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dcd9acfadda9a499bff457468ee4d.png
故事 生活

我离传销0.01米

作者:陈耳朵
2017-08-10 22:30
浏览次数:272690

To:逝者李天星

前几天你遇害的消息铺天盖地,网络善意的推手在连夜赶稿关于你的文章。你的父母在含着泪想你;你的朋友在日夜兼程的帮你维护权利;媒体在为你呼吁,天津警方也立案承诺彻底清整传销组织。但这些回报和雪恨你都无法等到,为何只有当我们失去了生命,才能换来关爱和尊重。对此我总是想不明白。

对传销,像是我喉中的尖刺,每次呼吸都钻心的痛。因为,传销曾离我0.01米。


和申明许久未见,他头上赤裸裸的缝合伤口触目惊心,他喝了口酒,和我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吕白,我们10年情谊的朋友,但他与申明更为要好。毕业后他家里花钱安排了一份农村信用社的铁饭碗工作,为了上班方便还配了一辆他起名为小白的轿车。过年休假回家,吕白就开着小白去车站接申明,两人除了走亲戚拜年的时间之外都厮混在一起。去年过年,二人同行去香港旅行。

和朋友在一起的愉快让申明没能注意黯然神伤的吕白,以及他心中燃起的火焰。香港之行给吕白带来的是辗转难眠的夜晚,他看到了大都市和十八线乡村的差距,而这差距,正是他们兄弟之间的距离。

之后,他多次表示想到北京发展,都被我和申明劝阻了,因为我们知道,家是我们最终要回去的地方。稳定而平静的生活,是我们这群被生活榨干了情趣的北漂们向往都不来的日子,双方像极了围城里外的人,对彼此的现状感到羡慕和期待。

一个月后,他还是偷偷的从铁饭碗辞了职,到北京在申明的出租屋里蜗居了三个月,去了申明的公司做了份行政的工作,一周左右的时间,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与申明之间工作能力的差距带来的挫败感,和与朋友之间的距离感。

吕白在微信里结识了一个新兄弟,说要去威海耍几天,几天过后,他叫申明到威海来玩,申明欣然赴约。他走进那间充斥着酸臭的房子一瞬间,心中难以言语的痛心,他对自己的处境并不害怕,但他被自己信任的朋友欺骗才是无法接受的。不出所料的他被骗到了传销组织。和外面的许多传闻一样,他被骗到了南派传销(南派传销与其禁锢更注重展示性洗脑,不过度限制人身自由)。那里居住条件很差。三天的时间里,在一件狭小潮湿的屋子里,陆续有14个人给他讲国家扶植项目,只要投资69800,就可以坐收1000万的收入。而且因为国家的政策好,现在还可以一周之内就有20000万的收益到手。看着这群口出狂言的傻逼,等待再没露面的朋友,申明只觉得如鲠在喉,难过的想吐。

这三天的内容被申明记在了手机的备忘录里,末了他写了一句,死传销,骗我我弄死你全家。最后领导发觉他顽固不化,准许他离开。申明在走之前,想强行带走那个不争气还欺骗了自己的朋友。但组织允许他一个人走,却绝对不能认可他带走组织成员,在成员的阻挠和吕白的不配合下,申明只能只身一人回了北京。

一到北京,他越想越不甘心。一个接一个电话的把吕白追回了北京,俩人在出租屋里边喝酒边掰扯,吕白对事业深信不疑,不断的劝着申明共同参与,申明气愤失望着吕白丧失了理智又欺骗了他不二的信任。想着这几天的委屈和绝望,想着为他的忧心和怕他吃不饱穿不暖受欺负的担心,他觉得自己在吕白愚蠢的梦想面前简直一文不值。申明拿起手里本来打算砸向吕白的酒瓶砸向了自己......顿时血流如注,玻璃碎片散了一地,吕白想要上前捂住他的伤口时,脚上却踩进玻璃停在了原地。

吕白承诺一定不会回去威海了,但还没有等申明出院,就偷着买了去威海的夜车。



后来突然一个周末,吕白联系了我。

他坐在我对面侃侃而谈,聊过去校园里的经历,聊这些年的生活,聊他未来的想法,然后他邀请我去见他的朋友。这样的久别重逢让我顿感忧伤。

最终我没有和吕白同行,各自打车回家,分开前,他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拥抱,那个拥抱,我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是和我这个平庸的矮穷矬划清界限,还是和三人的青春记忆告别?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吕白。我们看着他每日朋友圈晒出的富裕和奢靡,但无论如何也无法为他高兴。

天星,不知此事你会否为此事骂我们不负责任,没能救人到底。我们像大多数得知亲友深入传销的人们一样,对传销深恶痛绝却手足无措。

天星,事到如今我们心疼你,我感受得到你的努力和无助,你的绝望和恐惧。世界有些地方依然没能清醒,声讨的舆论像洪流一样席卷网络,但我知道你并不想向谁问责,只要能活过来......



<在我南京的列车上,朋友圈开始刷屏了“大学生求职者李文星陷传销始末”对于这么年轻的生命陨落,我们两人在车上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目不转睛的看“芥末推”的这篇推文。

每个大学生都有近乎偏执的对前程的渴望,

大学的一个同学,她会在网上找各种兼职做做。直到有一次跟我请假,才让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先是被以前的老同学骗去延边旅行,之后又被声称“舅舅”的传销人员带来办理退学。我和辅导员老师对两人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拉锯战式沟通,最终辅导员将假舅舅骂走,挽救了她。

孩子们,你们做的事,我们都能理解。

你们害怕自己错失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们害怕自己找不到和其他同学待遇差不多的好工作;
你们害怕已经工作了的同学对还在家待业的你冷嘲热讽;
你们害怕亲戚朋友追问你的实习薪资;


我们害怕失去你们。

本文来自天下所有你的家人和朋友。允歌代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