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6210353
情感 故事 生活

老公凌晨才回家

作者:
2019-08-26 20:51
浏览次数:129526
那是2010年七夕后的一天。那天夜里,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当时钟指向九点时,我让儿子快去睡。“那你呢?”“我再等等你爸!”儿子察言观色地说:“要不,给我爸打个电话?看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别打啦,这时候说不定你爸正在路上往回赶呢,你打电话他会分心,不安全。”这是对儿子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看到他开车时接电话,我总捏着一把汗,况且今天天气这么坏,路上一定很难走。

很奇怪,坐别人的车时我就没有这种感觉。坐其他车,像公交车或单位的车,人家司机往驾驶位一坐,我感觉这车就是人家的一部分,就是这辆车的眼睛和首脑,这车该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根本不用想别的。可是,老公原来跟我一样,只会骑自行车和摩托车,忽然有一天,他拿着驾照,声称会开车了,而且我亲眼目睹他开车时那手忙脚乱的紧张劲儿,他一开车,我就不由得把心提到嗓子眼儿。跟他出去时我总是坐到最危险的副驾位,帮“粗心大意加近视眼”的他看着点前后左右的情况。有时候,我为自己对老公的车技缺乏信心、影响他的自信很歉意,他倒是会说话:“没事儿,谁叫咱连着心呢!”

只要打电话时他说“正开车”,我马上闭嘴关电话。

一道道闪电,带着一声声惊雷。我瑟瑟地俯身床前,看看熟睡的儿子有没有被惊醒。当我是小女孩时,这种雷声总让我心惊肉跳。但现在,我已经是母亲,在需要保护的稚子面前,我必须强大。



雨点砰砰砸着玻璃窗,然后带着从高空坠落的势能急急流下。我侧耳听着,细细辨认风雨声里有没有我熟悉的车声。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风雨助凄凉!多愁善感、浪漫空灵的少女黛玉会不会长成满脑子柴米油盐的刘姥姥?我出神地看着窗台上那枝插在花瓶里的玫瑰,浮想联翩。像诗人说的那样:一枝蔷薇,比一簇蔷薇更富有魅力。这花朵乍一看很娇艳,但花瓣边缘已经开始枯萎,像一个容颜渐老的女子。

七夕那天晚上,和平时一样,总不见他的身影,他总在忙。我拉着儿子在街头默默散步。街上到处是手捧鲜花的年轻人,紧张、期待、甜蜜、羞涩……如此复杂又如此单纯的表情都写在他们绽放着青春光华的脸上。儿子突然说:“妈妈,我要把零用钱攒起来,给你买一大把玫瑰花。要不然我先去买,你从里面扣好吧!”唉!哪个母亲听自己的小家伙这么说,能不感动呢?感动之余,又稍稍有点遗憾:一个六岁的小男生就能如此懂得我心,那个三十六岁的大男人却……

没多久,他跟哥们儿聚会回来,找到我和儿子散步的淇园路,破天荒地说:“给你买一把玫瑰花吧!要几枝呢?”我很惊讶,想了想说,要一枝吧。看着微微发福的他走进微微鲜花店,挤在一群年轻人中间买花,的确有点滑稽。花买来了,细细长长的一枝,印有粉红花边的玻璃纸包着,娇艳欲滴,我见犹怜。在儿子的欢呼声中接过时,我竟有点不好意思。看看,闻闻,偷偷吻一下,感觉真好。这是有史以来老公第一次送我花。他总是说:“要那虚荣干啥?十块钱一枝,九十九朵得多少钱?还不如我们去好好吃一顿实惠呢!”我耐心地解释,买了玫瑰再去餐厅,也不至于倾家荡产;但没有玫瑰就没心情去餐厅了。他于是故意恶心我:“要不然,给你买一箩头烧饼?”箩头我见过,用结实的黑色枝条编成篮状,农人们经常用来拾马粪。我不要你送我九十九朵玫瑰。哪怕只有一朵,我就心满意足了。

女人有时很矛盾,其实,那些东西我自己都能买到,任何人都能买到。看到心底,我真正想要的不是什么花和礼物,而是你对我的爱,你对我的好。但是,这种爱,这种好,是那么不确定,你怎样让我看到、感觉到呢?你的爱还在吗?是真的吗?有多深呢?

爱情本身就是不牢靠的!像易逝的彩虹,像易老的韶华。当激情消退,青春渐老,婚姻就可能受到厌倦与诱惑的挑战。所以说,人世间没有出现《父子证》、《母女证》、《朋友证》,却出现了《结婚证》。人性的弱点需要法律来约束,从而维护婚姻的稳固。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隔着柴门,在风雪声中听到犬吠声,翘首等来的人终于带着一身寒气推门进屋了。这个夜归人,是奔波谋生的丈夫?还是千里迢迢回家的游子?无论怎样,在寒冷黑暗的风雪夜中回到温馨暖和的家,感觉都是喜悦幸福的吧!

我的手脚变得冰凉。八月下旬,已经是四季中从繁华热情转到萧条冷清的时节。像我们人类,从春天般生机勃勃无忧无虑的童年,经过夏天般活力四射、充满激情的青年,又被岁月推向秋天般成熟冷静、沧桑沉重的中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从九点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我很疲倦,但毫无睡意。这个时候不回来,应该打个电话的。我终于坐不住了,拨打那几个熟极的号码,无人接听。他会在哪儿呢?走时说去市教育局找小自给三哥问点事。小自是他大学同学,一个文雅淳厚的男生,这会儿早下班了。或许是在三哥家唠家常?我给三哥家打了个电话,三哥说他没来。

那他会上哪里去呢?在这风雨交加的深夜?是什么事把他绊住了?他和什么人在一起呢?男人,还是女人?我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最近他老是回来晚,真是跟他那帮老同学出去了吗?前几天七夕,一向不事浪漫的他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送烧饼改成送花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呀!动机非常可疑。越想越不对劲。回来非问清楚不可。

淇县到新区的鹤淇大道正施工铺建,路边堆得小山一般高的土方,一下雨,冲到路上全成了泥浆。路中间预留的绿化带坑被雨水和泥浆灌满了,即便白天,也很难分辨出哪里是路,哪里是泥坑,更何况是夜里?越往下想,我越担心。几年前的一个晚上,他的同事在107上宏光学校一带出了车祸,肇事车逃逸。听说他在路沟里断断续续呻吟挣扎了几个小时。天亮被人发现时,已经僵硬冰冷了。死得真叫凄惨,真叫窝囊!熟悉他的人无不掉泪。想到这里,我的心哆嗦起来,一边呸呸呸怨自己神经过敏,一边伸手再次拨他的电话。心里念着:老天保佑他吧……老天保佑他吧……我把他的电话拨了不下二十遍,越拨手越抖。老公啊!求你接电话吧!让我知道你现在怎样了!如果真出了危险,希望这一遍又一遍的铃声能将你唤醒!可是,怎么打都没人接。



我坐立不安。没有回应的呼唤让一个等待的人越来越心焦。要不,冒雨去找找他?怎么去?孩子醒了家里没人怎么办?我的大脑开始快速运作,把所有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集中指向一个目标:“老公,你在哪儿?”我忽然想起家里有一本全市教育系统的内部通讯录,我找出来,寻找他同学小自的电话。当初登记的还是小灵通号,早已经成空号了。我豁出去了,逐个拨打他们办公室的、他们领导的、他们值班室的。办公室的无人接听;领导的一律打不通;我快绝望时,值班室的电话有人应答了!我象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自称是小自的同学,找小自有急事,生怕他冷漠地给我挂断。

他告诉我一个手机号码,我非常感激。心想:还是人家教育系统的人啊,有素质、有修养!结果,小自关机!我快哭了。握着听筒呆了半天,看看已经十二点了,我硬着头皮再次拨打值班室的电话,问能否查一下小自家里的电话。那位先生真好,说值班表上没写,你等一下,我去门岗上问问。我六神无主地呆望着电话机,猜想着教育局值班室离门岗有多远,这位素不相识的先生真能半夜冒雨出去,帮我这个仅仅能听见声音的陌生人这个忙吗?突然铃响了,他告诉我又一串数字,珍贵的数字。

我的感激之情无法形容。我问:“您怎么称呼?这么麻烦您,下次去教育局,我一定要去谢谢您!”您猜怎么着?这位先生呵呵一笑,幽了我一默:“不要打听哥,哥只是个传说!”逗得我半夜来第一次笑了。这么热诚、又爱说这种网络时尚用语的人,我觉得可能还正年轻。

我笑得太早了。小自家的电话停机。现在的人有了手机,都不用座机了。我焦灼得都麻木了,颓然坐在电话前,一会儿打一遍老公的手机,希望奇迹出现,老公能接电话。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平安。

奇迹不知道是第几十遍上出现的。老公的声音终于从听筒里传过来:“哎?”

我苦苦等待、疯狂寻找的声音突然穿过冷雨凄风、越过疑云重重传到我耳中,我吓了一跳,一时反应不过来。就像是千里跋涉朝圣仙山的苦行僧,正思前路漫漫,忽抬眼看到我佛光环笼罩地站在眼前,猛然间不敢置信。

“你给我打电话了?”他那边的声音是那么若无其事,又是那么漫不经心。
我急切地问:“你在哪儿呢?”
“雨下大了,我送小自回家,小自留我在家聊了一会儿。”
“这么晚了,你怎么连电话也不往家打一个?”
“我手机忘车上了。咱没人家小区的停车卡,车在马路上停着呢!”
“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我抓狂地提高了声音,要不是想起孩子睡了,我接下来肯定会咆哮如河东狮吼。
“这不雨刚停,小自下楼送我,我才拿到手机。”没等我开口,小自调侃的声音立刻切换过来:“怎么?跟我在一块儿嫂子还不放心哪!”

老公这小子还算乖巧,马上让小自接听,转移我的火力。我压住火气跟小自说了两句。毕竟,人家不是咱丈夫,不归咱管,礼貌还是要顾及一点的。小自说俩人许久不见喝了几杯,冒雨赶路不安全,就邀他在家避避雨再回。

他平安。很平安。他在小自家闲聊到午夜,时间一晃而逝,几小时就过去了,一别几年再相见,雨天留人促膝长谈,只嫌光阴苦短。这几小时里,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哆嗦着拨了几十个电话。度秒如年,如坐针毡。



挂了电话,火气噌噌往上冒。我呼地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只觉得心口憋闷,热得难受。我劝自己:“不生气,不生气,他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可生气的?”

但是,我怎能不生气?!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可恶的老公,你真是太可恶了!!你不看看几点了,难道忙得连电话都不能打一个吗?你太不顾及我的感受了!我每天一日三餐买菜做饭、接送孩子、辅导功课、洗衣拖地,单位、家、学校三点一线,像时钟一样准确,像保姆一样敬业。你却天天在外边潇洒,乐不思归。难道我天生就喜欢被绑在家里做家务?难道我不想还像少女时代那样逛逛街、看看电影,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就是住旅馆,来去也要打个招呼吧!早就在19区看中一件秋装,忍着不买了,想着天快凉了,省省给你添套西服吧!

我把你当成我的心,当成家里的天。为了你和孩子,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愿。可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呢?真把我当倒贴工资的女佣了?!

我把那枝玫瑰从瓶里抽出来,手指一疼,被扎了。我光火地把花瓣撕掉,使劲把花梗摔掉。我像一头红了眼的斗牛,只恨他此刻没站到我面前,我会火山爆发加海啸!我要跟他打一架!

心理学家说过,世上最和美的婚姻中,双方也最少起过一百次离婚的念头、有过五十次想掐死对方的冲动。

对你好有什么用?以后我要对自己好点。明天就去把心仪的那件衣服买来!把我以前看中的东西统统买下来!不仅如此,我还要挥霍一把!明天就取钱去报名桂林丽江双飞十日游,游完了再去欧洲,新马泰、港澳台挨着转。把孩子丢给你,让你经管吃穿拉撒接送辅导那一条龙的啰嗦事,让你也做做永远做不完的家务,尝尝时间和精力被一点点销蚀掉的滋味。

哗地一声拉开窗户,凉风吹上我的脸,雨已经停了,我发现我在哭。我哭最初是因为气愤、沮丧和伤心。后来,一想到亡母,不禁悲伤到难以自抑。

母亲就是我灵魂的家。这世上除了母亲,还有谁能不管你是丑是俊、是精是傻,都无条件地心疼你、呵护你、包容你?可是有一天,我最温暖的依靠、最坚强的堡垒轰然倒塌了。昨天还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庭院,转眼间变成了冷月寒鸦的荒野废墟。妈妈没了,前路还有无尽的艰难坎坷等着我去越过,无尽的责任等着我去承担。以后我只能独立应对一切,无处逃避、没有退路。

在儿子眼里,我是守护神;在别人眼里,我成熟坚强;只有在母亲眼里,我始终是她的孩子。此时,这个脆弱无助的孩子在对着铅云低垂的夜空哭泣:妈,我想你!我真想你啊!

熟悉的汽车声终于近了。我像等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看看时钟,凌晨两点。我的头脑因漫长的等待一度变得很混沌,后来因盛怒又一度变得很亢奋。此时的我,只觉得疲惫。我站在窗前想着:怎么面对他呢?是像母老虎一样,他一开门,我就当头棒喝,把花瓶狠狠砸到他头上,咆哮“这就是忽视我的下场”?!还是像小鸟一样投身入怀,哀哀哭诉我的焦虑和煎熬?



事实上是,他进门就说:“怎么还没睡?”我扳着脸不理他,像一个冷气森森的石像。

他看看地上凌乱的花瓣,嗅到了暴风雨的气息,就解释说:“我在小自家聊了会儿才发现手机忘车里了。”

我目光凛冽地射向他,反诘:“那你不会用用小自的手机?”
“在局里小自的手机就没电关机了,在他老婆的卧室里充电呢!”
“那你不会去车上把手机拿出来?”从六点下班到凌晨一点,七个小时呀!
“雨下那么大,小自家住六楼,我专门冒雨跑下楼去给你打个电话?”他很不以为然。我不由得想起那位冒雨跑到门岗上,去为一个陌生人询问电话号码的、不知名的先生。

老公是怕小自取笑吗?听他说过,他们那一伙人吃饭时,谁接老婆的电话谁被罚酒三杯。

他去洗漱,我呆立了一会儿,突然爆发了,冲过去堵住卫生间的门,就是不让他出来。我一边哇哇大哭一边使劲推他,使劲捶他,把我一夜来的担心、焦虑都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女人是感性动物,发起脾气来,其实就是情绪的发泄。你此时跟她讲道理,根本就是有理讲不清,就好比对牛弹琴(而且还是西班牙斗牛)。经过十来年的婚姻战斗磨练,老公已经深谙这一点。他招架着顺嘴应和,隐忍地任由我发泄。
“说完了?”
“没有没有就没有!还多着呢!”
“那你接着说吧!”
“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了!”
“不敢啦、不敢啦!”

最终以老公的道歉和保证而告终。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闹了大半夜,我已经精疲力尽,倒头就睡了。以前我生气了就面无表情不开口。一连几天不说话。老公劝我还是跟他吵一架吧!生闷气不利于弄清事情真相,还容易生病。他说得没错,吵架也是一种沟通方式,激烈的沟通方式,虽然这种方式不是最好的。我也在渐渐改变自己,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想发的火都发出来。人只有对自己珍爱的东西才会患得患失。因为很在意你,所以才会关心你:关心你的行踪、你的爱好、你的安危、你的冷暖......关心你的一切。你不是路人甲,你是我生命的伴、我孩子的爸。



别说女人疑神疑鬼。别说女人神经兮兮。您看到这个标题,心里在想什么呢?这老公干嘛了凌晨才回家?是会情人,找小姐,打牌?还是喝酒喝麻了?等等等等。连您自己都在多方猜测,女人对自己老公的去向有多种疑问,难道不正常吗?

我看电视剧《蜗居》,海萍见丈夫不回家,也同样焦急。她更逗,直接打电话给120和110查问。不过呢,让老婆不那么担心和牵挂的最好方法,也是最能促进家庭和美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早点回家。每天有多少妻子都在温着饭菜、守着电视,翘首等待丈夫回家啊!

再交待一下:第二天,我的心情就像雨后的天空那样晴朗。我一如既往地早起做饭、送孩子上学,然后上班。我在怒火中烧时订下的挥霍计划几乎一个都没去实施。好比拿花瓶砸老公,我只是想想罢了,哪儿舍得呀!谁敢砸他我跟谁拼命!呵呵!

那件衣服肯定是买了,不过桂林丽江、欧洲、港澳台我哪儿都没去。去什么呀?赌气去了,也是伤心之旅。旅途的快乐和景色的美好没有亲友的陪伴和分享,总会心怀遗憾。等有机会了,全家一起去,那才是我向往的!

我的故事讲完了。在此祝天下有情人都和美幸福!

后记:以上是六年前的故事。再看一遍,很心疼那个自己,当时的爱和恨都是真实的。今天再看,视角稍有不同。也许,一个内心缺乏安全感的人,总会不自觉地想掌控对方,认为自己的情绪应该由对方负责。有人说婚姻就是一场修行,幸福是人们终其一生都在追寻的信仰。找到情绪的根源,重新认识自己,不断完善自己,不依赖任何人,内心就能达到平静喜悦,才是真正的成长啊。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