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191004125449
有声读物

被偷拍叫停的姑嫂大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李子
2019-10-05 09:28
今天给你们带来一个发生在大家身边的,关于小姑子和嫂子的家庭故事,相信很多人也会碰到类似的情况。想听听你们都是怎么做的,老地方见!


2017年8月8日晚8点多,老公王斌兴高采烈地跑回家,一手高举着手机,一手像以往一样摸着自己的啤酒肚,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美娟呀,我拿到了重磅武器!这下咱可不怕你嫂子借钱了。”

我叫李美娟,今年41岁,陕西人,我还有个哥哥叫李志刚,我们兄妹俩自幼感情很好。相较哥哥,我妈看我学习好,更偏爱我一些。高考过后,我考上了大学,学了金融。而哥哥学历低,初中毕业上了个技校,学了门手艺。

2001年底,哥哥成了家。嫂子叫张淑婷,人很贤惠,对我哥和我爸妈都很好。可是,有了嫂子,哥哥什么好事都先想着他老婆。这惹得我和我妈心里非常不平衡,在背后偷偷嘀咕过好多次,骂我哥是“白眼狼,有了媳妇忘了娘”。

偶尔听到我妈唠叨,我哥言语里也是护着嫂子。我跟哥哥提过几次,要他照顾一下我妈的情绪,他反而怪我多管闲事。

第二年,我也结婚了。王斌在中介公司做销售。婚后,我们经常回娘家蹭饭吃,因为嫂子厨艺实在是太好了。

2003年1月,嫂子生下了一个女孩。我妈盼着抱孙子,多次提出让嫂子再生一个,哥嫂都不愿意。见嫂子不应和,我妈就开始甩脸子。

好脾气的嫂子从来都是笑脸相迎,从不抱怨。有时候我都看不下去了,也会劝一下我妈。

这种情况,在五一之后,愈演愈烈。因为,我生下儿子小核桃,我妈格外高兴,再加上王斌嘴又甜,我妈更多的时间在给我带孩子。嫂子没办法,只好产假结束后,辞了工作回家带娃。

嫂子对此颇有微词,哥哥体谅我的工作更好,辞了可惜,也同意我妈帮忙照顾我。而嫂子则只是一个厂里的临时工,我妈甚至当面斥责嫂子在她儿子面前搬弄是非,挑拨他们的母子关系。

此后,我妈对我和儿子的偏袒更加理直气壮。那一年的压岁钱,我妈给我儿子包了大红包,足足有两千块,而给哥哥家女儿的,才一千。

我妈把外孙看得比亲孙女还重要,明显的厚此薄彼,那时的我却乐在其中。

有一次,嫂子给我妈买了一箱酸奶,我看见后顺势来了一句:“妈,这个酸奶,小核桃可爱喝了。”我妈自然也是听懂了我的意思:“小核桃喜欢,就拿走吧!”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嫂子,只见嫂子生气地看着我,但是又很无奈。处处都能压嫂子一头,让我产生了莫名的优越感。

我以为这样的优越感,会一直保持下去。可没想到,意外来得那么快。

2015年夏,我哥在外施工时,腿被砸伤了,好在施工单位及时把我哥送医救治,他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从此落下了病根,再也不能干重活了,与轮椅常年相伴。

照顾我哥的重任,自然落到了嫂子的身上。

我妈看嫂子任劳任怨,不但没有抛弃她的残疾儿子,还悉心照顾他,不厌其烦地辗转各大医院带他治疗、按摩做康复。她彻底被感动了,从那以后,对嫂子的态度也有所好转。

说实话,我也有点佩服嫂子。如果这场意外发生在我老公身上,我可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嫂子这样。

因为我妈的缘故,我再也不敢欺负嫂子了。我们的生活似乎又达成了一种特别的默契。

直到2017年7月中旬,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傍晚六点多,我下了班照常到我妈家里蹭饭,我妈推着哥哥下楼去遛弯还没回家,厨房里只有嫂子一个人在忙活。

这时,我听到嫂子手机响了,叫了她一声。她看了一眼,就急匆匆躲到她自己的房间接听去了。
这太不寻常了!一向大大咧咧的嫂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于是,我踮着脚尖,趴在哥嫂的房门口偷听。

我隐约地听到嫂子说:“给我一周的时间,保证凑够钱。”看来,是因为钱的事。我赶紧退回客厅的沙发上,拿起苹果啃了起来,假装自己一直在这里。

嫂子接完电话出来时,还有些心神不宁。但是,她什么都没透露,我也不好多问,只是觉得这事太过蹊跷。

吃完晚饭,我回家跟王斌说起这事儿,他只说如果嫂子来找我们借钱,不借就是了。

那一晚,我想好了多种理由来应付嫂子,毕竟我和王斌还是有点积蓄的,嫂子要是有什么着急用钱的事,肯定会找我们俩。

可是,两天很快过去了,嫂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丝毫没有跟我们提及要借钱的事。

反倒是我妈,打电话时透露说,嫂子想做生意,找她借10万块钱。原来,嫂子把主意打到我妈头上了。

听我妈说,嫂子有个同学原来是开店的,但因急需用钱,想找嫂子帮忙把店盘出去。嫂子答应帮忙,但她看过那家店的位置后,自己动了心。

可是,她和我哥没有那么多的积蓄,这些年攒下的钱,除了供女儿上学、就是用来给我哥治腿了。

于是,她想找我妈借钱。我妈退休多年,生活又比较节俭,攒了有十来万元。这事我们都知道。
因为我哥刚出事时,我妈哭着要把她的钱都取出来给我哥治腿,被我哥拒绝了。

靠着保险和单位赔偿,我哥付了手术的医药费,可是后续的治疗费和康复费用却是个无底洞。我哥嫂这些年的积蓄都砸进去了。

这次,嫂子开店的事,怎么听怎么不靠谱。

听我妈的语气,像是想要把钱借给嫂子。

我脱口而出:“妈,这肯定不行。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呢。如果看病救人,你借给嫂子我也没话说,可这开店学问大着呢,我哥嫂都是没做过生意的人,你借给她,万一打了水漂,你连棺材本都赔进去了。”

我这么一说,我妈顿时也没了主意。最后,我安慰她道:“妈,您先别急,这么大的事,您先等我来啊,我们一起商量。”

我马不停蹄地赶紧骑上电动车往娘家的方向驶去,在路上,我想好了很多说辞。我笃定了主意,这钱绝不能让嫂子借走。否则,她要是赔了,以后我妈和我哥,都得成了我的负担。

来到娘家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哥嫂早已睡下。面对我妈时,我感到压力山大。因为,我从来没见妈这么开心过,又这么犹豫过。

我没急着开口,而是想先听我妈说说,嫂子是要做什么生意,还有她到底是如何把我妈说服的。

我妈也有点等不及了,轻声说道:“美娟,你嫂子准备开服装店,这个店的地段特别的好,将来肯定能挣大钱!到那时,你哥的腿,说不定也有希望能治好呢!”

原来,嫂子是抓住了我妈的弱点,利用我哥来说服妈。当晚,我住在了娘家,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好办法,阻止嫂子来找我妈借钱。

第二天,嫂子早早起床,做好了饭。我可没心思吃饭,冲到王斌的公司,向他求助:“老公,妈同意借钱给嫂子了!你知道吗?那可是我妈的养老钱啊,万一她赔了,将来我俩就惨了!”

可能是我太激动了,说到后面声调有点大。办公室里的人都看着我们俩,我根本没有功夫搭理他们。

王斌问我,嫂子这几天有什么反常的地方?我把能想到的都跟他说了一遍,王斌思量了一会,说:“媳妇,你先别急,我找人帮忙查查这事。”

看他如此淡定,我知道他必然是有主意了,就离开了。一直焦急地等到晚上九点多,王斌才回家。他给我带回来了一个劲爆消息。

原来,一大早我去公司找王斌后,他就让手下一个新来的小弟看过嫂子发在朋友圈的几张照片后,去我娘家附近的街口蹲点,随时汇报她的行踪。

小弟守了一天,直到晚饭时间,他看到嫂子出了门,便远远地跟着她。没曾想,嫂子竟然走进了一家还算豪华的饭店。小弟赶快电话通知了王斌。

王斌按照地址悄悄来到了这家饭店,等他到了后,竟然看到嫂子和一个中年男人在饭店吃饭,两人聊得十分热乎。

回到家后,王斌兴高采烈地跟我汇报了这个消息,还颇有深意地对我说:“看那热乎劲,他们看起来关系不一般哪!谁知道是不是你嫂子有了异心呢,指不定她会丢下你哥呢!”我吓了一跳,要他别瞎猜。

王斌晃了晃手机,说:“我拍下来了,不信,你看!”从拍摄的角度来看,那个男人看嫂子的眼神的确有些暧昧,俩人离得又近,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我又气愤又担心,担心嫂子真的做了对不起我哥的事,但王斌让我不要急,嫂子和这男人一起吃顿饭,也不能说明一定就有问题,关键是看老太太怎么想。

只要我们稍微引导一下,让老太太产生了怀疑,那么这个钱肯定就不会痛快借出去了。

不得不说,王斌的脑子的确很灵光。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和王斌买了很多礼品,特地给我妈买了按摩器,还带上了儿子,我儿子继承了他爹的优点,很会哄老太太开心。

我妈看见我们一家三口来了,非常开心。等我们坐定了,我妈说:“你们两口子有什么事,直说吧!”我使了个眼色,让王斌把我哥推下楼去转转,顺便把儿子也带下去。

我搂着我妈的胳膊,头靠在她肩膀上,说:“妈,您看我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当初我出嫁时,咱家也没陪嫁过什么东西,现在日子也好过了,我想买辆车,但是钱不够,您能不能借我10万?”

我妈用力把胳膊抽出来,说:“你也要借10万,还要买车!我那天不是跟你说了嘛,你嫂子想开店,我已经答应借给她了。我不能出尔反尔。”

我立马服软:“妈,您看,嫂子开店固然是好事,但是做生意毕竟有风险,而且我嫂子之前都没做过生意,谁知道能不能赚钱呢?万一赔了,那钱不是打了水漂了?”我妈不为所动。

我继续加火:“更何况,你把钱借给我们买了车,以后你想去哪,我就让王斌带你去哪,您看怎么样?”哪想到,这话说出来,一下子就把我妈激怒了。

我妈站起来大声说道:“你们两口子这次真的过分了啊!你怎么不体谅下你嫂子?自从你哥出了事,哪天不是你嫂子伺候着,家里、工作两头忙。

如今,你嫂子想开个店多赚点钱,给你哥治腿,你们两个倒好,不帮忙就算了,还拖后腿。”

说完,我妈把遥控器摔在沙发上,扭头就回了房间,“哐”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傻眼了。看来,嫂子最近没少下功夫。

我只能使出杀手锏了。过了一会儿,我估摸着我妈的气应该消了,便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走进她的房间。我妈知道我进来了,故意翻个身继续睡。

我坐下给她捏了捏肩膀,说:“妈,您先别生气,我们也不是故意要跟嫂子争那10万块钱,只不过是担心这钱打了水漂,更何况,我还担心嫂子是骗你的。”

我妈立马坐了起来,说道:“你别瞎扯,你嫂子怎么可能骗我?”我随即拿出手机给我妈看那张照片:“妈,你看,我嫂子和这个男人吃饭,还有说有笑的。这是王斌吃饭时,无意间拍到的。”我妈瞪大眼睛,脸胀得通红。

随后,她怒气冲冲地喊道:“这个淑婷竟敢背着我儿子出去勾三搭四,她一会儿回来,我一定要问清楚。”

我接着上眼药:“妈,嫂子不会要骗您的钱去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吧!您要是把钱借给她了,岂不是正中她的下怀。如果不借,激怒了她,那我哥怎么办?哪样我哥都不讨好啊!”

我妈终于慌了:“美娟,那你说怎么办?”我嘴角一扬,说道:“要不您把钱先放到我这,她要是问你要,你就说我替你保管,让她找我。我和王斌都在家,当面质问她这张照片的事,到时候看她怎么解释!”

我妈紧张又害怕的脸,渐渐舒展了开来。我说:“今晚我嫂子回来,您先一定不要问她照片的事,万一逼急了她,她再对你和我哥做出点什么……”

更何况,往常到点就回家的嫂子到这时都还没回来,更加深了我妈对嫂子的怀疑。

她喃喃自语:“久病床前无孝子。男人不中用了,这女人果然就生了外心。我可怜的儿啊!”

拿到银行卡,告别了我妈,我给王斌使了个眼色,快速把哥送回家,我们俩叫上儿子,就一路飞奔回家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把孩子送去了学校,接着,我和王斌都去上班了。此时的我是保险公司的经理。

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眼,既担心错过了客户的电话,又担心被哥嫂得知真相后来质问我。

傍晚,一位联系多时的客户要求我上门签约,这位客户工作很忙,而她只有晚上有时间,因此,我当即带着资料包决定去她家。

这是当天的最后一个客户,谈了不到一个小时,将近9点时,那个客户就把合同签了,待她把钱存到指定的卡上,我当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我心想:“今天可真是顺心啊!”我一边哼着歌曲,一边慢慢悠悠地骑着电动车往家的方向驶去。

回家的路上,途经一条小巷子,巷子里很黑,只有巷子口一盏路灯还亮着。此时的我,早已被赢了嫂子,又赚了钱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正当我得意的时候,就看见,小路的尽头有几个小伙子在路边蹲着,不知道在干啥。

该不会是小流氓之类的吧?还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个地段,我心里萌生了一丝警惕,有点后悔不该抄近路。我握紧电动车把手,从他们身边快速地通过。他们瞅了我一眼,并没有什么动作。

当时,我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有巨款。但其实,我包里装着客户的保险合同,还有各种证明材料。万一被抢,也是很麻烦的事。于是,我再次加快了速度。

没想到,我在后视镜看见那几个人竟然狂奔着跟上来了!我继续加速想快点离开。我猜测一定是我刚才的紧张和突然加速,引起了这几个人的注意。

出了巷子,是一小片工地,工地的大门紧锁着,也没什么人。路并不好走,我的速度压根快不起来。就这样,那几个人直接冲到我身后,把我的包抢夺了过去,临走的时候还踹了我一脚

我当时就被踹倒在地,电动车也甩了出去。除了一些擦伤,我的脚也崴伤了。我只能坐在地上大叫:“抓贼了!抓贼了!”

包里除了客户资料,还有我的各种证件、手机和钱包。跑回家报警,已经来不及了,工地四周也没什么人家,我只能大喊,等着过往的车辆来救我。

幸运的是,很快,我就看见了一辆电动车,我使劲摇手,甚至直接拐着腿跑去路中间拦住她,她不停地鸣笛让我闪开,可我怎么肯放过这一丝希望,继续站在路中间招手示意。等她走近了,我才发现竟然是嫂子。

我心里这才安定了些,连忙指着前面说:“嫂子,我的包被抢了,那几个人刚跑了没多久,你赶紧去追他们,我用你的手机报警。赶紧的!”

嫂子不假思索地按照我指的方向,加速追了上去,她边追边喊:“抓贼了,抓贼了。”我也赶紧用她的手机报了警。恢复了一会儿,我的脚似乎不那么疼了,于是,扶起电动车,我也追了过去。

我追了没一会儿,就在一个岔路口的拐弯处,看到了摔倒在地上的嫂子。嫂子也看见了我,她摇了摇头,很遗憾地说,“美娟,抱歉,我没追上。”只见她的腿流了很多血,旁边的水泥柱子也倒了,上面沾染了一些血迹。

我几次想扶嫂子起来,可是,嫂子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仍然没能如愿。看来,嫂子八成是撞骨折了。我不敢再动她,连忙拨打了120。我一顿懊悔,刚才要不是我让嫂子去追,嫂子就不会出事。

我想给嫂子道歉,可是过了没一会儿,嫂子已经疼晕过去了。好在,很快救护车来了,把嫂子抬上了车,我也跟着上了救护车。这时,我才想起来给王斌打电话,让他把妈给的卡带上到县医院急诊室。

我又连忙用电话通知了哥哥和我妈,告诉他们嫂子出事了。等到了医院,王斌、我妈和哥哥也很快到了,一通检查后,我们把嫂子送进了手术室。我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把我妈给的这张卡放进包里。

我妈和哥都一脸焦急地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还没等我说完,我妈就劈头盖脸地骂道:“你怎么能让你嫂子一个人去追那帮人呢,万一他们给你嫂子来一刀呢,万一把你嫂子也带走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呀!”我哥也气得瞪大眼睛,怒视着我。

其实当我看到嫂子出事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后悔了。可能是我们的声音太吵,医院大楼另一侧病房里有陪床的不少家属过来看热闹。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看着我哥问:“张淑婷怎么了?昨天我和她还在一起吃饭呢!”没等我哥回答,我妈突然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原来就是你个畜牲啊,勾引我儿媳,还想和她一起骗我钱,是不是你指使的?现在她躺在手术室,生死未卜,你满意了?”

这个男的一脸懵逼,解释道:“我是淑婷的同班同学,和志刚之前也认识。我爸病了,我想转让店子,便让淑婷看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淑婷说她自己想盘下来,还说钱快要凑齐了。”我哥也在一旁附和说,是这样的。

见我们不信,他还带我们去了一趟他爸的病房。得知误会了嫂子,我妈身体直接就软了,差点跌坐在地上。我和王斌也很是羞愧,不敢抬头,嫂子同学赶忙把我妈扶起来。

我悔不当初,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两个多小时后,嫂子终于被推出来了。医生说,患者骨折的部位已经通过手术固定好,但她左腿外侧、内侧、前侧、韧带断裂,盆骨有裂纹。治疗的费用还需要8万,术后,她的左腿也不一定能恢复好。

我妈听了这番话,立马问我和王斌要钱,我低着头把卡递给了我妈。我妈给嫂子补交上了钱,还说无论如何要把嫂子这条腿治好。

那晚,警察出警后,也做了一番询问。由于事发路段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者,我们只能等消息。

术后,嫂子被转到了病房。我们问她追出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嫂子回应道:“一开始还能远远地看见几个小伙子的身影,我就骑着车往前追,可拐弯后,突然就看不见了。我光顾着瞄目标了,没留意到路上的水泥柱子,撞上去了。”

她也没想到,这一撞竟然如此严重。

2018年初,嫂子在医院住了半年多后,执意要出院。嫂子说不能再花家里的钱了,为了给她治腿,我哥把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欠了一屁股债。

我和王斌出于愧疚,三天两头去看嫂子。每次去她家,我俩都抢着洗衣做饭。我也小心翼翼地问过嫂子,请她原谅。嫂子嘴上说没事,但是眼神从来都是躲避我们俩。我哥对我俩也爱搭不理。
嫂子的左腿不能动,也坐上了轮椅。不能出去工作,她就接些小手工活,跟我哥俩人在家做。我每天拼命地工作,每赚到五千块钱,我就拿去给嫂子。

嫂子现在也做不了饭了,我妈就让嫂子指导,她来做饭。我妈的厨艺也变得越来越好,我也经常给侄女买衣服和学习资料,并主动给她报了高价的辅导班督促她学习。

2018年6月,两个孩子中考时,都很争气地考上了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从那之后,我回娘家,嫂子也主动给我倒茶,我哥也拿正眼看我了。

嫂子说,其实找妈借钱的事,她也有私心。她觉得我因为比她经济宽裕些,所以老是压她一头,她想把钱从妈那借过来之后,自己开店赚了钱,也能争口气。

就这样,我们终于和解了,可是代价却未免太过惨重。

如今,嫂子虽然可以慢慢走路了,但是还不能长时间站立,而且左腿不能受到太大的压力。有一次,嫂子想端一盆水,压力令她的腿的姿势都变了,她还强忍着。看到嫂子痛苦的表情,我想去帮她,她却说:“美娟,让我自己来吧。”

嫂子极力想要证明自己还可以劳动,看见她端水盆的时候,每走几步,就休息一会儿,我就忍不住地抹眼泪。

今年9月开学伊始,我主动给侄女包了升学大红包,中秋节又主动给哥嫂买了酸奶、月饼、坚果等礼品。欠嫂子的情,我要慢慢还。


故事看完了,现在该你们大肆发挥啦!评论区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