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不值得,只想去西藏
西藏

人间不值得,只想去西藏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允歌
2018-05-16 09:33
最近听人常说:“人间不值得” 。
这句话出自脱口秀演员李诞的周边畅销书的扉页上,就这一句话让人看了之后不由自主地念上了很多遍。

现在也成了当下社会人面对自己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的无奈喟叹:生活没意思,人间不值得。



其实这句话本意是以一种自嘲的方式看淡人间悲欢:开心点吧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李诞也在新书发布会上做出官方解释:“人间不值得,不是要你放弃。而是说,你做了想做的事情之后,不要执着,如果没有得到一个好结果,就健康地活着。”

瞧瞧,说得多好,不是陈词滥调的叫你开心,而是要你做自己该做的事,但不要执着于结果。

如果太执拗,容易把自己陷入一种不开心的情绪里,纠结来纠结去,就变得特别没意思了,这个人间不一定值得去开心,但是为它不开心,不值得。

当然这个人间也有值得的东西,那就是自由和梦想

凡提及旅行,总会有一个去西藏的梦想
如果人间不值得,那就去遥远的青藏高原——西藏、青海、川西、甘南... ...


那里野马奔跑,还有阿布成群的牛羊。
开着车飞驰在柏油公路上,撒野在广漠边疆,感受那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感受高山上的白雪皑皑,看日出日落,对酒高歌,与皑皑苍穹,一同睡去。

生活从来不该像陀螺般不知疲倦没有停歇,忙碌一阵,潇洒一阵,这就是自由。

穿越广袤无垠的草原,翻越雄奇壮观的高山,自驾川藏线,环过风光旖旎的村落,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收获什么美景,藏区的公路就是大写的“未完待续”。



甘肃夏河,街道左边就是拉卜楞寺,右边就是夏河生活城区,分开了就是“红尘浊世”与“喜足净土”。这里时常会看到三步一叩首、五步一磕头的虔诚的藏民,那些匍匐前行的善良的灵魂。

隐藏在甘南迭部的崇山峻岭中的藏族村落扎尕那,藏式榻板木屋鳞次栉比,层叠而上。这里山势奇峻、景色优美,经幡迎风飘扬,犹如一座规模宏大的石头宫殿。

郎木寺不是寺,是鲜为人知的人间净土,在高原的阳光下,寺庙的金顶熠熠生辉,闲适的僧俗众洋溢着真诚的笑容,青稞与酥油的香气在手中弥漫。


纵马驰骋在广袤无垠的桑科草原,鲜花盛开,牛羊遍野,悠闲的人们喝着酥油茶,聊着天,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祥和。

沿着洛克的足迹,从四川凉山木里徒步穿越到稻城亚丁,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以一种生命的姿态,幻化成与人相同的存在。这世上总有一个地方,让你抵达之后便认定它是归宿。

攀登海拔3660米的云上天堂牛背山,只为漫步天上的那片海,翻滚着的云海伴着远处的蜀山之王贡嘎神山,波澜壮阔且流动不息。


行万里路才能回到内心深处,用转山的方式探秘贡嘎,后来的后来,当你闭上眼睛回想,那个星辰斑斓的黄昏依然会鲜活地闪现。

镶嵌在大山深处的孟屯河谷,原始而独特,扎一顶帐篷,与雪山草甸、冰川湖泊、野生动植物融为一体,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

川西甘孜的莽莽群山之中,色达的红房子里梵音袅袅,在离九天神佛最近的地方,信仰变得纯粹,连闯入的陌生人内心都一片柔软。

黎色,是大地初开的颜色,也是莫斯卡村的颜色,在这片遗落的天堂,高原精灵土拨鼠无拘无束的生活,远离喧嚣,守着一处安静与祥和。


每一个独立而丰富的灵魂,都可以在云南德钦的梅里雨崩找到契合自己的栖息地。去雨崩看云淡风轻,花开遍野;看日照金山,壮美华丽;看神山环绕的冰湖,清澈透明;去雨崩转山祈福,保家人一世平安。

西藏阿里,世界公认的神山——冈仁波齐,依旧白雪皑皑,如同王座威凛万峰之上,一个佛教徒一生最大的夙愿莫过于去冈仁波齐朝圣,它是所有藏民一路磕头跪拜的终点。

阿里的夜寂静、冷冽,没有城市的霓虹、雾霾。4800 米的阿里暗夜公园是国内第一家以星空为主题的暗夜公园,这里的星星不眨眼睛,不闪烁,只静静地凝视着大地,犹如深邃的大海。


海拔5000多米的纳木措,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天上的云,五彩的经幡飘扬舞动,要说什么最能净化心灵,我想一定是纳木措的湖水。

布达拉宫恢弘的气象里流传着无数的传说,厚重的历史中积淀着千年的沧桑。这里能满足人们对藏区的所有幻想,无论是建筑、珍宝还是爱情。


八廓街上聚集着来自各地的朝拜者,在老老的街道,旧旧的小巷,穿着鲜艳民族服饰的藏胞和衣衫褴褛的信徒挤在同一条转经道上。

大昭寺门前终日香火缭绕,信徒们虔诚的叩拜在青石板上,留下来等身长头的深深印记,在这里处处可见信仰的厚重。

走进拉萨街头的甜茶馆,打一碗纯正浓郁的藏式甜茶,甜茶馆浓缩了西藏的市井百态,所有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合适的位置。


春天的林芝,苍劲的野桃林依山而上,开得肆意而狂野,这里,雪山的巍峨壮观与桃花的柔情曼妙,一刚一柔,是世间最纯粹的风景。

古格王国遗址之上早已人去楼空,昔日强盛一时的象雄王国和古格王国只留下一些斑驳的遗迹和大片黄土,一切秘密都同归尘土。

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村落推瓦村,坐落在蒙达岗日雪山脚下,这里背靠高耸的雪峰,面迎绝美的普莫雍错,保持着近乎原始的生存状态,宁静而淳朴。


雅鲁藏布江像一条银色的巨龙,从喜玛拉雅山自西向东奔流于世界屋脊南部,创造了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这是世界上最深和最长的峡谷,被誉为“人类最后的密境”。

一百万年前,喜马拉雅山脉以气吞山河之势使湖盆增高,又历尽十万年风雨的侵蚀,上帝用百万年雕琢打磨出如今满眼金黄的扎达土林。

鲁朗临海是一个“叫人不想家的地方”,灌木、松树和云杉组成林海,整齐划一的草甸,溪流蜿蜒,成千上万种野花怒放,木篱笆、木板房、木头桥及农牧民的村寨星罗棋布,勾画了一幅恬静、优美的“山居图”。


帕里草原是高原上最靓丽的明珠,盛夏,这里处处都是盛开的油菜花,铺天盖地美到爆,再加上白色的雪山,绿色的牧草,整个草原犹如一幅幅风景画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被誉为“隐秘的莲花圣地”的墨脱,是中国最初及最后的秘境,去墨脱最好的方式是徒步旅游,从原始森林到雪山草地,从高山峡谷到铁索吊桥,行走在其中,身体在“地狱”眼晴却在“天堂”。

在喧嚣的尘世待久了,便会在午夜时分闭上眼睛去寻梦,决定出发前往羊卓雍错的那一刻,所有美好终将如期而至。


和路边进藏的陌生人成为朋友,皈依寺庙的活佛,和雪山下的藏民一起篝火,抱起藏家小狗,给路边的小朋友一颗糖,跟朝圣的小孩赛个跑... ...

生活当然是眼前苟且。
旅行则是抛却身前身后事的诗与远方,是路过却不食的人间烟火,敬自由之灵魂,也敬蝇营狗苟的我们却在这美好人间。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开心一点嘛。
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