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所有人的软肋,没有之一
杂感 生活

家是所有人的软肋,没有之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亦
2017-12-12 23:19
那天,我抱着一碗妈妈刚做出来的大白菜炖粉条,冒着热气,我边搓手扒拉瘦肉边在手机上把一个网传视频点开。
 
视频里洋溢着过年的味道,脑子又开始遥想今年过年放什么样的花爆竹。

看到农民工骑着车往家赶,摩托车灯汇集时,大家迎着寒风打招呼使我热泪盈眶。

看到先天性耳聋的孩子喊爸爸那个地方,我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再后来看到老父亲在候车厅找儿子,我抓了一条毛巾趴在眼上。
 
此时妈妈做的煎鱼端上来了,呲啦啦还有油的声音。
 
叫我如何写“家”,她那么难以名状,浓烈又炽热,平静又和祥。

全中国 让心回家

摩托车引擎发动,轰轰声伴随着广东话。
妈妈小心叠好给女儿买的粉嫩嫩的毛衣,把年货绑在摩托车后座,戴上头盔,农民工兄弟们骑着摩托,走上了回家的路。
 
这条路最远,却也最暖;最冷,却也最心甘。
 
天还黑,路边小商贩开始准备做早餐了。摩托车队越来越多,车灯汇集。
从深夜骑到了天亮。
 
走过桥,穿过山路,踏过泥泞,也会摔在冰上,然后看着初升的朝阳,满脸欢笑。
只因为这条路通往家乡。
 
此时家里的老母亲皱纹上全堆满了欢笑,把肉剁碎,把菜择好,乐的怎么都合不拢嘴。
 
妻子跟着丈夫在外地打工,没有抱怨,没有同甘,但一直共苦。
带着头盔搂着丈夫,没有用过好的化妆品也没有穿过好的衣服,头发不像同龄女人那般飘柔,早已发枯裂黄,却毫无怨言。

在爱人身边,就是满足的。
 
走到村头,传来鞭炮声。
村里的小娃娃们都跑出来迎接爸爸妈妈,连老母亲养的小黄狗也跟着跑了出来。
 
走到家门,看到木门板上已贴了红春联,父亲带着面貌,竟一时说不出话,只是看着我,一个劲的乐。
 
全家围了一大圈,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菜。
全是笑声。
 
听着外面的鞭炮声,妻子跟丈夫说:“要不明年让娃去城里读书?”
丈夫说:“要的。”

筷子的传承 

我还不会讲话的时候,小手总在饭桌上乱抓。
爷爷给我用筷子蘸汤汁,抿在嘴上我就笑。
 
我会讲一点点话的时候,妈妈教给我拿筷子。
终于把肉夹到嘴里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刚刚夹不起来焦急的眼泪就笑了。
妈妈说:“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就要用筷子。”
 
我上学了,看到桌子那么多好饭,着急的夹起筷子就抓菜。
爸爸拦住了我,说:“要让爷爷先吃。”
爷爷说完祝福语,我就伸长胳膊夹了最爱吃的肉放在嘴里。
 
我工作了,终于有时间回家了。
我踩着厚厚的积雪,推开门,“妈,我回来了!”
妈妈穿着围裙,抱着我的脖子,跟我说这次回来要多住几天。
我说“行”。
搅鸡蛋,炸肉。
我用筷子夹起来大口大口吃,妈妈满意地说:“就知道你爱吃这个。”
 
过节的时候,我从口袋拿出一双新的小筷子递给她。
“再过两个月就当爸爸了。”
家里多了一双筷子,我紧紧握住妻子的手。
 
要过除夕夜了,全家人都笑着闹着忙活着。
邻居爷爷看到我们这些孩子也泪汪汪的笑着,跟我们打招呼。
回过头去,他的家里空落落的,脸上露出了悲凉。
邻居爷爷刚要推门回家,父亲忙喊“老王,走,到我家吃饭。”
爷爷说家里做着饭呢。
父亲知道,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