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ff7c797d4e88980de903c64eefe979.png
情感 生活

半城缘:不知道说的是谁

作者:
2018-01-09 20:39
浏览次数:15448
“往事再也不回头,未来丁点不将就”

太浓了吧,否则怎会苦的说不出话
每次都一个人在自问自答
我们的爱到底还在吗
已经淡了吧,多放些糖也很难有变化
不如喝完这杯就各自回家
别坐在对面欣赏我的挣扎
一场失败的爱情像个笑话
热得时候心乱如麻
冷了以后看见自己够傻
人怎么会如此容易无法自拔
一场无味的爱情像个谎话
甜的时候只相信它
苦了以后每一句都可怕
人怎么会如此难以了无牵挂
人怎么会如此难以了无牵挂



所谓心不动则不痛,不动则亦,一动牵全身,轻则遍体鳞伤,肝肠寸断;重则犹如雷霆之焰小命呜呼。

我是因为什么?而徘徊在这所城市?
在冰冷的街头仰望高楼暗黑的穹顶,疾步奔驰着,想靠向一站温暖,那里有柔和的灯光,有俊逸的背影,有深情的微笑...一切不过是好梦一场。

打开房屋,空如磐铁的冰冷让现实的残酷更加显眼,说爱的人,早已合着那背道而驰的南北方向渐行渐远,流年,在寒冬的深夜篆刻着寂寞的文字,仿佛一块无名的墓碑,渗透着惨淡的荒凉。

诺言,早在第一个轮回前,被少年时代的梧桐花击败。腊月至此,淡菊已经凋零,光秃秃的枝干延伸着无边无际繁复落寞。
我在东边,错把灰蒙黄光当作霓虹缎彩。你在南极,自个儿温暖着自个儿的白云蓝天。
今晚,我是红颜,却醉不到前世今生的爱恨缠绵。
何尝不晓,假面的言欢?何尝不明,一切早已时过境迁?

静寂的夜,添增着寒风层叠拍打在心门边,结了蛛网的五脏六腑越缩越紧。我多么渴望,岁月的刀,一把一把刻下苍老的同时,也能斩断藕断丝连的纠缠。痛至极处,便麻木无感。

回忆轻易牵引着残缺的灵魂向萧瑟的过往后退,脚步踉跄,半点无法前进。落叶已化为冷土,眼角的泪水已风干,俯首凝视脚尖,那双复古的帆布鞋,也已经布满尘埃。


这所城,那方乡田。曾经暮暮年年等待,待一个人的前来,待一个梦的实现,待一张暖如朝阳的笑脸。终究一春一草木,一冬一离散。如果可以,我想把自己站成一个雕塑,或是一棵苍松,在斗转星移的变迁里,永恒成路人经过的千回百转。
我是路人甲乙丙丁,缘来时哭笑自在,缘去时背转掩面,可红尘万千变幻,我站不成雕塑,站不成苍松,只好随波荡漾如一片浮萍无根漂游,心甘情愿擦肩。

桑田寂寥,沧海无端。寂静覆盖了遥远的山峦,少时那些莺歌翠舞的和暖,早已如江湖隐士的笛箫,渐渐没至冷冽的岁月黄昏,无从追忆。于是,我钟情上一个人的梦寐,钟情上海市蜃楼般的幻念,钟情上冰凉指尖触碰键盘的优柔,钟情上不为人懂的婉约和决绝唇语间的冷漠。

执着与漂浮,成为我在这个世界快乐或忧伤的中介。飞蛾扑火的壮烈与点水蜻蜓的凉薄,锤炼了我曾经的懵懂无知和一厢情愿。


那弥漫人间烟火的小巷,以及被冷风呼啸过的喧嚣街头,被阻挡在紧闭的房门外。
我看不见,此刻摇曳在林立楼群中那些红男绿女的衣角是否在翻飞。
我听不见,斑斓繁杂或高或低四处溢漫的嗓音是否在慢歌低吟。
我在屋里,独坐一隅,敲打着并不优美的文字,言述我潮起潮落的人生悲欢。

因为情思牵念
所以
在这所城里自此徘徊
只是
爱若存在,即使黄花再开,冬去春来,我依然独守心中方田。
爱若离散,誓要将锦瑟流年还复来。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