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忘记去过东极岛的事了
海岛

快要忘记去过东极岛的事了

作者:允歌
2017-10-15 23:07
浏览次数:15529
使人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能挽回也忘不了的事。
他说他在东极岛有遗憾,想再去一次 。
我想,我的遗憾应该是快要忘记去过东极岛的事了。
这或许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庆幸自己:
去过的地方越多,越知道自己想回什么地方去。
见过的人越多,越知道自己真正想待在什么人身边。
说过的话越多,越知道有些话只能说在眼里、梦里、草稿箱里、东极岛的海里。

东极东极,东边之极。
东极岛,在我国大陆最东的尽头,静卧在舟山的怀抱中。
它不是一座岛的名字,它是一群岛的总称,庙子湖、青浜、东福山这3个岛是去东极岛的必去之地,这里拥有太多海上的美好,因为它几乎包揽了真正意义上的阳光、碧海、岛礁、海味。


东极岛的海有东海最蓝的海水,这里可以见到祖国的第一束曙光,这座海岛还是电影《后会无期》的重要拍摄场地,我始终认为只要身处这里所有的烦恼都会随着太平洋的第一缕海风飘散。

电影《后会无期》里有一句台词:“我们听过无数的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人,总会有烦心事,这一次选择一个人背包去东极岛,在秋天的早晨,从庙子湖码头的轮船上下来,雾气白茫茫落了一地,我只急匆匆穿了一件旧的毛衣,深深吸一口湿哒哒的空气,吐出的不知道是雾气还是叹息,脑海里不知道是你还是回忆。

你就要消失了啊!
可回忆怎么好像越来越清晰?
正如《后会无期》的开场白:
“带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别牵挂”
要一直往前走,才能找到人生的答案。


庙子湖是东极岛最热闹的岛,是东极镇的政府所在地。依山而建的民房层层叠叠,码头上商贩聚集、游人往来,宛若江南小城一隅,可真真体会到什么是:热闹是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

走进庙子湖的东极镇,没有大的街道,只有一条条的小胡同,镇上的居民穿着朴素,始终保留着原始的风味,他们生活安逸祥和,渔家人热情慷慨。

在一场雨的时间里,我没看雨,也没想其他什么,只是沿着石板路,流离于赋予海岛生命的极地民居。
无欲无求,则不卑不亢。

岛上的路并不复杂,你可以沿着环岛最美公路散散步,累了就找个地方安静的坐着,看看远处那片海,偶尔划过的船,喊着再见的人,其实还是想被挽留。


值得一提的是,庙子湖岛上有邮局,可以在这里买明信片,从中国最东边寄给家人朋友,也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

岛上晴朗的黄昏非常迷人,你会见到阳光一点点地向海平面靠拢,天空染上了淡淡的黄色,越来越浓,直到最后变为金黄的星芒,沉入到岛屿的背后,留下漫天的云霞。爬到岛上最高的一块巨石上,看红日沉入海面。


晚上在露天阳台上吹着海风和其他住客聊天,旅行中的人聊天都离不开各种感性的东西:人生,理想,远方,爱情。在陌生人面前可以无所顾忌的讨论,总是露出内心的那一丝脆弱,大家萍水相逢,明日一别,后会无期。

要到东极岛任意一个岛,都必先从沈家门半仙洞码头乘东极轮到庙子湖岛,小船沿途会经过普陀山、庙子湖岛、青浜岛、西福山岛和东福山岛…在航行的过程中,海水渐变清澈,由黄泥浆水变为黄绿色、墨绿色,继而是清透的蓝绿色。


每个岛都可以看日出,庙子湖有日出亭,东福山有日出石。
东福山岛属于东极岛的最东边,因此我国海上的第一缕晨光就是在这里被迎接的。岛上“第一缕阳光观测台”是观看日出的最佳点。

来到这便一定要住上几晚,挑一个晴天的早上,早起去看祖国最早的日出。即使在一丝丝袭来的冷风中等待,当看到微弱的阳光透过云海,从海上折射出灿烂时,才懂得如期而至的意义。

岛后面缓缓升起的咸蛋黄,柔和的光线将天空和大海染成了红色,非常绚丽。


岛上的灯塔是东福山的标志,岛上的塔塔青年旅社也因此得名。塔塔青年旅社位于东福山的高出,原先是一个小学。从山上高处俯瞰山下,风景美哭。


位于东福山岛的大树湾石屋群,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用岛上的石头所砌成,就连小路也是石纹粗犷的石板,石屋都面朝大海,伫立在海边显得尤为古老沧桑。

如今废弃的石屋被植物缠绕,有些石屋门前挂着墨绿色的渔网,...依然记得《后会无期》里把那一座石头房子炸掉的一幕,这是对“家”后会无期,还是对“过去”后会无期?

象鼻峰是岛上的最高点,犹如大象长鼻调皮地伸长到大海,戏弄潮水。奇石两边陡峭凌空,险象还生。

从上面可以俯瞰整个东福山岛。站在山顶上环视整个山和大海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是通透的。
此观沧海难为水,此行东极再无东。

同样是环岛,东福山岛的环岛游更适合于骑行或徒步,环岛公路修的很好看,红白相间的护栏,印衬着山与海一切色彩明亮,只是太过于浪漫。


早上四点起床去日出,在大排档吃完海鲜,就开始了环岛徒步,东福山的岛是一座山绕着一座山,要是想环岛,就是要不停地上山下山上山下山。

不过,每到一座山,你都会看见不同的风景,有海鸥作伴,还有山、石、风车、石屋... ...



这些年都没有再哭过,却一直记得那个在东极海浪声中流泪的自己。
我将这辈子第一次坐船、第一次看徒步旅行、第一次认认真真看日出都献给中国东边那座美丽的小岛——东极岛。

本以为即使真的有后会无期的那天,也不用太过不舍,因为美好的回忆已深印在你心底,不会忘记。


可是我们太年轻,以致都不知道以后的时光,竟然那么长,长得足够让我忘记去过的地方,足够让我重新喜欢一个人,就像当初喜欢你那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