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03618
知音真故

姐姐顶罪命案的乌龙事件

作者:小李子
2019-09-16 10:22
浏览次数:8709
大家好,我今天要任性一回,从文章后面的留言区跑到我们的故事前台,先来露个脸,找下我的存在感。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是一个不懂事的懦弱小弟经由一起车祸后成长的故事。
雨天路滑,他为了躲避超载大货车,仓促让路,意外发生了——轧死了人。懂事的二姐为了救他,主动去顶罪,不料却另有真相……
本文系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2018年12月的一天晚上10点多,我驾车仓皇跑回了家。

在保险公司忙碌了一天的姐姐,也刚到家。我惊慌失措地抓住姐姐的手说:“姐,我撞死人了,怎么办呀?”

我叫王小伟,1998年4月出生在陕西省宝鸡市周边的一个村里。我还有两个姐姐,大姐叫王小秀,二姐叫王小娟。打小我就能感觉到,全家人最疼的就是我。

大姐没读过什么书,早早地出嫁了,二姐还算比较机灵,净考第一,乡亲们都说她天生是念书的料。而我却从小调皮捣蛋,整天给家人惹麻烦。

二姐读书工作,一路都顺风顺水,她也很懂事,不仅经常拿钱补贴家里,还很照顾我。

大学专科三年,我从没有为钱发过愁,都是二姐把伙食费直接打在我卡上。我在学校里,学业没收获什么,游戏级别倒是攒得相当高了。因此,毕业对我而言,也意味着失业。

好在,二姐通过自己工作积累的人脉,给我在宝鸡市找了一份工作。可是,干了没几个月,我就觉得这份工作太憋屈了,直接甩了一封辞职信,走了。

我又踏上了找工作的路,在网上海投简历,跑招聘会和人才市场。可是,近半个月过去了,都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我。

由于身上的钱已花光,我连夜跑回了家,准备从父母那儿偷点钱,再去城里。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既不会丢了自己的面子,也不会被发现。然而,还没等下手,就被我二姐逮个正着。

爸妈得知后,哭笑不得,骂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第二天早上,我拿着爸妈给的1000元,匆匆地走了。

爸妈以为我又去找工作了,可实际上,这些天来找工作的遭遇,早就令我心灰意冷。我叫上了几个伙伴,在镇上的一家棋牌室打起了牌。

不料,这些都被尾随而来的二姐发现了,当着那么多朋友的面,她狠狠教训了我,让我下不来台。我也忍不住跟她吵了起来,但最后以我认错结束。

随后几天,我一直在家琢磨,既然在市里找不到工作,不如就在镇上找个工作,这样也方便照顾爸妈。得知我有这样的想法,爸妈高兴极了,直夸我懂事。

刚好,镇上有一家超市在招人,经理看我挺机灵,干活也扎实,就把我留下了。

干了一年多,我提出想买车。有了车,不仅上下班方便,还能时不时带爸妈和姐去逛一逛,而且,我也觉得自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个车的话,也有面子些。

我跟父母和二姐说了后,他们都同意了,二姐还直接给我的卡里打了5万元。很快,我就去提了车。

没想到,正是这辆车,给我招来了天大的“祸事”。

12月26日那天晚上,因采纳我的“圣诞”营销建议,超市营业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三成,老板高兴地给我们晚班员工加了宵夜,还说这个月要给我加奖金。

我一时开心,忍不住多喝了几杯酒。起身回家时,已是晚上近十点,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开了车的。

酒后不能开车,这是常识。但是乡镇不比大城市,整个县城也找不到几个代驾的。况且,北方的冬夜,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于是,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就直接开上车往家走。

回去的路上漆黑一片,只有摇曳的车灯能照亮前面不远的路,视野所及,也几乎都没有人。这种种因素让我放松了警惕,更是觉得自己闭着眼睛开都能开到家。

没想到,上路没一会,我的头突然晕乎起来,眼睛时不时的还会很模糊。因此,我开得很慢,按着自己的记忆往前摸索。

前面不远处有个急转弯的岔路口,一盏路灯孤零零高悬着。好像该拐弯了,在这里右转?还是下一个路口?是不是这个路口呢,我正在思索着。突然,后面来了一辆大货车,大老远地就开始不停地鸣笛闪灯。

很明显,它想超车。这种大货车一般都是夜间行车,超载严重,跟它抢道危险系数很高。平日我都是有多远,躲多远。于是,我下意识地往右打偏了大半个车位,给大货车让道。很快,那辆车呼啸着从我旁边超过。

我的右侧车轮也顺势错到了没有铺满柏油的道边,突然感觉车身被颠了一下,好像过减速带的感觉,也好像从什么东西上碾压了过去。这时,我嘴里还哼着车里放的嗨歌,可这条路上没有减速带啊,难道是人?

不对吧,人也没那么细呀……?联想到母亲曾讲过,前阵子一个醉汉睡在马路上,被车轧死的事,我又惊又怕。

我不敢多想,靠边停车后,打算下车看个究竟。可我的手脚因为酒精的作用,已经软得提不起来,就连开车门都费了我半天的劲。

路灯照不过来,外面很黑,还下着细雨,马路两边凹凸不平的区域,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小水坑。我打开手机自带的电筒,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有我车的右后轮胎一角处,有一汪红色的水。

我心生疑窦,难道是血?我轧到什么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料却“扑通”跌坐到地上,屁股一片冰凉,这刺激令我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清醒。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看到那个小水坑里的水,越来越多,而且我确定是血水。再往不远处一看,似乎地上躺着一个人。血水的腥咸刺激得我突然惊醒,难道是我轧死了人?可是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我整个人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也不敢四处去看看,担心真的轧死了人,看到尸体就恐怖了。

性格懦弱胆小的我,遇事就躲,成了我的固定习惯。

我故作镇定地拿出一根烟,夹在手上,四下打量了一圈,没有发现监控上的小红点。一看没人,也没监控,我揪紧的心松散了一些。

我哆哆嗦嗦地叼着烟,转身上车就准备离开,可轮胎还在水坑里,想必沾了不少的血,必须要清理掉。正好在下雨,那就来回在有积水的地方跑几遍吧。

于是,我发动车,故意找有水的地方去轧。我不停地开过来、开回去,心乱如麻。路过“案发现场”时,我都吓得不敢再多看一眼,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撞人了。

开到第三趟的时候,我故意开得很慢,决定再看一眼。这一看不打紧,我的天!那里真的躺了一个人,在路边的草丛里!

我也没心思去理会我是怎么撞上人的了,手顿时抖得像筛糠一样,方向盘好像都不听指挥了。
我只顾着加快油门,加速开回了家。

在回家路上,有一段上坡路,空无一人。在这里,我反复查看了轮胎,和路上的痕迹,发现没有血迹,我的心才算放下一点点。

把车停好后,我悄悄地躲在了家旁边的空地里,看有没有人跟踪我。确定无人后,我这才跑回家中。

姐姐听我说撞死了人,也吓了一跳。此时家里客厅的灯亮着,电视机还在播放,爸妈在沙发上坐靠着都睡着了。

由于我的动静大了点,吵醒了他们。他们看我脸色苍白,衣服、裤子都湿了,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把前前后后的事,给爸妈和二姐都说了一遍。

一听我撞死了人,爸妈就控制不住地哭起来。相反倒是二姐挺冷静。她那犀利的眼神看着我,我心跳如擂鼓,一把跪她面前,低垂着眼帘说:“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二姐擦了擦眼角的泪,镇定地说:“你先起来吧,不用给我跪。”怎么办?我的心也怦怦直跳。一家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二姐,全家人都指望她拿个主意。

过了一会,我用颤抖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说:“要不然我去自首吧。”不料二姐说:“你不能去!你要是去了,一辈子就完了。等你出来了,谁家愿意把姑娘嫁给你?再说爸妈还指望你给他们养老呢!”

停顿了一会儿,她又接着说:“我去自首,就说人是我撞死的!要是嫁不出去,我就当一辈子老姑娘伺候爸妈。”

顿时,我心里翻江倒海。我了解二姐,她一旦决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然而我或者二姐,无论谁去坐牢,对我爸妈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二姐的办法,是想牺牲她,保全我。我不同意,跟二姐争执了起来。我妈却站在二姐这边劝我说:“就按你姐说的来吧,没有时间了,等警察找来了,调查清楚了,就没机会了。”

于是,二姐回房间收拾了一番,很快就又回到了客厅,准备去自首。我妈看见二姐真的要走时,却扑上去抱住了她,哭着说:“二妮,委屈你了,妈对不住你呀!”二姐眼圈红红的,也抱着妈不愿放手。

我爸也催二姐:“赶紧走吧,别再磨叽了。小伟,送一送你姐,送到县里就行了。”

我懊悔得直挠头,可事已至此,再怎么后悔也于事无补,只好按我们定好的计划来。

我开车带着二姐去往辖区的派出所。在路上,我们统一好措词,如何应对警察的询问。二姐还嘱咐我,明天如果觉得事态不对,死者家属要是找上门闹事,就赶紧躲出去,躲远一点,最好是躲到广州或香港那边。

我开得很慢,到了辖区派出所后,远远地就把车停了下来。我注视着二姐坚定的背影,一步步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雨已经停了,空气湿冷,又格外清新,但我的内心却无比憋闷。回到车里,我足足坐了半个多小时,才重新发动车子,往回家的路上驶去。在路上,想起二姐对我的好,我的心里更加难受。

到家后,已将近零点,爸妈好像一夜间苍老了很多。妈妈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发丝凌乱,爸爸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他们俩都低着头,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默默坐下。

一家人彻夜难眠。

“咚咚咚”,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敲门。我警惕地从门缝里看了一眼,原来是邻居,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料,他一进门就说道:“哎呦喂,出大事了!是哪个坏蛋,把人撞死就跑了!”

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接着说:“警察昨天半夜就封锁了现场,现在那家人正在准备后事,我还听说那家人到处托人打听,说要寻找目击者,要是能找到凶手,奖励1万元……”

我爸妈打起精神,跟他聊着,想套到更多的信息,我则竖起耳朵来听。

原来,被撞的那个人是附近镇上的一个老人,姓胡,有精神病史。前段时间,他离家出走了,还带着他养了多年的狗。一大早,附近有人认出了他,警方已经通知了死者家属。

从邻居口中得知,事发的地点,距离我家并不远。在邻居的指引下,当我们装作不知地跑到那个路口看时,周围零零散散有十来个吃瓜群众在看热闹。

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两名警察站在一旁似乎在寻找线索,一名警察在询问一旁的群众,还有一名法医在忙着收拾工具。

据说死者的遗体已经被简单收敛,送到了殡仪馆。他原来躺的草地上,还残留杂乱的形状和泥泞,隐约可见一片暗红色的血迹。

一看到有这么多警察,我不敢多逗留,赶紧跑回了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爸妈也心神不宁,紧跟着我回了家。爸爸说,“你二姐既然已经去自首了,这事就忘了吧。”可妈妈觉得不妥,给我取了些钱,让我赶紧走。

妈妈下厨去给我做最后一顿饭,爸爸跟着进去帮忙。

在厨房门口,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妈妈说:“娃他爸啊,你说我们的女儿,就这样进去了,以后嫁不出去可咋办啊。”爸说:“没事的,咱娃那么争气,肯定能找到的,这你放心。”

我妈又来了一句:“都怪小伟,亏得家里偏心,全在疼他一个。结果,他这事那事,哪次不是她姐给顶着?太不争气了。”听到妈妈的这一番话,我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很快,饭菜上桌。虽然是早饭,却异常丰盛。吃完饭,我嗫嚅着说:“我去把二姐换回来吧,我受不了了。”我爸劝我:“别傻了,你现在去,那不是给你二姐添乱吗?说不定你们两人都得进去。”
可我已经决定了。这一次,我要去主动承担责任,不能再让我姐为我受苦了。我回到房间,给爸妈写了一封信。内容是关于我的想法和忏悔,还有这些年来我犯的错,都写了出来。越写我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爸妈,更对不起二姐。

写完之后,我就骗爸妈,要去香港躲一阵子。然后,我带着简单的行囊,头也不回地走了,径直去了派出所。

到达派出所时,还没到八点。

我主动交代了情况,说自己才是罪魁祸首。跟我姐姐没关系,希望他们放了姐姐。一个高高壮壮的警察,笑着骂道:“你小子,来得好!我们正要去抓你呢!”

随即,我被带进了审讯室。

后来,我才知我姐那天晚上去派出所自首时,我们自以为完美的口供,在警察眼中,却是漏洞百出。

当时,值班民警一边派人去现场查勘,一边连夜审问我姐,我姐一开始嘴硬,不管警察怎么问,反正就是说,她轧死了人。

警察便让我姐待在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陪着她耗。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姐终于崩溃了,说出了她替我顶罪的实情。还说出了,我第二天有可能要逃去广州香港一带的事。

为了防止我逃跑,警方已经下令通知在县城周边的高速路警,发现我的行踪及时抓捕。

就在这时,我来自首了。

大高个警察询问了我一些昨晚事发时的情况,另一名年轻些的民警在旁一一记录在案。虽然只隔了一个晚上,或许是害怕,或许是因为心虚,我说得结结巴巴。总之,我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

我担心警察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糊弄他们,定了定神,努力把事故发生前后的种种,都事无巨细、一五一十地向民警坦白相告。可惜的是,从警察脸上,我读不出来什么有效信息。

令我感到疑惑的是,警方居然只拘留了我和姐姐15天,我则还要罚款2000元。这个处罚相比撞死了人还逃逸来说,轻多了。

在责任书上签字时,我心里还犯嘀咕,撞死人的事呢?怎么没提?是憋大招还是说……人不是我撞的?想到这种可能,我心生希望,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死的人是谁呀?这怎么办?”大高个严肃地甩过来一句:“不该你问的,别多嘴!”

我马上闭嘴了。

15天后,我和姐姐从拘留所出来。出拘留所前,警察还给我们上了一课,遇见情况,先不要着急,看清楚再说。就算撞到了人,也不能肇事逃逸,这样做就是罪上加罪。

回家后,姐姐替我顶罪,“冒领”肇事者的这件事,早已被人传得绘声绘色。

原来,据警方监控显示,事发当晚,胡老汉带着狗在路边流浪时,占了车行道,那个路口是急转弯,一辆卡车司机经过时,没注意到胡老汉。等到发现时,已经晚了。

卡车司机一个急刹没刹住,把人给撞飞了,胡老汉跌落到路旁沟壑的草丛里,当场死亡。胡老汉的狗被卡在了车轮下,卡车司机停了一小会儿,见撞死了人,快速地驾车逃离了事故现场。

狗也因被车撞得太重,躺在了地上因流血过多而死。那天因为下雨,路上的车和人本就很少,再加上胡老汉跌落的地方低洼,又有干枯的杂草遮蔽,根本就无人发现。

期间,在此路段零星经过的几辆车,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后来我驾车从那里经过时,以为是自己惹祸撞死了人,被吓跑了。

所不同的是,在乡邻口中,二姐是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女汉子;而我则是被家人惯坏了的、胆小如鼠的“窝囊废”。

我们都以为那个路段没有监控,其实那条路上早就装上了监控,只不过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因为这个路口转弯急,是事故的高发地带,就是为防止交通肇事逃逸而专门安装的。

警方通过监控,迅速对逃逸的卡车司机实施了抓捕。司机被抓捕归案后,承认了犯罪事实。他需承担此次交通肇事致人死亡事故的全部责任,并且协商给予死者家属20多万的经济赔偿。因肇事逃逸,卡车司机还面临着刑事责任。

从看守所回来后,我能感受到,爸爸妈妈更加疼二姐了,对我则不再如往日那般宠溺,开始变得严厉起来。我也学着二姐的模样,装作懂事的样子。

看着二姐去厨房做饭,我就帮着洗菜摘菜,打下手;看着二姐要换饮水机的水桶,我就抢先一步,提起来换上。不可否认,一开始,我是做给父母和二姐看的。想让他们明白,我也长大了,懂事了。

自从我“懂事”后,看着爸妈脸上的笑容,我觉得家里的氛围更好了。比如爸爸的烟抽得也少了,妈妈也在二姐的鼓动下,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去跳广场舞了。

可装着装着,我就觉得,懂事起来也挺好的。至少,超市的老板更加待见我了,爸妈看我的眼神也变得软了些,其中有了肯定的意味。

我也更加珍惜自己的工作,白天去超市,休班时跑跑滴滴或送外卖。二姐还是回到了原来的保险公司上班,最近,又有人来给二姐说媒了,爸妈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了。

我和二姐的生活都慢慢步入了正轨。偶尔,我也喝点小酒。

但我只要端起酒杯,就绝不会动车了。每次经过那个路口,我都心有余悸。一次教训足矣,我再不会去挑战规则,以身试法了。


长不大的弟弟摊上“大事”了,懂事的二姐,主动替他去顶罪,抛开法律层面的问题,这个二姐实在令人心疼,弟弟又懦弱又可恨。好在,弟弟良知未泯,主动自首,也揭开了这一起乌龙案的真相。你身边是否有更精彩的故事,欢迎在线投稿。 我一直在,等你的故事来。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