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20105103
故事 生活

只有一人,愿穿越尘埃陪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从语
2017-12-28 10:39
窗外雨下的很大,抽屉里找出一个像古董一样的MP3,我插上耳机听,里面唱着“都怪雨下的那么急,都怪没有地方躲雨….”那个叫做青春的奇妙岁月,伴着穿透教室的歌声,成为了永恒的记忆。

你曾经写过100封信给我,那些装在牛皮纸信封里的故事,我一封封的读完。

分到同桌的那天我并不满意你的存在,比我漂亮还会写文章的女生让我根本不想靠近,即便那时间我并不出众,却怀抱着我独有的骄傲与孤独。

可我们还是成为了朋友,从你送我的一枚小小的书简,你用彩笔画了不太复杂的图案,小心翼翼的递给我,就像递给我一张金箔的名片一样。

除了相互陪伴的时光,我经常在学校对面的蹦床上躺着想你,也经常在冷饮厅里吃着可乐泡冰想你,或者在花之恋摆弄着小玩具想你,其实那时候,我只是爱翘课,并没有怎么想你。

我第一次带你去我家,赶上我爸妈吵架,对于这种日常,我并不感到惊恐而仅仅剩下厌恶,但我觉得在你面前,简直是丢尽了我的颜面,之后你再也没来过我家,我也在没有邀请你来过我家。



少女时代的友谊就是淡蓝色的,我们约好一起长大,约好要开一家有落地窗的海豚湾,窗帘上落着水珠,房间里的木质钢琴叮当的响,店里面只卖你喜欢的六芒星和我中意的十字架。最好我能住在你家楼下,我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就去楼上蹭零食。

那时候我们惺惺相惜到生病都雷同,我肠胃炎你肺炎,我牙疼你头晕,总是一副难兄难弟的模样和老师请假,老师都觉得很假,其实我们是真疼。

你说你喜欢下雪的天气,希望我每个雪天都能送你礼物,然后送我一个摇一摇就飘着雪花的水晶球来提醒我这件事。我说我喜欢在雨天淋雨跑着笑着,你就送我一把伞外加一盒白加黑。

我们分别以后,你去了上海,我做了北漂,你说上海的空气都是湿的想念也是,我在北京的地下室里格外想你却只能讲给蟑螂听。于是有一天你从上海来到我的城市陪我挤在地下室不足1米宽的小床上,那段时光,淡淡的霉味包裹着相守的温暖。

我们太平凡了,在芸芸众生中努力向上却一直平凡着,心里一直藏着一个能被你包养的愿望努力的盼望着,后来我才知道你也这么想。



我也有过除你之外的很多朋友,可他们都不像你一样。甚至他们比你善良,比你漂亮,比你富有,也是我真诚用心相待的朋友。可只有你,我只相信你会在我任何不堪的时候,不顾一切的陪我。

今天的雨下的真大,窗外雾蒙蒙的让人陷入回忆里不能自拔,十年里我们相互疼爱,也相互伤害,像两个人一样自由,也像一个人一样思考,我们深爱着彼此,宁愿所有的疼痛与孤寂都被自己承受。

在北方大雪淹没了一切的时候,我穿一个大红色的棉袄,你来火车站接我,把手套套在我手上然后拉起我的行李箱。我都不知道你在这冷风里等了多久,你却问我,一定很冷吧。

十年来我都快忘了你的名字,我只叫你同桌。

过去的时光回忆起来总是酸涩和纠结搅拌着甜蜜,未来我想要的也不多,只一件事。

余生都有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