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6212737
故事 生活

外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英莲
2017-01-05 01:15
2016年的冬天雪下得早,天冷的也非比寻常,对于外爷的儿女来说这个冬天每一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因为外爷瘫痪了。

外爷患上脑梗已经有几个年头了,11月初的一次跌倒让他的双腿彻底的不能活动了,在抢救室度过的这几个星期,每一天每一夜过都是那么的漫长而又揪心,大小便失禁让护理他的人24小时不停接尿擦屎,还有最重要的事情——翻身,外爷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加之完全不能活动自理,每一次翻身都是力气活,几个回合下来汗流浃背,使力不当还有可能会让你的腰身酸痛筋脉不通,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床前护理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以后的日子只会愈发的艰难,就像外爷自己说的:“这样的擦屎啥时候才是个头啊?!”是啊,啥时候才是个头啊。我们都知道外爷的生命正在缓缓的接近终点,眼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他尽可能过得舒服一点。



外爷是土生土长的洛阳老城人,按照老城话发音我们都叫wei爷。外爷的父亲是做皮草生意的财主家的账房先生,账房先生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了东家的儿子,这桩联姻想是让外爷家生活有了些许的保障,后来财主家道中落,账房先生还做过卖货郎,走街串巷的卖些针头线脑小东西,那时候的人经商的很少,外爷的父亲想来是很能干的,在父亲的庇护下外爷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童年时光应该还算滋润吧。外爷家的房子是地主家的厢房改造的,屋子搭建在别人家的墙上,狭长幽暗的院子整日里难见日头,一进门就是个狭长的过道,照壁后是水井,沿着过道贯通到最后面的厨房和茅厕,在这近百十平的院子里有一间上房和两间厦子,外爷和外婆从二十岁起成婚生子,养育了他们五女二男七个孩子。

外爷小时候上过私塾,毛笔字写的颇有点名师指导过的风采,在他身体还好的时候,孩子们各家的春联是他每年自定的常规任务。

年青时候的外爷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从以前他穿戏服的照片上看,俨然就是当年的霍建华,那时候的他是有很多机会的。因为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洛阳作为共和国长子新兴的重工业城市人才匮乏,上过学具有知识文化的他受到了诸多礼遇。据说公安局刚成立的时候他就被领导看好轻松录取,即刻安排他到外地培训,临走前由于家里人的阻挠才没有成行,作为家里的独苗舍不得他远走他乡。所以我也就不曾有个当公安局长的爷爷。后来他又参与了洛阳一拖最初的厂房建设工程,已经混到了可以安排小车接送家属的级别,那时候的西工区还都是一片菜地,按照常理他至少应该在中国一拖有一番作为的,但是在工程结束后,他只是回到了老城的一个街道小厂做起了行政管理,这当然不是离家近可以解释的,个中缘由只有外爷自己清楚。



外爷的仕途生涯没有传奇,但是七个孩子加上双亲老人,十张嘴等着他,生活由不得他做主。文革前曾有一段时间他为了拿到更多的粮票和工分,他调换了工作去拉架子车,就是那个时候的人力运货车,家里的大点孩子出去在坡前帮人拉纤挣钱,前些年的路一定没有现在的平坦笔直,其中的辛劳程度作为现在的人是很难想象的。外爷拉车出过事,被当时的公交车撞到了腰身,不能下地卧床休养了多日,一大家人的生计顿时成了问题,我的母亲就抱着家里的小妹妹天天去公交公司讨要生活费,那时候生活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捡来的菜叶就着玉米面窝窝,就这样养大了七个儿女。

外爷有两个孙女、三个外孙女和一个外孙,家里无人承继香火也许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老城人都有很浓重的重男轻女情结,这体现在平日里的点点滴滴。我之所以把他的孙女排在前面,就是因为和他一个姓的,他自然是呵护倍至, 七十多岁的高龄还每天起早负责孙女的一日三餐,等孙女上了寄宿高中还每星期管接送,老人疼爱孩子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外姓人的我们是享受不到的。分家的时候,老人没有把房产留给几个闺女一平米,只是拿收藏的“袁大头”作为赠品分给各位,几块普通的“袁大头”也顶多能买个电动车而已,然而在老人的意识里分给闺女一些财宝,这样就堵住了众人的嘴。



外婆虽然含辛茹苦的给家里生了一堆的孩子,但是并没得到该有的尊重,在很多年以后,两位老人还是非常的不和睦。外爷从心眼里是看不起外婆的,因为她不识字,性格又本分憨直,不擅长讨好老公。外爷这种灰暗的思想在他六十多年婚姻里始终存在,这间接导致了家里婆媳关系的破裂,再加上过于明显的对儿子的偏袒,即使躺在病床上还操心着儿子们饥寒冷暖,这些都让外姓子孙们对老人的所作所为很是伤心失望,但谁都知道血浓于水亲情可贵,好在闺女们不计较太多,老人多女多福,在生病的日子里相信他的感受会越来越明显。

在开始住院的时候,外爷始终不能接受双腿瘫痪的事实,他常吩咐着身旁人给他扶起来穿衣服上厕所,谁都知道那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老人的意识也已经开始出现混乱,在医生给他安排到轮椅上让他自己抬腿走路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到病情的严重。当人到了不能自理的时候,思维可能也会随之慢慢地萎靡,言语不再自如,目光逐渐黯淡,现在捱过的每一天,外爷是在回顾此生的过往么?

八十五年三万一千多天的时时刻刻,喜悦哀伤愤怒紧张,霞飞满天暮霭霜降,愿他的一生都幸福安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