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
新疆

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8-07-25 07:51
闹钟响的时候,很困很困。
但还是努力把自己拖起来,走到毡房外去看赛里木湖的日出。

来到湖边的西海草原湿地,静静等着太阳从水面探出头来,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晨光中唯美得摄人心魂。

眼前的画面,让所有的跋山涉水都算不上什么。


第一次走新疆路线,是大学的一个假期。
那个时候还没毕业,刚拿到驾照不久,和几个同学一起自驾赛里木湖。虽然也没怎么上手开车,却被沿途的风光深深迷住,想着有一天能自驾穿越新疆这片土地。


听过一句话: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
深以为然。

大概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新疆太大,大到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地方会像她一样,让你觉得去多少次都不够。

那里地域辽阔,高山绵延。有绿茵无边的草原,也有莽莽无垠的荒漠;有人流如潮的巴扎,也有人迹罕至的空城;有天真可爱的维吾尔族小孩,还有能歌善舞的姑娘小伙。

也许你已听说——今年的6月21号,独库公路全线贯通了。这意味着南北疆的路程,由原来1000多公里缩短近一半。


想要出发的话,就抓紧启程吧。
如果不踏出这一步,你永远不知道新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到底有着怎样的奇迹。

此刻昭苏的油菜花开得多好,一望无际的花海犹如金色的织毯,伸展在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


从冬雪中苏醒的赛里木湖,蓝色的眸子深邃悠远。在星空下的湖边搭起帐篷,晚上躺在青草地上仰望星河,听毡房外的奶牛,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地吃着草。

那拉提草原的草快要长到了一人高,空气干净得可以洗肺,站在雪山脚下深呼吸,从鼻腔到肺里,每一口都是享受。



夏天的新疆,是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崇山峻岭之中的天山天池,有着不输九寨的灵山秀水,风吹树动,带起水汽氤氲,宛若仙境。


在伸手就能碰到白云与雪山的鹿角湾,天上苍鹰盘旋,地面骏马驰骋,在广阔的天地间,视线飞向地平线的尽头。

金格尔夏牧场里,洁白的羊儿是大地上的精灵,用一把野花定格最美瞬间。


住进充满异域风情的布尔津,喝着俄罗斯的纯酿噶瓦斯,尝一尝额尔齐斯河畔的冷水烤鱼,一刻都不容错过。

巴音布鲁克湿地是天然的避暑圣地,即使到了最热的三伏天,晚上睡觉还得把盖着被子。来到这里,可以现身体验“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奇趣经历。


又到了吐鲁番瓜果轮番成熟的季节,一年一度的葡萄节上,盛装出席的新疆姑娘们载歌载舞,新鲜甜美的瓜果应有尽有。

云遮雾绕的巩乃斯林场,有满山的松树和野花,有一群群悠游自在的马儿,有雪山倒映在湖面,遇见的第一眼,就会爱上它。


和别处不同,新疆的老城厚重而不失纯粹,适合来这里安放灵魂

漫步在喀什老城弯弯绕绕的羊肠小道,可爱的维吾尔族孩子们冲着镜头甜笑。赶一场热闹的巴扎,晚上去夜市大快朵颐,千年古城依然散发着勃勃生机。

偶遇一个叫喀赞其的小村,满眼都是梦幻的蓝色,会让你有一种来到了摩洛哥舍夫沙万的错觉。



记得在人间的月天,到伊犁杏花沟去走一走,那里有全世界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原始野杏林。帕米尔高原下的哈萨克人家,美成了一个世外桃源。

默默无闻的克孜尔千佛洞,是佛教最初传入中原的源头,历史上这个佛窟曾因为种种原因遭遇过灭顶之灾,是一个不逊于莫高窟的存在。


北疆最适合在深秋抵达,层林尽染的世界,许你一个秋的童话。

九月的喀纳斯是上帝的调色板,从月亮湾一路走到神仙湾,穿过茂密的西伯利亚阔叶林,在茂密的丛林深处,从清晨到日暮,看瞬息万变的人间净土。

阿勒泰成片的白桦林,过滤了喧哗和热闹,每一个角落都透出安详和宁静。

住进白巴哈村的小屋,看晨雾里的日出,晚霞下的炊烟。等到星空慢慢亮起,在一个寂静的夜晚和图瓦人喝酒聊天,直到困了天然氧吧中悠然入眠。


五彩滩期待,再高都不会失望。缤纷绚丽的雅丹地貌,在夕阳与河水的映衬下更加迷人,编织出一个斑斓的梦幻世界。

新疆的冬天冷而绵长,却藏着最纯净的美景。

白雪覆盖下的禾木村,玉树琼花,银装素裹,映衬着桦林银白色的树干和暗红色的树枝,风韵独存。


10月下旬开始,大群的天鹅从迁徙过来,在这里度过一整个冬天。当岸边的雾凇成了背景,天鹅湖上优雅的身姿成了最动人的柔情。

褪去了夏天养眼的绿色,巩乃斯的冬是黑白相间的玫瑰,白得纯洁无瑕,却并不单调。

大漠孤烟,驼铃声声。每每想起那故事里的感动,总令人魂牵梦萦。

库木塔格沙漠的漫天风沙,在某个瞬间你开始向往在茫茫大漠间结一草庐,把酒当歌,快意恩仇。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刻出神魔莫测的乌尔禾雅丹魔鬼城。苍凉的魔鬼城一片死寂,却孕育着世间最美丽的石头。

绵延500多公里长的开都河,一共有一万多个弯道,传说在农历每月十五的时候,可以在开都河的河道里一次看到九个太阳。

在无人区的罗布泊,黄沙之下埋没着不知所踪的楼兰古国。风沙突起的地方,奇形怪状的雅丹沉默地伫立在空无一人的荒芜里,一眼便是永恒。

亲眼看见过天山大峡谷,才会笃定地相信,原来书上说的那样震撼都是真的。


距吐鲁番13公里处的交河故城,是古时车师国的遗址,经过千年的风来尘往,古城的街道、土墙甚至窗户依然清晰可见。

历经千年岁月洗礼的库车,至今流传着女儿国的传说,延续着龟玆古国的文明。

库车是独库公路的尽头,这条“奇迹之路”,三分之一的路段四周是万丈悬崖,五分之一的路段底下是高山永冻层。


因为沿途笔直高度急剧改变,全凭修路工人的流血流汗。
数万名兵士在这里奉献了青春甚至是生命,终得天堑变通途。

绵长奇诡的独库公路
真正走上去一定比想象中更震撼的多吧

这个世界上值得去的地方太多
哪里的路最好走
哪里的风景最好看
终究是要自己走一遍才知道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