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f69fded4350c613bcd34ac0e7c8269.png
故事 生活

她说:当初要是被人贩子贩了该有多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茹小未
2018-03-02 20:56

春雨过后的第一娄阳光,开始变得温暖,沐浴在阳光下,不由得伸展开来,原想着将关于冬天所有的不开心晒消。
以为寒冷就这样结束了。可谁曾想,今天又下起了朦胧的细雨。阴沉沉的天空像是在告知有一段未落一故凄凉的命运。
前几天收到这篇稿的时候,其实,本是不想推出的。因为,这篇文章读着也很心痛,仿佛把心里隐藏的那分悲伤打回到过年时那段日子。
是命呢还是运?也许都不是,又也许都沾点儿边,细思量,不管是好还是坏,我还是决定了分享给你们。


他们结婚是在冬天,那天鹅毛般的大雪像是预示着什么,两家离的有点远,新娘子顶风冒雪走到婆家,婚鞋全部都湿透了,送亲的队伍虽浩浩荡荡却白茫茫一片,远远望去像是送葬。
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的暗示,只是踏进了门就再也回不去了。
正月的时候,新娘子已经变成我们口中的小妈,我们两家是邻居,也有不少共同的亲戚,所以小妈也会和我们一起走亲戚。
记得那天,阳光正好,走到一个塘圩子路上,小妈牵着五大的手羞羞答答地跟着,笑的如花般明媚。
婚姻的最初她和所有女人一样,憧憬着甜美盼望着幸福。


五大是个瓦工包工头,承包了活就不见了人。慢慢地回来的越来越少,事实上五大在外面吃喝嫖赌人尽皆知。
五大第一个小三还是地下,小妈在家种地不会有人告诉她什么,好在还没等她知道,第一个已经结束。
都说男人玩女人像抽烟一样会上瘾,五大一旦开始根本停不下来。
女人就像衣服一样,走一处换一个,小妈在他眼里只是老婆,是帮他孝顺爹娘替他种地的。
那一年过年,五大赌博输了二十多万,心中懊恼的他火没处出,随便找个借口把小妈暴打一顿。
雨点般的拳头把矮小的小妈打傻了,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打完之后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哭。
门口的水塘在冬天的时候结着薄冰,小妈跳进去的时候还是发出了很大的响动,被救起的小妈呆滞乌紫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就像失去知觉的木头人。
说实话,生不如死我第一次从她的脸上找到了答案。


可惜,她像所有被打的女人一样以为这就是命,以为只是男人脾气不好。
五大用拳头换来的却是明目张胆,从此他找女人也不必遮遮掩掩了,只要不带回家就行了。
转眼,小妈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婚姻对她来说多了两重枷锁,她不幸福,但孩子却不能没有妈。
五大搞工程挣来的钱除了吃喝嫖赌玩女人,交给她的并不多。
她不敢言语,小心翼翼只求自保。
好不容易十几年过去了,孩子也已经长大,五大盖了两层楼,城里也买了房子。
别人都以为她要老来甜了,可是,五大在赌场连连失利,很快就欠下百万赌债,亲戚朋友借遍了,房子也卖了,只剩下小妈老家这两层楼。
五大带着外面的女人回来找小妈要钱要房,到了这份上,走投无路的女人终于有了一点血性,她坚决要求离婚。
五大把她揍了个半死,她爬起来第一次打了110。
她那当律师的侄子一纸诉状把她男人告上法院,法庭上她陈述事实没有一滴泪。
哭不出来是怎样的一种痛,麻木又是怎样的一种悲。


女儿考上大学,亲朋好友来贺喜,喜钱被五大拿走,转瞬就送给了赌场。
儿子还在上初中,她靠打零工支撑两个孩子学业,每月大概二千的收入,自己也只能衣衫褴褛。
今年过年,五大回来了,她烧给他吃烧给他喝,三天年过后,他回到小三的身边。对五大来说,两个孩子过年他能回来看看就是父亲了。
初三那天,雨下的很大,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那是许多年以来,我第一次见到她的两个孩子,脸色很苍白,见到人也不打招呼,头低着,只是赶路。
而平时,他们总是躲在房里,小妈说,答应他们去外婆家看一眼就回来,他们才肯去。
母子三人消失在雨幕中,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小妈说过:被人贩子贩走了该有多好。
什么样的婚姻才能让一个女人有被贩卖的渴望?
活着,没有回头路可以走!转眼就是一生,刀山火海中她早就丢了自己,留下躯壳为孩子留着。
女人啊,二十多岁嫁人,你想过吗?一旦嫁错没有回程,离婚再嫁更是难上加难。
找一个你确定又确定的良人吧,哪怕他是个极其平凡的人也好过地狱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