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7d67b0906eb6b8cc317d487de89b7.png
故事 生活

爸,别他妈再打我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17-07-14 22:11

TO:爸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她已经原谅你了。但是我的心,如江河碎裂般无法修复。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感到危险,是你随手举起电饭锅向妈妈的头砸去,那时我很小,但是我很难受,我感受到我即将面临些什么,于是我跑到妈妈的跟前举起手准备拦住你要砸下的锅子。我很庆幸你没有对我动手,最终厌恶得转身而去,嘴里还是谩骂着,剩下惊恐万分的我,和面如白纸的母亲。

她那时候很坚强,从不哭。在我的记忆里,她不爱吃任何我爱吃的东西,不害怕任何我害怕的事情。后来当我长大了,我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说,为什么要那么做。那些谎言让我心安理得的享受她留给我的水果和你们勉强为我拼凑的完整家庭。


小学四年级,我回到家就赶上你们正在吵架,你拿起了防盗用的木棍,一下打在她身上,可她依旧不服输,与你怒目相视,谴责你的种种不该,我紧紧拉着她的衣角叫她别说了,我怕你再打她,她疼的时候,我也感觉疼。可是你们并没有相互退让的打算,我在那样的恐惧和不安中坚持站在你们中间,连厕所也不敢去,直到尿了裤子。

我怕我一离开,你就会再动手打她。我的懦弱像跟尖刺纵横在我的童年时光里,那么灰暗,又那么刺眼。

她喜欢养花,但是家里的花盆因为打架几乎都摔了干净,衣柜上的穿衣镜被打碎后厚厚的糊了一层报纸,充满油墨的味道。我每天都把剪刀和水果刀装进书包带到学校里去,晚上在偷偷放回原位。

我害怕你,我从来不敢与你对视,也不敢和你说话。但我讨厌你,我觉得你就是我的仇敌。

小学毕业的那年,我因为没听你的话,你想动手打我被她厉声阻拦了,你认为她是在妨碍你对我的教育,于是你们开始剧烈的争吵,声音很大,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靠近,也不敢走开。我很想阻止你们,但你的眼神告诉我,我没资格。因为我是女儿,而你更希望我是个儿子。

那次你随手拿起装满光盘的盒子打了她一个耳光,瘦小的她瞬间飞了出去,头撞到墙上晕倒了。当时的我以为她死了,我哭得鼻涕淌满了她的领口。

每天路过邻居们聚集的老榆树,我能听见她们在议论,我低着头试图让我的头发遮住我憋红的脸和快要溢出泪水的无能的脸庞。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本去堵住她们的嘴。


初中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住校。学校在离家不远的镇上,但我从不回家。因为我讨厌你,也知道你也讨厌我。多少次我都梦见你杀了她,第二天我就会去杂货店的公用电话打给她。她每次都说很平安不用挂念。于是我天真的安下心来。

初三的夏天,她特意来学校给我送生活费,我很奇怪。她冷静的告诉我,你酒驾出了车祸。

我去看你的那天,你似乎比平时温和了许多,告诉我别担心,你不疼,让我好好复习,安心考试。那天之前,我以为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哭,那天我却莫名心疼得哭了。

我没考上重点高中,你也早就出院了。你忘记了当时跟自己许下的承诺,恢复了每日酗酒。高兴的时候你会喝完直接睡觉,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骂骂我和她。她倘若回了一句让你不顺心的话,你气愤到去厨房拿出菜刀……

最终在她的坚持下,我自费去了重点高中,然后我考上了重点大学。并没有如你所像的那样腐烂在乡下。

大学就在你们的城市,四年里,我只回了6次家。还没毕业,我就去很远的地方工作。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逃离,可就算我不回家,她也还在你的身边,无法避免的遭受你的折磨。我终于知道我还是错了。从过去到现在,我的弱小和胆怯并没有任何的长进,只是能说出一口漂亮话而已,我依旧是那个被你压制得死死的弱者。我想,逃避也许是我今生对她做的最残忍的事。

昨天她再次拨通我的电话说着平常的事,但是我甚至能够听到她心底落泪的声音。你打了她,对吧。

我收拾了几件出来工作时她给我带上的几样东西,买了凌晨三点的火车。凌晨的车站人不多,夜色深沉,候车室依旧亮如白昼。我的心陷入无限的思考想给你写这封信。

我决心要回到她的身边,回到你们的身边。希望你听到我想对你说的话。
爸,我回来了。别他妈再打我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