昏黄的台灯, 灯下, 一个人, 一杯茶, 一支笔。
就这样, 静静地, 任凭思绪随音律流淌, 流淌成笔尖一串串。
跃动的文字, 文中 有深夜与灵魂对话,细说衷肠。
文中 有悠远唯美忧伤缠绵轻抚感的幽兰自赏 …… 

这个宁静的夜晚, 掩饰不住心底最真的感悟。
不变的因果里, 演变成了千年古藏, 沉寂睡去。
寥寥无去, 黯伤蔓延。


返回南昌时已是旁晚, 看着冰冷的站台, 匆匆倒灌的人流。

然后, 是疾步如飞追逐的身影, 车来车往,走走停停。
向左,向右,交汇,疏离。 茫然四顾。

满车厢麻木或冷漠的面孔闪烁着, 我落寞的心绪,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可以落坐的位置,

下一站, 迷茫和忐忑们会下车吗? 车轮滚滚,路途遥远。
彷徨终被碾碎、铺平,丢弃在过往。 车窗外, 刮过一阵不羁的南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