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0902140551
故事 生活

154高地的女孩

作者:
2019-09-02 13:56
浏览次数:87017
岁月回望,总想雁角有思、青春留行,青藤有木、草树留芳。
如向阳花开,便化成蝴蝶恋恋而追,154小山冈。

谁的发风中飞扬
谁又浅浅地背书十行
谁在打坐谁在冥想
谁在歌唱谁在游荡
谁留下名字草木清芳
谁又想你风中的模样
如栀子花开
漫开裙角一瓣香
                             ——题记



高中的时候不爱努力研究习题和课本,三毛的撒哈拉是我的梦想,席慕容开花的树是我的思望,金大侠是我师父,而我自封逍遥侯,每天只在154高地游荡。

154高地是本城早年间修筑的一道军事防御工事,具体建于何年何月,我想《地方志》应该详细记载,而我一直懒于查阅,似乎没有兴趣知道。

高地实则隶属学校的后山,遍生榆柳,草木苍翠,是天然的拱卫学校的后翼屏障和最佳瞭望哨,建有几处碉堡,碉堡四周无死角地分布观察眼和射击口,地下暗道蜿蜒曲折,四通八达贯穿全城。每一届新高一的学生都会组队沿入口梯子爬下,进入暗道去探险,收获老鼠若干、动物骨头若干,踏过暗河和淤泥仍然测算不出东西南北的距离,走不到其它出口,迷宫一般绕来绕去,爬出来一看仍在后山。



154高地是我每天慢悠悠走进学校的必经之途,越下围墙,穿过荒地,向北一隅幽长巷子的尽头折而西行,再过十多户人家,才是我的家。

智慧的女孩苏喆醒还有贴心的女孩张丽娟以及形影不离的敏敏,与我一路结伴同行。敏敏的家是我们的集结点。

而山岗上招手回望的女孩晶,则是我南辕北辙的挚友,她亲切又热烈地喊我“小破孩”,自称“鬼”,写到这里我的眼泪便簌簌而落。她呀,最是宽柔敦厚,最是真诚善良,却永逝如花在年华岁好的路上。她为我集齐了三毛的全部作品,任由我爬上枝桠,而她倚着树干,一起在154高地如痴如醉看斜阳。

斜阳移步,缓缓而行,漫过林梢,落下山岗,才恋恋不舍地踱步回到教室上晚课,我的困意便铺天盖地袭卷而来,小鸡啄米一般听九月星空如何观看大熊星座和小熊星座。不禁长嘘短叹,唉,月考又要砸了呀!

不是我吹牛,语文不用学也能数一数二,数学多做几套题就会前茅,英语用点功夫成绩中上,历史背一背分数可以入眼,偏偏政治越学越糊涂,地理也陪着一起迷糊。

第九中学的小学弟每次在山坡下经过都是眉毛一挑、趾高气扬,“姐姐,你收收心吧。你看我,甩了第二名三条街,我都不忍心说你。”

“那好吧,我明天开始好好学习,不跟你诗书交换了。”
“哎呀,姐姐,我正在用你的小诗本换了全套《鹿鼎记》,你要不要看?其实吧,学习是多简单的事情,姐姐稍稍用一点心就会逐鹿天下舍我其谁。”



这个骄傲得能上天的大男孩也会说漂亮话呵!在他闪瞎别人眼的成绩单面前我真是惭愧,他也如我一般天马行空散漫随意,偏偏也甩我三条街。
然而《鹿鼎记》吗?还是很好看的,至于学习暂且忘一忘吧。

兔子在下课时塞给我两个橘子,郑重其事地奉上两本他签名的书——我梦寐以求的《时光九篇》和《七里香》。

这个总是一身白衣耍帅装酷的足球少年简直坏透了,前些日子不知什么原因耍性子,故意从154高地绕道折大半个圈子走我回家的路,晃晃荡荡擦肩而过讨人嫌,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就来卖乖讨好。坚决不能原谅,本姑娘强烈要求换座,从此山水不相逢。看他露出一排雪白的兔子牙咬牙切齿,我哈哈大笑,好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多年以后在一辆大巴上不期而遇,这家伙喊我的名字,哟,嫌我写字太丑让我习他笔体、像风一样自由的师兄呀!终究没能友谊天长地久。

我不说谎,兔子坐在我前面,那回头一笑灿烂、非常欠揍的样子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这个家伙长得好脾气不好、少爷心性学习不好,桃花朵朵开,只能做朋友。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风中走过青春走过十六岁花季一段香,154的草花里飞着红蜻蜓,树丫上挂着醉酒的斜阳,入我年轮入我时光,只在记忆里孤自芬芳。

晶总是憨憨地一笑,圆圆的脸上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她的如斯华年戛然而止,烟花一样在星河里散去,化作西天的云彩与我挥手告别,而我舍不得,我的女孩我的奥斯汀!

那个以我的小诗本换金大侠、扬眉走路骄傲无比的男孩,那个回头一笑与我吹天吹地抄歌词对对子的少年,慧黠的苏苏、温婉的娟以及慢条斯理的敏敏,你们都好吧?



154高地一棵草芽都不剩了,是否偶尔想起那片斜阳那片草地?想起青春笔记偶尔回眸偶尔低语?

想起,一段青青记忆,那个风铃花一样的女孩声音里的一笑调皮?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