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藏在黄山云端的古村,后半生想隐居在这里
村落

有一个藏在黄山云端的古村,后半生想隐居在这里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允歌
2018-03-25 22:15
周国平说:唯有在孤独中,人才能与灵魂相遇。
在城市里,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把光鲜亮丽地去面对和应付各种场合形形色色的人,我们不得不戴上一个又一个漂亮又虚假的面具来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如果人生只剩百分之一的时间你会做什么?
我的回答是去一座古村,安静的靠在窗边把自己的一生写下来。


总希望老的那一天可以奔到一个贫瘠的小村,四野寂静,除了昏黄的灯光,什么都没有,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像置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荒野。

那一瞬间会特别清晰地感觉到一种孤独。
一个人,一支笔,写下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这是一座被遗忘在高山上的徽州古村。
它安静地坐落在海拔近千米的黄山市苦竹尖山腰,是徽州古镇中海拔最高的村落,被称为“天上人间”。

建在山顶上的木梨硔村,一条藏在竹林里的木栈道是通向村子唯一通道。这里52户人家总年龄有6240岁,村民们终日有云海陪伴,悬崖边开辟的晒台,就是这里连接家家户户的村路。


古村有300多年的历史,三面悬空在山脊之上,远远看去,像是天上掉下的高山古村落,又像是镶嵌在山间的一座小岛。

这里还没有通车,要到达村里,只能老老实实走一段两三公里的山路。因此游人罕至,木梨硔才能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春天,雨露富足的高山,松涛阵阵。潺潺溪水清澈见底,碰到石块就会击起朵朵水花,样子甚欢,一如我行走时的心情。

清风拂面,仿佛把每一个毛孔都吹开了,沁润着清甜。大片的油菜花开成金黄色,在微风中轻轻摇荡,细细听,风中还有画眉鸟的流转轻吟。

最惹人喜爱的是一路的花花草草,满山盛开的花儿,东一丛、西一簇,在山野之处自顾自的美丽。


清幽的山谷小路上,一路山花烂漫,树木抽着嫩芽,心情都是清润甜蜜的,每一份感觉都是自然与心灵的交流。

穿过蜿蜒的青石板古道,继续沿着木制的栈道上山,两侧是一排排青葱的翠竹,感觉像是闯入了一个秘境中的古村落。

木梨硔地势奇巧,三面悬空,只有南面与苦竹岭相连,再加上山间四季云遮雾绕,所以置身其中有种如在云端的感觉。

茂密成林的竹海,隐隐的山泉瀑溅,松涛阵阵,再细听,似乎还有画眉在流转轻唱。

穿过竹林就到了保留着原始徽派风格的村子里。一栋栋两层的小房子参差错落,白墙黛瓦的总在不经意间就把思绪拉回徽州。

走在村里,如果你留心,就能看到碎石垒成的墙基犬牙交错,久经风雨的粉墙斑驳脱落,一景一物无不写着岁月的沧桑。


有些房子由于年久失修出现了坍塌,走在斑驳幽深的小巷中,仿佛可以听见岁月的回声。

脚下的石板路破碎坎坷,窄窄的小径倚着人家,不需要刻意寻找,错落有致的青石隐匿处,就能瞥见一簇茂盛的青苔。

来到木梨硔,就像是走进了一个不同的世界,耳边没有汽车催促的鸣笛声,取而代之的是清风鸟鸣,花开成海,心情也不禁开朗了起来。

由于房屋较密,门口的路面狭窄,无处晾晒作物,聪明的山里人都在自家的门前搭起了一排排原木架,方便日晒。


村子很安静,漫步在村里的小路上,常能遇见小黄狗欢快地摇着尾巴,调皮的猫咪爬上树枝...
可能就是在就这样的一瞬间,忽然生出想要一直住在这里的想法。

在木梨硔,总能在每一个小小的事物中窥见生活的气息。门前的竹架上晒着等待腌制的青菜,一堆堆木柴整齐的码在家门口。



古村的年轻人,很多都远走他乡谋生,留下的大都是在这里生活了很久的老人。她们或安静地看电视,或在太阳下打盹,静静地守着缓慢的时光。

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木质的高台上,沏一壶清茶,望着满目葱茏的山林,悠悠地度过半天,真是太惬意的一件事了。

走到村外,有一处高台,是俯瞰木梨硔全景的最佳点,林海茫茫,竹海摇曳,偶尔会遇见慕名而来的摄影人。


在城市钢筋水泥筑成的格子房间里待久了,初到木梨硔已满是惊奇,站在观景台上,更是很久也不想离开。
那种感觉就像心里的某个地方,在瞬间变得清新。

因为观景台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还是看日出的好地方。听村民说,天未亮的时候,便会有人开始在那里等日出。

日出时分的木梨硔,晨曦初绽的梦幻和阳光普照的明亮,都会让人兴奋不已。

从客栈的窗里向外望,远处山影如黛,雾色青青,仿佛或浓或淡的水墨在宣纸上浸染渗透。眼前几盆绿植疏影婆娑,山很深,尘世很远。

天色渐渐泛白,不知不觉中满天群星悄然离去,远山的轮廓开始清晰起来。宽广的天空,清澈而澄净。

当阳光慢慢地投射过来,洒在一栋栋房子的屋顶和墙上,木梨硔开始变得温暖起来,村庄也从安静中渐渐醒来。

而在在雨后初晴的时候,会迎来令人惊叹的云海奇观。粉墙黛瓦的村落在云海之中虚无缥缈,犹如海市蜃楼。


这里的夕阳是温婉的,是朦胧的,披着斜阳牧归,是永远温暖的美丽图画。

很久没有好好静下心来看一场夕阳了,不用匆忙地赶一场聚会,焦急地堵在路上,而只是倚在木屋的栏杆上,等时间一点点过去,等夕阳一点点落山。
想来与很多地方的相遇都是一期一会,不如慢下来,找回心安。

渐渐地,村里的人家冒起了炊烟,斜阳照在院子里的锅台上,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气息,静谧而温暖。

跋山涉水抵达的木梨硔,很适合一个人在这里待上几天,这里甚至没有什么网络信号,可以心安理得地与世隔绝。


有些东西,即使只见过一次,也会一直深深印在脑海。木梨硔的夜空就是如此。因为地处高高的山腰,头顶的星河似乎距离更近,更显纯净。

蓝莹莹的天幕如洗如新,还有那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缀满其间。仿佛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碎钻镶在上面。

面对这样的星空,会庆幸把自己生生地从霓虹灯的都市中拎了出来,享受这一静谧窒息的美景。

返回客栈时,门口的红灯笼已然亮起。


手机欠费,客栈也没有wifi,远离所有社交网络,有时候真觉得找个能当面聊得来的人比找个隔着屏幕聊骚的人,难很多。

有时候真觉得我们需要一个人静静地独处,远离那些或虚假或无用的社交,念一方净土,寻一座小镇,就这样安安静静的。

一个人任性地独处,一个人恣意地升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