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095342
故事 生活

飞来横祸,我家池塘里捞出两具尸体

作者:兔子
2019-10-05 10:01
浏览次数:9487
两个初中生被老师发现早恋并告知家长,迫于心理压力,选择了轻生,跳去卢秀芳家的池塘自杀,卢秀芳得知后,傻眼了……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为方便叙述,用第一人称。


2018年10月的一个清晨,睡梦中,我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四五个警察,我顿时傻了眼。

我叫卢秀芳,1963年出生于大凉山一个小县城的郊区。23岁那年,我嫁给了比我大两岁的丈夫李万福,婚后我们育有两个儿子。现如今,他们一个在市里一所中学当老师,一个刚刚考进县政府工作。

我与丈夫原本都是农民,我家的土地被附近一家果汁厂收购后,我们夫妻便在家里搞起了养殖业。

我和丈夫为人老实本分,不要说违法犯罪了,就是违背道德的事,我们也几乎没有做过。

现在警察突然找上门来,我俩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询问了好半天,才知道,原来是我们家的池塘里死了人。

一听是郊区的那个池塘,李万福立刻辩解起来:“那个池塘已经卖给果汁厂了,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也跟着附和说:“是的,你们应该去找果汁厂!”

警察却不听我们的辩解,把我俩带去了局里做笔录。

说到这个池塘的归属问题,的确有些曲折。原本这个池塘,连同周围的那一片土地,也就是现在果汁厂的位置,都属于我们夫妇俩。

后来,一个老板看中了我家的这片土地,想要在那里盖一家果汁厂,便找到我们夫妇两人,协商之后买下了包括池塘在内的这片土地。

谁知老板因为资金不足,一直欠着我们夫妇俩两万块钱不予支付,工厂建成后,果汁厂本来打算在池塘的位置盖一个杂物库,却被我和丈夫阻拦了下来。

我们表示,果汁厂不支付那两万块钱,我们便不同意他们使用那个池塘,什么时候支付清了欠款,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把池塘的使用权交出来。

谁知不久,果汁厂换了人,新老板执意要按合同办事,坚决要改造池塘,我们一家便与果汁厂对簿公堂,费了很大劲才夺回了池塘的使用权。我们本打算待果汁厂付清欠款后,就交出使用权。谁知他们一直没有付清欠款。

那时,我家里比较困难,两个儿子一个在上初中,一个在上高中,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于是我和丈夫商量:偌大一个池塘,占地一亩多,深度两米左右,闲着也是浪费资源,不如搞点投资,买些鱼苗撒进去。

于是,我们便把这个池塘改造成了鱼塘。可喜的是,这个鱼塘给我们一家带来了不少收益。所以工厂欠着的钱,我们也没有急着去讨要,而工厂那边,又觉得这个破池塘不值两万块,也就迟迟没有去收回,这件事便被耽搁了下来。

2014年,随着两个儿子相继毕业,我俩的负担减轻了许多,又加上鱼市已经不景气了,我们便闲置了这个池塘,过起了养鸡、打牌的清闲生活。

哪知这个闲置了好几年、几乎被遗忘的池塘,竟然给我们一家惹了祸,我和丈夫怎么想都觉得冤枉!只得拿出土地买卖合同,再次与果汁厂争论起来。

池塘里捞起来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年龄都在十四五岁。县城不大,所以很快就联系到了他们的家属。

两个孩子的父母在公安局里泣不成声,女孩的妈妈更是差点哭晕过去。然而没多久,哭泣声便被咒骂声掩盖了,且越演越烈,最后两边的家属竟然动起手来。

我和丈夫在旁边忐忑不安,不知该怎么办。还好,民警制止了他们。

不一会,两个孩子所在学校的班主任也来了。好不容易被制止下来的家属,在看到班主任的一瞬间,再次变得激动起来。

两个孩子的死因已经排除了他杀,警察在池塘附近找到了一个小挎包,里面放着一本日记,还有两封遗书,初步判定两个孩子是自杀。

班主任对两个孩子的情况介绍,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之后,警察通过肖璇的日记和遗书,以及大量走访调查的线索,还原了两个孩子自杀的真相——
男孩名叫李飞,女孩名叫肖璇,两个孩子都是县城一所中学初三的学生。肖璇的成绩很好,从小到大都是班上的尖子生,李飞成绩不太理想,调皮捣蛋,经常扰乱课堂。

班主任为了治理好班级,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班上实行一对一帮扶政策,让一个优等生帮助一个差生,实行互利互助。就这样,李飞被安排到了肖璇的旁边,两人成了同桌。

原本很少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成了同桌而变得熟悉起来。一开始李飞反感肖璇的多管闲事和爱打小报告,而肖璇讨厌李飞的不自律和爱扰乱课堂,两个人是冤家死对头。

为这事,肖璇不止一次找过班主任抱怨,却都被班主任劝解了下来,在家里,父母也劝说肖璇,让她不要对李飞那么上心,无论他做什么,置之不理便是。

就这样,肖璇在痛苦与煎熬中度过了几个月,直到在一次意外事件中,肖璇了解到了不一样的李飞,才对他的态度有了改观。

2017年深冬的一个夜晚,下了晚自习,班上的一个同学被几个混混堵在巷子里搜身抢劫,正好被肖璇撞见,她想帮忙又不敢上前,想跑又心有不安。

纠结再三便掏出手机报了警,不巧的是被一个混混察觉到了,他们扔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便跑得没有踪影。

同学对肖璇感恩戴德,肖璇却怕得要死,她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告诉老师又觉得无济于事,所以每天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就成了她的噩梦。

李飞知道这件事后,主动承担起了护送肖璇回家的重任,他的这一行为温暖了肖璇,渐渐地,她改变了对李飞的看法。然后两个人的友情升华,上升成了爱情,便偷偷早恋了。

因为早恋,肖璇的成绩一落千丈,班主任发现后,把两个孩子叫到办公室思想教育了一番之后,给两人调了座位。

然而,尽管坐得很远,中间隔着无数条“银河”,却依然没有阻挡住他们在一起的决心。

李飞经常写小纸条,让同学们帮忙传递给肖璇。一天,好巧不巧的,一张写满肉麻情话的小纸条,落到了班主任的手上。气急败坏的班主任,打电话通知了两人的家长。

一见到李飞的爸爸,班主任便开始痛诉起李飞在班上的种种劣迹,提到早恋带坏优等生肖璇的时候,他更是深恶痛绝。

李飞是单亲家庭,爸爸再娶之后对他的关心少了很多,班主任毫不留情地当众指责,让李爸爸觉得丢了面子,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李飞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

肖璇的妈妈黑着脸,沉默不语,班主任拿出肖璇近期的模考成绩,一个劲叹息着:“再这样下去,肖璇估计是考不上市里的重点高中了。”

肖璇妈妈一听上不了市重点高中,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便警告李飞:“你不要再纠缠我家璇璇了,听见没?”

两个孩子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肖璇妈妈便逼着李飞表态,让他承诺以后再也不会纠缠肖璇,见他沉默,李飞爸爸又是一顿暴击。

肖璇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保证和李飞从此断绝来往,直到毕业都不会再说一句话。

临走的时候,肖璇的妈妈对肖璇道:“最好记住你的承诺,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还在一起,我就把你送到外地去。”

从那以后,两个孩子的心理负担变得很重,即便是正常的互动,也生怕被老师怀疑。

肖璇妈妈没收了她的手机,还安排了她的爸爸每天接送她上下学,不给她任何与李飞有交集的空隙。

李飞的爸爸更过分,他把李飞写的那张小纸条贴在了客厅里,每天早上出门前,晚上回家后,都让李飞大声读三遍,他说这样李飞才会长记性。

经过半年的“冷冻”处理,见两人恢复正常,父母和班主任便对他们松懈了。

肖璇又拿回了手机,每天工作辛苦的肖璇爸爸也没再接送她上下学。

就在大家以为两人已经斩断情丝时,9月的一天,下了晚自习,班主任老师再次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园里,抓到了两人——这次两人正抱在一起热吻!

原来,肖璇和李飞趁着大人们放松警惕的空隙,又偷偷联系上了!长久的压抑使得两人的情感更加浓烈。

班主任老师再次将两人的父母叫进了学校办公室。肖璇妈妈因为肖璇成绩滑出前五十名气愤不已,一个劲指责李飞的不是。

李飞的爸爸这一次也没有再沉默,反问起来,肖璇作为一个女孩子,竟然不知廉耻,大晚上和自己儿子幽会,还做出不雅的事情,要怪也只能怪肖璇不自爱。

两个家长在办公室里闹得不可开交,互相指责对方孩子的错,差点动起手来,好在被班主任和周围的老师拦了下来。办公室的门口挤满了围观的学生,赶都赶不走。

肖璇回家后被罚面壁思过,“不自爱、不知廉耻”成了她的标签,她委屈地哭了一整晚,哭到喉咙发炎,导致高烧不退,最后进了医院。

李飞的爸爸则在家里各种谩骂暴打儿子。

肖璇在日记里提到,他们在小公园幽会的事被一传十,十传百,弄得全校皆知。最离谱的是,他们被传出在小公园偷吃禁果,被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她之所以没去上学,是因为堕胎了,在家修养。

事发后,她天天以泪洗面,同学的嘲笑与讽刺,被她的好友用短信的形式传达给她,她躲在家里不敢去学校。

“我和李飞就像两只人人喊打的怪物,但我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错在哪里?”

国庆过后不久,肖璇的妈妈帮肖璇办了转学手续。她本以为换个环境,女儿就能忘记这一切,要不了多久,她又可以变回曾经的那个尖子生了。

只是这一次,他们都想错了。

那个周末,不知道肖璇和李飞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他们相约来了郊区,在我家的池塘里,结束了青春正茂的生命。最后因为尸体漂浮,被果汁厂一个工人发现,报了警。

我和丈夫在为两条鲜活的生命惋惜时,也为这突如其来的霉运哀叹不已。

事情发生后,双方家长又开始指责对方,说是因为对方的咄咄逼人才害死了两个孩子。

争执无果后,他们又把责任推到班主任身上——班主任有明显失职,因为他撞见了两个孩子的不雅举止,没有及时给他们做心理辅导;整件事被弄得全校皆知后,也没有及时处理,造成了两个孩子严重的心理负担,最终导致了他们自杀。

另一面,他们一致认为作为池塘的主人,我和丈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池塘周围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也并没有贴安全标识,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死者家属向我家问责,我和丈夫只好拿出当初签好的协议,将责任推向果汁厂。谁知果汁厂以双方虽然签订协议,但因账尚未结清,双方并没有按照协议执行为由,死活不认账。

过去争得死去活来的池塘,如今成了烫手山芋,被我们踢皮球一般踢来踢去。

我家和果汁厂僵持不下,警方却认为池塘尚未交付果汁厂,因此责任在我家。这使得我和丈夫又气又恼,我俩商量好,准备再次与果汁厂对簿公堂。

我的两个儿子都是明理之人,且大儿子在市里教书,小儿子刚刚考进县政府工作,自然是对法律有所了解。

面对这样的情况,两个儿子也做起了我的思想工作,给我分析了责任的归属:
“即便池塘废弃了,但是从协议书来看,池塘的使用权依然归我们家,而且果汁厂也多次找我们协商过,既然池塘不再投入使用,那就将它填埋,却被我和丈夫拒绝了。

其次,池塘四周的确没有安全措施,也没有安全标识,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作为池塘主人的我们都有责任。”

听完儿子的分析后,我还是觉得委屈,便大哭大闹起来:“这两个歹命的娃儿,死哪不好,偏偏要死在我家池塘,真是害人不浅呐!”

原本就沉浸在悲伤中的死者家属,听到我的哭叫,便愤怒地齐刷刷将矛头转向我,与我争执起来。最后我们大打出手,好不容易才被民警制止下来。

愤怒之下,死者家属提出,要求我家赔偿他们十万元抚恤金的要求。

我和丈夫自然是不愿意的,真的应验了那句老话:“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我做梦都没想到会摊上这茬事,死者家属的狮子大开口,更是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这事,我成天茶饭不思,郁郁寡欢,没多久便病倒了。

之后,我和老公又跟他们几次交涉。一次,我去公安局办公室,发现两个孩子的班主任局促不安地坐在角落,他的头发花白,神情憔悴,双眼无神,一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再次见到孩子家长,他更是泪流满面,自责地不断道歉。

他说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严重到这种程度,更不能接受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两个孩子,如今已阴阳两隔的事实。

一旁的校长拍着他的肩膀,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校长提出,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支付死者家属两万块抚恤金的建议,班主任也主动提出赔偿一万块安抚金的方案,却都被死者家属拒绝了。

民警调解了许久,我们一直无法达成共识,最终死者家属将学校、班主任、我家以及果汁厂一并告上了法院。

2019年3月,法院一审作出了判决。由于事发当时是周末,事发地点也并非学校,所以学校不予承担法律责任。

班主任虽然存在言辞不当的行为,但是他一开始便将两个孩子早恋的事告知了家长,期间并不存在谩骂、暴力等过激行为,所以班主任不予承担法律责任。

我作为池塘的监管人,对池塘的防护措施不完善,并且池塘四周没有张贴安全标识,造成严重安全隐患,被判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四万元。

果汁厂作为池塘的既定法人,因为监管不力,所以得负连带责任,赔偿两万元丧葬费。

我和丈夫心有不甘地赔了钱之后,便找人填埋了池塘,果汁厂也不愿意再跟我们有任何牵扯,便支付了我们两万块钱,收回了池塘,开始着手准备修建杂物房的事。

不久,我听说班主任因为两个学生的离世,心存愧疚,不愿再触景生情,便向学校递了辞职申请书。

校长劝说再三,还写了一封公开信,在信中表示支持班主任,也希望社会大众能够反思,现在的孩子为何会如此脆弱,试图以此挽留班主任。

最终,班主任还是坚决地离开了学校,去了大凉山的深处,成了一名山村老师

他对他的学生说,法律上虽然判他无罪,但是他的内心无时无刻不承受着煎熬,所以他要去为自己赎罪。

通过这件事,我和丈夫也得到了教训,对于自己权责范围内的人或事,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6月的一天,肖璇的妈妈突然来到我家。我冷眼望着她:“你又想干嘛?”

肖妈妈赶紧解释:“我没有恶意,我是来道歉的。”原来到了毕业季,她实在太想念女儿,就来这处池塘看看,哪知池塘被填了,她就不由自主地来到了我家。

她告诉我,肖璇从小到大都是她的天之骄女,她也一直把女儿捧在手心里。女儿进入青春期后,她怕女儿走错路,毁了前程,所以才强行干预了肖璇的情感问题。

她说,或许她对肖璇太过于宠溺,又太过于苛刻,所以肖璇才会承受不起这一点点打击,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肖璇的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现在她才想明白,这一切最大的过错在于她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她没能承担起关心、引导孩子的责任,反而是一个劲地逼迫她,指责他人。

所以,法律判我家赔钱,我们确实该委屈,是她自己这个做妈妈的不合格,连累了别人。

听完肖妈妈的话,我鲠在喉咙的刺似乎突然被取了出来,同样是母亲,我自然能理解肖璇妈妈的心情。

我告诉她,我早就想明白了,这钱确实我家该赔!每个人都应该为他们的行为负责。这个池塘存在的风险,我们早就该预料到,却没有放在心上。

临走的时候,我对肖妈妈说道:“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来,好好生活。女儿也希望你能过得开心。”

肖璇的妈妈含泪笑着点点头:“我打算再生个宝宝,下一次我一定要做一个好母亲,在思想上为她指点迷津,不再重蹈覆辙。”


起初,主人公夫妇一直很委屈,觉得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但其实,他们并不冤枉。如果我们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懂得自己的权责义务,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悲剧可能会少很多!你或你身边也有类似故事吗?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