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诗词

宛在水中央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晨夕
2019-09-19 21:26
有美一人兮,明眸善睐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
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①
思之思之,寤寐求之
朝来蘅芷,暮辉夕阴
共山间之明月,闻渔阳之箫鼓
游山海之辽阔,共星辰之万千
凤兮凤兮,左右从之
凌波微微,采露葳蕤
蒹葭采采,流风之眉
凤兮凤兮,与尔共飞
凤兮凤兮,如我思相
岁月永好,温柔以待
愿予一心,白首于归

注①: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出自曹植《洛神赋》



一、仿佛一段记忆里的茉莉香

洛水之上有一处浮游的山岛,叫作风铃渡。晴天不得见,须得雾气蒙蒙的时候才可若隐若现。若得云霞一线,仿佛现得神人居所,如梦似幻,缥缈若无。渔人舟客多以为海市蜃楼。

缘水流,近渡头,但见衡芷汀兰,蒹葭采采,幽草清芬。又似有琴瑟之音,叮咚于耳美妙至极。

相传此处水中央便是伏羲之女、洛水之神神府之地。
传说总是林林总总,添枝加叶,玄而又玄。

若不是大鱼吃得太胖又醉了酒,我也不会不小心露了行藏。大鱼的本体为鲲,他其实不大喜欢我叫它大鱼,他其实有名字的,还很好听,叫作罗子衣。我实在记不起打从什么时候,罗子衣就在我身旁了,仿佛丢了一段记忆里的茉莉香,我也懒怠去想。

那一天出行的车驾实在有些高调华丽,曹子建那个登徒子虽然唐突无礼,不过那个孟浪之人文采斐然,洋洋洒洒写下一大篇仰慕我的情书,写的真是太好,若我是个情窦未开的小姑娘定会芳心慕艾,可惜我已经九千多岁了。

这时光呵,若不思量,也都是弹指花开间。

我在这花开间看着时光悠悠,似乎从前的事情都很遥远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不会伤心。至于为什么伤心,又很模糊,也不想去追究。



罗子衣说我违背天道救了仓舒,遭了雷劈导致三百年的记忆缺失。
就算丢了九百年记忆也要救仓舒,等这个小混蛋醒来定要狠狠打他屁股三百下,既然那么聪明智慧怎么就将自己作死了?

罗子衣又说这便是仓舒的命里注定,注定慧而早夭,是我想不开。这条鱼滑不溜手,鬼都不信他,仓舒明显是遭了暗手,我三千年没见的弟弟,管他是人是神,任谁害他我都不会放过,任他命格如何我都要救回来。

也许是日子太过寂寞,乜许是世事大多寻常。最近三百年着实枯燥乏味,幸好救下了尚存一魂一魄的弟弟,让我的每一日又有了寄托和盼望。

风林的花草四时不凋,夏至未至,荷风沐雨,竹下幽凉。这一场雨之后,已听得蛙声四起,热闹而喧嚣。我躺在竹林的小筑里听竹叶沙沙地响。

再过些时日,仓舒就会复生了。我还是有些情怯的,总感觉没脸见家人。

三千年前我在洛水河畔被那一洲蘅芷汀兰、幽草花香吸引,不小心被河伯窥视得见,抢入水府娶为夫人。

那河伯生得百般风流、十分美貌,我竟失了芳心没思量脱身,也便糊涂着顺从了他。两百年不到,如我这般的风华绝代似也看厌,河伯又开始四处招摇。我便离开了河伯的水府来到风铃渡。
人们称之为洛神宫。

三千年了,真的无颜见爹娘。
父神母神的孩子如此落魄窝囊,定会被人耻笑,世人多同情我的际遇,我却不敢承领这份同情。
我若不是对那河伯失了心也不会幽居风铃渡。



二、我喜欢的都是丰神俊郎的少年郎

我也不是一根筋、一根绳上吊死的神,既然河伯不是良人,我自然弃得忘得,得遇心欢之人,也自然欢喜得可嫁得。

罗子衣有些不忿,“洛扶苏,你已经嫁过人了。”

我斜睨了他一眼,“那怎么叫嫁?我是被虏被骗了好不好?再者,我欢喜谁、与谁相悦好,关你什么事?”

罗子衣胖脸一红,“人家担心你呀,万一又被骗了呢?不如你看看我,我也不错的,是不是?”

“我不动心用情,谁能骗的了我!男欢女爱,不过是两厢情愿一场风月,难道还祈望哪个能陪我地久天长?你呢,还是照照镜子,胖得快成了不倒翁,要知道,我喜欢的都是丰神俊朗的少年郎!”



诶,我若不是颜控,也不会被河伯迷惑了。我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时光万万年,星辰万万千,我总要活得生动鲜活一些,才对得起这岁月空长。

想那河伯也是三界之中数一数二的俊美风流,珠玉在前,再寻少年郎也是不易呢。像大鱼这样的又胖又奸滑之辈,我是看不入眼的。

我喜欢的少年郎,必须干净纯真、柔情似水,色如春晓之花、眉如新勾之月,神风飘逸、风姿卓然。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峭拔少年,苍鹰一般的矫捷,闪电一样的耀眼,于千军万马之中卓尔不群,我曾化身为一只白狐跟在他身旁……

我还喜欢过一个玉质清华的少年郎,他神思昳丽,飘然不群,我曾与他风花雪月、红袖一段香……



那个苍鹰一样的少年啊,却是将星出世,有着家国使命担当;那个玉质清华之人与我相伴了二十年的时光,他们都是凡人肉身,终有生命的尽头。

罗子衣说,烟花散尽,只有星河耿耿。

我对罗子衣说,“大鱼,我不晓得你为何来到我身边又为何甘愿陪我五百年,你既已生了这样的心思,就离开风铃渡吧。你懂的,我无法取中你,你也无需如此耗费光阴。这世间百媚千红,总有爱你的那一种。”

罗子衣有些咬牙切齿,“洛扶苏,你这个无情意的女人,你到底长没长心?那些个凡夫俗子的寿运不过几十年,即便是应天运转世的神仙转身也会忘了你一干二净。”

“那又如何呢,情意几斤几两?我不在乎。大鱼,你到底什么居心?非要打动我的心,那是绝无可能的。”

我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的,我以为你会发现不一样的我还有我的好。罗子衣切切自语。



三、谁的往事不少年,说什么地老天荒

罗子衣说,只有我,可以陪你地老天荒。
很好笑,凭什么就认定了我呢?谁的往事不少年,说什么地老天荒。

看望仓舒的时候,我又对这个还在沉睡的小鬼头唠唠叨叨一番,这个小家伙的脸蛋越发新鲜红润得像熟了的苹果,透着生机的馨香,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又一下。

“够了哇,你这个女人!你傻不傻,那个大胖鱼就是我那前任姐夫河伯,你说他为什么认定你?整日拿这些破事烦扰我,也不讲些生动有趣的故事,读读话本子也好。”

天呐,这小混蛋还是小混蛋,一点都没有改变,依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的手僵在那里,本应该沉浸在弟弟醒来的惊喜里,不小心又砸下来一个天雷轰顶呆若木鸡。

那个大鱼竟然是河伯么?
天雷滚滚劈了我吧!想那河伯桃花一样的风流俏美,怎地胖成了河豚一样!



“别说你是我姐,这智商简直惨不忍睹。河伯本体就是鲲,本名罗子衣。至于为什么变成了这幅模样,还不是你这个蠢女人,小爷用你来救?小爷是在体验世态人心,用你救吗?这下好了,好不容易甩了的河伯又像狗皮膏药一样缠上了你!啧啧啧,啧啧,真是可怜。”

小混蛋,你给我说清楚!
女人,这有什么不清楚,他帮你救我,遭天谴了呗。小爷绝对不感激。

目瞪口呆半晌,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真的,想那河伯花见花开的模样成了如今的胖子路人甲,更好笑的是我真是个万事不经大脑的,从来不知道河伯何许人也。

有个顶顶聪明的弟弟,就算被嫌弃了千万遍也是极好的。

“小混蛋,你姐既然如此堪忧,不如你就留下来罢,这要是又被人骗了多不好,说出去又坏你名头。”

“你这个不长脑子的!”仓舒简直恨铁不成钢。
看他傲娇又踌躇的小模样,牵起他的小手,我顿时笑靥如花,惊艳了十里繁华。
“姐姐空长脑子干嘛,会老的。弟弟,有你在身边,往后余生,姐姐只须更加貌美如花。”
仓舒是一个闲不住的孩子,是时候离开风铃渡了。



决定离开的时候,仓舒问我,姐姐,你不原谅,也不告别一下吗?
往事种种譬如昨日死,说不上原谅不原谅。

时光太长,有一些怅惘,有一些忧伤,河伯抢了我,我到底还是爱上了他,只是光阴不会永远如初恋。也就那样了,一切不复如初。

皎皎的月华照进我的心里,告别就不必了,我要去看那世间繁花三千,不必地老天荒,只遇我一人心的少年郎。

尾声:神仙更寂廖
“姐姐,罗子衣回心转意,你若是原谅了他,他的容貌是可以恢复的,毕竟是数一数二的风华呀,姐姐不考虑一下吗?”



“还有这样的神操作?是谁干的这样好事?定要备了大礼好生感谢才是。罗子衣这样也好,免得四海八荒里招摇撞骗,祸害了好人家的单纯小姑娘。”

“就是,也不看看咱家是谁?怎能任小爷绝色风华的女神姐姐受一条大胖鱼欺负!”

“马屁精!鲲有千万变化,本事大着呢。不过有弟弟撑腰,姐姐也觉得三界不一样了呢。待我看遍了三千花,厌了的时候若是身边需要一条小狗,不妨再考虑问问大鱼愿不愿意得到原谅……似乎让大鱼变成一条肥嘟嘟的小花狗也不错。”

“……”一失足成千古恨,扮成车夫的罗子衣一口老血骨梗在喉,风中凌乱。

“仓舒,你不是说是青鸾在驾车?怎么这样毛躁?三千多年不见,怎地青鸾也吃的极胖了?”

仓舒:“……”

远在落风轩小憇的青鸾打了一个喷嚏,理了理柔亮华美的尾羽又睡了,神仙的日子更寂寥啊。



声明:诚告各位喜欢子衿玄幻小说的美友,《小楼月未央》是玄幻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陌上人如玉》已完结,三部均以第一人称自述方式创作,各自独立成篇,没有必然联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