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005115918
知音真故

搅黄仨女儿婚事的奇葩娘

作者:玫瑰心语
2019-09-14 11:45
浏览次数:7073


我叫张大伟,1992年出生于黑龙江的一个小镇,家里还有一个比我小6岁的弟弟。父母在镇里开了个农机配件商店,还有个修配厂,妈妈管商店,爸爸管维修。

2015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哈尔滨一家联通公司负责渠道管理,月工资5k出头。因为我平时花钱比较大手脚,一年到头,连个房租钱都攒不下。而爸爸的修配厂请的师傅一年都要十万,所以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回去帮把手。

我坚决不同意,读完大学,在省城里混了好几年又跑回家,这巨大的落差多让人笑话啊,我才不回去,磕碜!

直到2018年春节,我去镇上理发店理发时,才发现店主竟然是我初中同学吴晓念!吴晓念当年可是我们班的班花啊,许多男同学都喜欢她,当然也包括我。

吴晓念有两个姐姐,也都是大美女,可她们有个泼辣彪悍的妈妈。上学的时候,她妈妈每天都护送女儿们上下学,我们只能望而兴叹。

理发时,我们才算真正有了交流。晓念和我同岁,也还单着。在我们镇里,适龄青年结婚比较早,25岁的女孩还没有嫁人的,非常少了。我问她为什么还不结婚,是没遇到合适的吗?她缄默了。

后来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提起吴晓念,熟悉的同学就说,吴晓念曾经处了男朋友,在县城工作的,当时都要结婚了,后来掰了。而吴晓念的两个姐姐,目前也都离了婚,据说三姐妹全体单身,都是因为她们的妈妈。

加了吴晓念的微信后,我俩聊得很投机。她比上学的时候还漂亮,深入了解以后,我发现吴晓念是一个很随和温柔的女孩,比城市里的女孩多了一种质朴和单纯。

我展开了对吴晓念的追求。因为她的理发店生意不错,我们所在的镇离市区也就30公里。

所以,晓念答应和我交往以后,我就和妈妈说了,准备回哈尔滨辞职,回家来上班。不明真相,以为我想通了的妈妈,非常开心。

等我办完辞职手续,回到镇里的时候已经是4月,农村已经开始春耕了,我及时地进入了工作当中,帮妈妈卖配件,帮爸爸维修保养机器,忙得不亦乐乎。而每天晚上我不管多累,我都洗漱好,穿着一新地来到晓念的理发店。

有一次,我遇到了晓念的妈妈,因为都在一个镇里,以前都认识,便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阿姨。”晓念妈妈看见我,热情地说:“这不是大伟吗?放假了吗?”

当听说我从哈尔滨辞职回到镇里给父母帮忙,晓念妈妈更是眼里冒光,赞叹地说:“大伟真是出息了,越来越帅了,就是大学生回镇里,大材小用了,不过你爸妈那生意好,回来也好!也好!”

晓念正在给客人剪头发,听见她妈妈夸我,抿着嘴露出害羞的笑容。晓念妈妈也笑了笑,说有事先走了,让我多坐一会。

都说晓念妈妈泼辣彪悍,可现在见到她,感觉并不是像外人说的那样,反而很和蔼可亲。

不久,我和晓念谈恋爱的事,被我妈知道了,她非常生气,和我发了脾气:“你知道晓念的妈妈多么泼辣吗?晓念的两个姐姐都因为她妈妈离婚了,怎么能找这样的丈母娘,她要是好的话,晓念那么漂亮,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晓念妈妈不好,跟晓念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和她妈妈过,再说晓念要是嫁了出去,我哪还有机会和晓念相恋呢,为这我还感谢晓念妈妈呢。

为了说服我,妈妈把苏大婶找来了,让她给我讲讲晓念妈妈的事。

苏大婶的儿子小强娶的就是晓念的二姐秀丽,他们离婚的原因竟然因为7个鸡蛋。

一提起晓念的妈妈,苏大婶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7个鸡蛋能离婚,真是天下少有,按别人的话说,就是太奇葩了!”

那是秀丽生完孩子的第三天,晓念妈妈和爸爸过来看孩子,苏大婶在厨房给秀丽煮鸡蛋。

鸡蛋煮好了,苏大婶把鸡蛋放到凉水盆里,端到卧室,坐在床边一边和晓念妈妈聊天,一边扒着鸡蛋,顺手把扒了皮的鸡蛋递给秀丽。

秀丽的奶水很充足,孩子吃饱了,正在睡觉,秀丽胃口也挺好,苏大婶递过去一个鸡蛋,秀丽吃一个,递过去一个,吃一个。

苏大婶还沉浸在抱了孙子的喜悦当中,不停地谈着孙子,根本没注意到晓念妈妈晴转多云的脸色。

突然,晓念妈妈说了一句:“我的天呢,秀丽吃了7个鸡蛋呢!”

苏大婶自己都没注意秀丽吃了7个鸡蛋,听亲家说秀丽吃了7个鸡蛋,忙笑着说:“好啊好啊,吃得多奶水才多啊!”

“好什么好?!可想而知我姑娘平时都过得什么日子,如果好,她怎么可能吃7个鸡蛋?!”晓念妈妈生气地说。

苏大婶被抢白得愣住了:平时?平时不坐月子,谁这么吃鸡蛋啊?

他们开始吵架,从开始的两个妈妈吵,到最后全家都上了,从7个鸡蛋吵成了秀丽被虐待,最后的结局是,晓念妈妈带着女儿回了娘家。

后来虽然又复合,但是感情就像有了裂痕,不到一年,秀丽和小强就离了婚。

苏大婶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的人家?哪有这样的妈?有这样的妈,闺女就是仙女,也不能要!”

妈妈对我说:“你听见了吗?这不是例子吗?你怎么还能要她家姑娘呢?有这样的妈,你们能有好日子过吗?”

我不服气,7个鸡蛋就是个导火索,肯定之前有矛盾,要不怎么能就为了7个鸡蛋离婚呢?

苏大婶说:“要说起矛盾,我就更生气了,当时晓念妈妈要了25万彩礼,说彩礼到时给姑娘带过来,结果,结了婚就不给拿回来,因为这个能不生气吗?秀丽大姐当时也因为彩礼不给姑娘带过来,吵架离的婚。

“你说,哪有这样当妈的啊,这是啥年代了,彩礼还不给带过来,你是嫁姑娘,还是卖姑娘啊?”

不管苏大婶和妈妈怎么说,我还是没动摇,晓念人好就行了,我和晓念过日子,别人我都不管。在我的坚持下,妈妈终于同意了,让我约晓念来家里做客。

2018年的中秋节,晓念来到我家,还带来了为我爸买的茶叶,给我妈买的羊绒大衣。妈妈虽然以前也认识晓念,可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说话。

晓念进屋放下包就去厨房帮妈妈做饭,妈妈说现在只有鱼还没有做了,晓念说她会做鱼,她开始做鱼。

晓念是客人,妈妈推着她不让她做,哪有第一次上门,就下厨的呢,可晓念一点架子也没有,一会就做出了鲜美的鱼。

吃完饭,晓念又不由分说地把饭桌收拾了,直接把碗洗了,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

就这第一次见面,晓念就把妈妈打动了,现在的女孩哪有这么能干和贤惠的呢?

过了妈妈这一关,还要过晓念妈妈这一关。晓念妈妈对我的态度出奇的好,对我很热情。

我和她说了父母的安排,在镇里给我买套房,我在家里的商店上班,每年父母给我10万工资,这个工资在我们镇里,乃至于县里,也是高工资了。

对于这些,晓念妈妈都没有意见,但是她提出了要彩礼40万。她慢条斯理地说:“晓念的容貌是没说的了,要模样有模样,要手艺有手艺,以前有提亲的主动给40万彩礼!”

这应该是晓念要结婚的那个人,可她并没有说为什么没成呢。她还又说了本镇的谁谁,对方1.5米的个子还要了30万之类,言里言外,就是她家的晓念,足足值这个钱,或者说,这个钱都不止。

我听了很不爽,但又不想和她当面怼,便借口说回家先和父母商量一下。回家后,我妈一听就炸了,还开口要40万,咋想的呢,她咋不要100万呢?

爸爸沉思了良久,说:“这也不能怪晓念妈妈,现在的风气就这样,确实,那些长得不咋地的姑娘还30万呢,晓念要少了,好像是掉价一样。她要40万,咱给!”

就这样,我和晓念的婚事顺利定了下来,日子选在明年五一。

我家在镇上买房一套,然后给40万彩礼,但是因为当时没有这么多活钱,彩礼就先给20万,其余的20万打个欠条,等过了秋收,家里收完账再给,或者第二年再补上。

晓念妈妈表示同意,她陪送全套家电和三金。结果皆大欢喜。

后来,我们又见过四五次面,除了问问我父母生意咋样,我弟弟毕业是否回来,家里的门市房是谁的名字,别的也很正常,也没有不讲理的表现。

2019年春节过后,我俩陆续筹备好了婚礼前的各项事宜。礼服、宴席、接亲队伍、婚庆公司等等。
5月1日,老天眷顾,给了个晴朗的天。不过,北方还是有点凉爽,我担心晓念穿着婚纱会不会冷。择好时辰,我带着接亲的队伍向晓念家出发了。

接亲的队伍有司仪,也是婚礼的主持人,接亲婆是我的远房大表姐,也是专业接亲婆,她曾经自豪地说过,只要是她接亲的小两口啊,没一对离婚的!

我还有个姨夫也跟在队伍里,其余的有老姨,还有表弟堂姐等十余个亲属。

接亲的车一共10辆,头车由我哥们小北在开。按我们这边的风俗,接到新娘后,由司仪主持,要在现场举行一个新郎的改口仪式。

很快,晓念给她的父母戴上花,我则改完口后给新爸新妈分别点上烟,等着进行下个环节。
这时,晓念妈妈突然开口,给我震了个稀里哗啦。

晓念妈妈拿着烟,清了清嗓子说:“大伟啊,现在既然你改了口了,我还有个条件,要提了。”

听到提条件,我突然心里咯噔一下,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晓念妈妈说:“既然咱们都成了一家人了,我想让你爸妈把门市过户给你们俩。这样的话呢,晓念去你家过日子呢,心里也有底!”

我惊呆了,要知道我父母才50出头,我还有个弟弟,我这刚结婚,怎么可能让把门市过户到我身上?我思索了一下说:“房子是父母的,我怎么有权利让他们过户到我名下。”

晓念妈妈有点不高兴:“你回到镇里了,将来你和父母在一起,将来也得是你养老,房子理所应当是你的。”

我又说:“将来的事还早呢,没必要现在提。”接亲婆大表姐忙打圆场:“现在说这个还早,将来,将来这房子还不都是他们的吗?”

晓念妈妈撇着嘴说:“那可不一定。”心直口快的老姨忍不住:“有什么不一定的,将来他爸妈有那一天,还能把房子带走吗?”

晓念妈妈说:“不带走就一定给大伟吗?不是还有二伟吗?”

我弟弟从小就是学霸,现在中央财经大学在读,将来可能回到镇里吗?我真搞不懂她是不是脑筋短路,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突然露出不讲理的面孔:“今天反正话说到这了,不答应过户,这婚就不结了!”

这个话无疑像个炸雷,炸得我蒙头转向。晓念则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她妈妈:“妈,你干什么啊?”晓念妈妈把脸扭到一边:“今天不答应过户,就别结这个婚!”

我脑袋像炸了一样,不知道如何是好,难道我要和父母这个时候商量一下,让他们过户给我?父母还在呢,就先打量起他们的财产了吗?

何况,这还是在结婚的节骨眼,以不结婚来要挟我。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结婚了!

我稳了一下,看着晓念说:“吴晓念,这婚你还结不?你跟我走不?”我的语气冰冷生硬,透着决绝。晓念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乞求地用哭腔说:“妈!”

她妈妈跳起来:“这点事都不答应,你家哪有点诚意,40万彩礼还要打欠条?吴晓念,你今天给我走个试试!”

我再一次看着吴晓念:“吴晓念,你不走,是吧?那我告诉你,今天的婚不结了!!!”

吴晓念呆住了,惊慌失措地看着我,又看看她妈,完全蒙圈了。气极的我也不等她的回答了,扭头就要走,老姨立刻和晓念妈妈吵起来。大表姐从来没见过接亲出现这样的场面,她急忙开始劝晓念妈妈,屋里立刻一片嘈杂混乱。

姨夫在门外拉住我,批评我:“你干什么这么冲动啊,人生这么大事,怎么这么草率!一会看怎么跟晓念妈好好说说,争取把晓念接过去。”

我想起晓念妈妈那张脸,不寒而栗,不怪苏大婶她们这样说她,有她还能过好日子?女儿还没过门,就这么跟我叫号,我不服!

我丢下痛哭的晓念,径直下了楼,走到婚车前。哥们小北正在给别人视频,看见我自己过来,忙向后看看,发现跟我后面的还是我这边的人,也没看见新娘,奇怪地问我:“大伟,你接的新娘呢?”

“开车,回去!”我冷冷地说。小北愣呵地问我:“大伟这是咋地了?”

车刚开,妈妈的电话就打过来,焦急地问我:“大伟啊,你虎啊?这么大的事你也能犯倔啊?你不怕别人看笑话啊?!”

我争辩道:“哪有她这样无理取闹的?”

妈妈说:“你不会好说好商量吗?你不能和大人商量商量吗?你那边就撂挑子了?这是小事吗?”

车转个弯,很快就要到家,守候多时的朋友一见婚车拐进路口,就噼里啪啦地燃起了鞭炮。

车碾过鞭炮停到家门口,哥们李大宝带着一帮兄弟正抓着满手五谷杂粮,虎视眈眈地等着暴打新娘呢。

看见只有我一个人下来,他们全都愣住了,又向后面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新娘,都追过来问我:“大伟,这啥情况啊?”

这时候,妈妈慌忙地走出来:“大伟,快点,咱们再回去,妈也去,跟她说不行就过户给你!”

“不行!我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就不行!”妈妈急得要哭了:“儿子啊,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啊,咱可不能让她搅了,这个房子早晚也得给你,等将来二伟毕业了,啥情况再说呗,今天咱就图个顺当,走,咱们一起去,痛快把晓念接过来。”

“不行,”我的倔劲上来了,“今天的婚真不结了,实在不行,我就打一辈子光棍,”我甩开妈妈的手,来到婚宴大厅。

大厅已经坐满了人,每桌都先摆着瓜子和糖块,人们都在聊天,音响师正在做最后的调试:“啊,啊,啊……”

我走上台,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怀着悲壮的心情拿起话筒说:“亲朋好友们,今天本来是我大喜的日子,可是,让你们失望了,今天的婚没有结成,今天的喜宴就当我请大家吃饭了,随礼的人去礼账那把钱退回来吧,实在对不起了!”

我的话让全场的人都惊呆了,原本人声鼎沸的婚宴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随即又一片骚动,好多人都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大家把我团团围住,我的爷爷奶奶也过来拉住我:“大孙子啊,这是咋地了?”我看见妈妈绝望地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们镇里的婚礼有嫌压车红包少,不下车的;有因为不周到,亲家之间吵架的,可像今天没接来新娘的,还是第一次,大家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我终于忍不住了,无力地坐下来,泪水也无声地流下来。

知道大概原委的亲属也围着妈妈,劝着她。苏大婶拉着妈妈的手,气愤地说:“我就没见过她这么缺德的了,这还有亲妈搅了姑娘结婚的,这样的妈真是天下少有!”

我的心乱死了,脑袋一片空白地坐在那里。从接亲现场回来的大表姐和姨夫。正围着我爸妈商量,大家你一帮,他一伙的,说什么的都有。

我的手机铃声此起彼伏,不停地响,有晓念的,同学的,晓念闺蜜李娟的。我一概不接,接起来说什么呢?此时我什么也不想说,就呆呆看着手机不停地响。

李娟不停地打,手机屏幕始终在闪烁,我硬着心就是不接。这时候,李娟的微信发过来这样一句话:大伟,晓念喝药了!

晓念喝药了?!我吓得一个激灵,忙把电话拨过去:“晓念喝什么药了?现在咋样了?”

李娟说:“晓念要喝药,药瓶被我们抢过来了,我们这么多人,能让她喝药吗?不过晓念一直在哭,哭得快抽过去了,大伟,今天这事也不能怪晓念啊,她有这个妈有啥招啊,大伟,你快点看看怎么办呢?”

就是啊,今天的事,跟晓念有什么关系呢?这些天我们一起布置新房,筹备婚礼,怀着喜悦激动的心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谁能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呢?

顿时,我的心因为心疼晓念而无比疼痛起来。怎么办呢?我的心乱成一团麻。

李娟说:“大伟,晓念对你可是真心实意啊,你不能因为和她妈赌气,你就连晓念都不管了,晓念可没得罪你啊,晓念可是想结婚呢,你快点把晓念接过去吧。”

我何尝不想接晓念啊,可想到她妈妈,我又犹豫了,她妈那个样子,我怎么接晓念呢?

李娟说晓念已经和她妈干起来了,晓念当着妈妈的面说要是不让自己走,她就死在她妈妈面前。
晓念的两个姐姐也全都跟她妈妈大吵了起来,几乎所有的亲属全都在批评晓念妈妈。最后,她妈妈只有妥协了。

我决定去接晓念!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妈妈赶紧擦眼泪,爸爸也露出了笑容。

婚车停在晓念家的楼下后,我给李娟打电话,说我不可能再上楼,我让她们自己下楼。不一会,晓念就梨花带雨、双眼通红地跑了下来,李娟紧紧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地拎着一大兜婚纱。

晓念跑过来,扑到我怀里大哭:“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呢?要是那样,我就不活了!”

我抱着晓念,好像失而复得的珍宝。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想起我曾暗暗发过誓,一辈子都对晓念好,没想到结婚的当天,就让晓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这两个小时,我们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大起大落,恍如隔世一般。晓念又悄悄地告诉我,她在气头上拿着药瓶子,管她妈妈要彩礼,到底她妈妈把那20万的卡给拿了出来。

这是晓念这么多年第一次反抗她妈妈,她不能因为彩礼这个阴影,像两个姐姐一样,引起家庭的裂痕。

等把晓念接过来,婚宴酒席早就结束了,大部分的宾客都已经离开,大厨又特意给我们做了一桌饭菜。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叔叔舅舅等等,我们一大家子人,吃了个团圆饭。

晓念订的婚纱、敬酒服,都没来得及穿换,我们的婚戒也没有当众戴,那些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在婚礼上的发言,也都没有机会再说了。

至于晓念最盼望的由她爸爸牵手送到我手里的情节,还有我俩执手倒香槟酒的种种,全都没有机会实现了。

多少天筹备的婚礼,女人一辈子最美丽的这一天,我的新娘晓念却是这样不美丽地度过,是多么遗憾啊!

后来,对于这场婚礼,我和晓念都不愿意回想,这成了我俩的一个伤痛。晓念对我说:“还好咱俩没被搅黄,已经很庆幸了。”

是啊,我也庆幸经历过这些,我俩还能坚定地在一起。也许,共同经过磨难才是爱情的试金石。

为了弥补婚礼的遗憾,我俩特地去泰国玩了一圈,想用异域风情来冲淡我们的伤痛,让他乡风景见证我们的幸福。

总之,我和晓念很幸福,心情也很美丽,这样就足够了。


好好的喜事整成这样,估计谁也不愿意。父母一心为子女好固然没错,可不能打着爱的名义帮倒忙。看了本文,你有什么样的看法,欢迎留言评论。如果有更好的故事可讲, 点击在线投稿。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