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12083651
云南

好想去云南这个秘境桃花源里躲一躲

作者:允歌
2018-03-24 08:28
浏览次数:38577
刚才在看书, 余秋雨说, 桃花源是对恶浊乱世的一种挑战。
我说, 是一种逃避 。

看不清未来,就会想要逃避。
廖一梅在《恋爱的犀牛》里说:有些功课,你完不成,时间就会一次一次的让你重做,直到你通过为止。当然了,通不过这次,你就不能晋级到下一阶段。

所以,逃避是没有用的。
顺流而下,也许你觉得暂时的安逸,悠然自得。殊不知,逆流而上的少数人,即将看到绝美的桃花源。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里,提过一个例子:一对厨子,饭馆打烊后,他们在后厨,自己给自己炒了盘菜,找点小酒,很惬意的饮食一番,舒服那一两个时辰。
古龙还说:他们还活着,就是因为一天还有那么一两个时辰。

所以每当我想逃避的时候,就会个地方躲一躲,开心一段时间,这就是继续面对生活的动力。  

初中课本上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留下了一个令世人追逐的“世外桃源”,寻寻觅觅了千年,我想在这世界上有两个桃花源:一个在心中,一个就在云南坝美村。

当你打算逃避的时候,也不妨来云南这个秘境桃花源里躲一躲。
坝美,位于云南文山州广南县,一个被群山隐藏了多年的小村落,一个现实里的世外桃源。



从昆明乘坐“坝美号”列车,不到2小时就能到达广南站,广南站出口有3号旅游线可直达坝美,如果没有赶上,可以到客运站坐班车或公交去坝美。

坝美村神秘而又美丽,需要穿过一个幽暗深邃的溶洞才能真正到达村子的内部,像极了陶渊明笔下世外桃源。

进入景区,第一段路乘马车,古老的马车进到村口,会停在一道很漂亮的水坝旁,水坝后面可以看到一个人形的洞口。

坝美在壮语里的意思是“森林中的洞口”,那青山中的洞口,倒映在水中的倩影,就是坝美神秘的入口。

洞口小船轻倚靠,一点撑篙,清影随波皱,那驶向幽幽洞口的小船,却少了几许静谧,多了几分烟火。


坐在小船上,慢慢靠近洞口,阳光被黑暗一点一点吞噬,有一点紧张,但更多的是好奇。

当整个小船被黑暗包围时,潺潺的水流声、船桨拨动水面的声音、山洞上滴下的水滴声都更加的清亮,一个现代、噪杂的外部世界消失了,一个古老神奇的小村在前方等待着。

乘船大约20分钟,当阳光透过洞口再次进入眼睛,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里边究竟是怎样一种风景。

从黑暗狭仄的洞口出来,眼前一片豁达,几平方公里的土地,四周群山环绕,花香处有人家,春日的坝美让人一见倾心。

踏过一条石板路,沿梨花小径往缓坡,田间绿草萋萋,青竹摇曳,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数不尽的金黄粉腻延绵不绝。


坝美村最美的季节就是春天,绿树叶、粉桃花、黄菜花,雨雾中如一幅清新的画卷,天生一处神仙境。

驮娘江蜿蜒其中,河流因小岛一分为二,左边是男河,右边是女河,中间天然的月牙状小岛,被寨里人叫做“桃花岛”,岛上种满了桃树,粉嫩的桃花迎风绽放,弥漫着微微的花香。

溪谷里转动着水车,吱吱嘎嘎吟唱着古老的隐世传说,时至今日,这里的田地灌溉都要靠这水车来完成。

溪水旁,穿着民族服装的女人们浣衣洗菜,相互说着家长里短。

坝美的孩子们总是透着一股子灵气,又略带狡黠的野性,在山野间奔跑嬉戏,他们就是这片土地的精灵。

村子里有几株很老的大榕树,连最老的老人也说不清它们的年龄,那不知多少岁的老根交错裸露在地表,是村民的天然凳子。


农闲之时,村民会聚在老榕树下,从家长里短到坝美村的神话故事,老榕树就是这样一代代承载和见证着坝美的一切。

傍晚时分,劳作的耕牛也要归家,它们淌着水相互追逐,这种情景着实有趣。而田埂上的村民淳朴的笑容一如春风柔和温暖。

夕阳在群山的掩映下缓缓西沉,有人家升起了袅袅炊烟,偶尔传来鸡犬之声,处处透着田园牧歌的悠然自在。

坝美并不大,若是愿意,不妨住进老榕树下的客栈,简单的世俗,生活的匆忙会在这里变得很慢。

夜晚的乡村空旷平静,有的只是蛙鸣虫叫,仰望头顶那一片星空,星星在朝着我眨眼睛。

城市里的灯火让黑暗无处躲藏,而入夜的乡村却能给予自己特有的宁静,此刻的独孤如一场心灵的隐居。

清晨起个大早,爬上小山坡静静地等待日出,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都值得等待,一如日出、日落、对的人。


早上的村落还氤氲着一丝雾气,伴着初升的阳光漫步田间地头,摇曳在春风中的油菜花灿烂的让人挪不开眼,偶尔堆在田埂的草垛还留存着秋收的痕迹。

田间还有很多无名的花儿自发自在自落。静静地听人们笑谈着生活的温暖和真实,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村民赶着黄牛回家,谁家的饭香惹得人饥肠辘辘。

尝一尝坝美的五花米饭,那是坝美人的传统。人们在山里采摘各种植物,熬成鲜艳的色彩后,再将糯米浸泡其中,待其深入米质,再放到甄子里蒸熟。

听村里人说,五色饭是坝美的色彩,来过这的人,都得尝一尝。当你一口吃下那饭团时,米饭的初香,夹杂着坝美村的色彩,或许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滋味。


吃完五花米饭,午后的时光在屋舍间闲逛,累了就坐在老榕树下,眯着眼睛休息会儿,也可以和村里的阿婆聊聊家常,听一听坝美的动人故事。

如今的坝美虽然有了彩电,有了灯,有了各式各样的新鲜玩意。可即便如此,住在村子里的人,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遵从着祖辈的经验。风一来一去,一去一来,坝美也自得其乐。

与世隔绝的坝美成了无数人心中桃花源,我不知道在以后的日子这里会不会有所改变,但此时此刻,可以在这里享受安静的时光。

迷醉于坝美,在于它的山清水秀,在于它的隐世原始,更在于它日落了便是一天,叶落了便是一年的简简单单。

有人说,世外桃源不过是南柯一梦,也许在坝美的短暂停留终究会变成悠长岁月中一场恍惚缥缈的梦,但至少梦醒时逍遥自在。


记得小时候这是要全文背诵《桃花源记》的。
现在才懂,真正的桃花源,不在别处,而在自己的心里。

弄不清心里想要的,穷极一生也寻不到自己的桃花源。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