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在色达庆生,我想去川西朝圣
色达

胡歌在色达庆生,我想去川西朝圣

作者:允歌
2017-09-18 21:48
浏览次数:116701
旅行,是一路的惊喜。

看到胡歌在他35岁的生日骑摩托车去色达的新闻,他从上海出发,骑行千里,前往四川色达,看着戴着头盔身穿黑色机车服的老胡,想起了当年那个少年轻狂的李逍遥,也想起了自己曾经说着走就走的川西。


色达在川西,川西不止色达。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多少美景静静躺在这片大地上,等待着你的双眼去发现,春有丹巴梨花,夏有塔公草原绿海,秋有稻城亚丁秋色,冬有海螺沟温泉……


但无论四季风景如何变幻,在这里最令人好奇、向往又心生敬畏的那便是由一间间红房子所组成的藏传佛教寺院。



如果你没有特别的信仰
就把旅行当做信仰
那么这一生,你都走在朝圣的路上
那么这一生必须有一场川西朝圣之旅
而色达则是你朝圣之路的第一站
盘过最长最远的山路
看匆匆一眼川西湛蓝天空下那漫山的红



近几年,色达不断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无数人从各种途径欣赏到它的美。其实,你只有真正去一次色达,你才会领略到那份心灵的震撼。


这里就是五明佛学院,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之一。揣着信仰来了、留下,然后修房屋打算一辈子不离开的修行者比比皆是。随着来此修行者的日益增多,暗红色的藏式木屋也越来越多。

当下,一个总把信仰挂在嘴边的时代,也是一个容易迷失的时代。而在这里,人们终日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修行。

没有人不会为眼前满山的红色僧舍所震撼,在这荒凉人稀的川西高原聚集了如此多的人本来就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而他们都是为了修进佛法,在此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


有人说色达比西藏更适合净化自己。可能因为在这里,似乎每一个修习的僧人体内都蕴含着一种柔软的力量,能将外来众人的暴戾之气化解与无形,让疲惫旅人暴躁的情绪回归安逸与淡然,一个没有尘世繁琐的世界。


这里是虔诚的藏民朝拜的地方。看着他们站起、跪下直至全身伏地,每一次朝拜都不含糊,饱含着信仰,让每一个外来者顿时肃然起敬,不敢打扰。穿上一身红色僧袍,虔诚祈祷。也许世上再没有比信念更能坚持的力量了。

不禁感叹,原来真的有一些人,在这样一个地方,用如此纯净的方式生活着,然后你也被这种纯净的光芒慢慢侵染,不再孤僻与狂躁,不再悲伤与计较,这应该才算是一种净化吧。



夜晚的色达,那高原的灯火,人间的星光。可以自行徒步到山顶,俯瞰整个佛学院。我想,没有人不为此震撼。

住在佛学院内,星光下的色达显得那么神圣。仰望星空,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心再大,大不过天地。心再小,走到色达面前,便能看见辽阔。
对于色达,我们只是游客,匆匆而过,却不会忘记。


离色达县不远,是四川边境上一座安静的小城——壤塘县城



如果你是一个藏地文化爱好者,那么壤塘会是你的天堂,这里有着个近乎灭亡的教派—觉囊派。

觉囊派的主寺-藏洼寺,有一个木版印经院,藏有佛经一万多卷。这里还有一座供奉着印度萨尔纳特风格的金佛像的泽布基寺,整个藏区难得一见。

在如画的川西高原上,坐落着宁玛派最大的两座学院。一座是色达五明佛学院,色达正在改建,满山密密麻麻红房子的场景,以后只能成为追忆了。而另一座“红色佛国”,便是亚青寺


亚青,一个很少有人知道很少有人去过的地方。
亚青寺地处更偏远的山区谷底,名气不如色达,生活条件更艰苦,也更原始,更静谧,至今依然保持着她原汁原味的美。

如果说依山而建的色达,是立体的红色佛国;那么,依水而修的亚青寺,则是一幅壮丽的红色佛图,如卷轴铺展在广袤的大地上。


这里与外界隔绝,入冬后,四周群山白雪皑皑。曲水河在这里拐了个弯,把寺地划作两半,然后再湍湍西去。


亚青寺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在此进修的大部分是觉姆(觉姆就是出家的女性),每年都有2万多的觉姆在此修行,所以这里也被称为是“女儿国”。所住房屋也只能简单的遮风避雨,相比色达,这里的生活条件更加艰苦心酸。



在入冬后,觉姆们就会进入一个仅容一人的“火柴盒”小屋,进行为期百日的闭关修行,以极其艰苦的生活条件换取日以继夜的修法之乐。


黄昏时刻,炊烟袅袅,河水闪耀着金光,颂经声随风远远传来,犹如天籁,动人心弦。夜晚灯火星星点点,也是亚青寺最美的时候。



离亚青寺很近就会看到天空中盘旋着秃鹫群,在这个地方还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天葬。

在每年六月下旬,寺院要举办规模盛大的法事活动,周边的群众也要过来观看,有的甚至是从遥远青海、甘肃赶来。法会要持续数天,场面壮观。



亚青,隐秘在藏地,最后的一处诵佛听经,莲花圣地。



德格,康巴藏文化核心区,中国藏区三大文化中心之一;格萨尔王的故里,史诗般的传奇故事广为流传;曾经的康北茶马古道重镇,来往商旅络绎不绝。

因为位置偏远,来此的人并不多,这座川西小县城依旧隐于山间。飘扬经幡,诵读经文;山水草原,民俗风情,都一如从前,不曾被尘世喧嚣所叨扰。


一路进入德格县境,那猎猎飘舞的经幡,随处可见身着赤褐色服饰的僧侣,已经有了一种身入佛教胜地的感觉。这里有康巴藏传佛教五大教派的祖寺;有康区著名的五所五明佛学院;这一切都显示着藏传佛教在这块土地上的兴旺、发达、繁荣。

德格印经院一座历经数百年的印经院,是藏区为数不多的,仍在用雕版印刷经书的寺庙,负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的盛名。书架上陈列的,是书,更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藏地世界。

在这里你还可以看到印经人用古老的方式制作经书,百年来,印经院的工人们从未停止过劳作。


清晨的印经院笼罩于一片神秘的光晕中,虔诚的教徒早已聚集于此,手持转经筒,口中喃喃有词,开始了一天的朝拜。寺庙周围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玛尼石,寄托着人们对平安的向往。

位于印经院旁边的更庆寺,是四川康区藏传佛教萨迦派主寺,每天都会许多虔诚的信徒来此聆听诵经。位于更庆寺高耸的门墙之外,就已经能听见低沉的诵经声敲响骨膜,撞击心灵。

八邦寺坐落于群山峻岭之间,远远望去一排排白塔和金壁辉煌的寺院在阳光下显得尤为壮观。号称“小布达拉宫”,又是“唐卡之乡”的八邦寺,集康巴寺院建筑特色与民俗建筑特色于一体,融藏族绘画与雕塑于一身,看上去古朴庄重,高大雄伟。

寺内高僧云集,传道布经诵咒朝拜者络绎不绝,整个寺院终年经声朗朗。


川西,因为这里的藏族信仰文化更加厚重,可以说是藏传佛的发源地。

越过山脉,佛学院那满坑满谷连绵的绛红色,在夕阳下闪闪发光,当你立于山顶,俯瞰这片由僧尼们亲手搭建的僧舍群,心中升腾起的,只有崇敬。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遇见。

曾以为鲜衣怒马
只可惜白云苍狗
一日看尽百花杀
往事不提可休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