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826214842
情感 故事 生活

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18-01-08 21:37
桌子上放着一张皱巴巴的信纸。
云淼低垂的头,慢慢的抬了起来,一把抓过信纸,两眼无神的看着,"啊"的一声尖叫,拍打了两下桌子。
一行热泪盈眶而下,大滴大滴的眼泪啪哒啪哒的润湿了信纸,云淼慌张的擦拭着信纸。
大声地读着每一个字,哭腔中带着冷笑,当读到魏然这两个字时,突然站了起来,跑进厨房翻着垃圾桶,翻捡出几片照片的碎片然后突然瘫坐在地上,望向客厅。

“云淼,云淼,你快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阿然,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你不说今天要加班嘛。”云淼在厨房回应着魏然。
“我这不想先让你看看嘛。”
“什么呀,这么高兴。”
“哈哈哈,嗯,户口本,我妈刚给我送到单位的,开心不,特意和经理请假提前回来的,别做饭了,晚上出去吃,好好庆祝庆祝。”
“真的呀,快给我看看。“云淼像孩子翻看着自己满分的试卷一样笑嘻嘻的看着户口本,来不及擦掉手上的水,一跃就抱住了魏然。
“云淼,明天,明天我们就去领证,好不好?”
“好,明天就去。”云淼高兴得直点头。



云淼从地上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抽泣着。
最近她总是想起和魏然领证前一天的这段对话。
云淼抬起手在空气中抚摸着,寻找着,是呀,这个屋子里有着太多魏然的记忆。

她和魏然相识在一场年会上。
爱情可能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就算是两个完全不同平行线上的人,也会因为缘分走到一起。

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魏然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俩在一起,理由也很简单,必须得找本地的女孩,外地的再好也不行。
起初魏然并没有把父母的警告放在心上,直到第一次带云淼回家,父母对云淼冷漠的态度才让他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反倒是云淼轻松的样子让魏然很不解,云淼安慰他道"不要着急嘛,叔叔阿姨可能是还没了解我呢,慢慢的了解了自然也就同意了。”

其实魏然因为这事不知道和父母吵了多少回,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最后没办法从家里搬出来和云淼一起住,无声的战争也就开始了。
纵使云淼一直劝他和父母和好,也从来没给父母打过电话,总是说“这回我就自己做主了!”

就算后来他俩领证了,云淼也就只见过他父母一面。
没想到再见面的时候是在医院,更不可思议的是看见魏然躺在病床上。

看到魏然浑身插满管子。
她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结婚前几天出轨的魏然。
当时他是那么狂妄,那么无所谓,仿佛他俩经历过的一切都是错误!
云淼想着当时魏然对她说的一个个“滚”,心里五味杂陈。



魏然的母亲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云淼。
当云淼和她对视的时候,又低下了头。
低声说道“云淼,是我们一家人对不起你,现在然然也坚持不了几天了,他昏迷前一直不让我们告诉你。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突然同意你俩结婚了吗,他爸爸得了肾癌,我们不想让孩子再受打击,所以同意了你们的事,我们一直没告诉然然,就想让他开开心心的结婚,可是他还是知道了。
他爸的治疗费用几乎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然然还执意要给他爸移植一个肾,他怕你跟着他受苦,所以假装出轨,赶你走,但是他都是为了你好呀,你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我们吧,是我们糊涂呀,不该同意他做移植手术的。
本来医生说手术风险很小,前期检查也都合格,可谁想天不遂人愿,手术过程中出现了意外。
然然已经昏迷了一周了,医生说让准备后事。
我们然然还那么年轻,还没好好享受人生,是我们害了他呀,云淼你说我们是不是不配当父母呀!"

云淼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她只记得魏然给她写的唯一的一封信和他们领证那天拍的几张照片,前几天让她扔在了垃圾桶里。
翻捡出的照片已经撕得很零碎,幸好信只是揉成一团了。
云淼铺平信,一遍一遍的读着最后一句话,"云淼,你记住了,我魏然会爱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让你一直一直幸福的!"

云淼木然的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魏然
心中一遍一遍的默念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魏然的母亲站在走廊的尽头
一个转身匆忙的挂断电话
整理了一下情绪  
嘴角微微一笑
慢步走向云淼
还离几步远的时候就低声说"云淼啊,来,坐一会,和阿姨聊一会。"
一前一后俩个人,先后坐在了椅子上
"孩子啊,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真的,我们老俩口特别感动,但是作为过来人,阿姨和你说句真心话,为了自己以后着想,你得自私点,我们然然清醒地几率太渺茫了,即使清醒也是身体有缺陷的人,所以......"
魏然母亲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流了
云淼怔怔的看着地板,半晌说出一句话"阿姨,你说要不我们转院吧!"
顺势抓紧魏然母亲的手,目光如炬的看着她,仿佛希望就在眼前.
"云淼啊,刚才你刘姨给我打电话说,她家楼上邻居家的孩子今年31岁,哎,好像和你同岁啊,工作也挺好的,而且都认识,知根知底的,要不你俩约个时......"
还没等魏然母亲说完话,云淼马上脱口而出"阿姨!我不会走的,只要阿然活着一天,我就陪他一天!"

"云淼,你怎么在这?"
"郑涵?"
"对,是我!好久不见!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你就是新来的脑科主任,郑主任?‘’
“是我,你在这干什么呢?”
”太好了!太好了!阿然有救了!你一定会帮我救阿然的是不是?“
“你是说那个叫魏然的重症患者吗?我看过他的病例了,有希望,但是清醒地希望很小。”
“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好!你说我们家属该怎么做?"
"云淼,你不要太激动,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尽力而为就好,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和魏然说说话,说一说你们从前的故事,也许能唤起他的记忆,慢慢就苏醒了。”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郑涵,有时间咱俩再聊。”
看着云淼匆忙离开的身影,郑涵心中百感交集,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摸了摸手腕上戴着的手链,默念道"云淼我不会再放弃你了!“



云淼坐在病床边柔声细语的和魏然说着话,郑涵站在门口看着云淼,几分钟后轻轻关上门,快步走到前台,和护士说道“现在!马上给魏然办出院手续!"
"可是,郑主任,他家属并没有说要出院啊!“
“不要问为什么,照做就是了!”
“郑涵,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魏然出院必死无疑的!你这不是在害他嘛!”
“死?谁告诉你,他出院就会死的?你还不知道吗?他现在就是一个植物人,没有这些机器他也可以活下去,那你们何苦在这浪费钱呢!”
“郑涵,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是,添志愿的时候我临时改学校了,没有按约定添和你一样的学校,行,你可以恨我,但是也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就告诉你真相,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吧,当年你妈找了我好几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离你远点,还说你会出国留学,会继承家产,而我只会耽误你的大好前程!我和魏然就是在大学期间认识的,你们都很好,但是感情就是这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你要释然,你总这样跟耿耿于怀会错过很多美好的!"
郑涵听完沉寂片刻,解下了手腕上的手链轻轻地放在了云淼手里,转身离开,走到门口背对着云淼轻声道“出院吧,能省不少钱,手续我帮你们办,回家后后续的事宜我来处理!"

出院当天连着下了一周的小雨突然停了,万里晴空,阳光耀眼,云淼看着手缝里流转的光束,开心的笑了笑。回想着昨晚做的梦,笑声更爽朗了,因为她相信这个梦一定会实现的,梦中她和阿然穿着礼服在一片欢歌笑语中手挽着手走进了礼堂,而更让她高兴得是,当昨晚她和阿然说这个梦的时候,阿然的手指居然动了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