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份最幸福的事就是去新疆看杏花
新疆

4月份最幸福的事就是去新疆看杏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8-04-03 07:59
女孩子什么时候会觉得幸福呢?
是孤独的时候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朋友圈点赞,是下雨的时候有人接你下班,还是喜欢的人约你看最想看的电影 ... ...


对我来说,大部分幸福都和旅行有关。
比如春天会缠着朋友开几个小时车,带我去郊外踏青;想静静就会找一个生活节奏很慢的古镇,坐着就是一下午;那阵子失眠去了大山里的村子,晚上数着萤火虫回家,一夜好眠。



现在,我就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去见一见生活圈之外的美好。
听说今年伊犁杏花沟的花期到了,4月份最幸福的事应该就是可以去新疆看杏花吧。

人间四月,要到沾衣欲湿的杏花雨中走一走,杏花簌簌落在你的肩头,你的脸上。洗净一身尘埃,让灵魂变得清澈起来,在草长莺飞的时节,这是幸福的模样。


伊犁杏花沟位于新疆伊犁新源县的吐尔根乡,是全球目前发现最古老、规模最大的一片原始野杏林。

野杏林或集中,或零落的分布在巩及斯河北岸,当那拉提大雪山冰雪消融,伊犁杏花在恍惚之间露出了千娇百媚的容颜,惊艳了这个四月。


粉色的杏花如同绣在绿绸子上的娇艳花朵,置身其中,一种被大自然宠溺的感觉油然而生。

杏花沟的美丽,在于它的声势浩大,不管是梁脊上还是沟底,杏花树或者孤然傲立、或者抱团簇拥着。


这片中世纪遗留的原始野杏林,足足有3万多亩,花开时,整个伊犁河谷胜似仙境。

当大西洋的暖流到达天山脚下,千树万树的杏花沿着褶皱的山形绵延十几公里,怒放在山腰沟谷之间。


山谷的青翠与杏花的恣意相映成画,一树树一丛丛的粉色杏花,一眼望不到尽头,既有群花烂漫的大气磅礴,又有一枝独秀的娇媚动人。

淡红褪白的杏花美得恰到好处,像是浅红之上施了一层薄薄的胭脂,宛如姑娘羞涩的笑靥。

春风过后,落一场轻盈飘散的杏花雨,不觉淋了一身芳香。呼吸间,都是蜜糖般袭人的甜蜜味儿。


依坐在杏花树下,远处皑皑雪山,脚下是充满生机的绿色良田和娇嫩的杏花林,天然一幅春日绝美画卷。

杏花沟的美丽,也在于它的错落有致,没有人为修剪的杏花树,千株万棵枝根相连,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生长。


绿草如毯的山峦间、油润如洗的田野里,大片大片的野杏花,粉的、白的,如烟似霞。

湛蓝的天空下,云彩流转,微风不燥,耳畔隐约回荡着哈萨克牧民悠扬的歌声。马背上驰聘的汉子也放慢了脚步,只为那云锦般繁盛的杏花。


半山上散落着白色的蒙古包,牛羊悠然自在地咀嚼着新生的嫩草。我想,也只有当地的牧人才是真正的身处这场花事里,赶着牛羊,静静地看花开花落,不生悲喜,也没有遗憾。

阳光下,山河环绕,粉红缀枝,一束束柔和的光线穿过花隙,牧民的房屋和牛羊散落其间,都说人间四月天,最美也不过如此了吧。


杏花沟的美丽,更在于随着阳光的流动呈现出不同的迷人画卷,即便是站在同一个地方,日出前后、日落前后都会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杏花沟的日落与日出如同一场色彩交织的光影大秀,不同的角度呈现着不同的层次美感。不妨在此露营一晚,做一回慵懒的花间仙子,赏日出日落,观良辰美景。

古老的杏花树守着岁月沧桑,日落时抓不住的遗憾与日出时的悸动,同样的动人心魄。流光千色,花影摇曳,一个是灿烂的登场,一个是华丽的落幕。


栖息在花间,杏花香悠悠的弥漫在呼吸之间。仰望星空,总觉这漫天的繁星就像是一朵朵开在天上的花儿。

幸运的话,若是赶上一场清澈明朗的杏花雪景,更是不虚此行啦。

有杏花的地方就有人家。
清明时节,除了纷纷细雨,浮现眼前的还有杜牧的那一副“牧童遥指杏花村”的画卷。

伊犁杏花沟野杏林与世无争,哈萨克人在这片世外杏源里守着宁静祥和,而世界上最美的杏花村,在新疆帕米尔高原脚下。


没有杏花,帕米尔高原也就没有春天。有杏花的地方,就有一个塔吉克杏花村。春天,塔吉克村庄和杏花构成了一副副仙境般的画卷,宛如世外桃源。

帕米尔高原的杏花不同于江南水乡平畴沃野中的杏花。在广袤的帕米尔高原腹地,杏花与雪花共存,比起江南杏花与春雨的组合更震慑人心。

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发,一直到叶尔羌河谷深处的大同乡,路况相当艰险,途中隐藏了很多杏花掩映的村庄,真可谓最难抵达的地方往往有着最美的景色。


沿着叶尔羌河谷驾车而行,经常一个急弯转过,迎面就是一个杏花村,杏花朦朦胧胧,如烟似雾,好像是一片粉红的祥云飘落在河谷之中。

在这些大山的褶皱里,生活着塔吉克族,他们是和杏花关系最深的民族。每一个杏花村都是偏僻宁静,但朴实自然的,没有一点点娇饰、哗众取宠的姿态,时间在这里不留痕迹地走过。

在进入塔县的路途中,慕士塔格峰等大雪山巍然耸立。
如果说帕米尔高原是壮丽的雪山美景,那么在进入大同乡后,壮丽的风景画立刻又成了一幅田园风情画。


大同乡就位于帕米尔高原里、海拔不到2000米的平原中。春天,你若站在山路的高处,远远地就能见到村庄盛开的粉色杏花,围绕着塔吉克人的房前屋后。

小村庄里到处都是600年左右树龄的杏树,墙头晒的杏干轻磕即裂,嚼起来有一种特有的野香。

百年的杏树遮天蔽日,云霞般的花朵在枝头傲然怒放。杏花白粉相间,在远处的雪山和高高的深色大山陪衬下,犹如一幅精美的水彩画。


杏花树下,纯朴的塔吉克小女孩,赶着牛羊入圈,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走过压弯了腰的杏花枝,生怕碰落了这娇嫩的花瓣。

院落里,传统的塔吉克妇人晒着太阳,坐在一起闲聊家长里短,手中还不停歇地做着绣品,正在学步的孩童踉踉跄跄地探索着世界。他们的笑容纯净如这盛放的杏花,在春风摇落的杏花雨里恬静而温馨。


新疆杏花的花期只有短短数十天,短暂却灿烂。
一颗杏花树,百年花开叶落,守着对春天的诺言 —— 春暖,杏来。

也一直守着对自己的诺言:某个季节某个时刻,从南到北,再由北向南,要看不同地方的花开。

然后等一场杏花雨落把我困在幸福里,总觉着花落之后幸福也会结出果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