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6212102
故事 生活

父亲写的散文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9-09-06 21:09
一九四七年四月,我出生于偃师苗湾一个贪苦农民家庭,弟兄四人,我排行老四。

在我三岁的时候,父母亲把我送到缑氏镇的姨妈家,当时立有契约--我去给姨妈当儿子,姨妈的二女儿和我二哥结婚,这叫换亲。当时我是不愿去的,但是父母己经决定了,不去不行。其实到姨妈家后,姨父姨妈对我关爱有加,视为己出。从此我给姨父叫爹,给姨妈叫娘,老俩辛勤劳作,省吃俭用,把我从小学一直供到高中,其间我也曾萌发过离开爹娘回到亲生母亲身边的念头。但我又一想,爹娘把我养这么大,我却一去了之,他们会很伤心的,他们以后老了怎么办?我不能忘了养育之恩呀!于是我铁下心来,一定要陪伴姨妈过一辈子,我还要为他们养老送终!



一九六四年,我村共有十七人考高中,只有我队考上两个,当时家境不好,养了四只母鸡,下蛋不舍得吃,攒钱供我上学。六五年父亲得了膀胱结石,为了看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后来去生产队借钱, 贫协主席硬是不签字,最后连仅有的三只羊都卖了。那时,一方面爹爹看病需花钱,另一方面我上学也得花钱,真是难啊!好在我在班里享受每月四元的助学金。但这远远不够,有时无奈之下,我只好开口向在商业局工作的大哥索要,我知道大哥大嫂要养活七个子女和其岳母,经济上也不宽余,但只要我开口,大哥总要给个四元五元的。六六年爹爹病情恶化,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

一九六八年,我从偃师市高中回到了老家缑氏,在生产队里当了两年队长,其间我赶过牲口,犁耙过地,赶过马车上山为社员拉过煤。在队里跟着老农学会了不少农活,虽然农活又脏又累,但却锻炼了我的意志。

一九六九年,有好多热心人给我介绍对象,可女方到家一看就都吹了。因我家只有一间土坯房,一贪如诜。 后来苗湾的嫂子给介绍了一个,女方父亲到我家看了看说,你得盖两间房子,才能订亲。那时手头没钱,盖房谈何容易,无奈之下我只好给在部队服役的三哥去信要钱,三哥马上给我汇来一百五十元钱,我把老宅的一间房扒掉,又买点砖瓦,在空院里盖了两间瓦房,订了婚。年底要结婚了,又没有钱办酒席,我又给三哥写了封信,三哥又给我汇了一百五十元钱,我这才顺利地结了婚。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三哥在我最困难之时对我无私的帮助。使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一九七零年,我到大队当了一名广播员,九月份洛阳邮政局来偃师招工,我在大队四名侯选人中脱颖而出,很顺利地被招为洛阳邮政局工人。刚参加工作,领导把我分到山里部队邮电所工作,在这里我一干就是六年,曾被推荐为入党对象。七六年我调回了洛阳,当了一名普通的邮递员,其间我积极肯干,不断收到用户表扬信,因此,在七七,七八两年度被评为全局标兵。

一九八二年,我爱人生了第二胎,这下可了不得了,局里从我每月45元工资里扣10元,取消每月奖金,年终不能参加评先,免涨一级工资。那段时间我的思想压力很大,就象以前农村的四类分子一样,整天抬不起头。

一九八三年,政策稍有变化,象我这样的情况可以生二胎了,于是我从公社开了证明交到邮局,这才终止了惩罚。

一九八四年,局里企业整顿,我被调到西工区邮政局任质量检查员 ,当时省局下了个文件,凡是工资在45元以下涨一级工资;后来因为表现突出,又涨了一级工资,这次全局只有3%的人有这待遇。这一年我又重见了光明,迎来了好运。



一九九一年,省局在郑州举办了由石家庄邮政高等专科学校老师任教的大专班,我有幸考上了,经过两年的学习,获得了专业证书。我一生爱旅游,南到过成都,九寨沟、黄龙、乐山大佛,黄山庐山、武汉。北到过北京、太原、大同、恒山、北戴河、云岗石窟、大寨。东北去过哈尔滨、沈阳、长春、吉林。东到过泰山、济南、曲阜、烟台、威海、青島、杭州、苏州、无锡、南京、普陀山、鼓浪屿、上海。西到过新疆、西安、延安。我认为,没事到祖国各地转一转,看看祖国的大好 河山,心情格外舒畅。

二00七年,我光荣退休。我和老伴住9O平米的房子,两人都有养老金,近处走有汽车,出远门有高铁,飞机,想吃啥买啥,跟六十年代比真是天壤之别!今天的美好生活应归功于党的政策好!所以我们要珍惜今后的日子。
夕阳无限好,幸福到永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