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g
故事 生活

最后一批90后,如今怎样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7-08-25 22:41
九月伴随着落叶和秋凉到来,大学门口停靠着送孩子入学的车子和家人的欢声笑语。望一眼就能想起,他们明明就如同你我刚入学时的那样子。期待、兴奋,也紧张、迷惘。

TO:和我一样90年的你

你好,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最后一批90后。是偶尔还会哭出声音的90后。

1990年,我们在家人的期盼中出生成长。有的在乡间林野,有的在车马交错。我们努力创造着不同的回忆,却冥冥中身处相同的境遇。日后相遇,能否从深远的眼眸中认出来呢。

在我出生的村子,基本已经没有家庭被饿冻了。虽然好几年我都穿着表哥换下来的宽大裤子。我是那种在每个村子都有的,必须家长在身边才敢出来玩的胆小孩子。我猜你们中也一定有装横耍坏聪明得让大人都无法招架的毛头小子。

听人说,每个村落都会有一个有残疾的可怜人成为大伙茶余饭后的笑柄,成为孩子们争相杜撰的怪物。也有人说每个人的小时候都会害怕一种动物,多稀奇古怪的都有可能。

他们说的都没错。那时候,我害怕哑巴和大鹅。那你呢?


1995年中,我家终于也买了彩色电视。我兴奋的坐在小凳上看了整整一个夏天。不再去河边捞鱼、捏泥巴,也不再去山上采花了。

2003年,是你和我都赶上SARS非典的那一年,学校把校读生都封闭起来,不准回家。每天老师都会安排班长组织同学们测体温并写在表上,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有好几代板蓝根。有很多人讨厌板蓝根的味道,我却是很喜欢。我记得我还帮别人喝过几袋。

当时班上有个唱歌特别像周杰伦的男同学,我们集体买了鲜花上台送给他。那时有人会为了义气打架,也有人总是遭受非议。那时的苦乐,像杨梅一样。有时酸酸的,有时又太甜。那时校园活动我们练舞用的是李贞贤的舞曲。唱歌都会选SHE的歌。


住校的学生也大多数没有手机。放学后在学校的小卖店公用电话总要等很久。虽然像我这种打电话就是为了要钱的人很多。但是喜欢和父母报备学习情况大聊家常的人也不少。所以有时候我会插个队说,我就用一分钟。

年轻的我们很傻很简单。我们的梦想只有一个,就是考大学,而不是挣大钱。也是在那个我们以为自己长大了但是还时常犯错的年龄,在滂沱的大雨中,在漫天的飞雪中,在被撕得粉碎的日记本中,为初恋受了点伤也找到了而后一生都能相信的好朋友。

2008年5月,学校的礼铃响起,老师停止了讲课,学生全体起立。在为汶川地震罹难者默哀的时候,我忍不住从紧闭的双眼中流出了眼泪。也许是被街上轰鸣的车笛声震撼,也许是被初夏的蝉鸣声感动,反正我就是流了眼泪,为无数未曾相识的可怜人。


上了大学我们就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大人。我们不再惧怕禽流感什么的。因为我们马上就要二十岁了。我们成了大学生。经常打电话给家里,叫他们不要相信网络诈骗也别学别人乱屯盐。

第一次看过文艺电影之后我们还在心里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要我们拿了奖学金就一定留给妈妈买礼物。最后到妈妈手里的礼物是那张由学校出工本费的荣誉证书。奖学金早就不知所踪。我们不如现在的95后00后聪明,也没有她们漂亮。班级里没有人成为网红,也没有人看直播。

当时还没有《王者荣耀》,我们会躲在寝室里玩《QQ炫舞》,也有男同学三两天不上课在寝室满脸胡茬的玩《魔兽世界》。那时候基本没人再用MP3了和PSP了,当时三星的滑盖手机让我整整羡慕了半年多。

听说2012年是世界上最后的日子。也是我们90一代大学毕业的日子。据说末日那几天,太阳黑子异常活跃,不建议出行。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也没敢拉窗帘。后来我想,也许上天是为了让我们更加感悟生命的五味杂陈,而选择留下来吧。


后来啊,我们毕业了。我们收起了近乎全部的高傲与锋芒,横冲直撞在物欲横流的大人世界,迷茫一如过往,像那个入校的早秋的下午。只是相比那天,我们早就忘了令人舒服得蝉鸣和晚风。

光阴如疾风骤雨,光阴如琥珀。那个时候我们二十多。现在我们都成了快三十岁的不再自由的大人了。
我们是既有80隐忍和吃苦耐劳觉悟的一代,又有90激情蓬勃,赤子之心的一代。呐,我们就是90年的大人,是最后一批90后,是最先变老的90后。

也许我们从不认识,也许我们许久未见,也许我们相忘于江湖。但我们同生,总会有些感应。
不管你付出了多少眼泪和尊严得到了现在,也不管你付出了多少的等待和磨难仍没换到的将来。都要永远记得,光阴不负真心,岁月曾经静好过。


作为90年的你我,经常感觉昨天还在学校里主演拧巴的戏码,今日又被推到大人的世界沉默不语。就算我们不说,但我们没有辜负时光,我们变了,而且一变再变。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但愿她永远不被改变
许多梦想编制太美
跟着迎接破灭
可我们从未认输
允歌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