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6211303
故事 生活

我的90外婆

作者:允歌
2018-11-23 21:01
浏览次数:11107
昨晚去医院探望了外婆,已有些老年痴呆的外婆很轻松的认出了她的外孙,看着她慢慢叫出我的名字,感觉外婆明显的苍老了。面容愈发的苍白,眼光也没有神采,神态动作都显得较为迟缓,只是一再催促让我吃东西的习惯依然没变,吃完别停要再拿啊,外婆很疼我的。

过完农历年,外婆就快步入九字头的高龄(虚岁)了,从上个世纪的30年代至今,外婆亲历了抗日战争跑老日、三年自然灾害吃食堂饭等等历史变迁,一辈子的风风雨雨看似平平淡淡,说起来也是沟沟坎坎。外婆的母亲过世的早,唯一的姐姐也远嫁到了陕西,还有2个兄弟与她为伴,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小舅爷与她的关系较为亲密,都知道没娘的孩子命苦,外婆的童年想来也是快乐无多的,听我母亲讲外婆嫁过来的时候不受她婆婆的待见,因为家境的原因受到歧视,她的性格又是较为耿直憨厚的那种,不会哄老人开心,与精明干练的婆婆交锋怎少得了嗔怪与斥责。 



都说外婆年轻的时候是睡着湿褥子过来的,怎么这样说呢,因为每隔2、3年就有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那时候还不知道帮宝适纸尿裤为何物,多少年多少夜小婴儿的啼哭为伴,这是现在年轻妈咪们想想都后怕的状态,不断的怀孕生产、生产怀孕,人的生命力有多顽强,在当时的医疗环境下能跨越数次的鬼门关,需要何等的勇气与毅力,生下来要怎么养大?这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似乎并不是件需要先思考后行动的事。全民吃食堂饭的时候,可以抱着小的,把馍放进孩子的棉袄夹带回来分享;发粮票的年代,粮食不够吃,下班回来的外婆只能就着锅边,舔几口全家人吃剩的面糊,但是不管有多苦,外婆也都忍耐着,从21岁至40岁的十九年间,生下来养大了五女二男(还有不幸夭折的),这才有了今时今日儿女们床前的悉心照料,付出确实是总有回报。 

不识字的外婆职业生涯平淡无奇,没有外爷走南闯北那样的光鲜,在我的记忆里她在街道幼儿园做过幼师,其实就是看孩子的阿姨,连哄带吓的看着孩子不出事就可,无需弹琴唱歌跳舞的才艺,所以和书香门第的说法八竿子打不着。在家附近的街道小企业里打转,好歹混成了公家人办了退休,光荣的开始养老。和外婆相处最多的是我刚工作单身的那一段,告别了繁忙的学生时代,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跑回外婆家,在东和巷的后院里陪着外婆聊聊天,我似乎慢慢的开始懂事,知道了亲情是怎么一回事。那时候的我二十出头,同一属相的外婆大我四轮,退休后的外婆对于不干活就拿工资很是满足,感谢ZF的话时常说,心地良善的她与世无争,几平方大的后院里养养鸡,逗逗鸟,厨房与里屋之间一片日头地儿,就是她最美的小天地。腿部有骨质增生的她不喜外出,眼神也不大好,电视除了看个天气预报更多的是用来听,有个声音解解闷就行,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呆着啥也不干啥也不想。每次回家不变的是外婆见到你,就慌不迭的到处搜罗东西,拿出闺女们孝敬她的食物给你,珍藏版限量版的应有尽有,多女多福的外婆在辛苦了六十载之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点闲暇。 



外婆和自己的婆婆没能处理好婆媳关系,这个问题又延续到了自己当婆婆,家里的大儿媳至今不认她,想来也许是她内心深处隐藏很深的遗憾。过了很久已经记不清起因了,总之是媳妇进门没几天两人就不再搭话,虽是血脉相连但仇恨的种子却早预埋给了下一代,同一个院子前后门却分了两家,分户过的大小儿子分别跟着爸妈过活,五个姑娘回家探望要准备两份礼品,因为各是各家要各见爸妈,话虽绕口但实际如此,大儿子家的长孙女长那么大了,不曾开口叫她一声奶,家风孝道在这个家里已荡然无存。 外婆人虽憨直,岁月的打磨让她对人情事理都能够看开,一辈子吃苦的日子太多了,对于物质生活已没有过高的要求,吃饱穿暖平平安安就行,无心计较也无力纠缠,拥有一副好身板保持一个好胃口,面汤一大碗蒸馍二两半,外婆喝了一辈子的面糊糊,到如今还是好这一口。祝愿外婆能长命百岁,即将迎来她的90时代,她能吃得下睡得稳就是儿女的福份。没有外婆哪有我们后来人,人只要父母尚在,就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外婆外公尚在,我们的人生才有始有因有脉络。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