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去婺源的捎上我
村落

@所有人,去婺源的捎上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8-03-03 22:27
昨夜雨急风骤,日历上显示惊蛰。
惊蛰的意思是每年春天的第一场雨后,小草和虫子一起在地底下爬出来,世界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我喜欢惊蛰这个词,这两个字的组合,给人神清气爽的感觉。
尤其是“蛰”字,仿佛一只钻进心里的小虫子被雷声惊醒,肆意地爬、撕咬,提醒着你保持清醒。
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都慢慢明朗起来。


像刚醒来虫子一样,不紧不慢,把春天认真对待。
你想要成为什么,想要做什么,喜欢的生活方式,才是你应该认真追逐的事物。

好比对于我来说,想一有机会就可以去旅行,想听人诉说,想经历可以称作谈资的东西,想成为一个有故事可讲的人。

一年一度的“中国最美乡村”婺源油菜赏花季即将到来,婺源思溪延村平原已初步开放,新闻上说下周就是油菜盛花期,有没有一起的,捎上我吧。


婺源思溪延村实际是一条小河相连的两个村落,思溪在南岸,延村在溪北岸,相比延村浓郁的商业气息,我更喜欢思溪弥漫的过日子的活色生香。

曲径通幽处,通往思溪的是一条小路,路旁有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前方远远的一带屋角,转出一段水墨黑白的风韵。

思溪,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淡淡新绿与水色便氤氲着从心里升起。
一带清溪,柔柔地环抱着这个小山村;有了这弯水,思溪便有了几分朴实的诗意。

整个村落以明清古建筑为主,村内以青石板铺地,古建群背靠青山,面临清溪和稻田,村庄与秀水青山的优雅自然风光融为一体。


遇上沾衣不湿的杏花雨,走进一条麻石铺地的幽深的巷子,两侧高墙间,墙上的白粉因雨水浸湿略显灰暗。

间或有一幢古宅的垂花门,引出一个深浅不一的院落,被天井的光亮隐隐照射出一段或长或短的历史。


村口通济桥下,有妇人浣洗衣物;捣衣砧一下下敲打在石阶上,错落起伏的笃笃声,桥边,桃粉柳绿菜花黄,春意正融融。

廊桥上,俨然成了村里人谈天的好去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再加上来来往往的游客,闲了,累了,在斑驳的木椅上一坐,家长里短,古往今来,谈不断的渔樵闲话。

难免也生出几分闲适的心情来了。突然感悟其实生活,再伟大、再曲折,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柴米油盐的那些事儿,又何须计较那么多呢。

从另一条巷道出村,一座木头搭架的简易便桥横在溪水上,岸边又是一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海。

一畦绿田,一树繁花,一片金黄,使人怎能不忆起眷眷往昔,都是一副断人肠的姿态。


江岭的油菜花,是花海梯田与徽派建筑的结合。  
油菜花沿着梯田层层分布,错落有致。中间掩映着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每一个逃离纷繁城市的人都能找到归宿。

婺源遍地是油菜花,3月中旬可前往江岭、篁岭,踏着青石板路,穿行在层层叠叠的油菜花梯田中,感受江南春意。

清晨的山谷,晨雾弥漫山间,远处山峦重叠,待到云雾散去,站在山顶的观景台远眺,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层层叠叠,一望无际的金黄色如瀑布般从山顶倾泻到山谷。


田间地头,菜花随处可见,桃花、梨花、李花相间其中,沿河的青草小径上,老农和老黄牛,不知谁牵着谁,出了村口,大步奔向晨曦中的青草地。

走在沿河的小路,隔岸便可看见小桥流水古村落,没有太多旅人,没有太多嘈杂。席地而倒,便能做个好梦。


沿着江岭而去,有一个地方叫段莘,这里有一个湖叫高山平湖,它是婺源的明眸。江岭的油菜花过后,这里春风沉醉,绿草如茵,大片大片的紫云英铺开绽放。

如果说大理有洱海,那么段莘的高山平湖就是婺源的洱海。这里,遍地都是青草丛和小灌木,春季山花烂熳,夏季绿草茵茵。美好总会在不经意间相逢。

若是你邂逅过篁岭浓烈热闹的晒秋,此行便带着春日的向往,直奔那漫山遍野的黄色花海而去。


篁岭是婺源东线上一个典型的山居村落,四周环山梯田,村中小桥流水,粉墙黛瓦老屋,带着浓浓地江南特色。

油菜花并不鲜见,某个路边田间兀自盛开或是成片争艳。只是,唯有在这,这花配了白墙黑瓦,才是有了灵性。桃源般的宁静,却又充满人烟。

矮矮的篱笆束着高高的油菜花,一朵朵争先恐后的探出头来,宛若步入了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春天的篁岭是鲜花盛开的地方,古村里的人家,家前屋后都开满了缤纷的花儿,连老屋的墙角,都爬满了春的味道。

漫步古宅巷陌,院里老人悠闲地打着牌,门外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地上的青苔和陶盆里青绿的蒜苗,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路过一家名叫“邂逅你”的静吧,被墙上的心形吸引了目光。世间有千万种相遇,最动情的不过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夜色中的篁岭,除了宁静的氛围,还有灯火中朴实的街道,徽州民居的马头墙,还有一缕烟火,从木窗户的缝隙中穿过。


转过街角,路边依窗的一盏油灯,找一间村中的民宿住下,带着一缕花香入梦。

一早醒来,油菜花开得更盛了,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看细雨静谧打湿这个世外桃源。

旅行的收获就是,没去过婺源的人可能会这么说它“大片的油菜花,到处都是。”

而走过的会这么写“在婺源的乡间小路上,青瓦白墙下,油菜花畔,撑一把雨伞,享用一半,雨滴过头,一滴一滴慢慢、慢慢全打碎在我梦里。”

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经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