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074937
边塞

你的至尊宝,在塞北大漠等你

作者:允歌
2018-04-17 07:40
浏览次数:16319
小时候看周星驰的电影是因为哥哥喜欢看,后来,慢慢的自己也喜欢上了,周星驰的电影开始看觉得很搞笑,多看几遍后会觉得有点悲伤,其中最喜欢《喜剧之王》的开头和《大话西游》的结尾。
 
是周星驰的电影从来不嘲笑两种东西,一个是理想,另一个是爱情。

而且是凡人的。



《大话西游》中“做个凡人无法保护你,带上紧箍却无法抱紧你”的至尊宝,让我知道:成长,你不一定会得到什么,却一定会失去一些东西。

至尊宝拔出紫金宝剑,紫霞说:“你管他那么多,上天的安排最大嘛!”。

紫霞的一生就是寻找爱的一生,为爱来到凡间,亦为爱而死,让我知道:有些爱未必永远才算完整。

一直以来,我有个愿望就是想去《大话西游》的取景地,那一片塞北的大漠——银川镇北古堡,曾经上演过至尊宝和紫霞悲欢、爱恨的地方。

不是我有多向往漫漫黄沙,而是想去探寻紫霞与至尊宝的唯美爱情。若我能独自走过荒凉大漠,会不会遇见我的至尊宝,会不会遇见那个我闭上眼就会亲我的人。

塞外大漠,镇北堡入目荒凉,却最不缺英雄美人的故事和江湖的儿女情长。


情深乱我流年,也曾想鲜衣怒马,执剑走天涯。
然而天涯不在杏花烟雨的江南,也不在肉林酒池的过场,真正的江湖天涯,在一个漫天黄沙的荒凉之地。

夕阳关外,黄沙莽莽,历经数百年烈日风沙洗礼的边塞古堡镇北堡,透着粗犷的西北大漠风情。

走进镇北堡影视城大门,左边是清城,右边是明城,最前方是老银川一条街。一面野得粗犷,一面美得细腻。

黄土夯筑而成的建筑,只剩下残垣断壁,曾经金戈铁马的军事重地,如今清冷得像一个久不居人弃地,无处话凄凉。

一部《大话西游》使这里扬名, 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爱情在这里上演。流传至今的爱情对白,引无数人重温泪目。


电影让你记住里面所有的桥段、情景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你来了这里,看到了牛府、黑风岭、监狱、盘丝洞等等,你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熟悉,但却又有点陌生!

犹记当年,紫霞心心念念的至尊宝: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风景旖丽,大快朵颐,故事的结尾却让人猝不及防。就算你能猜中了开头,却可能等不到想要结局。



紫霞等不到想要的结局,是因为她至死都坚信着,坚信那个盖世英雄一定会来。
可是她不知道只有她永远离开至尊宝的时候,至尊宝才能成长为孙悟空。

这孤独旷远的大漠,没有花也没有草,唯有狂风掀起黄沙,迷了眼睛,也乱了心跳,当眼角的泪水划过,一定是因为漫天的风沙。

爱恨不识,只为那个一万年的期限而来。 
清城的城门也叫幸运之门,《大话西游》里紫霞与至尊宝分别的城楼就是这里,看似寻常的土墙城门,却在蓦然回首的画面里,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穿越而回的悟空,看到这一对长着与紫霞和至尊宝相同面容的男女时,关于那场梦的记忆瞬间无比清晰。他附身孤傲的夕阳武士,昂首阔步地走向心爱的女孩,将她揽入怀中,深情一吻。

《大话西游》早已落幕,后来的我们遇到了更多的人,却越来越能明白故事结尾那句那人像条狗的台词真谛。

从幸运门进去,城门口依然挂着脸谱面具,各色的人各色的妆,亦真亦假亦变幻,笑谈相望,往事悟空。


也是在这里,紫霞在至尊宝的心里留下来一滴泪。此时至尊宝爱晶晶,紫霞爱至尊宝,“他爱你你爱我我爱他”,千古难解的方程。所以紫霞说:“爱一个人原来是那么痛苦”。

紫霞仙子说“谁拔出我的紫青宝剑,谁就是我的如意郎君”,至尊宝拔了,她爱他至深,有时候,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大漠黄沙吹进牛府后花园,“爱你一万年”的承诺在风沙中飘散,桃花红墙犹在,谁的大话曾欺骗了真情,误了终身。

此情此景,那个一万年的期限,不再是哈哈大笑的电影,而是紫霞剑指至尊宝的四分之一炷香之后萌生的一份真挚感情。



至尊宝第一次在牛府后院说这番话是骗紫霞的,但第二次即将带上紧箍说时已痛不欲生。也许命运是总有一天,我会灵魂最温柔的一隅为你重复这段话,为那即将封存的一万年。

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忘不了的紫霞仙子,她一眨眼,心都化了。她期待爱情的样子,和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等待爱情的小女生一样。

我们都期待一万年的诺言,但我们都明白没有一万年,因为一万年后的我们已不是我们。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紫霞仙子比我们勇敢得多,她本是佛祖座前的一只根灯芯,突然闯入这滚滚红尘中中来,还没有来得及沾染凡间的世故,就奋不顾身地投入到爱情的火海中。

在爱面前,女人开始都是因为男人的一句谎言沉溺于爱情,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无可说也。


熙熙攘攘的街道尽头,是贺兰山麓的远景,雄浑古朴自然天成,这塞外孤城,岁月失语,唯黄土能言。

风,吹不散记忆中的模样,分不清这是五百年后,还是千年之前,让转世之人来完成未尽的爱恋,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在心底画上一个句号。

只羡鸳鸯不羡仙,你是否能和紫霞一样,有阅尽千帆的耐心,只为等一个人白头偕老。

最初的时候啊,我们都想遇见一个超人,遇见一个孙悟空,遇见那个脚踏七彩云霞的盖世英雄。

后来啊,我们就只想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一起,有一份工作,都喜欢小狗和小猫,在喜欢的城市有个小房子,既能守住人间烟火,也能看尽世间山水。


哪有什么盖世英雄,不过刚好他是你喜欢的样子。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