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4215017
故事 生活 真实故事

我不插手你的人生,但我请你善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陈耳朵
2019-08-14 21:41
这篇文章我是写给我爸。

我从初中开始就不和父母住在一起了,那时候我爸每周回家一两次,大致问我的内容就是还有没有钱花了,当然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挥霍的零花钱,而是生活费而已。

我经常回答没有,几乎是每次都回答没有,然后把偷偷攒下的钱,塞进某一本书,或者某一个衣服口袋,等待久日后翻到它们的欣喜。

初中以前我爸偶尔伙同我妈一起打我,就是传说中的“男女混合双打”,当然他也并没有包庇我的心思,也不知他哪里积攒下这么多无名的火气。不过,无所谓,我又是个打不屈服的人。

初中之后我爸猛然间换了一个人,也不打我了,也不配合我妈打了。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受宠的孩子,即使他不知道如何表达,即使我已经青春叛逆的不再接受他的好意,但是,他真切的透露着对我的好。

那个阶段我的学习成绩意外的变成了件让人骄傲的事儿,把小学期间坚守倒数几名的信念彻底的颠覆了。得益于我一个人在家无聊,零花钱多了就买了不少课外书去读,依稀记得还给自己买了9套练习册成天的趴在家里的地上写写算算。

他不太过问我的学习,但是却经常偷偷的炫耀我的成绩。

中考以后,我的成绩距离重点中学差了3分。他带着钱来找我,希望我去市里的重点中学,但是我拒绝了,我这个人着实不喜欢在群英荟萃的饭锅里做一块不太美味的萝卜,于是我选择了县里的高中。他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一直到我整个高中毕业,他都没有过多的掺和过我的生活,每次我有问题想征询他的意见,他都是说让我自己选择吧。

从我选择要看《读者》还是看《梦里花落知多少》,从我拒绝作业本里夹着的小情书,从我放弃让我崩溃的数理化投入文学的怀抱,从我结交每一位朋友,对待每一件事。他都说让我自己选择吧。

我就这样,做了自己的主人。



没下岗之前,我爸的工作是个铁饭碗,在粮库里面做化验员,一到收粮的季节,粮库大院的门口就停满了装着编织麻袋的大卡车,一路堵到小镇的下一条街。整个粮库大院外围,都散漫着丰收的味道。

意外的是铁饭碗从公有制变成私有制,他就离开了多年的工作岗位,回家待业,几年前出过一次不大不小的车祸,让他不能承受太过繁重的工作。家里有了十几个寄宿的学生以后,他就变成了孩子口中的厨师。他给孩子们做菜很好吃,偏偏给我做菜,不说难吃也不怎么成功。

我长的很像他,一眼就能看出亲生的那种。小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幻想我是从有钱人家抱养来的,但每次照镜子的时候,我就知道现实是不可能的。

刚开始在外求学的时候,一个学生还没有手机这么奢侈的通讯工具,他叫我隔三差五的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要知道,去宿舍楼下的小卖铺打个电话除了排队,夏天很热冬天很冷,最重要的是我很懒,所以只能心血来潮才打一个。

每次拨号我都打我妈的手机,打不通我妈的手机就打他的,开口就是问我妈呢。和我妈聊完就和他再聊一遍同样的内容,那时候我总觉得他俩为什么不沟通一下。

后来有一天,他说兔崽子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原来给我妈打电话顺便和他聊几句这种状态,不叫给他打电话。于是我学会了对他们雨露均沾。

他经常会帮我分析很多问题,哪怕我的性格就是不爱听人劝的那种固执,他也愿意和我讲很多他觉得对的事情。

我总能在他的立场上得到支持,不管是想法还是金钱,甚至一度我都觉得他对我的爱,就是放手散养。

而我,是个如此让人放心的角色。



后来的后来,我长到了开始恋爱的季节,虽然我错过了早恋的最佳时机,在略微显老的18岁才开始遇见我的感情,但我有如飞蛾扑火的劲头可丝毫不比年轻几岁的小屁孩差多少。

原来我以为恋爱就是要结婚的,所以我超级认真,还考虑问了问我爸的意见,但是他说,你自己选择的我就不反对,你要多学学做家务免得被人嫌弃(事实证明他就是嫌弃我妈不会做家务)。后来每一次我恋爱,他都这么告诉我。

在我被爱情这鬼东西伤的不要不要的情况下,我爸就变成了老母鸡的化身,把我搂在他的大翅膀下,然后告诉我,有一天我也会变成一只坚强的老母鸡。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恋爱产生了抵触心理,我妈幽幽的开玩笑说,我感觉你要到30才能找到对象了。那个时候,我距离30还有4年的时间。足以见得她多么压抑了自己想催婚的念头。

在单身的美好时光过程中,我发奋图强的要完善我自己,于是我读书,写字,旅行,去体验从前不一样的人生。我爸妈就静静的在远方,报喜不报忧的和我聊着生活琐碎。

有一阶段我萌生了想创业的冲动,然后构思了一个自己功成名就的创业帝国蓝图,和我爸描绘了一下。当然,他还是让我自己选择的,如果我需要他的帮助,他会来帮我。

后来,我被现实泼了一盆盆冷水冷静下来,又找他去诉说这个帝国蓝图无法实现的噩耗,他帮我分析了之中的利弊和我欠缺的经验,可是如果当时他就反对我或者告诉我这些,以我这叛逆倔强的小脾气,我一定会硬着头皮往南墙上撞了。

他总是把我的人生抉择都交给我自己这个选择障碍的人来做,仿佛在告诉我,我需要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判断负责。无论结局是喜是悲,是好是坏。

也有过很多时候,我羡慕过别人的父母,可以嘘寒问暖,可以把孩子的起跑线往前画那么三五米的样子。但是随着我渐渐长大,可以勇敢的面对人生的失败和成功,可以坦然的接受爱情的来往和不堪,可以不后悔自己为成长所选择的弯路和坎坷。我才明白,我有多幸福。



回忆起来,他出手干涉我的时候甚少,即使干涉,也是在我误入歧途的岔路口上插上一个醒目的指示牌而已。

我爸说他偶尔也会担心,因为面对这个社会的复杂,我依旧显得很傻很天真。但是他是否偷偷自豪拥有一个如此单纯的女儿,我就不妄自揣测了。

我一直觉得我爸根本不懂什么教育,我一直觉得我爸是个柴米油盐的家庭妇男,原来我一直看不透他都是因为我还不够成熟。

他说,你自己决定吧!
他说,我不插手你的人生!
他说,但我请你善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